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77章 深爱他的前妻

正文 第77章 深爱他的前妻

    傅睿君上了车,坐在驾驶位置上。

    还是不放心的把钱包拿出来,抽出回执,确定东西没有弄丢才安下心来。

    重新把钱包放入衣袋里面。

    他歪头看着车窗外面的公寓,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当中。

    渐入黄昏,傅睿君启动车子,离开小区。

    半山腰别墅。

    顾小雪左右手拎着一大袋东西来到铁门外面,别墅里面是空无一人的,所有设备都是自动化,连铁门也是自动识别。

    顾小雪放下东西,伸手按了密码,拎着购物袋进去。

    踩着轻快的脚步,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响声,走在大理石的道路上,穿过花园走向大屋。

    飘逸的长发,淡雅优美的长裙子像个蝴蝶似的,轻盈动人,脸上是幸福的脸容。

    相隔几天,她就会为傅睿君买些日用品,虽然有钟点工在打理他的生活,可是她就是莫名的想要介入他的生活,照顾他,如果傅睿君同意,她恨不得住进来,每天跟他上下班,一起吃饭,一起生活。

    来到门口,顾小雪在大门前面按了密码,推开门进去。

    低头换鞋子的时候,脸色突然一沉,愣住了。

    因为玄关处前面放着一对女人的高跟鞋,从质量和品牌来看,是奢侈品牌,不是一般的女人能穿得起。

    正当她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冲出来一道身影,声音温柔细腻,“睿君,你回……”

    话还没有说完,像是突然停顿下来。

    顾小雪抬头,看向前面。

    梁静兰见到进来的不是傅睿君,灿烂的微笑瞬间变得暗沉,目光淡下来。

    顾小雪换完鞋子走进去,看到梁静兰身上围着围裙,一副女主人家模样,语气相当不悦,冷冷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梁静兰察觉到顾小雪的不友好,挤出一道浅笑,“我未婚夫的家,当然是直接开门进来。”

    “三哥他把密码告诉你的?”

    梁静兰嘴角上扬,轻蔑的目光闪过,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大方大度的招呼,整个主人样:“小雪你随便坐吧,睿君他快下班了,我要把晚餐准备好。”

    说着,她转身走进厨房。

    顾小雪走进来,把两袋东西往茶几上一甩,气恼地看着厨房门口,忍无可忍双手叉腰,愣了原地无法平静下来。

    等了好片刻,顾小雪气不过,立刻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给傅睿君拨打电话。

    对方接通,小雪不悦地开口询问:“三哥,你都还没有结婚,为什么把密码交给梁静兰?”

    傅睿君听到这句话,沉默了。

    “你真的要跟梁静兰结婚吗?”顾小雪无比委屈,语气酸涩,“三哥你说话啊?”

    “知道了,我现在回去。”傅睿君的语气冷得像冰窖的寒气,渗人心肺。

    顾小雪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撇嘴嘟嚷嚷,“三哥,你不是请了钟点工吗?为什么要让那个女人给你做饭呢?那个女人十指不沾阳春水,能做出啥好东西来?你就不怕吃坏肚子?”

    “挂了。”傅睿君连话都不想说,更加不想听,冷冷的喷出两个字,中断的电话。

    被冷漠中断通话,顾小雪心情更加不爽。

    双手抱胸,直接走向厨房,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里面忙碌的梁静兰,“你会做什么晚餐?”

    梁静兰刚刚也听到顾小雪在外面跟傅睿君讲话的声音,此刻不屑一顾的看了她一眼,继续认真做她的美食,低着头处理食物,缓缓道:“小雪啊,作为上流社会的名媛,次等货都是一昧的只会使唤别人,打扮购物,聚会交际,过着奢靡而糜烂的生活。而我不是。”

    顾小雪脸色顿时煞白,被暗指自己是次等货,心里十分不爽,隐忍着愤怒,瞪着梁静兰。

    梁静兰颇有自信的瞄了一眼顾小雪,继续说道:“我们梁家家教严,我从小就会琴棋书画,上各种舞蹈班,智力开发班,名媛淑女的技能班,我博士的学历不是徒有虚名的,至于厨艺,虽然比不上星级厨师,但应付家常还是绰绰有余。”

    听着她在炫耀,顾小雪心里很不爽,但还是虚伪地对着她笑笑,“真的了不起,所以你是高等货?”

    梁静兰猛地一顿,身体僵硬了,脸色也蒙上一层灰,她把别人贬低为次等货,说了一大堆,却被顾小雪讽刺她为高等货。

    这个货字直接贬低了她的档次。

    顿了好片刻,梁静兰缓缓抬头,眯着冷冽的目光瞪向顾小雪。

    四目相对,暗流涌动,气场变得紧张,空气中充满了火药的味道,看似平静的外表之下,杀气重重。

    气场的较量,梁静兰略胜一筹。

    顾小雪软弱的外表之下,还是以傅睿君表妹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她连理直气壮的立场也没有。

    这时。传来打开大门的声音。

    顾小雪立刻反应过来,转身冲向门口。

    而梁静兰也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把围裙脱下来,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快速跟出去。

    傅睿君在门口换着皮鞋,顾小雪兴奋地冲过去,“三哥……”

    顾小雪的身体直接扑上,一把搂着傅睿君的手臂,整个身子贴上,撒娇道:“你终于回来了?”

    傅睿君换好鞋子,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两人走向客厅,梁静兰从厨房出来,含着浅笑的脸迎面而来,对着傅睿君温婉如花,“睿君,你回来了?”

    傅睿君清冷的目光放到梁静兰身上,嘴角轻轻上扬,而这一刻感觉顾小雪整个身体都贴得他过于亲密,像是故意要气梁静兰,他无奈的推开顾小雪。

    顾小雪被推开,鼓着腮帮子,气恼得望着傅睿君,心里酸溜溜的,在想傅睿君是不是为了梁静兰而推开她的。

    愣在原地生气。

    傅睿君走向梁静兰,双手插袋,来到她面前,从容优雅,嘴角含笑,“怎么进来的?”

    他的语气很轻柔,梁静兰有些错愕,不敢置信。

    看着眼前的男人,挺拔的英姿,俊逸的五官轮廓,特别是他那冷魅的眼神,像着了魔的被勾引住。

    梁静兰在这个男人面前,无法压抑的兴奋和冲动,心跳加速,却保持平静:“我们快结婚了,所以姑姑把密码给我的。”

    “你进来做什么?”傅睿君不紧不慢的继续问道。

    看到男人的态度如此温和,梁静兰紧张不已,心情雀跃,“我给你做了晚餐,想让你试试我的手艺,如果你喜欢,我以后可以天天给你做饭。”

    顾小雪站在后面,嗤之以鼻,不悦得双手抱胸,把头撇到一边。

    “你会做饭?”傅睿君低声问道。

    梁静兰立刻点点头,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的珉笑,“我会法餐,中餐和日本料理。”

    傅睿君脸色突然沉下来,缓缓压低头,靠向梁静兰。

    梁静兰的脸蛋瞬间绯红,羞涩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含羞地垂下眼眸,等待男人的赞许。

    男人的声音清冷,语气短促而简洁:“我最讨厌会做饭的女人。”

    这一句话让梁静兰从天堂掉入地狱,原来绯红的脸蛋霎时间变得暗沉,没有了血色,抬眸看着傅睿君冰冷的脸。

    这一刻,她无比挫败。

    这个男人太鬼魅难懂,完全让人看不透他的心,猜不透他想法。

    令人捉摸不透的男人。

    “睿君,你……”梁静兰窘迫得无法开口。

    顾小雪在身后面捂着嘴巴低头偷笑,乐开了花。

    这也是梁静兰第一次觉得男人这么难懂,这么难把握住他的心。

    傅睿君清冷的眸色沉下来,转身走向楼梯,背对着梁静兰,扯开领带:“我去换件衣服,希望下来后,看不到你们。”

    你们两个字让顾小雪也蒙了,错愕的看着傅睿君冷艳的背影:“三哥,你让这个女人离开就好了,干嘛也让我走?”

    “出去,以后别往我这里跑。”傅睿君顿下脚步,语气重了几分。

    顾小雪扁嘴,欲哭,委屈的低声呢喃:“三哥……”

    梁静兰握拳,气得脸色暗淡无光,跟上前几步,咬着牙低吼:“傅睿君,你太过分了,我是你的未婚妻。”

    “滚……”傅睿君毫无在乎,冷血的一个字,足以震慑住人心。

    梁静兰也不是好欺负的女人,直接冲到傅睿君面前,仰头对视着傅睿君,气得呼吸急促,心脏起伏,咬着牙一字一句:“傅睿君,我们的婚期就快到了,你这样的态度算什么意思?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未来妻子看待?”

    傅睿君被烦得太阳穴都跳跃得疼。

    眯着眼眸,看着梁静兰的脸蛋,心情更加糟糕。

    他立刻转身,来到沙发上,扯起沙发上面的包包,快步冲到梁静兰面前。

    男人的动作如疾风劲草,梁静兰来不及反应,被男人捉住手臂,扯着往门口走去。

    梁静兰跌跌撞撞的一路踉跄,惊慌失措大喊:“傅睿君,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

    傅睿君拉开门,拖着梁静兰走出门口,毫不怜香惜玉的狠狠一甩。

    梁静兰被甩到地面上,狼狈不堪得趴在地面上,吓得脸色煞白,惊恐地仰头瞪向傅睿君。

    她眼眸刚刚抬起,紧接着包包被傅睿君甩到她面前。

    啪的一声,包包落地。

    梁静兰娇生惯养,天之骄女,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大的侮辱。

    傅睿君把女人摔出门口,双手插袋,倨傲不羁的目光俯视梁静兰,跟在后面的顾小雪也跟了出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吓得捂住嘴巴,错愕不已。

    虽然很开心,但是看到如此狠心的表哥,顾小雪还是很害怕的。

    傅睿君泰然自若的神色,语气平静而清冷:“接受不了我的态度,那趁早提出取消婚约,我说过跟你结婚只是封住我姑姑的嘴,你对我来说……”声音顿停,再最后四字咬着重重的语气,“毫无意义。”

    梁静兰脸色煞白,受尽侮辱,咬着下唇泪水朦胧了她的眼眶。

    傅睿君转身,对着门口的顾小雪冷冷道:“不想被我扔出去,你也给我出来。”

    顾小雪立刻走出门口,乖乖的站在边上不敢作声。

    傅睿君走到门旁边,在密码上面取消输入,换上指纹开锁。弄好这一切,转身对着面前的两个女人,深呼吸一口气,警告:“以后不准擅自过来,下次我会在门口养狼犬。”

    “三哥……”顾小雪委屈得泪眼汪汪,扁嘴看着傅睿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不是你最疼的妹妹吗?”

    傅睿君苦恼地揉了揉眉心,闭上眼睛顿了两秒,弄到今天这个局面,很多时候就是他太宠顾小雪,以至于姑姑认为小雪爱上他,而不断逼他相亲结婚。

    再加上以为童夕结婚生子这个打击,让他一时心如死灰,惹来这样的麻烦。

    女人都是麻烦的动物。

    太麻烦,太难懂,天下女人一般黑,有和没有都是受罪。

    傅睿君不再理会顾小雪的感受,转身进入大屋,用力摔上门。

    砰的一声,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吓得顾小雪和梁静兰两人微微一怔,惊惶得看着门口。

    好一会儿,梁静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埃,拿起手提包,走到门口,不死心的往密码上面按。

    输入了两次,都是错误的,提示要输入指纹。

    顾小雪伤心欲绝,低着头,悲伤地往外面走去,那肩膀像要塌下来似的,脚步沉重无比。

    梁静兰握紧拳,指甲陷阱掌心的肉里,怒瞪着门,不顾形象地狠狠往门上一脚踢上。

    “砰……砰……”,门被踢响,可坚固的大门纹丝不动,而她的脚却踢得生疼,无法发泄的愤怒,转身冲着顾小雪喊道:“小雪,你站住。”

    顾小雪停下来,听到梁静兰语气并不太好,秀丽的眉头紧紧蹙起,站在原地并没有转身。

    梁静兰冲上去,来到顾小雪面前,颇有微词:“你是不是对你亲表哥有意思?”

    顾小雪脸色霎时间一片煞白。

    “做人要有点道德,三观摆正,不可能的事情,不要痴心妄想。”梁静兰蔑视的眼神盯着顾小雪,语气十分讽刺:“还是找个好男人嫁了吧,不要纠缠睿君了。”

    从来没有人这样堂堂正正的在她面前,直接戳中她的心底,把这些话说出来,完全不顾她的感受。

    这些话像把顾小雪身上的那层神秘的纱布掀起来,露出丑恶的伤疤,让人不敢直视。

    顾小雪那煞白的脸色十分难看,目光阴冷,带着杀气,紧握着拳头瞪着梁静兰,一股要灭了她的冲动。

    可是顾小雪根本不是梁静兰的对手,她深知自己软弱无能,没有家人的保护,她什么也做不成。

    顾小雪隐忍着,如幽魂般的声音从嘴里珉出来:“我表哥深爱他的前妻,你也别痴心妄想。”

    此话一出,梁静兰脸如死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