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76章 你这是什么逻辑?

正文 第76章 你这是什么逻辑?

    还差一个小时才能下班,童夕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找了借口说家里面出事情,直接狂奔着回家。

    下了出租车,飞奔冲向家门。

    气喘吁吁跑回家,喘着气从包包里面掏出钥匙,颤抖着指尖往门孔里面插,额头上渗透着汗气,心脏起伏不定,气息缭乱。

    可是钥匙还没有插进门孔,门突然打开了。

    扯开门,童夕仰头,面前出现的是傅睿君冷冽的俊脸。

    男人目光淡淡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四目相对,两人都僵站着看着对方。

    而童夕从男人的目光中看到了丝丝愤怒,似乎知道点什么似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心虚,所以慌张,是错觉还是这个男人真的知道什么?

    傅睿君不是一般的男人,他的智商可不是她童夕能估量的。

    “你……”童夕开口,本来是自己的家,感觉像个外人那么拘束,连进去都不敢,声音到唇齿间又发不出来。

    “进来吧。”男人的语气生硬,冰冷。

    童夕蒙了,这怎么像这个男人的家了?

    傅睿君拉开门,童夕只好诺诺的走进去,在玄关处换下鞋子,目光扫视客厅,边换鞋子边叫,“春姨……”

    第一次回来这么紧张的在叫春姨,而不是叫果果。

    听到声音,果果和春姨都跑来。

    “妈妈,你回来啦……”果果跑过来,张开双手扑上。

    童夕没有蹲下身去抱他,目光定格在春姨的眼睛上,隐晦地用眼神交流,果果抱上她的大腿,她只是安慰性的摸摸果果的头,声音显得有些急,“果果乖,妈妈等会找你玩,你让妈妈进去。”

    “好。”果果立刻放开童夕。

    童夕没有理会傅睿君和果果,立刻走向春姨,春姨瞥着眼睛看向厨房,意思是东西藏到厨房里面去了。

    “爸爸,你陪我玩吧。”果果来到傅睿君面前,仰头温声细语。

    童夕刚走几步,突然听到果果喊爸爸,吓得心脏砰的一跳,差点心脏病发,惊慌得猛然转身,脸色瞬间煞白,瞪大眼睛,声音也极度响亮,错愕不已:“果果,你叫什么?”

    果果被妈妈突如其来的惊讶声吓得蒙了,缩了缩肩膀,紧张的看着童夕,在看看傅睿君。

    傅睿君看到童夕此刻的反应,不由得勾起嘴角,邪魅嗤笑,从鼻腔发出的冷哼,心情很是不爽,一想到这个女人愚弄他,就一肚子火。

    “我问你叫谁爸爸呢?”童夕生气的上前,低头俯视着果果,慌张的神色无法抑制。

    “叫他爸爸。”果果慢吞吞的伸手,指着傅睿君。

    童夕当然知道果果在叫他,男人就站在她身边,冰冷的气场压迫而来,让她紧张得连目光都不敢看向他,对着果果问:“谁叫你的?”

    果果委屈地嘟着小嘴,“爸爸教的,他说先叫着,如果不是后面再改叫叔叔。”

    童夕被气得肺都炸开,歪头看向阳台外面,单手叉腰深呼吸着,对着阳台外面的天空平静了些许,缓过气后又歪头看向傅睿君。

    男人这时候双手插袋,后背靠着墙壁,悠哉淡雅的姿态,休闲而随性,这么大的事情,他像一点感觉也没有似的,不痛不痒看着。

    “为什么教我儿子这样称呼你?”童夕握拳,气恼不已:“你这么什么逻辑?”

    傅睿君挤着邪魅的冷笑,看着童夕那绯红气恼的脸蛋,像个熟透的红苹果,他声音疏离清冷,“我不允许我儿子叫我叔叔,如果不是我儿子,我可以接受他叫我爸爸。”

    童夕冷哼一声,感觉心底凉凉的,“呵呵!”假笑两声,继续:“你还真的不吃亏呢?让别人的儿子叫你爸爸。”

    傅睿君站直身体,走向童夕。

    健硕的身躯,挺拔如松,像一座大山压来,童夕咽下口水,紧张得紧紧掐着拳头,目光定格在他冷魅的眼眸上,弱弱的往后退。

    “别人的儿子?”傅睿君冷着零下几十度的语气,“如果是别人的儿子,他爸爸是谁?”

    童夕慌得无法回答。

    “如果是别人的儿子,为什么要故意骗我说三岁?”

    “我……”童夕顿时哑口无言。

    傅睿君双手从裤袋里面掏出来,继续往前逼近,“如果是别人的儿子,为什么要跟我一个姓?”

    童夕脸色霎时间又抹上一层灰,惊愕的看着傅睿君,再看向傅睿君身后的果果,心脏像是跳到了嗓子眼,此刻六神无主。

    “回答我。”傅睿君突然生气的冒出三个字。

    吓得童夕往后一大步。

    因为太过急促,后面已经是茶几。

    她的小腿碰到茶几,失去重心的往茶几上坐下来,身体惯性的往后倒,她快速用手肘撑着茶几。

    茶几上除了果果的画纸和彩笔,并没有东西。

    童夕还真没有反应过来,男人突然压来,双手撑到她的头两边壁咚在茶几上。

    吓得她立刻松开手肘往后倒,整个人上半身平躺在茶几上,紧张得双手紧紧捂住胸前,惊慌失措地看着禁锢她在茶几上的这个男人。

    果果见到爸爸突然把妈妈禁在茶几上,以为要发生电视剧里面的羞涩画面,立刻用手捂着眼睛。

    只是三秒,果果的小手指便缓缓打开,露出好几条缝隙,看着前面的两人。

    “你想干什么?走……走开……”

    童夕的心脏起伏不定,男人的身体虽然离她还有一点距离,可是这样双手壁咚着她,让她无处可逃,姿势太暧昧,让人想入非非。

    空气中都盈满了男人身上的阳刚气息,清冽好闻,迷惑人心。

    特别是他那冷魅邪恶的眼神,让她无时无刻都紧张得要捉狂。

    傅睿君俯视着身下的女子,脸蛋绯红,紧张得身子微微颤动,目光闪烁,满是心虚的神色。

    “果果是我儿子对不对?”傅睿君声音压低,极致磁性的问。

    童夕不知所措,此刻还隐瞒,似乎已经无法让这个男人再相信了,如果告诉他,那她儿子就不保了。单凭他那一句,宁愿别人家的儿子叫他爸爸也不允许自己的儿子叫他叔叔,这么霸道的家伙,绝对会把儿子抢走的。

    不敢作声,童夕紧张得摇头。

    “知道欺骗我的后果是什么吗?”傅睿君一字一句冷冷问道。

    童夕不敢想,此刻,这个男人已经这么确定了,还这样威胁她,一想到儿子快要被抢走,泪花莫名奇妙的就来了,蒙上眼眶,视线模糊了。

    一直凝视着童夕的眼眸,傅睿君突然看到她眼眶的雾气朦胧,楚楚可怜又委屈不已的在扁嘴,隐忍着。

    刚刚的愤怒被瞬间刷新,消失得无影无踪。

    春姨在厨房煮晚餐,本来想出来瞄一眼,看到茶几上的一幕,吓得立刻冲到果果面前,捂着他的眼往厨房里面扯。

    “小孩子不准看。”春姨低声呢喃。

    果果嘟嚷嚷,“他们还没亲亲呢。”

    “等会就亲了,不要看。”春姨把果果弄进厨房,立刻关上门。

    春姨继续在里面煮晚餐,果果无所事事的在厨房转了一圈,跑到冰箱里面找吃的。

    拿了一个盒装酸奶出来,突然发现里面的酸奶下面压着一个钱包。

    谁把钱包反正冰箱里面冰着?

    果果疑惑地抽出钱包,转身往厨房走去,春姨忙碌起来,没有理会果果,果果开门出去。

    客厅的两人还保持这个姿势,果果走过去,摇着手中的钱包,“妈妈,我在冰箱里面发现……”

    果果的话还没有说完,童夕歪脸看到果果张扬的拿着钱包过来,脸色骤变,惊叫到:“果果,快拿走。”

    果果愣下来,错愕不已。

    童夕紧张地看着傅睿君,发现他要转头去看果果,千钧一发之时,童夕不顾一切的将身子往里面滑,猛地一撞,额头碰上了傅睿君下身的位置。

    身体最脆弱的地方被重击,傅睿君痛得“嗯”的闷出一声,立刻站起来往后退,痛得额头冒冷汗,俊眉紧蹙。

    童夕也知道自己撞的不该撞的地方,再羞涩也来不及跟傅睿君纠缠。

    得到自由的童夕立刻冲向果果,抢过他手中的钱包,马不停蹄冲进房间。

    一系列的快速举动,在关上房门以为尘埃落定的那一刻。

    童夕用力推着门,却发现关不上了。

    她双手撑着门,用力推,发现怎么也关不上。

    无奈她伸出头从缝隙瞄了出来,傅睿君就站在门口,一只手撑着门,从容淡定,不慌不忙。

    “你放手,放……”童夕用肩膀顶住门,拿着钱包的手藏在身后面。

    傅睿君稍微用力,童夕被门撞的弹开,差点跌倒。

    男人推开门,缓缓走进去,一步一步往童夕靠近。

    童夕紧张得咽着口水,呼吸不顺畅,双手都放在身后,掐着钱包不知所措。

    她不想让局面变成这样的,如果傅睿君发现了这个钱包,一定会认为她之前说的都是谎话,只为了贪图他钱包里面的钱财。

    “手后面拿着什么?”

    童夕紧张得脱口而出:“姨妈巾。”

    “给我看看。”傅睿君冷冽的语气,严肃道。

    “姨妈巾有什么好看的?这是女人的东西。”

    傅睿君讥笑,嘴角邪魅勾起,目光清冷,“为了包纸巾你也够拼的,我都被你撞废了。”

    废了?童夕立刻垂下眼眸,目光定格在他的某裤位置,边后退边问:“真的废了?”

    “暂时不知道。”傅睿君步步逼近。

    童夕一个不留神,男人突然扑上,一把抱住她的身子,伸手绕过她的后背捉住她手腕,摸到她手中的东西。

    吓得童夕惊叫着挣扎:“啊……不要……”

    过度的挣扎,两人失去重心往后倒。

    “嗯……”童夕闷痛一声,被男人紧紧压在床上。

    还好已经退到床边上,没有掉到地板,要不然会疼死。

    感觉手中的东西被瞬间拔出来,傅睿君一边手撑着上身的力量,另一边手拿到了自己的钱包,看到钱包的那一刻,那颗悬挂的心终于松下来。

    知道傅睿君拿到钱包了,童夕这一次觉得水洗都不清,沮丧得叹息一声,她正想出口解释,傅睿君先开了口:“这是姨妈巾?”

    一句话,有把童夕堵得死死的,开不了口。

    傅睿君下身压着童夕,附身看向她的脸蛋,她歪着脸紧紧咬着下唇,纠结的神色异常难看。

    女人的目光不敢看他,不像心虚,而更像无奈的无辜。

    傅睿君单手甩开钱包,修长的指尖轻轻撩开皮夹,里面的纸张安然无恙放在里面。

    这么明显的位置,童夕也没有发现这章纸?

    或许像她说的那样,她根本没有发现钱包。

    “为什么不说话?”傅睿君放低声音呢喃着。

    童夕深呼吸着,心脏起伏,倔强的脸色异常难看,歪着脸,目光定格在墙壁上,坚定的语气:“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拿你的钱包。”

    为什么把这句话说得如此悲壮?傅睿君觉得她的情绪有些奇怪,感觉很难受似的。他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她要拿里面不值钱的纸币。

    为了不让这个小女人太过介怀,他不想在说钱包的事情,转移了话题。

    “好像没废。”他磁性的嗓音低声呢喃。

    童夕微微蹙眉,立刻感受到压在她小腹上的地方在……

    还是如此强悍。

    她脸蛋瞬时间通红,可还是抿着唇,不去理睬他,不看他,悲壮的语气呢喃,对此耿耿于怀:“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拿。”

    而两人的思绪不在一个频道上。

    傅睿君根本没有把她想成要吞他钱包的意思,而是觉得再不从她身上起来,神仙下凡都压制不住他的欲望了。

    傅睿君从她身子起来,将钱包放进外套里袋,看着童夕还保持着原来的动作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

    凝望了她片刻。

    童夕把眼眸闭上,轻咬着下唇。

    傅睿君叹息一声,低下头,修长的五指划过头上的短发。

    气场变得沉闷,压抑,各怀心事。

    果果在门口偷偷探头,看向房间里,疑惑不解。

    片刻后,傅睿君转身,低沉的语气轻声:“我先回去。”

    他只是转了身,脚步顿停着,希望这个女人说一句:留下来吃晚饭。

    可是,并没有。

    只好迈开沉稳的步伐离开。

    走出房间,走向大门,果果紧紧跟在傅睿君后面。

    傅睿君拉开门,突然感觉大腿的裤子被扯了扯。

    他低头,看到果果仰头,小脸深沉,大眼睛满是期待的光芒看着他,鼓着腮帮子,呢喃:“你真的是我爸爸吗?”

    傅睿君看着他那期待的目光,明明是讨厌自己的,一说到爸爸这个词,他眼神充满了爱,那种单纯的,清澈的,渴望的爱。

    暂时不能百分百肯定,傅睿君很有信心的伸手摸摸果果的头,轻声细语:“我是你爸爸,过几天我就会来接你回家。”

    果果珉唇浅笑,点点头,“嗯嗯,那你要不要接妈妈一起回家?”

    摸着果果小脑袋的手顿停下来,傅睿君身体僵住,目光变得深沉,歪头看向房间的门,气场变得压抑。

    那个狠心的女人,她愿意跟他回家吗?

    傅睿君没有说话,揉了揉果果的脑袋,给他一个温柔的微笑,开门离开。

    果果看着被关上的门,愣在原地久久回不了神。

    隐隐听到房间里面传来哭泣声。

    果果立刻转身,冲入他妈妈的房间。

    看到他妈妈就坐在地上,靠着床沿边,抱着膝盖把头窝在膝盖上面哭泣,肩膀一抖一抖的抽泣。

    低吟的哭泣声让他的心很疼很疼。

    果果立刻过去,抱住妈妈的头,心疼不已:“妈妈别哭,妈妈别哭了,是不是爸爸欺负你了?”

    童夕哽咽着低声呢喃:“他……他一定认为我是贪小便宜的女人,他会认为我很贪婪,很没品德。呜呜……”

    果果不太明白妈妈的意思,安慰道:“妈妈别哭了,妈妈不是贪小便宜的人。妈妈,爸爸说过几天要过来接我回家。”

    果果以为他这样说,妈妈会开心一点。

    可他没有想到他妈妈会抱着他痛哭了起来,泪如雨下,紧紧抱着他哭过没停。

    这是果果第一次见到妈妈如此伤心,小心脏受不了,也跟着哭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只知道妈妈伤心难过,他心就更痛跟伤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