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79章 男人如同邪魅的撒旦

正文 第79章 男人如同邪魅的撒旦

    路甜甜想走向童夕,突然,她身边的男人伸手一把搂住她的腰,路甜甜被男人搂到身侧。

    路甜甜脸色略变,眼神带着丝丝畏惧,望着男人的俊脸,再望向童夕,挤出一丝僵硬的微笑,是强颜欢笑,眉头轻轻皱了皱。

    童夕觉得这样的路甜甜不太正常,她身边的男人优雅温和,可他放在甜甜腰上的手似乎用了力道,让甜甜痛得不敢动。

    童夕松开李总监,主动上前,“甜甜。”

    甜甜紧张得立刻说道,“小夕,我有空再联系你。”

    话音刚落,她身边的男人就迫不及待的带着她转身离开。

    看着甜甜的背影,童夕心情无法言语的疼。

    那个是她老公吗?

    没有看出男人一丝丝的宠溺,甜甜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她好像在害怕什么,逃避什么。

    甜甜她到底怎么了?

    “你认识我嫂子?”梁静兰冷冷问道。

    童夕转回身,梁静兰那强势质问的口吻让她有些纳闷,留了个心眼,淡漠的语气回了一句,“不太熟。”

    毕竟这个女人对她有意见,要是知道她跟甜甜是闺蜜,说不准回家拿甜甜出气呢。

    梁家在冰城的财力势力也不容小觑,也是赫赫有名的酒店龙头企业。

    一入豪门深似海,她想甜甜一定过得很不好。对自己的老公如此惊慌,很不正常。

    服务员从梁静兰身边走过,梁静兰立刻拿了一杯酒,靠到鼻子下闻了闻,优雅地抿上一口,缓缓靠近童夕。

    童夕紧盯着这个女人手中的酒杯,紧张得往后退一步,要是这个女人发疯把酒洒在她身上,她买身都还不起这件衣服。

    李总监在一旁顾着跟别人聊得甚欢,完全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劲。

    梁静兰压低声音问道,“听说,你是他前妻。”

    这个他,童夕知道是谁。

    童夕此刻明白到梁静兰为什么充满敌意,原来她知道了。

    童夕没有回答她的话,眯着危险的眼眸瞪着梁静兰,而她手中的酒杯摇摇晃晃转悠着,边幅超大。

    似乎要把酒又摇晃出来似的。

    童夕断定这个女人在使坏心眼,毕竟她身上穿的这件衣服是最新款的奢侈品牌,一件要几十万。

    而这价格要她童夕几年的工资呢,梁静兰这种走在时尚高端的女人当然知道这衣服的价格。

    梁静兰温婉的笑容跟她阴冷的目光反差很大,看得让人心里发毛。

    “听说……”梁静兰顿了顿,沉默了,姑姑说傅睿君不爱这个女人,曾经闹离婚的是傅睿君,而顾小雪却说傅睿君很爱这个女人。

    她此刻也知道相信谁的。

    梁静兰停顿片刻,接着靠近,低声呢喃,“听说,你对他死缠烂打不放手?”

    童夕觉得这个女人真的烦人,她都不理睬了还步步逼近,手中的红酒直接威胁到她,让她连大气都不敢用力,更别说反驳她了。

    童夕完全不理会梁静兰,对于她的话完全当作没有听到。

    本来想转身离开的,梁静兰突然反应快速,从她身边越过,拿酒的手直接碰到她的身侧。

    “啊!”童夕连忙后退,可是还躲避不了她故意的碰撞。

    米白色的镂空蕾沙群子瞬间染上一片猩红,触目惊心的红,一片狼狈。

    童夕的声音引来了大家的注目,梁静兰无辜的眼眸看着童夕,“不小心碰到你了,真的很抱歉。”

    四周的人都看着这一幕疑似闹剧的戏码,童夕低头瞪向梁静兰,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咬着牙,愤怒得脸蛋都变黑,紧握拳头。

    突然身侧冲来一道身影,把童夕拉到身边,童夕吓得一顿,仰头,看着男人熟悉的脸庞,不由得紧蹙眉头。

    穆纪元?

    这个男人怎么会在这里?

    “梁小姐,这故意把酒泼到别人身上是不是太不道德了?”穆纪元冷冷的怒斥。

    梁静兰早已经预备好说辞,无辜的脸,“我真不是故意的,是童小姐不了心碰上我的。”

    而这个时候,李总监看到童夕的衣服,吓得脸色煞白,上前紧紧盯着童夕的衣服,下巴都掉下来似的,哭丧着脸,“童夕呀,我千叮万嘱,你还是把衣服弄脏了?这……这……”

    总监气得快要断气。

    童夕深知大祸临头,这让她一个刚刚入职没有多久的新人主持如何还得起啊?

    看到童夕愁眉苦脸,梁静兰笑意更浓,心情无比雀跃。

    穆纪元伸手握住童夕的手臂,扯到胸前护住,低声细语呢喃,“走,别在这里……”

    童夕没有等她的话说完,伸手用力推开他,往后推了一步,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叹息一声。

    穆纪元低声细语,“别担心了,你不是还有我吗?我可以帮你还的。”

    童夕眯着眼眸,抬起来看了他一眼,不悦地脸色十分阴沉,淡漠的语气说了一句,“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

    说完,童夕歪头,瞪着罪魁祸首,这个女人一副嘚瑟的模样,看着童夕心头一把火,恨不得撕了她。

    可是这种场合,她没身份没有地位的,只会丢脸。

    梁静兰不但没有半点悔意,还故意说,“哎呀!这衣服对我来说不贵,对童小姐来说……那就……”

    女人露出狡黠的笑。

    气得童夕心脏起伏,准备上前,穆纪元又一次拖着她的手,“跟我走吧。”

    童夕懊恼,穆纪元一定觉得她在这里丢人现眼了,才迫不及待让她离开。

    “放手……”童夕低声怒斥一句,狠狠甩开,后退一步。

    话音刚落,肩膀突然披来一件黑色外套,童夕一怔,错愕不已。

    直到外套完全套上她的身体,偌大的外套包住她整个身子,她才愣愣的仰头。

    映入眼帘的是傅睿君疏离寡淡的俊脸,男人沉着眼眸,垂下来盯着她的胸前,认真的为她扣上扣子。

    心脏微微颤抖,童夕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在这里见到傅睿君的了,可是见到他的这一刻,心脏还是莫名其妙的颤抖,慌张,不知所措的慌。

    她以为这个男人把她想成贪小便宜那种不道德的女人,见到她会蔑视,会不屑一顾的。

    男人温柔的动作落入外人的眼里,让人不得不议论纷纷。

    这里的人都知道梁静兰是傅睿君的未婚妻,这一出无疑让梁静兰脸面尽失,梁静兰黑着脸怒瞪着前面两人。

    穆纪元眸色微微一沉,直接上前准备将童夕拉回来带走,傅睿君眼疾手快,伸手一把将童夕带入怀抱。

    童夕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跳,整个身子紧紧贴在傅睿君身上。傅睿君的手搂着她的肩膀,平视着穆纪元,露出一抹邪魅的浅笑。

    穆纪元脸色越发沉冷,被傅睿君挑衅的目光惹得愤怒不已。

    梁静兰怒气冲天,为了顾及大局,不由得冷冷道,“睿君,你这是什么意思,放开这个女人。”

    梁静兰带着浓浓的醋意命令。

    傅睿君余光瞥了一眼梁静兰,冷得渗人的语气,对上李总监,吩咐,“李总监,这衣服的钱这位梁小姐会加倍赔偿,你问她要就可以了。”

    “这?”李总监纠结的看向梁静兰。

    发现女人的脸色像摸了屎一样臭,那道目光疑似要杀人似的。

    所有人都在指指点点,梁家的脸面尽失。

    傅睿眯着危险的目光,一字一句,“把别人的衣服弄脏,难道梁家连赔偿的小事都做不到?”

    “当然可以。”梁静兰被傅睿君激怒,虽然不甘心,但还是妥协。

    这点小钱对傅睿君来说根本不算钱,他这样做无疑是让她彻底承认错误,加倍赔偿还丢尽脸。

    而且,她自己的未婚夫搂着别的女人,这是一种羞辱。

    李总监大喜,立刻跟梁静兰道谢,“谢谢梁小姐的慷慨。”

    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场闹剧,男人锐利的目光如炬,深沉而神秘,路甜甜看着男人那高深莫测的眼,再看看童夕和傅睿君,心情异常压抑,乖乖的站在男人身边,不敢作声。

    傅睿君完全无视身后的穆纪元,搂着童夕的肩膀转身,强行带走。

    宴会不会因为没有了谁而停止。

    带着童夕走到大酒店大堂,穆纪元快步追上,冲到傅睿君和童夕面前,挡住了去路。

    傅睿君冷冽的眼眸盯着眼前的男人,冷冷的语气喷出一句,“别挡路。”

    穆纪元握着拳,“放开小夕,这个女人不是你能带走的。”

    傅睿君单手插袋,俊逸的脸上扬起一抹冷笑,傲视着穆纪元,很不屑的来了一句,“我今天一定要带走她。”

    “你没有资格。”穆纪元冷着脸,愤怒不已。

    傅睿君毫不客气,“我没有,你也没有。”

    下一秒,穆纪元立刻冲上去,强行去抢童夕,可他刚刚靠近,傅睿君突然一脚踢来。

    砰~的一声,穆纪元被踢得后退几步,倒在地面上。

    傅睿君的这一脚的力量十分强悍,倒地的穆纪元胸膛闷痛了一下,趴地后,轻咳一声立刻喷出一口血,立马内伤。

    童夕惊慌不已,双手捂着嘴,看到这一幕,吓得慌了,反应过来转身对着傅睿君双手一推,怒斥,“你疯了吗?为什么要打人?”

    童夕的力量根本推不动傅睿君,可她的态度却像一把利剑,狠狠刺伤他的心。

    他狠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扯到胸前,俯视着童夕愤怒的脸,怒红了眼,冷得渗人的语气一字一句,“怎么?看到喜欢的男人被打,所以心疼了?”

    “疯子。”童夕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如此暴戾,只是简单的争执还想把人一脚致命似的。

    甩下这一句话,童夕立刻转身,想去扶穆纪元去看医生。

    单凭穆纪元曾经为她挡过一枪,救过她一命,她对穆纪元再怨恨也无法不顾及他的身体。

    童夕走到穆纪元身边,蹲身扶着他,低声问候,“纪元哥,你没事吧?”

    穆纪元一边手捂着胸口,会心一笑,另一边手搭在童夕的肩膀上,慢慢站起来。

    男人虚弱得半个身体的重量压在童夕身上,紧紧搭搂着不放。

    童夕捉着他的手臂,扶着他的腰,歪头看向他伸手摸住的位置,刚好是他曾经中枪的地方。

    童夕此刻的心情异常难受,每次想到这个男人曾经为她去过地狱,再讨厌,再恨,也无法消除对他的感恩。

    看着眼前的一幕,傅睿君紧握着拳头,恨不得立刻转身离开,心如刀割,仰头对着天花板深呼吸,痛得眼眶都红润了。

    呼吸急促而缭乱。

    他勾起唇角冷笑,还在部队的时候曾经跟穆纪元在一场跨境违法交易中交手过,当时没有捉到他的罪证,可两人对弈打过一架,战斗力根本不分上下。

    一脚可以让穆纪元内伤,但这个男人绝对不会这么弱得倒地不起的,真会装!

    傅睿君深呼吸着,僵在原地看着童夕扶着穆纪元往门口走去。

    愤怒通红的眼眶含着火焰,眼底闪过一抹无法消失的悲凉,无论五年前还是五年后,这个女人的心永远放不下那个男人。

    以为心如死灰,复燃后的结果是更加的痛。

    撕心裂肺的感觉让他无法忍受。

    蓦地,傅睿君迈开腿,冲上去,扯着童夕的手臂,二话不说,拖着往里面走。

    穆纪元反应过来,转身怒斥,“放开小夕。”

    傅睿君完全没有理会穆纪元的话,让他继续装虚弱,童夕吓得猛拍打着他的手,被拖着小跑似的,踉踉跄跄跟着。

    “放手,傅睿君,你放开我。”

    傅睿君气势磅礴,根本没有半点松开她的痕迹,走到电梯旁按了电梯,这一刻,穆纪元才知道大事不妙,不再装虚弱,立刻冲上去救童夕。

    可当他跑到电梯门前的时候,傅睿君已经把童夕拽进电梯里面。门关上。

    看着电梯一路上升,停停走走,他无法确定是那一层。

    去到柜台询问,这种大酒店的保密是十分严谨的,丝毫不透露vip客户的信息。

    童夕被一路拽到总统套房。

    男人像地狱的使者,那冷冽的气场足矣将她冻死。

    被狠狠地甩到大床上,男人上来就粗鲁的地扒开那件外套。童夕惊慌失措,紧紧护着衣服大喊大叫,“放开我,放手,不要……”

    满身戾气的男人像是被激怒的野兽,凶狠地将她撕碎。

    童夕挣扎着,哭喊着救命。

    挣扎中,她捂着衣服逃跑,傅睿君几步就追上,握住她的手臂狠狠甩到墙壁上。

    背部被摔得生疼生疼,男人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

    那道目光恨不得生吞了她似的。

    童夕咬着下唇,惊恐不已,眼眶含泪,楚楚可怜的望着眼前疯了的男人,他恐怖得如同撒旦,莫名其妙攻击她。

    在他靠近来的那一刻,童夕吓得手一抖,惊慌过度狠狠地一巴掌甩过去。

    “啪。”的一声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吓得得她怒喊,“疯子,你不要过来。”

    童夕害怕,身子颤抖着,双脚在发软,全身无力地靠在墙壁上,无处可逃。她知道在这个男人愤怒的情况下被折磨是什么后果。

    她指尖颤抖,紧紧揪着衣服,泪水迷糊了她的视线,摇着头,连声音都哆嗦了,“求求你,不……不要过来……不……要……”

    男人冷魅的目光定格在童夕惊恐的眼眸上,看着她闪烁的泪光,男人心底是揪着痛,可他不甘,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痛?

    他宁愿被砍几十刀也不愿意受到这种心痛的折磨。比杀了他更受折磨。

    脸上被甩的一巴掌对傅睿君来说不痛不痒,可还是像用刀子插进心脏似的。

    他不顾一切扑上,将童夕双手手腕掐紧压在墙壁上,健硕的身体紧紧压上她。

    炙热滚烫的呼吸在她耳边吹入,一字一句,“明天,dna结果出来,我会把果果直接抢回来,我不会再阻碍你跟那个男人天长地久的。”

    童夕只听到dna几个字,脸色霎时间苍白,无力的哭了出来,无论何时,她还是斗不过这个恶魔。

    为什么要爱上这样一个男人?

    男人如同邪魅的撒旦,听着她的哭泣,听着她的求饶,却无动于衷,在墙壁上,大床上,再一次让她留下恐惧的阴影。

    满地支离破碎的衣物。

    连同支离破碎的心,嘤嘤旎旎的哭泣声伴随着隐忍的喊叫。

    是痛苦的折磨。

    这个夜漫长而冰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