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71章 暗夜里的男人

正文 第71章 暗夜里的男人

    正规检测机构医疗中心。

    傅睿君跳下车,直奔医院。

    刚刚走到医院门口,手机铃声从裤袋里面响着。

    他停了下来,看着屏幕上面的电话,是他姑姑打来的,而相隔早上已经过去几个小时。

    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傅睿君想了想,接通电话,边说边往里面走。

    “睿君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傅红急促的声音传来:“静兰她回家哭得可厉害了,梁家父母大怒,说你有事情瞒着他们,怎么就让他们知道你有前妻的事情呢?人家现在闹了。”

    傅睿君冷冷道:“有什么好闹?不爽就散,无所谓。”

    “你……”傅红急了:“怎么可以说散就散,婚期都定下来,还有两家也见过面,什么都办妥,你又来这一招?”

    “我现在没空,先挂了。”

    “你现在在哪里?”傅红急问。

    傅睿君望着头顶的指示牌,往鉴定科走去,迈着急促的步伐,深怕医院要下班,很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忙了,回头再给你电话。”

    说完,立刻中断手机。

    进入检验科,跟医生说明来由,从付款到交样本,自己亲力亲为。

    医生处理好,递上傅睿君一张回执:“五天后带身份证过来拿结果。”

    傅睿君看着回执,顿了好几秒,紧张的吩咐:“记得,除了我本人以为,不能让任何人领取这份报告。”

    医生看了看傅睿君紧张的脸色,死板的回道:“我们一天到晚见那么多患者,记不住这些,只认本人身份证和回执,别弄丢了,要不然就无法领取。”

    “谢谢。”傅睿君很客气的道谢,从衣服里拿出钱包,放到钱包里面。

    转身离开医院。

    上了车,心情十分沉重。

    身上的钱的钱包也像千斤坠一样,压着自己的心。

    这不是一张普通的回执,这是他最后的一线希望。这种机会只有万分之一,他也要确定下来。

    在车上沉默了很久,夕阳落山,大地染上一片红霞,天际美得让人心醉。

    傅睿君靠在车座上,闭上眼睛假寐,疲惫的倦容沉下来。此刻完全没有任何方向,不知道未来该何去何从,他放弃了最爱的终身事业,选择了童夕。

    可这个女人弃他而去。

    他选择傅氏集团,拼了命的晚上爬,只想有一天站在这个女人的头上,让这个女人知道他傅睿君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可是最近才发现,原来这个女人根本没有继承一夕。

    他爬再高,她也不知道。

    他再如何打击一夕,她也不痛不痒。

    接下来,他已经没有任何方向,感觉生活连最基本的意义都没有了。放在口袋的那张回执,是他最后的一线希望,像他生命的最后一线光明。

    回不到过去,得不到那个女人,至少,他可以有个儿子。属于那个女人割舍不了的儿子。

    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来。

    傅睿君睁开眼眸,伸手拿出手机,迷离的深邃看着手机屏幕。

    显示上面是三个字:梁静兰。

    这个女人他见过两次,单独吃饭过一次,跟家人商量婚期的时候见过一次。

    温婉大方,懂礼节,性情温和,谈吐优雅。

    外表来看属于有知识有素质的女人。

    不过任何女人对他傅睿君来说,都只能看到外表,他再也不会去深究女人的内在,那都是假的。

    被童夕伤过的心,就像一朝被绳咬十年怕草绳。

    他划过屏幕,接通电话,慢悠悠的放在耳边,“喂。”

    “睿君……”梁静兰温柔的声音带着丝丝委屈:“你早上做访谈说的话是真的吗?”

    “真的。”傅睿君淡淡的回话。

    “我们都快要结婚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傅睿君从鼻腔哼出一个冷音,讽刺道:“那你会告诉我,曾经被多少个男人睡过吗?”

    “你……”梁静兰的声音是愤怒的,有些措手不及,“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我其实还是……”

    “无所谓。”傅睿君打断她的话,“娶你是想堵住我姑姑的嘴,别想着干涉我的事情。”

    “傅睿君,你太过分了。”梁静兰难得第一次鼓起勇气给傅睿君打电话,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这么直接,每一句话都可以把她刺地血肉模糊,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

    傅睿君没有心情跟她说下去,气恼地扯着领带,心情异常烦躁:“没事我挂了。”

    “等等……”

    “说。”

    “我们见一面吧,结婚前多相处,培养一下感情。”

    傅睿君深呼吸一口气,语气沉冷,平静,“抱歉,我跟你培养不出感情,不需要多此一举,我只是缺个老婆,能接受就结婚,不能接受请尽早提出来。”

    “你……”

    这一次,傅睿君连招呼都不打,直接中断手机,毫不留恋的往旁边的副驾驶甩去。

    启动车子,握着方向盘,踩上油门。

    夜幕降临。

    不知不觉的,傅睿君的车子又开到了童夕家的小区门口。

    已经是夜晚,童夕已经下班回家。

    街灯昏黄,小区门口的车辆寥寥无几,阴暗的车厢内,傅睿君开了车窗,靠在椅背歪头看着那几栋公寓,公寓上面的灯光像星星,交错疏离,点亮在大厦上。

    不知道那一家才是童夕的家。

    就这样毫无目的望着,看着,想着,念着,沉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不想回家,回到那个只有他一个人的家,空荡得连跟他说句话的人也没有。

    每天对着墙壁,对着天花板,压抑得快要疯掉。

    心脏突然变得难受,傅睿君缓慢的伸手扯掉领带,拉出了甩到旁边的副驾驶上,扯开衬衫前面几颗扣子,慵懒的姿态靠在车背,街灯昏黄的光映入车窗,照在他悲凉落寞的俊脸上。

    眼神沉得像一潭毫无波澜的死水,呆滞地望着小区的公寓。

    天,越来越沉,夜空无星子。

    晚风徐徐而来,舒适的春夜。

    童夕穿着拖鞋,一件白色长袖休闲衣,配着及地碎花长裙子,刚刚洗澡洗头,头发还没有完全干,就这样披着长发拿着手机和一些零钱出了家门。

    因为太饿了,又懒得煮宵夜,突然兴起,想到小区门口外面的小店吃宵夜。

    果果跟春姨早早入睡,她就一个人下了楼。

    晚风还是有点凉,童夕走在小区的道路上,双手抱臂,轻轻揉搓了一下,加快脚步。

    “童小姐,这么晚还出去?”在小区门口看门的大叔从电视上认识到童夕,很喜欢这么漂亮的主持人,所以每次出入都很客气的打招呼。

    童夕很亲切,对着大叔憨笑,“嗯,去对面那家小店吃宵夜呢,大叔你饿不饿,我等会回来给你打包一份吧,那小店的云吞很好吃。”

    大叔欢喜,“谢谢童小姐,你不用管我的,我刚刚吃过宵夜了。”

    “好,那我走了。”童夕对大叔招招手。

    大叔把头伸出来,憨笑地看着童夕的背影离去。

    童夕走在路边的人行道上,往前面一百米的红路灯过马路。

    因为太晚了,行人道上空无一人,路边是一排一排的大树,路灯暗沉,路上偶尔几辆汽车经过。

    静谧的夜,只有她童夕拖鞋塔塔声,走着走着,突然感觉一股不祥的预感从背后袭击而来,认真听像是脚步声。

    其实有脚步声很正常,毕竟是大路,可是她总感觉这种脚步声跟着她的节奏,她慢下来也没有见后面的人超过她,她快了,后面的脚步声也跟得很紧。

    童夕突然紧张起来,紧紧握着手机,目光瞭望前面的红绿灯,还有五十米左右,而且前面一个人也没有。

    要是坏人怎么办?

    她没有带包包,应该不会是劫财的,难道劫色?

    童夕心脏打了一个激灵,立刻拔腿就跑。

    突然,后面的脚步声急了,像跟着跑,才几步路而已,童夕感觉到后面深来手,一把横过她的锁骨,将她拉着往后退,背部撞入一个结实的胸膛。

    “啊……”的一声还没有喊出来,一只大手直接封住她的嘴,手掌淡淡的清香充斥着她的鼻腔,此刻她惊恐万状,想要挣扎。

    身后的人搂着她的肩膀将她扯起来,她双脚凌空,被快速带入旁边的树林里。

    她拼命蹬着脚,嗯嗯的从喉咙发出声音,双手一直在晃。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

    她便没入了行人道旁边靠花坛的大树里面。

    暗暗的没有一点光线。

    蓦地,被放在树干上,胸前贴上大树。

    童夕惊慌地转身想逃跑,可刚转身,肩膀被人一推,背部靠到了树干上,黑影直接压来,吻上了她的唇。

    这一刻,童夕吓得拼命挣扎,双手锤打着对方的肩膀,对方高大健硕得像一座山,怎么挣扎都无动于衷,炙热的吻疯狂而粗暴。

    男人一把捉住她挣扎双手手腕,压在头顶的树干上,一只手掐着她手腕。

    “嗯?”童夕惊恐得瞪大眼睛,被吻得无法挣扎,连头都动不了,暗暗的灯光看不清对方是谁。

    男人粗狂的动作,熟悉的清冽气息,像极了那个男人。

    他的身体十分强壮,压得她连一点空隙也没有。

    更别说挣扎得了……

    这样的夜,她如果倒霉,遇上如此强悍的男人,被强了也无可奈何。

    他肆意的揉虐让她心慌意乱,恐惧一点一点蔓延在她的心脏。

    该死的最好是傅睿君,要是别的男人,她会想死的。

    她真的会活不下去的。

    那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气息,让童夕感觉越来越像那个男人。

    他的手太放肆。

    童夕断定这个男人想强了她。

    她闭上眼睛,不再挣扎。

    片刻后,男人竟然没有进一步行动,慢慢停下来。

    童夕看到希望了,如果是猥琐男一定在这里强了她。或许是个正人君子,还做不到这么明目张胆的野战。

    男人放下手,慢慢离开童夕,空气中是暧昧的暖流,是两人微喘的气息,是弥漫在四周化不开的欲望。。

    童夕心脏起伏,眯着眼眸看着眼前的身影,透过暗沉的灯光,看清了男人的轮廓,但看不清样貌。

    即便只是轮廓,她也可以断定对方是傅睿君。

    他的粗喘太过熟悉了。

    “要去哪里?”男人先说了话。

    童夕微微一顿,醇厚磁性的声音,十分好听,低沉得沙哑,是傅睿君的声音。

    发现是这个男人,心脏跳得更加的厉害,紧张得指尖颤抖,刚刚被吻过的唇变得甜蜜了,她珉了珉唇,喉咙嗓子好像被心跳塞住似的,低声回应:“去吃宵夜,你……你怎么来了?”

    “刚好经过。”懒得找借口,傅睿君随便说了一句,暗夜里,他伸手划过自己的短发,低下头深呼吸。

    “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把我吓坏了。”童夕低声呢喃,声音中带着丝丝不满。

    童夕此刻还后怕,如果不是这个男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傅睿君邪魅的嗤笑透过鼻音发出来,语气变得轻佻,反问:“那现在知道是我,不会吓到?不会生气或者厌恶吗?”

    “我……”童夕顿停下来,一时半刻没有办法说出话来。

    傅睿君等不到她的声音,缓缓转身走向外面:“走吧,我也没有吃晚餐,一起去吃吧。”

    童夕转身,看着男人已经出了树丛,走在人行道上。

    她立刻跟上,走在男人的后面。

    心情难以言语的难过,只是听到他说没有吃晚餐而已,不由得心疼他。

    路灯昏黄,映衬在男人宽厚却落寞的背影上。

    他大长腿的步伐很慢,双手插袋,优雅却慵懒,像是在等她跟上。

    童夕也悠悠跟在后面走了好几步,发现男人越来越慢了。

    她立刻跑上前,并肩着男人,看着前方往前走,只是并肩而行,心跳却不正常了。

    来到红绿灯的斑马线上,刚好是绿灯。

    道路上的车辆很少,少得绿灯来了也没有车停下来。

    男人的手突然握住了她的手掌。

    童夕心脏猛地一颤,身子僵硬,脚步跟上,但还是很不自在的想把手抽出来,可是抽了几下,纹丝不动地被牵着。

    只是几秒钟的路程,童夕的心都要跳到爆炸,直到去到对面马路,傅睿君才松开了她的手,继续冷冷的往前走。

    那一刻,被放开手的感觉,竟然隐隐作痛。

    突然记忆起曾经,跟这个男人去买菜做饭,他出门后从来不牵她的手,可是来到过马路的地方,无论有没有车,都强制牵上,之后就不会放开了,一直牵到目的地才会放开她。

    那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觉。

    而此刻。

    牵手的时候,会心跳加速。

    放开的时候,却心痛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