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86章 傅睿君耍流氓的后果

正文 第86章 傅睿君耍流氓的后果

    面对穆纪元这种赤,裸裸的威胁,童夕此刻真的无可奈何。

    她低下头沉默了,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办,如果她不答应穆纪元,看穆纪趋势,是想要对她做点什么似的。

    “纪元哥,你出去等我,让我起来穿衣服。”

    穆纪元炙热的目光冷静下来,伸手把旁边的浴巾扯了过来,递给童夕。

    童夕立刻从水里伸出雪白的手臂,手臂上满是泡泡,香肩显露,穆纪元猛地又把浴巾抽了回来,童夕手里扑空了,错愕得看着他:“给我。”

    “你是要跟我走吗?”穆纪元眯着高深莫测的目光,让人猜测不透的鬼魅。

    童夕深呼吸一口气,把手重新放到水里,咬着下唇死死瞪着他,心里想着要怎么办才好。

    这个时间是晚饭时候,春姨什么时候才上来叫她吃饭呢?

    该不会是知道她回房洗澡,所以大家都在客厅等她,而不会再上来了?

    “你到底想怎样?”童夕眯着愤怒的眸子,咬着字音。

    “跟我回去。”

    “我现在洗澡,没有心思跟你谈这个,如果你想跟我谈就把浴巾给我,你现在出去。”

    穆纪元握着浴巾,不由得用了些力道,深邃变得愈发灼热。

    童夕被他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毛。

    气氛变得异常压迫,童夕深呼吸,随时做好逃跑的准备。

    而这时,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童夕猛地一颤,激动得立刻开口喊叫:“救命……”啊字都还没有喊出声音,穆纪元快速冲到浴缸边上,蹲下来,捂着她的嘴巴。

    果然,她的声音还是抵不过他的速度,一下子就被捂住嘴巴了。

    房间这么大,隔音这么好,童夕真的不知道外面的人有没有听见。

    “嗯嗯……”童夕皱眉,不敢挣扎太厉害,只想连头都泡进浴缸的水里。

    穆纪元紧张的歪头看向浴室的门,语气严峻:“不要吵,再叫我就打晕你,抱着你从阳台跳下去直接抬走。”

    童夕立刻乖巧下来,一动不动。

    穆纪元戒备,等了好片刻,外面不但没有敲门声,连动静也没有了。

    童夕失望之极,无力地垂下眼眸,叹息。

    为什么会这样?

    谁来帮帮她?

    过了好久,穆纪元松开童夕,厉声警告:“不要逼我做出什么事情来。”

    童夕抬眸,挑眉:“你还想做什么事情?”

    穆纪元口干舌燥的咽下口水,喉咙莫名其妙在滚动,坐到了童夕的浴缸边上,大手突然没入水里,轻轻撩拨上面的泡沫。

    童夕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竖起来,身体往另一边移,戒备的视线定格在他的手上,声音都哆嗦:“穆纪元,这是傅睿君的家,你不要太过分了。”

    “那又怎样?”穆纪元冷笑,窄眸抬起,滚烫是视线看着童夕那煞白的脸蛋,“你现在很紧张是吗?”

    废话,她能不紧张吗?

    她现在都害怕得要晕过去了。

    穆纪元的声音变得温柔,暧昧,手掌没入水中,慢条斯理搅拌着浴缸的水,连声音都变得沙哑:“你的水凉了。”

    “求你出去好不好?”童夕无助得哀求,男人的兽性是不可以估量的,至少她知道傅睿君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如果进来的这个男人是傅睿君,估计从进来的那一刻,她都不保了。

    而穆纪元,他也是男人,只是他还秉承着君子的思想,暂时不会对她怎样,但是她不担保男人的脑细胞和精~虫战斗,那个更强悍。

    此时,浴室门突然被轻轻推开。

    童夕和穆纪元猛地抬头,看向门口。

    傅睿君双手插袋,侧着身,一边肩膀靠在门框上,邪魅慵懒的姿态悠闲自得,深不可测的目光看着里面,他勾起一抹邪魅的冷笑,不紧不慢的气场让人猜测不透他在想什么。

    穆纪元脸色沉了下来。

    童夕此刻激动无比,终于出现了。这个男人也真的够厉害的,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估计又是从阳台进来的。

    傅睿君挑眉,语气冷魅:“你们的幽会还真独特,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幽会?童夕本来还激动的心情,此刻一下子掉入了冰点。

    看着傅睿君那不屑的目光和轻佻的态度,突然感觉到大事不妙。无法知道这个男人心里想什么,也不想去猜测,现在她只想穿上衣服。

    “果果爸,你‘请’纪元哥先出去好不好。”童夕投去恳请的目光。

    傅睿君迷离的目光下,带着危险的气息。

    他看似轻佻,一副无所谓的姿态,但在穆纪元看来,危险已经笼罩而来,穆纪元站起来,甩了甩手上的泡泡,含着淡淡的浅笑,语气十分温和:“我过来是带小夕和果果离开的,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

    傅睿君直起腰,优哉游哉的往里面走去,轻蔑地看着穆纪元:“这个女人有人身自由权,她你要带她走我无所谓,她愿意就行。可是果果是我儿子,我有监护权。”

    无所谓?童夕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像掉进了冰窟,一颗心冷得发颤。

    “好,我带小夕离开,果果留给你。”穆纪元严肃得往前一步,对视傅睿君。

    傅睿君伸手做出请的动作,“请便。”

    男人的话,男人的态度,都深深刺痛了童夕的心,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因为果果而把她接过来住,因为果果舍不得妈妈,他勉强收留了她。

    明知道是这样,她还是自欺欺人,明知道是这样,她还是甘心情愿留下来,可是当这些话从傅睿君口里说出来,她的心竟然这么痛。

    咬着下唇,眼眶湿润了,童夕感觉整个浴缸的水冷得她在颤抖,委屈得不想再守护什么节操。

    她突然站起来,跨步出来。

    傅睿君猛地一惊,吓得快速冲过去,在穆纪元还没有转脸去看童夕的那一刻,千钧一发之时,扯下浴巾,直扑过去。

    穆纪元没有发现后面的动作,以为傅睿君要对他发起攻击,他快速一脚狠狠踢了过去。

    傅睿君被穆纪元踢得后退几步,不过他手中的浴巾已经盖到童夕身上,被踢得退到墙壁上,他抱着胸膛,轻声咳嗽一声。

    再抬头,傅睿君目光锐利凶猛,如被激怒的野兽,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拳头紧握。

    童夕此刻根本无心理会浴室的两个男人。

    将傅睿君甩来的浴巾围着自己的身体,湿润的眼眶呆滞着,缓缓往外面走出去。

    穆纪元立刻上前,握着童夕的手臂。

    童夕瞬间反应过来,像惊弓之鸟,气疯了大吼,声音中含着哽咽的味道:“不要碰我。”

    连穆纪元都被童夕的气焰震慑住,被甩开的手晾在前面,看着她的倩影离浴室。

    刚刚离开浴室,童夕就听到里面强劲的打斗声。

    可是,无论谁死谁活,她都不在乎了。

    穆纪元对她死缠烂打,爱得痴狂,可她却没有丝毫心动的感觉,非得要去喜欢一个对她不屑一顾的男人,这是她自找的。

    她不怨天尤人,只是觉得自己很犯贱。

    童夕进入衣橱间,擦干身子,换上自己的衣服。

    从衣橱间出来的时候,浴室里面的打斗声还在继续。

    能跟傅睿君打得不分上下,童夕觉得穆纪元平时太深藏不露了。

    童夕走到梳妆台上,拿起手机,无力的手指按上屏幕,拨打了一个号码。

    对方接通后,她有气无力的声音说道:“你好,警察局吗?我家这里有一个人非法私闯民宅,你们派人过来捉走吧。”

    讲完电话,童夕放下手机,走向门口。

    经过浴室的时候,她顿停下来,那颗担忧的心被她狠狠压下来。

    闭上眼睛深呼吸,轻轻咬了咬唇,然后迈开脚步下楼。

    童夕在楼下等了五分钟。

    在附近执勤的民警上门,童夕让春姨带着警察上她房间。

    果果和童夕坐在客厅里,果果十分疑惑怎么会有警察上门,片刻后,穆纪元被警察带下来。

    果果歪头看到穆纪元,兴奋地离开沙发,冲过去,“纪元叔叔,你怎么来了?”

    穆纪元歪头看着客厅里面的童夕,阴沉的脸色异常难看,目光如灰,死寂落寞。穆纪元没有理会果果,连看都没有看果果一眼。

    果果蹙眉,这样的纪元叔叔好陌生,为什么不理他,果果见到他脸上的伤,惊叫:“叔叔,你嘴角流血了,还有你的眼……”

    “我没事。”穆纪元冷冷的喷出一句话,十分严肃的语气,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看果果一眼,盯了童夕的背影看了片刻,即便这样,童夕还是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他心如刀割,愤恨地转身,让警察带出傅家。

    傅家门口,警察一番教育,开了罚款单,穆纪元抬眸望着眼前这栋豪华的别墅。

    他穆纪元的家要比这里大几倍,比这里更加豪华奢靡,可是童夕却宁愿选择这里也不愿意跟他回家。

    不甘心,不服输,他绝对不会就此罢手。

    拿出手机,他给童夕的手机打了一条信息。

    嘟嘟……

    童夕紧紧握在手中的手机响了,她低头,打开信息。

    穆纪元:把深爱你的男人拒于门外,赖着不爱你的渣男,童夕,你会后悔的。

    看完这条信息,童夕苦涩一笑,按了删除。

    拿手机的手无力的放下,瘫在沙发上,童夕靠在沙发背后,仰头看着天花板,呆滞的目光却看不进任何东西。

    眼前有的只是迷茫的空洞。

    下楼的声音哒哒哒的响,果果上去一趟后冲下来,紧张得大喊:“妈妈,不好了,爸爸他……爸爸……”

    童夕一颤,立刻从沙发上弹起来,惊慌失措看着果果,听到果果如此着急的声音,一个心悬挂在半空中,刚刚那惆怅的心情顿时消失。

    “你爸爸怎么了?”

    果果喘着气,双手叉腰,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爸爸他不行了,快死了。”

    童夕吓得脸色瞬间煞白,脑海理闪过理智的念头:穆纪元都安然无恙离开,傅睿君会被打死?

    可担心的那颗心一下子打败了理智。

    快速奔跑冲着上楼。

    春姨走到果果身边,紧张地抱起果果,“你爸爸真的出事了吗?我们快去打电话叫救护车吧。”

    果果歪头看着妈妈已经冲着跑上楼,连忙摇摇头,露出一抹浅笑:“不用了,爸爸说是皮外伤,不痛的。”

    “皮外伤?”春姨惊讶,果果立刻竖起小手指,放在嘴边嘘嘘的不让春姨说太大声。

    童夕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自己的房间,直奔浴室。

    跑到浴室里面,喘着气,扫看四周,没有发现傅睿君的身影,她又急忙跑出来,扫视房间一圈,才发现傅睿君半边身横着躺在她床上,他的脚放在地上。

    童夕冲过去,直接脱掉鞋子爬上床,跪在他身边,二话不说,立刻趴着压在他的胸膛之上。

    双手摸着他的身体,耳朵认真听着他的心跳,喘着粗气,发现傅睿君心脏正常呢。

    傅睿君眉头轻轻蹙起,感觉到床的动静特别大。

    他刚刚被穆纪元打到头了,脑袋有点晕,所以想躺下休息几分钟,果果刚才来弄过他,被他几句话打发走,难道又倒回来?

    傅睿君微微眯起眼眸,垂下来看着趴在他胸膛的人。

    看到童夕的身影,不由得珉唇一笑,立刻闭上眼睛,收敛起笑容,继续装睡。

    不是果果,换成童夕,那就另当别论吧。

    可以让她折腾一下也无所谓。

    童夕听了两分钟心跳,感觉很正常,抬起头,看向傅睿君,发现他除了眼角有点淤青,没有www.youfa8.com大问题。

    难道是内伤?

    童夕紧张的摸上他的脸颊:“果果爸,你醒醒,果果爸……”

    傅睿君一动不动。

    童夕连忙将他的衣服拉起来,检查他的身体,发现他胸膛上有一个红印,可能就是刚刚被穆纪元踢了一脚留下来的。

    放下他的衣服,童夕立刻拿出手机,拨打医院的号码。

    傅睿君突然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腕。

    童夕错愕,歪头看他。

    “我没事。”傅睿君的声音十分虚弱,眯着睁不开的眼眸:“不需要去医院。”

    童夕见他醒来,悬挂的心安稳下来,“刚刚叫你都不回应我,吓死我了,你现在这样子还是要去医院检查的,可能是内伤。”

    内伤?

    傅睿君眼底闪过一抹鬼魅的光芒,立刻捂着胸口,“咳咳……”两声咳嗽。

    童夕紧张得摸过去,“怎么了,是不是疼?”

    傅睿君闭上眼:“嗯,疼,这里好疼,帮我揉揉。”

    “哦……”童夕二话不说,纤柔的小手立刻摸过去,在他胸口附近来回抚摸,目光忧心忡忡:“这里吗?要不要抹点药?”

    “不用,揉揉就行。”傅睿君闭上眼睛,享受着。

    “还是去医院吧,你这样不行的。”

    “行的,我当兵的时候受伤,都是战友帮忙揉揉,一会就没事”

    这样瞎说,傅睿君还真的是第一次,自己都忍不住想笑。

    童夕不敢怠慢,放下手机,两只手一起上,边揉着边问:“揉一下就没事?这是什么的原理?”

    “揉一下,可以散瘀。”

    “哦,这样啊!”童夕更加认真,“还有哪里疼?”

    “全身都疼。”傅睿君闭上眼睛,呼吸变得急促,双手突然来到面前的扣子上,一个一个解开。

    童夕双手一顿,“你为什么要脱衣服?”

    闭眼说瞎话的功夫,傅睿君此刻发挥得淋漓尽致:“隔着衣服产生不了热量,还是把衣服去掉比较好。”

    “哦……”童夕认真脸,还特意帮傅睿君把他的衬衫脱下来,双手在他受伤的胸膛轻轻揉着。

    她的手很柔很软很舒服,力道适中,划过的皮肤都像被点燃一把火,在傅睿君体内蔓延。

    心脏起伏剧烈,傅睿君的气息变得愈发深沉粗糙。

    童夕从他胸膛往下一路揉到结实的腹部。

    “嗯……”傅睿君身体微微一颤,从喉咙珉出一声低沉的呻~吟。

    童夕吓得一怔,愣了下来,难道是她听错,她目光看向傅睿君的脸色,感觉很享受,不是难受啊。

    “果果爸?你怎么了?”

    傅睿君微微开启薄唇,用嘴巴呼吸,全身像被火烫一样难受,口干舌燥,低沉的声音从喉咙发出来,“痛……好痛……”

    痛发出的声音是这样的?童夕长见识了,但还是十分认真的为他“散淤”。

    “哪里还痛?”

    “往下一点。”傅睿君低声呢喃。

    童夕的手来到肚脐附近,“这里?”

    “再往下!”

    童夕眉头紧蹙,手诺诺的来到小腹,“这里?”

    男人语气认真了几分,“再下一点。”

    “这?”

    “再下!”

    童夕深呼吸,咬着下唇,怒了:“难不成是这里?”

    感受到了,傅睿君整个身体一颤,心脏狂跳,全身沸腾,沙哑的声音低声细语:“嗯嗯,就这里,揉……”

    “傅睿君,你这个流氓!”

    童夕握拳,狠狠用来一锤。

    “嗷”男人痛得膝盖一曲,转身弓起来,抱着被攻击的地方,那个疼啊!

    童夕在他疼的时候快速跳下床,逃离现场。

    傻傻的被那个男人耍了,童夕气愤不已,害她那么担心,那个男人还有精力想那种事情?那就表示他根本没事。

    童夕下了楼,坐在餐桌等傅睿君下来吃饭,果果坐着像个三好学生,看着妈妈那绯红气恼的脸蛋,再看向二楼。

    傅睿君走下来,依然神采飞扬,目光定格在童夕的背影上。

    “爸爸吃饭……”

    “嗯。”傅睿君应了一声,来到餐桌,拉开椅子坐下来,目光定格在童夕脸蛋上,似笑非笑道:“你的治疗效果很见效,晚上继续……”

    童夕不由得皱眉,涨红了脸,抬头怒对傅睿君,嘴唇动了动,说出没有声音的口语:流氓!

    傅睿君灰心一笑,目光灼热,“谢谢赞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