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89章 我们去民政局领个证吧

正文 第89章 我们去民政局领个证吧

    这夜,童夕没有从房间出来,也没有吃晚饭。

    客厅沙发上。

    果果坐在傅睿君身边,看着他爸爸托着头,侧在沙发上冥思,他凑过身子倾向傅睿君,小心翼翼问:“爸爸,你是不是跟妈妈吵架了?”

    傅睿君没有太大动静,从喉咙珉出一个单音,“嗯!”

    “为什么要吵架?”果果歪头看着二楼,再看看傅睿君,“妈妈刚刚没有下来吃晚安,会不会饿?”

    “嗯!”傅睿君无力的再回了一句,依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爸爸,你去哄哄妈妈吧!”果果扁嘴。

    傅睿君一怔,突然想到果果或许有办法,立刻放下托头的手,紧张地倾身果果,温和的语气道,“果果,怎么哄?”

    果果缩了一下下巴,“啊!你不知道怎么哄女生的吗?”

    傅睿君像个三好学生似的,认真摇头,果果见到他一脸求教的样子,立刻满足了自己高大的儿子形象,双手抱胸,坐直小身板,严肃又稚嫩的声音缓缓说,“这个嘛!很简单……”

    “说。”傅睿君不喜欢别人拐弯抹角。

    “妈妈每一次生气,我只要乖乖的听话,她就不会生气了,等她出来,你就跑到她身上让她抱抱,搂着妈妈,在她身上蹭蹭,跟妈妈说好香好软好舒服哦,她就会笑的了。”

    傅睿君一脸冷汗,果然不能问果果,如果他像果果那样,估计过去就给他两巴掌,骂他流氓了。

    叹息一声,傅睿君无力得靠在沙发上,一副生无可恋的的表情。

    果果见他不起劲了,连忙爬过去,跪在傅睿君面前,“爸爸,你怎么了?”

    “这方法不可行。”傅睿君无力的回应。

    “可以的,我每次都行。”

    傅睿君伸手摸上果果的脑袋,用力揉搓一下,低声呢喃,“你可以,我不可以。”

    “为什么?”

    为什么?傅睿君想了想,垂下眼眸看着果果,极其认真的回了一句:“这是男孩跟男人的区别。”

    果果不明白,很无语得坐到沙发上,不想帮他爸爸出主意了。

    男孩跟男人有啥区别?

    对果果来说并没有区别。

    -

    童夕从卫生间出来,身上围着浴巾,一头湿漉漉的发丝,眼睛显得有些红肿,但情绪已无大碍。

    她刚刚泡了一个热水澡,洗了头,整个人也轻松许多,不再胡思乱想。

    她进入衣橱间换上一套棉柔睡衣,头发也吹干,然后来到大床,从包包里面拿出那份重要的文件。

    她窝在床上,重新拿出来研究,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口。

    认真的上网寻找那个叫李乐的男人的资料,可搜出来的都是通缉令和警方网路追捕的信息。

    这个男人和傅睿君的爷爷都是可能证明她爸爸身份的人,也可能查到他爸爸是如何死亡的。

    她相信帝国不会宽恕一个特务,但也不会随便处死一个人。

    童夕看着沉思着,突然放下手中的资料,看起了自己的网上账号,看着上门的数字,自己也无奈了。

    她还真行,能把钱花光后,银行只剩两位数,连充值话费都不够。

    看到这两位数,童夕再也没有心情看这份资料了,这份资料用完她所有积蓄,电视台那边还没有发工资,她要怎么办呢?

    童夕又从包包里面拿出皮夹,打开一看,即刻眼睛亮了。

    哇塞,钱包里面也只有两位数的零钱。

    这次真的体验到什么叫山穷水尽疑无路,真的连油都加不起,午餐也吃不起呢?

    此刻,她才后悔自己从来不申办信用卡的坏处。

    没有想到她童夕还能这么可怜的?

    童夕无力的往后一倒,整个人像个无助的木偶,躺在床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傻了。

    向甜甜借点?不行,甜甜一定会很担心她的生活的,借钱太丢脸了。

    要不向春姨借?童夕立刻甩掉脑袋的想法,春姨是个佣人,向她借钱,一定被看小了,还会担心她发不起工资。

    要不,傅睿君?

    但一想到那个男人,童夕脑袋里面就会浮起他邪魅的表情,阴阴的语气跟她说:想要钱?多少钱一晚……

    都还没有去问,光是想想,童夕都不由得打冷颤,自尊心在提前破碎了。

    宁愿饿死,也不能向傅睿君借钱。

    可是现在才来办信用卡,已经来不及。

    怎么办?怎么办?

    夜深人静。

    大家都睡着了,童夕因为肚子饿,从床上爬起来,想了一晚上,终于找到省钱的办法。

    那就是带午饭回公司吃,如果车子没有油,就跟傅睿君的司机借来油卡去充油。

    这样很快就会熬到发工资的时间。

    童夕披了一件薄外套,走出房门。

    走廊上一片漆黑,月色从窗户映衬进来,朦朦胧胧能看到下楼的路。

    童夕摸黑来到一楼厨房,开了灯,她走到厨房,拉开冰箱开始找食物。

    从冰箱里面拿出材料,放在处理台上。

    青瓜,彩椒,牛肉,还有鸡肉。

    看着这些东西,她不由得紧蹙眉头,话说她做菜根本就不好吃,连自己都接受不了自己的厨艺,怎么办?

    看着这些材料,还没有开始煮就觉得难吃了。

    转身打开电饭锅,发现里面还有剩饭,估计是她没有吃晚餐,所以留下来的。

    童夕从厨房里面找到饭盒,将白米饭装起来放到后面的桌面上,然后开始切菜炒。

    十几分钟后。

    牛肉炒彩椒,鸡肉炒青瓜。

    可是两盘菜放在桌面上,她脸色都变了,青瓜又黄又蔫,吃起来太咸还烂烂的感觉。

    彩椒也黄了,牛肉老得咬不动。

    筷子一甩,童夕立刻跑到垃圾桶前面,直接吐出来。

    难吃,真难吃。

    她果然是浪费食物的好苗子。

    因为太咸,童夕只好走到冰箱拿出一罐冰水,打开来,仰头喝着,一边喝一边想着接下来怎么办。

    突然听到后面有动静,童夕立刻转身,看向后面,

    嘴巴的里含着的水差点喷了出来。

    傅睿君竟然拿着筷子试吃她做的菜,那张俊脸扭曲成纠结难受的模样,剑眉紧蹙,眉宇间都成了川字。

    吞掉口中难咽的东西,傅睿君缓缓放下筷子,抬眸,看向童夕。

    童夕被他突然看来的目光电到,波光流转间,她紧张得立刻低下头,不想再这里呆着,二话不说,边拎上水瓶盖子,边越过他身边离开。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男人突然伸手握着她的手臂,把她的动作固定下来。两人之间像隔着一道墙似的,无法跨越。

    气氛变得压抑,沉闷,连呼吸都不顺畅。

    童夕并肩着傅睿君,反方向站着,手臂被他捉得很紧,紧得无法动弹。

    男人的声音淡淡的,听起来很温柔。

    “你想吃什么?我煮给你吃。”

    童夕心脏微微一颤,有了些许悸动,她已经这么晚起床煮东西吃,还是被这个男人发现了。

    刚刚肚子还很饿的,可是现在见到这个男人,已经不想再吃东西。

    “不想吃了。”

    傅睿君看到了桌面上的饭盒,眸色微微一沉:“你想带饭回公司吃?”

    童夕紧张地歪头,才发现刚刚自己装好饭放在桌面上。

    童夕没有回答他的话,沉默下来。

    见到傅睿君,心情就没有办法平静下来,总是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压抑,觉得跟这个男人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

    少顷,童夕一怔,蒙了。

    因为她被傅睿君拉到桌子旁边,压着她的肩膀坐下来,傅睿君双手搭在她肩膀上,弯腰平视着她,轻声细语:“等我五分钟。”

    傅睿君放开她的肩膀,撩起他白色的休闲衣长袖子,去到冰箱里面拿出两个鸡蛋和蔬菜。

    童夕睁大眼眸,看着傅睿君利落的手法,娴熟的烹饪。

    真的五分钟而已。

    两碗香喷喷的鸡蛋蔬菜面条端来了。

    傅睿君为她摆上筷子勺子,往她对面坐下来,双手搭在台面上,倾身向她,目光定格在她还生气的俏脸上。

    “吃吧,这个应该不会难吃。”

    看着清汤面条,雪白透黄的鸡蛋,青绿的蔬菜,还有精致的面条,童夕的肚子很没有节操地轻轻敲响。

    童夕仰头,看向傅睿君。

    刚好碰上男人一直凝视她的那道迷惑的眼神。

    炙热而温柔,碰触的那一刻像电流通过,全身细胞都酥麻了,心脏也忍不住漏着节拍,跳得生疼。

    她立刻垂下眼眸,避开他的视线,诺诺的伸手去拿筷子。

    傅睿君见她有动作了,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会心浅笑,她都还没有开吃,他已经很满足,至少她想吃。

    要是平时,傅睿君会大肆评论一番她煮的菜那个难吃程度,会调侃一番的。

    可是此刻,傅睿君不敢乱说话。

    因为,他不知道那一句话说出来又在童夕心里留下阴影。

    好比他对穆纪元说的那一句:只要这个女人愿意跟你走,我无所谓。

    他说的并不是真心话,可他也没有想到童夕会这么在意。

    她说是催生生打得她的脸疼,所以伤心。

    可是他从来没有在意这些小细节。

    童夕拿起筷子,搅拌着面条,傅睿君也拿起筷子,目光还定格在她白皙的脸蛋上,她睫毛很长,垂下来看着面条的样子十分可爱。

    她没有半点笑容,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忧伤,还有生气后留下来的气场,那种压迫感让傅睿君变得小心翼翼。

    “你要带饭吗?”他试探性问。

    童夕拿筷子的手微微一顿,僵硬了几秒,然后从喉咙娩出一个单音:“嗯。”

    紧接着压低头,夹着鸡蛋吃了起来。

    傅睿君脸色微微沉下来,“吃隔夜菜不健康。”

    “没有关系。”

    “为什么想要带饭?”傅睿君十分疑惑,而且她的厨艺真的不敢恭维。

    童夕沉默着,光吃不说,一个鸡蛋解决掉。

    她开始夹青菜,突然另一个鸡蛋递过来,落入她的碗里,她微微停顿一下,抬眸看向傅睿君,男人薄凉性感的唇勾起一抹浅笑,低声呢喃:“我不饿。”

    童夕挑着嘴,故意呛他:“你不饿为什么还煮两份?”

    “陪你一起吃。”

    “……”

    童夕默了,继续低头吃面。

    “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带饭。”

    “因为没钱吃饭。”童夕嘀咕了一句,她只说没有钱吃饭,可没有拉低脸去跟这个男人借钱。

    一旦想到要借钱,这个男人又会拿钱砸她,她的自尊心又开始作祟。

    傅睿君还没有吃就放下筷子,觉得童夕在开玩笑,而且还是一个冷笑话,他捧场的从鼻腔轻轻喷出一声嗤笑的音,。

    抬眸看向童夕的那一刻,发现她极其的认真,显得憔悴的脸蛋透着一股淡淡的忧愁,感觉不像是在开玩笑。

    傅睿君一口面条也没有吃,尽是看着童夕一个人吃。

    她说完那句话后,就大口大口的吃面。

    吃得津津有味的,没有半点娇作,童夕也从来不会在这个男人面前装淑女,装高贵大方,她本来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就做自己。

    喜欢也不好,不喜欢也罢。

    她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想过,如果知道傅睿君喜欢的类型,然后改,改不了就装,装不了就扮,不过现在想想觉得有点可笑。

    把面条吃饭,童夕放下筷子,端起碗,仰头喝着汤。

    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傅睿君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

    目光里那种满足,比他赚了几个亿还要开心。

    傅睿君从嘴里说出一句由心而来话,“夕夕,我们去民政局领个证吧。”

    此话一出,吓得童夕嘴里的东西猛然呛住喉咙,指尖颤抖,手中的碗掉到桌面上。

    “砰……”一声巨响,碗落到桌面上的声音。碗里的汤溅出来,弄得她满身都是。

    “嘭……”接住着还是一声巨响,她站起来那一刻把身后的椅子弄倒。

    傅睿君也被她过分惊慌的动作吓得站起来,来不及接住她的碗,看到她目瞪口呆的模样,像个受到惊吓的狼狈小可怜。

    领证?

    她没有听错吧?

    童夕不可思议的紧紧盯着傅睿君。

    傅睿君连忙抽出纸巾,冲到她身边,把她扯到自己的面前,弓下身擦拭她身上的汤汁,“有这么恐怖吗?”

    童夕缓缓低头,男人的手肆无忌惮的在她胸前,腰腹下,大腿上抹掉那些残渣汤汁。

    她心脏如雷鼓动,跳到了嗓子眼上。

    童夕深呼吸着无法平静下来。

    傅睿君这句话,对她童夕来说,是她人生最大的诱惑。

    她无法抵挡的诱惑。

    她童夕没有什么理想,没有什么愿望,更加没有什么志气,她这辈子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成为傅睿君的老婆,把自己的名字写进他的户籍本里。

    可是……

    她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

    不再任性。

    因为任性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例如没有爱情的婚姻,就如同一座坟墓。

    她此刻很感动,但是开心不起来。

    童夕推开他的手,后退了一步,“不用擦了,我回房间再洗一次澡就好。”

    傅睿君直起腰板,望着童夕清澈见底的眼眸,深呼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再说一次:“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

    “不需要。”童夕立刻打断他的声音,仰头苦涩浅笑,对着傅睿君真挚的眸子,淡淡的说:“其实你让我跟果果在一起生活,我已经很感谢你了,你不需要对我负责任。”

    说完,童夕从傅睿君僵硬的身体旁边走过,往厨房门口走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