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章 给我滚

    傅睿君俊朗的脸色阴沉,薄凉的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冷笑,凝望梁静兰的目光是不屑的光芒。

    本来美好的时光,还在床上缅怀昨晚的甜蜜,此刻来这么一出,像吃了屎一样恶心。

    傅睿君单手插袋,悠哉地看着梁静兰,语气疏离:“你这是在征求我的同意还是告诉我你就决定?”

    梁静兰抿着唇,舌尖轻轻舔出来,挑逗似的感觉弄了弄唇角,慢慢走向傅睿君的面前,仰头凝视着他俊朗无比的脸颊,修长的指尖轻轻划上傅睿君的胸膛,在他胸肌上调情似的打圈圈。

    傅睿君眉头紧蹙,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目光定格在她不安分的手上。

    梁静兰语气细腻,娇柔,“我是你未婚妻,迟早都要住你家的,我是在告诉你我的决定,而不是征求你的意见。”

    女人的动作分明在勾引,无论是神情,目光,还是动作,都带着挑逗。

    梁静兰看着男人的目光那么深沉,身体僵硬着不动,心情兴奋不已。

    像她这种身材样貌的女人,还没有任何一个男人逃得过她的手掌心,为了嫁给傅睿君,她还特意去做了修复膜。

    傅睿君没有反应,只是低着头看着她的手指在他身上游走,梁静兰此刻兴奋得无以伦比,指尖划过男人的身体,从胸膛往下,到腹肌,从指尖可以感觉到他身体结实的肌肉是那么完美。

    性感撩人,梁静兰见他没有反应,更加大胆的继续往下,来到他人鱼线肌肉附近。

    傅睿君一把握住她的手,狠狠地把她拽着用力一扯。

    砰的一声,梁静兰被傅睿君粗鲁的动作,甩到了镜子上面,突如其来的动作把梁静兰吓得脸色煞白,背后撞得生疼。

    以为是被甩开,可是男人立刻扑来,单手撑着她侧边的镜子,头压向她的脸。

    男人猝不及防的靠近让梁静兰从惊吓到惊喜,立刻闭上眼睛,唇微微嘟起,紧张得心脏起伏不定,把胸挺起来迎接男人的攻击。

    可是,她一切准备就绪好,男人的身体并没有压上来,他的嘴没有来来吻她。感觉男人的气息就在她脸侧。

    这样的亲近还是让她兴奋不已,期待跟这个男人睡。

    可耳边突然吹进来一股热气,带着邪魅沙哑的声音,极度好听迷人。

    傅睿君在她耳边邪恶的喷出三个字:“给……我……滚。”

    满心期待,准备好献身的梁静兰听到这三个字,猛地一顿,心脏骤停似的,脸色煞白,下一秒便全身僵硬,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邪恶的男人。

    傅睿君勾着冷笑,缓缓松开壁咚梁静兰的手,轻蔑的目光扫了她一眼,不屑的转身,单手插袋,毫不留恋的走出衣橱间。

    梁静兰脸色骤变,紧紧掐着拳头,咬着下唇瞪着男人宽厚冷艳的背影消失在衣橱间。

    这种是赤裸裸的耻辱,梁静兰没有想到会遇上这种恶劣的男人。

    自尊心被践踏,愤怒的同时,梁静兰被挑起了一股征服欲。

    她认识的男人,钩钩手指,就傻不拉几的舔她脚趾头,服服帖帖的讨好她。这种有挑战性的男人,激起她前所未有的占有欲和征服欲。

    傅睿君走出衣橱间,站在房间,双手插袋,目光瞭望四周,寻找他的衣服。

    他走到床沿边上,伸手掀了一下被子,发现里面没有,他又转身走进浴室,里面有他换洗的衬衫和裤子,他紧张地拿起裤子,摸上裤袋。

    空的?

    这一刻,傅睿君脸瞬间僵硬,慌了。

    甩下衣服,冲出房间,来到床头柜前面拿起电话,快速拨通童夕的手机。

    此刻,他才发现钱包放到衣服里面了,而不在裤袋里。

    如果那张纸让童夕看到,可不得了。

    这一次dna报告拿不到还可以有下一次,可是让童夕知道,以后他更加难以拿到果果的样本了。

    梁静兰刚从衣橱间走出来,便看到傅睿君拿着手机,紧张地走向阳台,看到他的侧脸十分凝重。

    “童夕,我衣服还在你那里吗?”

    听到这一句话,梁静兰脸色骤变。

    咬着下唇,狠狠的瞪着傅睿君的背影,紧攥着拳头,愤怒的气焰在慢慢凝聚。她女人的第六感已经察觉的傅睿君跟童夕那种不一样的感觉。

    此刻,更加断定这两人关系不简单。

    傅睿君已经出了阳台外面,梁静兰根本听不到他说话,愤怒的握着拳头,冲出房间,往楼下走去。

    急促的脚步声把一楼的傅红给惊动到,她立刻从沙发站起来,仰头看着梁静兰,“兰兰,你怎么了?”

    梁静兰气恼地冲动傅红面前,压抑着愤怒的火焰,挤着温和的面容,淡淡的开口:“姑姑,睿君他之前有个前妻叫什么名字?”

    “这……”傅红脸色沉了下来,浑浊的眼眸低下闪过纠结的情愫,开口又不知怎么说。

    梁静兰挤着微笑,露出温婉亲切的面容,低声呢喃:“姑姑,告诉我,我只是想知道而已,我不会乱吃醋的。”

    想了想,傅红仰头看向二楼,顿了片刻,也压低声音碎碎叨叨:“静兰,你别跟睿君提这个女人,他不喜欢别人提过去的事情,他前妻就童夕。”

    梁静兰脸色骤变,目光立刻阴冷下来。

    傅红扯着梁静兰的手,往沙发走去,坐下来继续细声说话,“童夕那个女人在十五岁就被老爷子收留在傅家,跟我们睿君关系挺好的。睿君那时候挺喜欢她,也老是欺负她,十六岁那年,我爸爸逼着他们到国外登记结婚了。我们也不知道我爸是怎么想的,让那个山鸡嫁进我们傅家,变成了凤凰。”

    梁静兰咬着下唇,气得脸色都绿了,还隐忍着十分有气度地问:“那为什么会离婚的?”

    “我也不知道,我都出嫁这么多年了,不太管傅家的事情。”傅红叹息一声,双手放在膝盖上,目光沉了下来:“五年前发生了些事情,我爸被人注射了水银,中毒进了医院抢救过来却一直没有办法醒来。睿君那时候也带着那个女人搬出去住的,跟他爷爷闹翻,连财产都说要放弃继承。”

    “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婚了,睿君跟着就退伍。”傅红一说到这里,就唉声叹气,“这孩子真的很留不起,是国家很重用的人,职位相当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呢,离开国家还回家继承了企业,五年来性情都变了。以前是个没心没肺,无欲无求的男人,离婚后就变得犀利了,像个刺猬一样,谁关心他的人都刺得满身伤。”

    梁静兰车此刻沉默了。

    难道是情场失意,商场得意?

    据她所知,傅氏集团只是冰城里一个普通的大企业,在傅睿君上任之后才突飞猛进的,成为了世界十强。

    傅红见梁静兰脸色十分难看,紧张地握着她的手掌,“兰兰,你别担心,睿君他对那个女人没有感情的,是爷爷逼他跟那个女人结婚的,结婚后那几年,睿君他一直在闹离婚,可是那个女人死缠烂打不肯离婚,才拖了好几年。他们最后离婚,我想也是睿君的意思。”

    梁静兰顿时眉开眼笑,惊喜地看着傅红:“姑姑,真的吗?”

    “真的。”傅红立刻点头,“不信你随便问问傅家任何一个人,我记得我侄女若莹去非洲那件事就是因为陷害那个女人通奸,结果那个女人找来医生检查,说是处女呢,我爸才生气的把若莹弄到非洲。”

    “处……女?”梁静兰这一次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

    结婚四年还是处?傅睿君还一直闹离婚?

    看来傅睿君还真的不喜欢她。

    是那个女人纠缠傅睿君不放?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梁静兰的信心又回来了。

    缓缓仰头看向二楼。

    勾着邪魅的冷笑,妖媚的眯着眼眸,那么说来,童夕那个女人用四年时间也征服不了傅睿君。

    她只是挫败一次,根本算不上什么了。

    梁静兰站起来,“姑姑,我们回去吧,下次再过来。”

    “你是他的未婚妻,我告诉你他家的密码吧,下次你自己过来。”

    “好。”

    -

    童夕摸来手机,也没有精神去看屏幕,直接接通后放到耳边。

    慵懒低吟的嗓音:“喂。”

    “童夕,我衣服还在你那里吗?”

    是傅睿君的声音,童夕心里不由得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清醒过来,深呼吸一口气,伸起手臂压着眼睛,润润喉咙,声音清晰:“在呢。”

    傅睿君单手握着阳台外面的栏杆,紧张得手背青筋露了出来,目光沉下来,盯着花园外面的美景:“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钱包?”

    “钱包吗?”童夕立刻坐起来,扫看了一下大床,发现傅睿君的衣服不见了,才想起来早上让春姨拿去干洗:“没有看到钱包,我把衣服交给春姨去干洗了。”

    傅睿君蹙眉,低沉的声音十分严肃:“干洗?我里面有钱包,她有没有拿出来?”

    “你等等,我去问问。”

    傅睿君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仰头对着天空,阳光洒在他俊逸的脸颊上,却化不开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忧虑。

    片刻后,童夕的声音传来:“春姨说你衣服里面没有钱包,你是不是漏在车上或者在你裤袋里?”

    傅睿君此刻不想说任何话,该死的,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然能大意。

    沉默了片刻,童夕呢喃:“没别的事情,我挂了。”

    “等等。”傅睿君立刻叫住她,语气阴阴的:“是不是你不想给回我?”

    如果童夕发现他里面的回执,一定不会给回他的。

    没有回执,他拿什么领取报告?

    童夕急了,气恼的反问:“傅睿君,你什么意思?我童夕虽然穷,但也没有像你说得那么龌龊,在你心里,我就这么贪婪吗?”

    “我……”傅睿君不知道自己一句无心的话,惹着童夕勃然大怒,他连解释的机会也没有,童夕吼完这些话,立刻中断通话。

    傅睿君苦恼得伸手扒着短发,看着手机屏幕转身,背靠在栏杆上,顿了片刻,立刻回拨童夕的手机。

    “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很无奈,傅睿君不由得苦涩一笑,放下耳边的手机,肩膀沉甸甸的往下垂。

    微风轻轻吹来,凉爽舒适,可心情却闷得难受。

    中午,童夕起床梳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吃过午饭,就拎着包包和傅睿君干洗好的西装出门。

    出到小区门口,前面停着一辆熟悉的车辆,童夕顿了顿,往车辆走去。

    后车厢的门打开,傅睿君从里面走出来。

    男人一身时尚感十足的白色西装,优雅从容,俊逸非凡。

    他的出现,像给他周身的环境添上一道迷人的风景线,这个男人像是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衣服都感觉那么好看,不去做模特就太糟蹋了他的身材了。

    童夕靠近他,仰头,目光清冷,带着丝丝愤怒,二话不说,手中的袋子直接推到他的胸前,不管男人有没有伸手去拿,立刻放手。

    傅睿君眼疾手快,在她松手,袋子往下掉的时候,立刻捉住带着,高深莫测的目光定格在她俏丽的脸蛋上。

    看到她的情绪很不好。

    这种脸色像是生气的感觉。

    早在很久很久之前,傅睿君已经摸清楚她的性格,也是因为她是种,开心就笑,生气就鼓气的性格,他才觉得她毫不造作,率性真实,很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

    可是此刻这种生气不是他想要的。

    童夕目光平时着他的胸膛,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冷冷道:“我已经问过春姨了,她没有拿你的钱包,我也相信春姨。我也没有拿你的钱包,如果你还是不相信,那你告诉我里面有多少钱,我赔给你就是了。”

    钱?傅睿君知道她生气什么了。

    故意逗她,语气颇为严肃,“各大银行黑卡各一张,现金不多,但又一张价值连城的单据,卖掉你应该可以填补上。”

    童夕深呼吸,气得胃疼心疼肝也疼,咬着下唇隐忍了片刻,握拳,仰头怒视他:“银行卡你可以去补办,现金不多我可以还给你,至于你说的那张价值连城的单据,即便你卖了我也填补不上的,因为我根本不值钱。”

    傅睿君单手插袋,从容不迫的追问:“你真的没有看到我的钱包?”

    “没有。”童夕十分肯定,目光真诚。

    “或许,掉在你家的某一处,你回去帮我找找……”

    童夕深呼吸一口气,估计挤出僵硬的微笑,“对不起,傅先生,我现在要上班没有时间,如果我发现你钱包,我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绝对不会贪你一分一毫。”

    甩下这段话,童夕立刻转身,走向地铁站。

    看着童夕离开的背影,傅睿君纠结抬头望向公寓里面。他要不要自己上去找?

    他的外套一直在车里面的,车子已经找了个遍,并没有发现钱包,而外套离开车内,只有在童夕下车的时候,那不可能丢到www.youfa8.com地方去,唯一的可能就是在童夕家里。

    这个女人的家,他要怎么才能混进去?光明正大?还是偷偷摸摸?

    沉默了片刻,傅睿君迈开脚步追向童夕。

    傅睿君才走几步路而已,突然顿停下来,凝望童夕背影的目光霎时间变得阴冷,整个人僵住无法动弹。

    望着前面的人,他的心缓缓向下沉,拳头紧握,放进了裤袋,心房最脆弱最柔软的地方扯得生疼。

    童夕脚像生了根似的,站在原地不敢向前走,看着前面的男人,顿了下来,脸色阴沉如墨。

    站在前面的男人是穆纪元,俊逸沉稳的脸是温和的浅笑,目光温柔如水,如烟如雾,他的目光扫想童夕身后的傅睿君,一瞥而过,定格在童夕的脸蛋上。

    “小夕。”因为童夕后面的傅睿君在,穆纪元第一次这么亲昵的叫童夕。

    童夕并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仰头望着他,心脏隐隐在跳动,是担心的情愫影响,因为她知道傅睿君就在她的身后还没有离开。

    穆纪元走进童夕,靠得很亲密,伸手在她的脑袋上温柔地摸了摸,宠溺的开口:“躲了我这么久,闹够了吧,闹够我们就回家吧。”

    童夕轻咬着下唇,恼怒得低声说:“你要我说多少遍,你……”

    穆纪元根本不让她有说话的机会,声音大了几个分贝,“果果呢?上学了吗?几天没见果果,这个小家伙一定很想我了。”

    傅睿君感觉心脏快要窒息似的难受,无法再看下去,无法再听下去,转身往车辆走去,坐入车厢,关上车门。

    静谧的车厢内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傅睿君沉冷的脸色相当难看,目光深幽望着玻璃窗外面,定格在童夕和穆纪元身上。

    车内的气流沉闷,男人周身像是阴霾笼罩,深不可测的目光悲凉而落寞,定定看了好一会,喉咙难受无法开口,深呼吸一口气,声音消沉沙哑,“开车。”

    司机立刻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童夕看到傅睿君的车从身边擦肩而过,目光一路跟随,望着车辆消失在自己眼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