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82章 自取其辱的女人

正文 第82章 自取其辱的女人

    电梯在最高一层停下来,叮的一声。

    门开了,陈紫晴跟着傅睿君的身后走出电梯。

    陈紫晴的秘书办公桌在傅睿君门外的边上,所以陈紫晴也不是随时能见到总裁,所以她每天都会在公司大门口等傅睿君上班。

    “总裁,你要咖啡还是要茶?”

    在傅睿君快要推门进去的时候,陈紫晴连忙问道。

    “咖啡。”傅睿君回了她一句,推开门进入办公室。

    进入办公室,傅睿君立刻把外套脱下来,挂在后面的衣架上,拉开办公桌坐下来。

    开了电脑,将昨天还没有处理好的文件打开。

    伸手拿了一支笔。

    片刻后,门被敲响,他没有抬头,淡淡的声音:“进来。”

    陈紫晴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杯咖啡,边走来边看着男人俊逸的脸庞,他认真起来真的很有魅力,不是一般女人能抵挡的。

    靠近,陈紫晴小心翼翼的把咖啡递上,目光依然定格在他刚毅分明的脸颊上,“总裁,你的咖啡。”

    “嗯……”傅睿君从喉咙闷出一句,没有抬头看她,也没有理会递来的咖啡。

    “总裁,需要我报备一下今天的行程吗?”陈紫晴不舍得离开,还想多呆一会,多看这个男人一眼。

    “不需要,时间到了通知我就行。”傅睿君的声音十分寡淡,没有一丝丝感情起伏。

    这时候,陈紫晴顿了下来,找不到别的借口。

    站在边上,停留了好片刻。

    直到傅睿君感觉不对劲,抬起头看她,蹙眉:“还有什么事情吗?”

    “啊?”陈紫晴立刻反应过来,连忙找借口:“总裁,那个……那两位副总最近好像没有动静了。”

    傅睿君冷冷地勾起嘴角,颇为高深的看着她:“你站在这里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事情?”

    “嗯,之前副总他们把所有高层聚集在一起开会,要讨伐总裁,应该不会那么轻易罢手的,我怕他们现在暗地里使诈。”

    傅睿君把手中的笔放到桌面上,靠在皮椅是,舒适慵懒的姿态看着她,“那你觉得要怎么做?”

    “我……”

    陈紫晴蒙了,被问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傅睿君脸色瞬间沉冷下来,语气凌厉骇人:“陈秘书,没有证据或者把握的事情不要拿出来跟我说,我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做些无谓的猜测,做好我安排的事情和你的分内事情,才是你秘书的工作。”

    被呛着无话可说。

    即便五年了,傅睿君从来没有把她的位置看重过,一直保持着分界明显的上司与下属的关系,半点逾越的机会也不给她,连说句私事话的机会也不给。

    “是,总裁,我先出去。”陈紫晴很不甘心,但还是唯唯诺诺出去。

    陈紫晴出了总裁办公室,坐在秘书台前面。

    心里想着傅睿君给她安排的事情。

    她可以看得出来傅睿君根本不喜欢姓梁的那个女人,虽然说梁静兰是傅睿君的未婚妻,可傅睿君对那个未婚妻更加不上心。

    陈紫晴觉得傅睿君不会娶那个女人,毕竟这些年,她每时每刻都在关注着傅睿君的事情,知道他相亲的次数多如牛毛,根本没有心思谈婚论嫁。

    这一次竟然在上班时候,吩咐她去选车。

    一定不是给梁静兰的。

    那么……

    会是谁呢?童夕吗?

    陈紫晴脸色阴沉下来,目光冷冽,咬着下唇瞪着前面沉默了好片刻。

    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立刻拿起手机,拨打梁静兰的手机号码。

    号码是梁静兰留给她的,其实暗地里的意思让她帮忙看紧傅睿君,有什么事情给她说。相当于监视的意思。

    铃声在响,陈紫晴探头瞄了一眼办公室的门,发现紧锁着不动。

    电话接通,她故意说道:“梁小姐,我是陈紫晴。”

    “哦哦,陈秘书,你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总裁要买一辆女装车送人,要性能最好,品牌中等,不知道梁小姐喜欢什么车呢?”

    梁静兰大喜,激动不已:“真的吗?睿君他真的要给我送车?可是我不缺车啊?”

    陈紫晴压低声音,“梁小姐,我不知道总裁要送谁的,你是他未婚妻,我以为要送给你呢。”

    “嗯?”

    “梁小姐,我可能搞错了,真的抱歉。”陈紫晴无奈地道歉:“你不要告诉总裁说是我征求你的意思的,我是觉得他应该是送给你的。”

    梁静兰沉默了好片刻,平静下心情说:“可以,我告诉你几款我喜欢的,你去买吧,应该是给我的结婚聘礼。”

    “好,梁小姐请说。”

    梁静兰说了几款车,说完后,陈紫晴把电话中断,放下来不由得冷笑。

    刚刚她已经挑明了说是中等品牌的车,这个女人的中等品牌都是世界名车吗?

    她总裁都没有开这么奢侈的豪车,这个女人简直令人打开眼界。

    陈紫晴只是想把这件事透露给梁静兰听,根本没有想过要根据她的意思去买车。当然没有把她的话当成一回事。

    中断电话后,陈紫晴就埋头在她的工作堆里。

    -

    梁家。

    “爸,我要把结婚日期提前。”梁静兰对着梁森道。

    梁森看着手中的ipad,低着头,严肃的脸颊上没有一丝的反应,连眉头也不皱一下,反倒坐在旁边的甜甜有了些反应,错愕的抬头看向梁静兰,显得有些慌。

    坐在甜甜旁边的男人见到甜甜如此大的反应,俊眉轻挑,语气冷如冰,“你紧张什么?”

    甜甜吓得一顿,歪头看向那个男人,立刻低下头,“没……我没有紧张。”

    梁静兰瞥了一眼甜甜,并没有理会她,而对着男人说:“哥,你帮我跟爸说说吧。”

    “做女人要矜持点。”男人站了起来,慵懒而高雅,眼神淡漠,转身往楼梯走去。

    “哥……”梁静兰叫着男人。

    男人并没有停下步伐,稳健地往楼梯走去,冷艳的背影充斥着一股冷峻,男人踩着楼梯的脚步声,并不尖锐,却让甜甜心里发毛。

    “爸,你到是去跟傅家说一说,我要把婚期提前。”梁静兰撒娇地走向梁森,往他身边坐下,抱着他的手臂:“爸爸,好不好?”

    梁森放下手中的ipad,抬起头看她,语气冰冷,“要去你自己去,你还嫌不够丢脸吗?要跟傅睿君相亲的是你,傅睿君那个男人如此嚣张,当着两家人的面挑名了,不是喜欢你才结婚的,是因为他姑姑要求。这样你还死皮赖脸的倒贴上去,我们梁家颜面何存?”

    “爸……”梁静兰摇着梁森的手臂嗲嗲的喊。

    梁森并不是什么慈父,他毫不留情面,推开梁静兰的手,“傅睿君娶不娶你我无所谓,但你不要做出让我们梁家丢脸的事情来。”

    梁静兰不悦,指着甜甜:“那大嫂和大哥的事情难道就不丢脸吗?丢脸丢到国际去了。”

    梁森瞬间脸黑如墨。

    甜甜心脏颤抖了一下,整个人僵硬,愣着不敢动,全身冒着冷汗。

    客厅的气愤变得冷冽,压迫,让人喘不过气。

    甜甜不想逗留,站起来往楼梯走去,可走了几步,抬头看向二楼,那个男人上了房间,她还是不要回去了。

    想着,她又转身往大门口走去,去花园外散心。

    梁静兰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反正我不管,我等不了了,我要跟睿君结婚,就下个星期,再等要出变故怎么办?”

    梁森站起来离开。

    “爸爸……”梁静兰追上。

    “别给我丢脸,赶紧死了这心,我是过来人,姓傅的根本没有心思想娶你。”

    “我不管。”

    “自爱你一点。”

    “我喜欢傅睿君怎么就不自爱了,你看大嫂,为了嫁人我们梁家,手段多卑鄙。”

    甜甜刚刚出到门口,听到这一句话,整个人一震,脸色阴沉下来,像死寂的天,心如刀割,不由得握了拳头,咬着下唇隐忍着。

    她只是换了个姓,人生从此颠覆。

    由那个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玥甜变成了冰城人人唾沫的婊子……路甜甜。

    她手段卑鄙?甜甜苦涩一笑,泪光盈满了眼眶,却扬起无奈的冷笑,走出梁家,往花园走去。

    她人生变成如何都已经无所谓了,希望童夕可以追求到她的幸福。

    童夕这么喜欢傅睿君,要是傅睿君结婚了,童夕怎么办才好?

    -

    傍晚。

    夕阳西下,红霞映衬大地,整个天空都美得让人陶醉。

    傅氏集团门口停了一辆粉色的小轿车,灵巧精致,十分大方得体。

    刚刚走出门口,傅睿君就被眼前的车吸引了眼球,觉得很合适童夕。

    “总裁,车辆已经办妥,上户的资料也是用你的。”陈紫晴递上车钥匙。

    傅睿君接过她的车钥匙,扬起满意的笑容,“不错,外形还可以。”

    说完,他走向车子前面,按了车钥匙把车门锁起来。

    刚刚扯开门,准备试开着回家,远处就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睿君……”

    傅睿君听到这个声音,眸色微微一沉,顿了两秒,很不悦地抬眸,瞥向声音的源头。

    梁静兰踩着她八寸高跟鞋,优雅的步伐,笑容如花,一身衣裙飘逸。

    陈紫晴看到梁静兰走来,不由得含笑,精明的目光早已洞察到梁静兰的心思。

    傅睿君本来还欢愉的心情,此刻顿然消失,不悦地甩上车门,双手插袋,对视着梁静兰。

    梁静兰的目光定格在傅睿君面前的粉丝小车,这辆轿车除了可爱,适合女生用,属于大众品牌,根本不是她想要的。

    她堂堂一个梁家千金,开这种普通价位的车,真的有失身份。

    但这是傅睿君买的,她还是假装满意,走过去伸手摸着车身,一副欣喜若狂的姿态:“睿君,这个车好漂亮,我好喜欢。”

    陈紫晴差点就笑了出来,立刻捂住嘴巴,低头偷笑。

    傅睿君脸色暗沉,一言不发看着梁静兰,连跟她说话的心情都没有。

    梁静兰摸着车身,直径走到傅睿君面前,一手搭在车身上,轻轻倚在车身上,摆出性感撩人的姿势。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粉色?”梁静兰继续装模作样,这辆车给她也是当成垃圾而已,最讨厌粉红色,但是又不能不给傅睿君面子,一想到陈紫晴征求过她的意见才买车,还能弄出一辆垃圾车,她就一肚子火。

    等她当上总裁夫人,第一个开除的就是陈紫晴。

    “找我什么事?”傅睿君一字一句十分冷淡。

    男人的语气还不如陌生人,让梁静兰十分没有面子。

    这里还有陈紫晴这个女人看着,梁静兰很好面子的挤着微笑:“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你,没有想到你还为我准备惊喜呢……我……”

    “不是送你的。”傅睿君直接一句话堵住梁静兰的嘴,梁静兰的脸瞬间尴尬得变色了。

    “不是……送我的?”

    “让开吧!别弄脏了我的车。”傅睿君不屑地声音极度冰冷。

    弄脏……他的车?

    梁静兰猛地站直身体,那发青的脸,怒火攻心的愤怒,还有尴尬得不知所措的反应。

    待梁静兰闪开,傅睿君立刻拉开车门坐进去,甩上门,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梁静兰像被点了穴,全身僵硬,血液在沸腾,身上每一寸细胞都被愤怒充斥,咬着下唇紧紧握拳,气得拳头颤抖起来。

    陈紫晴勾起嘴角冷冷一笑,转身走向大厦。

    “你给我站住。”梁静兰一声怒吼,紧接着气势汹汹冲过去。

    陈紫晴转身看她,梁静兰突然举起巴掌狠狠的甩来,可她的巴掌还是给陈紫晴一把挡住,握着她的手腕,狠狠的甩掉,冷静得没有任何表情的说:“梁小姐请你自重,大庭广众撒泼,不是你这种身份该有的行为。”

    “你……”梁静兰被激得绝气,七窍生烟。

    陈紫晴倒是不急不慢的开口:“梁小姐,这是你自取其辱,我也以为是送给你的,可是我猜错了,我可没有让你就这样认为了。”

    “你个破秘书,敢阴我?”梁静兰咬牙切齿,被傅睿君践踏自尊也就算了,连他的秘书也如此可恶。

    陈紫晴勾唇浅笑,建议:“梁小姐有这么多闲心在跟我生气,还不如去看看总裁把车送给那个小三吧,你们可是要结婚的人,别轻易被人拆散了。”

    梁静兰瞬间反应过来,觉得陈紫晴的话十分有道理,等她做了总裁夫人,还怕没有时间收拾这个秘书吗?

    虽然不甘,愤怒,但梁静兰这一次放过陈紫晴,转身走向她自己的车,启动车子开往傅睿君的家。

    傅睿君并没有回家,而是开车去了童夕上班的电视台,给她一个惊喜。

    梁静兰来到傅睿君家铁门外,下了车来到大铁门前,愤愤不平地输入密码。

    而密码显示屏上显示着:密码错误。

    “好你个傅睿君,我是你未婚妻,你竟然这样防着我?”

    梁静兰低吼一句,立刻按上门铃。

    手指按上去后,就一直没有放开过。

    大屋里面被持续不断的铃声吵得心慌,春姨紧紧忙冲出大屋,往外面跑去,“别按了,来了来了……”

    春姨气喘吁吁跑到大铁门外,见到一个高雅的美女站在外面,看似很有素质,可做的事情真的让人不且认同。

    “小姐,你找谁?”春姨缓过气。

    梁静兰高傲得双手抱胸,趾高气扬的气势碾压下人:“把门打开,我找我未婚夫,傅睿君。”

    未婚夫?

    春姨吓得一愣,脑袋顿时一片空白,被女人的气势说震慑住,诺诺的开了门,小心翼翼的说道:“真的不好意思,先生他还没有回家呢,要不你先给他打个电话吧。”

    “呵!”梁静兰冷哼一声,踩着猫步往里面走,“我是跟着他后面回来的,敢骗我知道什么后果吗?”

    春姨紧跟着,紧张不已,“小姐,先生他真的没有回来,我没有骗你……”

    梁静兰刚刚走进大屋,听到外面有声音,果果从客厅跑出来,看着玄关处的女人和春姨两人,愣了。

    见到果果,梁静兰顿停下来,僵硬的脸部表情,沉冷的目光,一字一句:“哪里来的小孩?”

    “这……”春姨慌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如果真如这个女人说的那样,是先生的未婚妻,那就糟糕了。

    果果蹙眉,反问道:“这位阿姨又是谁?”

    “阿姨?”梁静兰声音高了几个分贝,气恼得握紧拳头上前,冲到果果面前,气势汹汹俯视他:“叫姐姐。”

    果果被她的气势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紧张得看着春姨,在看看这个女人。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小男子汉斗不过泼妇的,而且是一个比他高大的泼妇,果果只好乖乖地妥协,“姐姐好。”

    梁静兰这下才缓下情绪,扫看四周一圈,开口问道:“傅睿君呢?”

    “我爸爸还没有下班呢,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果果奉承着上门就是客的礼貌,对着她强颜欢笑,和颜悦色。

    梁静兰低头,膛目结舌,脸色骤变,片刻才反应过来:“你……你说,傅睿君是你爸爸?”

    果果点头,“嗯嗯,我爸爸。”

    梁静兰深呼吸着气,握拳的指甲陷入了掌心的肉了,咬着下唇恨不得咬出血来用力,那双通红愤怒的目光如同森林里的母狮子。

    女人散发出强劲的愤怒,异常明显,这种让人生畏的气场压迫着果果,诺诺往后退。

    梁静兰一步一步靠近果果,眯着危险的眼睛,从唇齿间喷出一句:“告诉我,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果果被吓得快速越过她身边,冲到春姨脚下,紧紧抱住春姨的大腿,惶恐不安地回头盯着那个女人。

    见孩子不回答她,梁静兰恼怒地问:“是不是童夕?”

    春姨也感觉的女人的不友善,劝:“小姐,傅先生他真的不在家,你还是走吧,你这样吓着孩子的。”

    梁静兰气得眼睛通红,怒吼:“是我吓他吗?是他把我吓到了。该死的童夕,竟然敢带着小野种回来抢男人?”

    果果脸色骤变,立刻推开春姨的脚,迎面而上,怒斥:“我不是小野种。”

    梁静兰此刻已经气得没有了理智,完全没有办法接受现在这个情况,很明显傅睿君的前妻带着孩子回来,重新纠缠傅睿君了。

    “你就是小野种。”

    果果眯着危险的眼眸,沉下脸色,握拳,厉声一字一句:“有种你再说一遍。”

    “小……野……种……”梁静兰毫不畏惧,字字咬着狠毒的声音。

    下一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啊……”

    别墅内传来惊恐的尖叫声,是女人的声音。

    -

    冰城电视台。

    童夕刚刚走出门口,前面就有几个同事位置边上交头接耳,碎碎叨叨的看着一处。

    她好奇的顺着同事们的目光看过去。

    一辆粉色精致的小轿车,十分娇气的车子。车身前面靠着一个男人,高雅尊贵,俊逸非凡。

    男人是大家都认识的傅氏集团总裁,傅睿君。

    他双手插袋,背靠车身,慵懒中带悠闲,脸色温和,高深莫测的目光看向了童夕。

    童夕紧张得立刻低下头,转身,避开了傅睿君的视线,伸手挡住两边脸颊。

    天呀!这男人这样开车过来,不是惊喜,是惊吓。

    她要是过去跟他开车离开,这不明摆的告诉别人,她跟傅睿君又不明不白的关系吗?再说,冰城还有谁不知道傅睿君是有未婚妻的男人呢?

    这种行为不就是陷她于水深火热当中吗?

    她沉思了片刻,离开往里面冲去,找了消防通道,抄小路离开公司。

    刚刚走出大路,童夕才缓过气,走在马路边上,才刚走没多远,一辆粉色小轿车往她身边开来,越过她停下来。

    傅睿君从车内下来,快速走到童夕面前,拦住她的去路。

    童夕紧掐着包包带,仰头,清澈见底的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要躲哪里去?”傅睿君迷离魅惑的目光温温的,柔柔的,声音异常的好听。

    童夕显蒙了,晚霞下,她看到了男人那道熟悉的目光,从来没有过的温柔。

    从他的语气中听出宠溺的感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