正文 第98章 你哄我

    傅睿君中断了童夕的通话,立刻放下手机,紧张地对着曾丹说,“你继续……”

    曾丹立刻放下手中的茶杯,“童夕给你的电话,一句话就挂掉人家的,你就不怕她伤心?”

    傅睿君沉着脸,拍拍自己的心脏,不爽地道,“我这里还堵得慌呢,那个傻瓜,只差没把我气死。”

    “怎么了?”曾丹蹙眉。

    傅睿君站起来,双手插袋走向茶几的沙发,淡淡说:“就是笨得可爱又可气,做了些蠢事,傻傻痛苦了五年,我们差点错过了对方。”

    曾丹挑眉,叠起腿靠坐在沙发背,仰头看着傅睿君走来,“童夕离开那五年?”

    “嗯,因为我姑父。”傅睿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带着隐约的愤怒,往曾丹身边坐下来,一边手搭在椅背上,侧向曾丹。

    “你姑父?”

    傅睿君想了想,又无奈得苦涩一笑,语气柔和了几分,心情沉重的说,“也因为我。”

    “因为你对她不好对吧?”曾丹挤着眉心,幸灾乐祸,“其实你也活该,你看看你以前怎么对人家小姑娘的?还能罚她在大雨里跑步跑到晕过去,我是女人也离你远远的!”

    傅睿君撑着头,颇为沉重的语气,低声呢喃一句:“她说因为怕影响我前途。”

    其实童夕说这些的时候,他感动多过生气,就是因为太过于感动,明明不舍得还要离开,一想到这五年他都在恨她,就更加生气了。

    曾丹颇为认同地点点头,“嗯嗯,她说的有道理,的确影响到你的前途了,她是一夕集团继承人,现在你这么一说,她爸爸的身份又那么特殊,也难怪国家宁愿你退伍也不同意你娶她了。”

    傅睿君低头,苦涩笑了笑。

    曾丹伸手拍了拍他肩膀,“兄弟,她傻,其实你又何曾不傻,你生气是因为她做这样的牺牲,还不让你知道,让你恨了她这么久。如果让童夕知道你为她做的牺牲,她一样握着拳头打着你,大骂你傻瓜的。”

    傅睿君脸上敛沉,心情异常难受,呢喃一句:“是呀!还好现在没有错过了。”

    如果就这样错过了对方,这辈子抱着这个遗憾,要痛苦一辈子。

    沉默片刻后,傅睿君恢复正常情绪,抬眸看向曾丹,“继续吧,刚刚聊到哪里?”

    “聊到凶手的动机。”曾丹立刻严肃起来,拿起桌面上的资料递给傅睿君,“你看看这是从韩向哪里拿过来的,很多地方不合逻辑。”

    傅睿君认真看着上面傅若莹的尸检报告,还有调查的结果。

    所有思维都把对象怀疑到了傅睿君曾经捉过的犯罪分子的关系上。

    “方向错了。”傅睿君蹙眉,越看越觉得错得离谱。

    盖上资料,拿出手机拨打韩向的手机,通话后,傅睿君直接切入正题,“向,你有没有怀疑过是故弄玄虚的可能性?”

    “什么意思?”

    “第一,紫色笔记本。这种颜色太过鲜艳,男人买笔记本一般从简,不会挑这么显眼的。”

    “第二,身材弱小,在杀死者后还进行强上,她穿着宽松的衣服,动作不娴熟,身体反应不够热烈,根本不像恋尸癖,倒像故弄玄虚,障眼法。”

    “第三,若莹失踪前,没有任何征兆,失踪得很离奇,她从家里开车出去,车子在荒郊野岭别烧毁,这更加像熟人所为。”

    韩向惊讶地反问,“你怀疑凶手是女人?”

    “对!”

    韩向沉闷了,片刻后,说了一句,“谢谢你睿君,我现在就去开个紧急会议。”

    傅睿君把手机往桌面一甩,看向曾丹,问道:“你是怎么看的?”

    曾丹憨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平头短发,“我能怎么想?我一向不擅长侦查,你也知道我就一个大老粗,冲锋陷阵我行,用脑子的我还真的不行。”

    “那你就不要用脑地说说你的看法吧。”

    被傅睿君这么一说,曾丹立刻换了个坐姿,伸手摩擦了一下掌心,倾身向前压在膝盖上,也试着想了想。

    不带脑子思考地脱口而出,“根据你刚刚给韩向说的几点,那我就觉得如果是个女人,她的目的很简单,因为喜欢你,首先杀一个容易下手的,然后杀鸡儆猴,吓走你身边的女人。”

    还真简单,傅睿君无力得扶额,可细想想又觉得这也不是不可能。

    熟人,女人,喜欢他,带心机的?

    傅睿君脸色瞬间冷沉下来,目光锐利而锋芒毕露,望着茶具,不由得握了拳头。

    曾丹也跟着靠在沙发背上,“喜欢你的女人太多了,会是谁呢?该不会是你刚刚退婚的那个女人吧?打击报复你!”

    傅睿君依然沉默不语。

    曾丹探头看了看门外面的客厅,着书房的门一直没有关上,外面一个人也没有,他特好奇的问,“你老婆呢?”

    老婆两个字让傅睿君回了神,心脏微微颤抖了两下,这个词在他心底荡然起整整阵阵涟漪。

    沉默了几秒,傅睿君欣然接受这个词,带着丝丝笑意,“她出去了。”

    “现在这么危险的时期,你还让她出去,你就不怕她变成下一个傅若莹吗?”

    傅睿君慢条斯理地开口,“她现在还不是我老婆,凶手既然在视频里面放狠话,表示只要童夕不跟我结婚,就安全多一天。”

    “你这么自信?”

    傅睿君眯眼,笑了笑,“没有,还是派了两个保镖暗中保护着,我不能一天24小时都绑着她在身边,她这种性格的女人,会疯掉的。”

    曾丹拍了拍大腿,突然惊叫一声,“哎呀!不好,我忘记了今天有一个相亲活动呢。”

    说着,曾丹立刻站起来,傅睿君也跟着站起来,一把拉住曾丹的手臂,“等等,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问你。”

    曾丹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你快说,我迟到了,等会好女孩都被人挑完。”

    看向着急的曾丹,傅睿君无奈地珉笑,立刻开口,“你跟你前前女友薛曼丽是青梅竹马长大的,你对她了解吗?”

    曾丹脸上骤变,不耐烦地推开傅睿君的手,“我要是了解她,还至于被带了几年绿帽吗?”

    “那她的家庭背景之类的呢?”

    “她农村出身,爸爸是开武馆的跌打土医生,教村里面的孩子打拳健身,帮人按摩接骨。妈妈是小学老师。而那个女人也没有读多少书,很小就出来社会打拼了!独女。”

    “所以,薛曼丽有功夫底子?”

    曾丹双手叉腰,怒眉瞪眼道,“你这么关心那个女人的事情做什么,你知道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关乎着我的终身大事吗?”

    傅睿君不由得扬起嘴角含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加油!挑个大美女。”

    曾丹立刻放下手,越过傅睿君身边,“行了,会的。我会挑个比你老婆更正点的女人。”

    “丹~”傅睿君突然喊住。

    曾丹再回了头,面前突然抛来一个物体,他立刻伸手接住,握住一看,是车钥匙。

    “开我的车去。”

    曾丹不由得苦涩地含着笑意,拿着钥匙来到傅睿君面前,把钥匙塞进他手里,颇为感叹,“开你的车去,我会变成这场相亲活动的焦点,对www.youfa8.com战友不公平。再者引来的都是拜金女,我曾丹已经没有心再被伤一次了。”

    放下钥匙,曾丹像是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傅睿君把钥匙放到茶几上,低头看着车钥匙,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

    脑海闪过更加可怕的事情……薛曼丽。

    童夕刚刚电话回来,他二哥有男科疾病,那薛曼丽两次想对他不轨就是正常的逻辑。

    薛曼丽不像外表那么柔弱,因为有一个会武术的父亲,第二次逃离他房间也能解释得通。

    若莹的死如果怀疑她,那还能找到动机。

    但是他爷爷的死呢?

    毒害他爷爷,对薛曼丽有什么好处?

    傅睿君低头继续往外面走,边走边大胆猜测。

    他爷爷死了,除了遗产分配,还能有什么好处?

    走到客厅,突然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傅睿君抬头,这时候看到童夕站在玄关处换鞋,他心脏猛得一颤,刹那间想到薛曼丽杀他爷爷的动机了。

    因为要灭口封住某件事败露,那就是童夕她爸爸的死亡事件,特务的身份。

    而薛曼丽跟这些事情没有半点关联,只能说她背后还有一个强大的黑手在控制整个局面。

    越想,越是不简单。

    傅睿君为他此刻所猜测的事情感到心慌,没有半点证据的大胆设想,傅睿君知道走法律是行不通的。

    看着童夕,他脸色愈发阴沉,越是担忧。

    童夕换好鞋子,走进来的时候抬头,刚好看到傅睿君站在客厅内,他身穿休闲装,双手插袋,脸色相当难看。

    童夕不由得顿了下来,心慌意乱地看着傅睿君,心想:难道他还在生气吗?

    对视着傅睿君沉冷的目光,童夕发觉他的眼神并非凝望自己,而是像是没有焦距的在沉思。

    童夕紧紧掐着包包,唯唯诺诺地走进傅睿君。

    靠近傅睿君面前,童夕低着头,像个求原谅的小孩子似的,声音糯糯的:“睿君,我……”

    她的话还没没有说出口,傅睿君突然伸手,一把勾住她的后背,急切得拥入怀抱。

    童夕被吓一大跳,双手霎时间展开,下巴定在男人的胸膛上,微微仰头,清澈见底的大眼睛猛眨了两下,有些莫名其妙。

    傅睿君一边手搂得还不够紧,另一边手又拔出裤袋,双手紧紧搂着她的身子。

    童夕感觉搂得太紧,快要窒息了,呼吸不顺畅。

    男人还是觉得不够,再用了点力气,还把头窝在她脖子内。

    “嗯嗯……”

    童夕感觉身子要被这个男人揉捏碎了,发出疼痛的声音。

    怎么一回事?

    不是生气的吗?

    不是连话都不想跟她说的吗?

    童夕还在莫名其妙,傅睿君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呢喃,“你这个笨蛋。”

    “睿君,你……”童夕知道他一定会骂自己笨蛋的,因为她真的笨过,被人谋算过。

    不是笨蛋那是什么。

    傅睿君的脸从她脖子里出来,一手勾住她的后脑勺,俯视着童夕。

    四目相对,童夕看到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暖暖的爱意,温柔的眼波流转之间,是无法言语的悸动。

    傅睿君轻启薄唇,极致好听的磁性嗓音缓缓问道:“真有这么爱我吗?”

    此话一出,童夕白皙的脸蛋霎时间一片晕红。

    尴尬有羞涩地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挡住了她的视线,不敢直视男人的眼。

    从来都不会说这些话的男人,为什么突然问这种问题?

    童夕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嗯?”傅睿君发出疑问的单音。

    童夕故作糊涂,“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呢?”

    傅睿君轻轻松开她,勾住她的后脑,他压低头,额头抵上童夕的额头,两人的呼吸都十分急促炙热,混在一块,气流变得紧迫。

    傅睿君垂下眼眸,盯着童夕樱唇低声呢喃,“夕夕,为什么非我傅睿君不可?”

    童夕缓缓闭上眼睛,“因为很喜欢。”

    童夕的话让傅睿君的心脏跳得剧烈,“有多喜欢?”

    童夕不喜欢隐藏内心的想法,他问了,她便说了。

    “我不知道,就是很喜欢很喜欢,明明很坏的一个男人,但还是控制不了自己去喜欢。”童夕呢喃细语,呼吸越来越急,身子有些软绵绵。

    第一次被傅睿君问这种问题,表白的心也十分强,只想这个男人不要再生气就好。

    她固然有错,但不是她想要的。

    傅睿君微微张嘴,想说: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就已经被你的可爱深深吸引了。

    可这肉麻的话在他唇齿间就已经消失殆尽。

    一句也说不出口,本来想表白童夕的话也没有了勇气,这个女人比他勇敢,毫不掩饰表达她所想。

    “睿君,你不要生气了好吗?”

    “你哄我。”傅睿君命令式的口吻却说得温柔。

    “怎么哄?”童夕轻轻张开迷离的眼眸。

    “这样!”

    话音刚落,下一秒,傅睿君便压头噙住她的唇,深深吻上她,一边大手往她腰部楼上。

    童夕感觉天旋地转得,被吻得脑袋缺氧似的,感觉男人大手抱着她的腰往上提。

    她双脚离地,傅睿君转身走向书房。

    进去后用脚踢上房门。

    把她抱着来到书桌上坐着,把桌面的东西全部拨到一边。

    童夕双手搭在他双肩上,回头看看后面空荡的桌面,再看向傅睿君。

    绯红的脸蛋含羞不已,紧张地问,“睿君,你要做什么?”

    傅睿君伸手勾住童夕后脑勺,轻轻拉向他,呢喃细语:“我傅睿君也非你童夕不睡,你懂吗?”

    “嗯?”童夕不太懂,显得有些迷茫。

    傅睿君被她呆萌的眼神电到,以为自己这句话很好的表达到自己的爱意了,可是这女人也有迷糊的时候。

    傅睿君不想多说,勾着她的后脑吻上她的唇,慢慢往下把她压倒在桌面上。

    童夕沉浸在他的温柔攻势之下。

    激情朦胧中,童夕隐隐听到傅睿君的话。

    “夕夕,将凶手绳之于法之后,我们去领个结婚证,再给我生个女儿吧。”

    “嗯嗯……”

    -

    梁家。

    梁静兰早早就将行李打包好,一大早拖着皮箱下楼。

    哒哒哒下楼的的脚步声十分匆忙。

    甜甜抬头瞄了一眼梁静兰,放下手中吃早餐的勺子,甚是疑惑。

    她不会去管梁家的事情,所以不动声色,倒是她旁边的男人突然发问,“要去哪里?”

    梁静兰放下皮箱,走向饭厅,往甜甜面前坐下来,对着佣人说,“赶紧给我弄点早餐来,我吃了要赶飞机。”

    说完,梁静兰对着她哥说,“哥,我要到国外去旅游一段时间,你给我张信用卡吧。”

    梁天辰浓密的剑眉星目蹙着,望向梁静兰,带着丝丝缕缕疑惑。

    佣人送来早餐,梁静兰急忙吃着,边吃边说,“现在想想都后怕,还好我命大,没有跟傅睿君结婚,要不然死的人就是我了。”

    这一刻,甜甜忠于知道她为什么要出国了,梁天辰立刻抽出皮夹打开,拿了一张信用卡甩到梁静兰面前,不紧不慢说道:“想通了就好,嫁给不爱你的人,也不会有幸福。”

    梁静兰立刻拿起信用卡,对梁天辰裂开嘴笑了笑,“谢谢哥,我想通了,现在看看嫂子就知道,嫁给不爱自己的人,结婚后也不会开心的。”

    坐着也中枪,甜甜立刻拿起勺子,继续吃粥。

    在梁家,家人对她还算可以,相敬如宾,唯独没有家的感觉,跟梁天辰过着淡漠如水的婚姻生活。

    梁静兰快速吃了小许早餐,拿起餐巾,边擦嘴巴边带着诡异的冷笑,阴湿地说道:“我会随时关注着国内的新闻动向,我要看看童夕什么时候会死,呵呵!”

    甜甜吓得勺子乒乓一下,掉到碗里,脸色一点点煞白。

    梁静兰看着甜甜的脸色,勾起一抹邪魅的冷笑,站起来走向皮箱,拖着就走,背对着梁天辰和甜甜说道,“哥,嫂子,不用牵挂我,我玩够了就会回家。”

    梁天辰和甜甜并没有回应梁静兰的话,看着她就这样离开。

    饭厅沉默了下来。

    甜甜已经没有食欲,一想到梁静兰刚刚那句话,她就毛骨悚然。

    她也看过那个视频,现在傅睿君的后妈,前未婚妻都离开了帝国,出去旅游避难,那剩下童夕,会不会很危险?

    甜甜沉默了片刻,缓缓低着头对着旁边的男人低声说了一句:“你慢吃。”

    说完,就站起来。

    梁天辰外头看向甜甜的碗,她的早餐刚刚开始吃而已,这还没有吃两口就离开。

    男人脸色沉了下来,语气清冷严肃,“坐下来把它吃完。”

    甜甜顿住,僵直的身子一动不动,心情显得压抑,深呼吸了一口气,又坐回到位置,继续拿起勺子,即便没有胃口,也得把碗里的东西吃完。

    在梁家,她学会了乖巧听话,觉得自己听话一点,就会过得好点。

    得不到疼爱,至少也会得到尊重。

    梁天辰吃完早餐后,拿出手机,靠在座椅上看着新闻,甜甜吃得比较慢,他眼眸的余光瞄向甜甜,俊脸的神色越发难看。

    新闻没有看进去,看着屏幕说了一句,“这么难吃吗?”

    甜甜手微微一僵,立刻放下勺子,双人手捧住碗,整碗营养粥送到嘴边,仰头灌了起来。

    咕噜咕噜咕噜几下,整碗粥喝完,拿起餐巾擦了嘴,然后站起来,低着头说道,“我吃完了。”

    “嗯!”梁天辰看着她这灌粥的模样,愣了愣。

    甜甜想了想又问,“我今天想出去找我朋友逛街,可以吗?”

    “你昨天……”

    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甜甜第一次反驳这个男人的话,“我今天还想出去。”

    梁天辰没有作声,看着甜甜今天有些反常,跟平时那个没有了主见的小白兔有些不一样。

    “你朋友是谁?”梁天辰淡淡的问。

    甜甜沉默不出声,不敢告诉他,毕竟童夕是傅睿君的前妻,而他妹妹的婚约又是因为童夕才失去的。

    可甜甜的沉默惹来男人的不满,他站起来拿起旁边的西装,帅气地套上,毫无温度地说了一句,“哪里也别去,在家里面呆着。”

    说完,梁天辰便走出餐桌,准备上班。

    男人刚走几步,甜甜鼓起勇气,对着梁天辰的背影说道,“我们离婚吧!”

    梁天辰的脚步猛地一顿,五个字让他身体僵住,像是被点了穴道似的,一动不动。

    看着男人清冷疏离的背影,甜甜紧张得攥着拳头,轻轻咬了咬下唇。

    两年了,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她决定采纳童夕的建议,要跟这个男人离婚,过上她想要的日子。

    等了片刻,梁天辰依然没有反应,甜甜上前两步,再问一次,“我们离婚好不好?”

    梁天辰反应过来,头也不回,当作没有听到似的,继续往前走,离开梁家。

    甜甜愣在后面不知所措。

    这个男人明明听得清楚,为什么不给她答复?

    片刻后,甜甜拿出手机,给童夕打电话。

    童夕接通电话后,她急忙说道:“小夕,静兰她出国避难了,你要不要也暂时先离开一段时间,等凶手被捉了,你才回来?”

    童夕一怔,蒙了。

    片刻后又问:“梁静兰真的离开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