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97章 童夕坦白过去

正文 第97章 童夕坦白过去

    夜影?

    童夕反复斟酌这个名字,她从来没有听她爸爸提过,会不会是他爸爸也被蒙骗了呢?

    傅睿君让她咽不下这口气,也得咽。

    一夕企业没有了,她其实无所谓,那她就咽下这口气。可是她爸爸被帝国污蔑为特务,还死得不明不白,她觉得不可以就这么不了了之。

    童夕伸手摸上傅睿君的手背,压着傅睿君的手不让他再抚摸她的脸蛋。

    虽然男人的动作很温柔,指尖在她脸颊上像带电似的撩拨,可是这让她没有办法专心下来想事情。

    童夕觉得傅睿君的大手好暖和,还是依依不舍的拉下来,认真的看着他说:“睿君,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不要再恨我了。”

    傅睿君手肘撑着沙发,托着头,似笑非笑的扬起嘴角,“我没有恨你。”

    童夕知道他心里一直恨着,或许是他男人的大度,把事情忽略而已,或者是放在心底埋藏,不去想而已。

    她知道,也不想让两人之间有这些芥蒂。

    “我知道你有,你恨了五年。”

    傅睿君脸色微微沉了下来,目光一点一点在凝聚。

    “那些都过去了,现在不是挺好吗?”傅睿君强颜欢笑,故意戏谑道:“如果把房间撤了,搬到我房间里面来,会更好。”

    听到傅睿君说的这句:那些都过去了。

    她心里隐隐的扯着疼。

    真的过去吗?不去想,就是过去了?事情还是存在的,唯有告诉他原因,或许才能彻底释怀。

    “我想告诉你我离开的原因。”童夕呢喃了一句。

    傅睿君身体微微一僵,目光闪过纠结的光芒,显得不耐烦地放下手,不想听过去的事情,他接受不了那些他不愿听到的答案。

    “既然已经过去,没有必要说。”傅睿君站起来,准备离开。

    童夕急忙站起来,双手拖住傅睿君的手臂,仰头看着男人突然冷下脸的背影,紧张不已:“为什么不听?”

    傅睿君深呼吸一口气,平息心底涌动起来的愤怒,转身凝望着童夕,讽刺道:“你想告诉我什么原因?因为太爱我了所以离开?”

    童夕听出他讽刺的味道。

    的确,如果真爱一个人,又怎么舍得离开?

    这点,连她童夕都觉得可笑,还是不说了吧,说出来只会让这个男人觉得她在为过去的事情找借口。

    童夕低下头,沉默了片刻,手缓缓放下来垂直,低沉的气场让她看起来很不开心。

    傅睿君俯视着她的小脑袋。

    见她此刻这个模样,心情也跟着沉了。

    气氛变得严峻,本来还挺好的关系,因为这事情变得疏离,只会得不偿失。傅睿君深呼吸,然后往沙发上坐下来,动作粗暴,语气不悦:“说吧,我听着。”

    这些年都挺过来了,再被伤一次又能如何,他承受得住。

    童夕偷偷抬眸,瞄了一眼傅睿君。

    她还没有说,傅睿君就已经黑着脸,害她都不敢说。

    往沙发上坐下来,童夕双手在掰弄指甲,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含着声音诺诺的开口说:“其实,五年前,我没有给你带绿帽子,我跟穆纪元没有任何关系的,我只把他当成哥哥看待,那天让你这么生气的误会了,其实是我故意的。”

    傅睿君冷笑一声,不作声。

    “我爸爸是特务。”童夕低声呢喃了一句。

    傅睿君听不太清楚,“你说什么?”

    说出这些,童夕真心怕他会介意,可是现在说总比结婚后让他发现更好,感觉心脏被石头压着似的,童夕深深地呼吸,缓过气后,加重了声音:“我爸爸被帝国视为特务了。”

    那一刻,傅睿君脸色猛地一沉,身体僵住,高深莫测的目光定格在童夕的脸上。

    童夕看到他如此大的反应,心情一下子凉飕飕的。

    看来还是介意的。

    “我觉得我爸爸是被冤枉的,可是,真的存在这样的事情,我在你爷爷的保险柜里面发现一份公函,是因为揭发我爸爸是特务而受到嘉奖的公函。我以为我爸爸的身份跟我是完全两回事,我当时觉得我跟你在一起不会有什么不妥。”

    “可是,我们离婚后,你一直都不跟我复婚……”童夕的话还没有说完。

    傅睿君立刻打断:“因为你是一夕继承人……”

    “我知道,你先听我说完。”童夕紧张得抢话,“我知道我身份让你难做,那天你说去见你的领导,可去了一天都不回家,而你的领导却过来家里面找我了,他说了很多话,意思就是你不会回来了,让我离开你,因为我的身份,我爸爸的身份,我会让你前途尽失,会让你人生带上污点,会……”

    “我的领导找你?”傅睿君不由得讥笑:“我的领导是总统大人,他去找你了?”

    “以前我以为那个人就是,几天前在你家看到他了,所以知道,我被人耍了。”童夕苦涩浅笑,看向傅睿君,一字一句道:“说我是你人生的污点,说我毁你前程那个人,是你姑父。”

    傅睿君脸色阴暗如墨,目光带着丝丝愤怒,握了拳,望着童夕一字一句反问:“你说我姑父跑去跟你说了一些废话,你就信以为真,做了一场戏离开了我五年?然后现在告诉我,你爸爸是特务,而你被耍了?”

    童夕抱着头,埋在膝盖里,心里特憋屈。

    她一直以为自己很聪明,可还是被这些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想起这五年的辛酸,她就恨得牙痒痒。

    傅睿君突然站了起来,什么也不说,冷着脸转身往书房走去。

    童夕急忙仰头,对着男人愤恨冷漠的背影喊道:“睿君,对不起。”

    傅睿君完全不理会她,继续往前走,童夕紧张得跟着站起来,迈开步伐跟上:“睿君,你听我说,我当时也很痛苦的,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又不想你因为我前途尽失,我更加没有想到你会退伍的,所以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傅睿君已经进入书房,伸手把门一带,狠狠的甩上。

    “砰。”的一声,震耳欲聋,童夕猛地刹住脚步,头往后靠,差点被撞到自己的鼻子。

    男人的火气可以燃烧整栋别墅。

    看着冰冷的木门,童夕瘪了嘴巴。

    该死的,当年的事情也不全是她的错,这个男人生这么大的气干什么?

    她也是受害者呢。

    可当年她还小,心思单纯,跟那些老狐狸斗,真的是太嫩,被玩得圈圈转。

    童夕伸手握住门把,想拧开门进去,再跟傅睿君解释解释。

    可她好像已经解释得够清楚了。

    那么,这个男人这么生气,是为什么?

    难道是气她笨得无药可救?

    童夕叹息一声。

    放下手,转身离开。

    -

    冰城咖啡厅。

    两杯冰点黑咖啡,童夕喜欢往里面加奶加糖,而甜甜则是什么也不加拿着勺子在搅拌。

    童夕喝上一口浓郁香甜的咖啡,歪头看向甜甜,疑惑道:“甜甜,你现在喝咖啡都不放糖,不苦吗?”

    甜甜抬头看向童夕,珉唇苦涩一笑,“生活这么苦都能过得下去,一杯咖啡不算什么。”

    听这话,满是故事。

    童夕放下杯子,双手搭在桌面上,倾身靠近她:“甜甜,你到底怎么了?我约了你好几次,你都找借口拒绝,今天难得出来聚聚,我怎么看你都好像不开心呢?”

    甜甜放下勺子,拿起咖啡杯,含着优雅的笑意,清澈的目光盯着童夕满脸愁容看,“你不也是一样,看起来很不开心。”

    说完,她喝上一口苦咖啡,眉头都不皱一下。

    童夕一边手压在桌面上,一边手拿着勺子搅拌咖啡,低头看着杯中荡漾的涟漪,叹息一声:“哎,别说我,我们还是不是好姐妹?”

    “当然。”甜甜斩钉截铁。

    “那你告诉我,这些年你到底怎么了?”童夕仰头,望向甜甜。

    甜甜倏地顿下动作,脸色阴沉如墨,连拿杯子的手都在颤抖。

    “你明明是姓玥,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好多报道说你害姐姐,抢姐夫,还……”

    “不是这样的。”甜甜放下杯子,紧张得呵斥一声。

    童夕的声音戛然而止,看到了甜甜眼眶中的泪花,那无奈的眼眸充满了悲伤。

    被童夕看得心慌,甜甜立刻低下头。

    “甜甜,告诉我好吗?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我相信你。”

    低着头的甜甜紧紧咬着下唇,泪水悄然而来。

    一滴一滴往下流,滴在她膝盖的衣裙上。

    看到此刻的甜甜,童夕心疼不已,伸手摸上她的手背,紧紧握住,“甜甜,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连我也信不过了?”

    甜甜一手捂着嘴巴,拼命摇头。

    童夕从背包里面拿出钱放在桌面上,牵着甜甜的手往外走。

    甜甜低着头,被童夕一路拖着离开咖啡厅,来到一处僻静无人的小公园里面。

    两人坐在长椅上,并肩看着前面的风景。

    这里空气清新,人迹稀少。

    甜甜心情也平静了不少。

    “甜甜,让我知道你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好不好?”

    甜甜释怀似的苦涩浅笑,目光看向前面,没有了焦点,回忆道:“我一直以为我自己姓玥,有着爱我的爸爸妈妈,有着是普通家庭的孩子,可是两年前突然有一对夫妇找到我,说是我的亲生爸妈。”

    “那时候我才知道,我是爸妈的养女,亲生父母家庭显赫富裕,他们找到我不是因为亲情,而是因为一场商业联婚,而我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姐姐跟一个男人私奔了,所以才需要把我找回去。”

    童夕蹙眉不悦道:“你疯了吗?那你为什么要答应?”

    “因为我养父母是从人贩手里把我买回来的,你知道帝国的法律,买卖小孩都是违法的,他们逼我,如果不顺从,就让我养父母去坐牢。”

    “在婚礼当天,我老公才发现自己的老婆换了人,他很失望也很生气,觉得自己被路家耍了,可是就箭在弦上,他就将错就错,毕竟全冰城的媒体的在报道我们的婚礼,不能出错。”

    “没有想到的是,婚礼举行完毕,在散场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女人,直接上来就给我一巴掌,我不认识她,可她说是我姐姐,说我设计陷阱把她弄走,取代了她的婚礼,夺取她的老公。”

    “所以,我成了冰城人人唾骂的婊子。”

    童夕紧咬着下唇,握成拳头听完了甜甜说的话,忍不住怒吼一句:“死婊子。”

    甜甜吓得脸色惨白,惊恐地歪头看向童夕,“小夕,连你也这样骂我?”

    “没有。”童夕立刻反应过来,手足无措握住甜甜的手,紧张解释:“我不是骂你,我是骂你姐姐,是她逃婚在先,跟男人私奔被甩了,回来就把责任推卸在你身上,简直是人神共愤呢。”

    甜甜欣慰得对着童夕娩出一抹浅笑,至少,她还有童夕相信她呢。

    童夕呼出沉闷的气息,无奈的脸沉下来,看着甜甜还坚强的笑脸,不由得为她心酸。

    她的命已经够苦了,没有想到甜甜比她更苦,“甜甜,你有没有跟你夫家的人解释?”

    甜甜摇头,无力得靠在童夕肩膀上,像个孩子一样依偎着,低声呢喃:“没有人会相信我,路家的人也没有把我当成女儿看待,利用完我就撒手不管。”

    “那你老公呢?”

    “他?”甜甜沉默了下来,想起那个男人,她不由得苦涩一笑,“两年了,她从来都没有碰过我,也没有把她当成老婆看待。”

    “那就离婚吧!”童夕认真的劝说,“你不能牺牲自己的幸福,如果路家敢拿你养父母威胁你,你就曝光路家用你顶替姐姐代嫁的丑事,毕竟有头有脸的企业是丢不起这个脸的。”

    “这……”甜甜疑惑,“真的行吗?”

    “不知道行不行。”童夕也显得没有信心,“不过你先跟你老公说说看,看他什么态度,如果他也不爱你,那一定会放手的。”

    甜甜从来都没有想过离婚,童夕这么一说,她也有点心动了,毕竟现在这种关系太过难受了,明明是夫妻,却像陌生人。

    而且那个男人一直对她有成见,人前装恩爱。

    私底下把她当成仇人似的。

    “我考虑考虑吧。”

    童夕深吸气,伸手默默她的发丝,安慰:“嗯,不要太伤心了,一切会好起来的。”

    两人在公园坐了很久,聊起了读书时候的事情,聊起了过去,缅怀曾经。

    在公园坐了好久,童夕才挽着甜甜的手离开。

    傅睿君也因为今天说起五年前离开的那个原因,现在在对她生气,不理她了,心情闷闷不乐的。

    走在大街上,两人漫无目的继续往前走。

    突然,童夕一怔,看着前面的车辆呆住了。

    甜甜也疑惑地看向童夕,“小夕,你怎么了?”

    “遇到熟人了。”

    “谁?”甜甜顺着童夕的视线,看向前面马路边上。

    黑色轿车出来一个男人,西装革履,戴着口罩和墨镜,遮掩的程度很高,让人无法辨认出他是谁。

    童夕皱眉,定格在男人身上,男人显得鬼祟神秘,下车后立刻低下头,快步迈向前面。

    童夕觉得他太过诡异神秘了,牵着甜甜的手立刻跟上。

    “小夕,那个男人是谁啊?”

    “傅贤华,傅睿君的二哥。”这个男人出现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只是他把太过鬼鬼祟祟,神秘兮兮的了,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你跟着他干什么?”甜甜被拖着跟上,百思不得解。

    “太神秘了,去看看。”

    童夕牵着甜甜隔着很远走了一段路,直到一家医院门口,傅贤华转身进去了。

    童夕牵着甜甜快步跑过去,仰头看着医院招牌,大眼睛不由得瞪大,一时间蒙圈。

    甜甜也看了看医院名称。

    显得尴尬不已。

    冰城最权威的男科医院。

    “他来看男科,当然得神秘一点。”甜甜不由得偷笑,对到

    童夕根本不在乎他看什么医生,而是在想二哥原来有男科病。

    想了想,童夕立刻拿去手机,给傅睿君打电话。

    “我要告诉睿君。”童夕低声呢喃。

    甜甜笑了笑,“小夕,没有想到你现在这么八卦,这是别人的隐私,你这样不好。”

    童夕无奈得看向甜甜,“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很重要的事情。”

    手机接通后,对面传来傅睿君梳理淡漠的声音,“嗯!”

    “睿君,我看到你二哥他进了男科医院。”

    “嗯!”傅睿君不慌不忙回了一句。

    “你不怀疑什么吗?上次那件事。”

    “我知道,就这样吧。”说着,傅睿君立刻中断电话。

    童夕哦着嘴巴,错愕不已。紧紧窝着手机,目瞪口呆看着屏幕。

    甜甜疑惑,“怎么了?”

    童夕拉下脸,扁嘴欲哭无泪的呢喃,“傅睿君他不搭理我了,没说两句就挂我的电话。”

    甜甜不由得欣慰一笑。

    问道,“吵架了?”

    童夕低下头摇头。

    没有吵架,可是现在比吵架更加严重,傅睿君他生气。

    而且她还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为什么生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