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85章 欲要抢走的女人

正文 第85章 欲要抢走的女人

    网络上,电视里,铺天盖地的都是傅睿君和梁静兰取消婚约的导报。

    童夕放下手中的手机,叹息一声,心情异常压抑。

    报道里面写着傅睿君悔婚的事情,悔婚事件五年来不断出现。

    那一句有钱人就是任性,天下美女都找不到合适的老婆,报道倜傥着说找一个男人可能比较合适。

    也很多报道猜测傅睿君喜欢的类型,还有后面预计他还会出现多少次退婚的事情。

    各种猜疑,各种预计。

    所以说,傅睿君的择偶条件是所有人心里的兴趣话题。

    大门响起,童夕歪头看向玄关处。

    傅睿君走进来,左手抱着一个小箱子,右手拎着一个小袋子。他在低头换鞋,果果听到声音,立刻跑过去,兴奋不已:“爸爸……”

    傅睿君抬头,笑容满面,可果果刚刚冲过去一半路,脸色立刻拉下来,臭得他俊逸的眉头皱起来,秒速转身,捂着鼻子往回走,嘴里呢喃着:“爸爸好臭。”

    童夕见到这一幕,不由得笑了。

    果果是遗传了傅睿君的尿性,闻到这个臭豆腐的味道,可以几天不用吃饭,所以她生完果果后,再也没有吃过这种小吃了。

    傅睿君见到果果这个嫌弃的脸,想到曾经的自己,不由得含笑,仰头看向客厅。

    童夕坐在客厅里面,正歪着头看他。

    两人目光对视上,童夕对着进来的男人挤着微笑,疑惑着他现在为什么可以接受臭豆腐的气味了。

    傅睿君抱着东西走来客厅。

    手中的小箱子放到茶几上,拎着袋子也递到童夕面前:“你的臭豆腐。”

    童夕仰头盯着男人的表情,发现他从容淡定,面不改色,似乎真的对这种气味免疫了。

    童夕接过臭豆腐,回头看了一眼果果,发现这个小家伙已经上了二楼,躲到房间里面去。

    打开包装,童夕从里面端出一个精致的塑胶碗,打开后,豆腐独特的香气带着葱花香扑鼻而来,让人不由得垂涎欲滴。

    傅睿君往她身侧坐下来,脱掉外套,扯出领带,把衣领扣子解松来,伸手摊开放在沙发背上,悠闲靠着,温和的目光定格在童夕的脸蛋上。

    童夕拿着筷子倾身过去,吃着外脆里嫩的豆腐,很香很酥的又香润,含着一大口,竖起大拇指给傅睿君,满口豆腐:“嗯嗯……”

    她想说好好吃哦,可是嘴巴太满了说不出来,只有满足的表情,和可爱的手势,傅睿君看着她吃都觉得满足。

    这个女人,一碗臭豆腐都能吃得这么开心,这么满足,真的是奇怪的生物。

    咽下口中的豆腐,童夕指着桌面的东西问:“那个又是什么?”

    傅睿君看向桌面那箱子,笑意淡了下来,“二嫂给的。”

    “你二嫂?”童夕努力的想了想,“谁啊?”

    “薛曼丽,曾丹的前女友。”傅睿君平静的说着,然后倾身过去,将东西拿过来,缓缓打开。

    童夕顿时想起来那个女人,薛曼丽,那个为了钱背叛自己的男朋友,给老头包了几年的女人,现在嫁给了傅二少。

    记起来那个女人的事情,童夕对她的印象不好,因为曾丹是一个不错的男人,虽然穷,但绝对是个好男人。

    她印象中的曾丹,是个铁铮铮的硬汉,是个很普通又很实在的男人,有点小幽默,有点小色心,普通而真实。

    不像傅睿君。

    童夕边吃边瞄向这个男人,傅睿君是她见过最捉摸不定的男人。

    如果他像曾丹那样多好啊!

    简单易懂,实在真诚,那么相处起来会不会更加简单一点?

    傅睿君拆开包装,从里面拿出一个罐子,玻璃罐子里面装着腌制好的牛肉干,看到这些,傅睿君兴趣乏乏,童夕眼睛一亮,准备放到嘴巴的豆腐立刻放下来:“哇……是牛肉干哦。”

    傅睿君被她惊讶的表情吸引,歪头看着她。

    眼睛发亮,嘴角快流口水似的,那副模样,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小吃货,而且是个喜新厌旧的小吃货。

    臭豆腐不热衷了,直勾勾盯着他手中的牛肉干。

    “给你……”傅睿君递向她。

    童夕欣喜若狂,伸手去拿,可傅睿君突然又缩了回去,童夕扑个空,双手晾在半空,失落得看着他:“不是说给我吗?”

    “我改变注意了。”傅睿君珉笑,邪魅的倾身过去,靠近童夕,童夕诺诺的避开他,身子往后倒,可男人还是靠过来,低声呢喃:“晚上到我房间里来。”

    “不要。”童夕蹙眉,立刻拒绝。

    “我带着牛肉干到你房间也可以。”试图用美食引诱。

    童夕沉下来脸,立刻端起面前的臭豆腐,站起来往餐桌走去。

    傅睿君看着童夕淡漠的背影,似笑非笑的靠在沙发上,轻佻的目光显得有些悲哀,为自己这几个晚上心心念念她的身子而感到悲哀。

    一个人住的时候,很清净,根本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想这些事情。

    可是童夕住进来后,她的倩影经常在他面前晃悠。

    就连晚上童夕去厨房倒杯水,他都很想跑过去,当场扑了她。

    而此刻。

    一碗臭豆腐引起了果果的大作战。

    果果带着口罩,帽子和手套,一身武装。

    他从房间出来,手里拿着空气清香剂,从房间喷出来,一直往一楼走来,“爸爸,春姨,把窗户全部打开……”

    傅睿君回头,果果拿着空气清新剂往傅睿君身上喷,傅睿君用手挡着,把头转过来:“果果,不要喷……”

    “下次不准再吃臭臭的东西。”

    “好,下次不买了。”傅睿君无奈的答应。

    果果转身到餐桌去,童夕见到果果要来,捧着她的臭豆腐拼命躲着,“果果……妈妈还没有吃完呢。”

    “丢掉,丢掉……”

    “快吃完了。”

    “丢掉。”

    客厅内是童夕和果果的追逐,他们母子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子,热闹非凡。

    被眼前的幸福所笼罩,傅睿君觉得那么不真实,那么的不安心。

    曾经,他不理解童夕为什么非得要一张结婚证书,认为两人相爱,不需要那张纸来证明,两个心在一起就可以。

    可是,现在他能体会到那种若得若失的感觉。

    不管这个女人心里在想什么,他都有必要把证给领了。

    这是一种束缚,是一份枷锁,更是一个家的必要成立因素。

    那就是结婚。

    童夕被果果弄得狼狈不堪,好好的半碗臭豆腐碰上了空气清新剂,她全身上下都是那种清香的味道。

    无可奈何,她只好把东西丢掉,回到房间洗漱,把身上那些奇怪的清香和臭豆腐混合味道洗掉。

    明亮奢华的浴室里。

    童夕弄满一缸温水,上面放着制香的干花,她绑起头发,躺在水里面泡着澡。

    放下一粒泡泡粒,整个浴缸都被白色泡泡沾满。

    童夕舒服得躺着,闭上眼睛享受着泡浴带来的舒适。

    静谧的浴室,连浴缸洋溢出来的水滴声都能听见,突然感觉到脚步声。

    不可能的事情,她一个人的房间,怎么会有脚步声?

    她浴室的门虽然没有锁,但是房间外面已经上锁了。

    感觉越来越近,童夕猛地睁开眼睛。

    “啊……”一阵惊叫,她整个人往下压,没入泡泡里面,连脖子都遮住,只剩下一个头。

    看着眼前的男人,童夕惊慌失措,气愤得全身颤抖,泡在浴缸里面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指甲掐入掌心的肉里,对着男人低声怒斥:“你怎么进来的?”

    男人一身运动套装,穿着运动鞋,看起来很舒闲。

    平静稳重的脸颊没有任何表情,目光深沉,定格在童夕的浴缸里,“为什么要住傅睿君的家?”

    “出去……”童夕对着这个熟悉的男人怒吼,“给我滚出去。”

    男人正是一直纠缠她的穆纪元。

    他一步一步往童夕身边走去,越是接近,童夕就越是惊慌,她此刻丝缕未穿,穆纪元不是从正门进来的,所以说他有预谋……

    “你给我站住,再过来,我就喊了。”童夕故作镇定警告着,内心的恐惧让她显得六神无主。

    “据我所知,这别墅的隔音挺好的,你的声音大还是我的手快?”穆纪元威胁的语气一字一句,显得十分自信。

    童夕紧张得再往浴缸里面缩,泡泡盖在她的下巴处,全身细胞都在绷紧。

    穆纪元停下脚步,双手插袋,看似温文儒雅的外面之下,含着盛怒的火焰,目光如冰,语气如寒:“我问你为什么要住进傅睿君的家?”

    “果果是他的孩子。”童夕咬字十分重,让他认清事实。

    “你告诉他的?”

    童夕十分警惕,一直盯着他的动作:“他自己发现的,他要抢走果果。”

    “果果也是你的孩子,他抢不走。”

    “我拿什么跟傅睿君斗?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能斗得过世界十强企业的总裁吗?”

    “你有我,有一夕集团在撑腰,你怕什么?”

    童夕由得冷笑一声,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讥笑,十分讽刺。

    如果非得要带着果果投靠一个男人,她毫不犹豫选择傅睿君,至于他穆纪元,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在跟他在一起了。

    他们之前没有爱情,连最初的那种亲情也变质,剩下的还有什么。

    童夕此刻只想自救,这种状态太危险了,她心平气和的开口道:“纪元哥,你先出去房间外面等等我,我把衣服穿好了,我们在坐下来好好谈谈。”

    穆纪元眸色一沉,绝冷的口吻:“没有什么好谈的,你现在立刻带着果果跟我离开这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