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69章 喜欢胸大腰细腿长的

正文 第69章 喜欢胸大腰细腿长的

    陈紫晴态度颇为冷淡。

    童夕还没有出声,对方就这样的态度,简直是让她无语。

    忍了这一口气,童夕温声细语问道:“陈小姐你好,我是童夕谈心的主持人童夕,明天约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陈紫晴说出一句:“我有记录,不需要你打电话提醒,没有重要事情,请别打扰。”

    说完。

    直接中断。

    童夕扯开手机屏幕,看着已经没有通话的屏幕,气得从桌面上弹起来,对着手机屏幕低声骂道:“什么狗屁秘书?你这个男人眼睛长头顶上了吗?聘用这么没素质的秘书。”

    “小夕,你在骂谁?”同事被吓得一跳,惊愕问道。

    童夕将手机放到桌面上,深呼吸一口气,平静下来缓缓道:“一个没有素质的秘书而已。”

    闷了一天,童夕也无心工作,早早就下班。

    下班后,童夕第一时间给路甜甜打电话,可是她的手机铃声在响,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早上还说好了下班给她打电话来着,怎么此刻又不接她电话了呢?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童夕对此十分担心。

    回家的一路上,她连续给路甜甜打了好几个电话,还是没有人接。

    没有办法联系到甜甜,童夕带着担忧的心回到家。

    -

    次日清晨。

    童夕起来的时候,已经迟到了。

    可能是知道傅睿君要结婚的消息,一夜辗转难眠,第二天起不来。

    她慌乱中简单洗漱,换上衣服拿着背包,火急火燎的冲出家门。

    平时都是坐地铁,今天她特意打了出租车。

    今天是录节目的日子,要是这个时间还迟到,她会吃不了兜着走。

    出租车在电视台大厦门口停下来,童夕塞了钱给司机,推开门冲向电视台。

    刚刚跑两步不由得停下来,看着旁边一幕,眉头紧蹙。

    平时在电视台做清洁的阿姨哭哭啼啼的抽泣着,在一个女人面前卑躬屈膝地认错。

    女人一头优雅的大卷发,高贵的气质,身材苗条,脸蛋精致,从衣着打扮来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后面还跟了一个女佣为她拎包包和外套。

    要是平时,童夕不会理,可是那个阿姨平时打扫她们的办公室,很亲切和蔼,年龄也有点大,五十多岁,但十分勤快,为人热情,办公室里面的同事都跟她关心挺好。

    第一次见到阿姨哭,童夕忍不住想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她也不管是不是迟到,缓缓走过去。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优雅的女人声音温和,语句却十分犀利的说:“别跟我说对不起,你的对不起不值钱,你扫地还能把污水弄到我的裙摆上,老眼昏花也别出来祸害别人了,回家呆着养老吧。”

    “对不起,对不去,小姐,真的对不起。”

    女人嗤之以鼻,姿态依旧优雅,目光也柔和,让人看不出来她在对一个阿姨撒泼。

    “好了,别说对不起了,我这裙子让你赔,卖了你这条老命也赔不起,算我倒霉吧。”

    阿姨立刻道谢:“谢谢,谢谢。”

    女人转头对后面的佣人说:“把这个清洁工查清楚了,告诉她部门领导,这么老的女人就别弄出来碍着地球转了。”

    言下之意,是让公司辞退她,阿姨急了,连忙捉住女人的手,泪水横流,“小姐,对不起,你别……”

    女人嫌弃的推开阿姨双手,“别碰我,脏死了。”

    阿姨被推开手,突然缓缓下跪,“你别到我公司去,求求你,我家里还有一个尿毒症的儿子,我孤儿寡母的,如果我不上班,我和我儿子都会饿死的。”

    女人不但没有帮点同情,蹙眉后退一步,“那是你家的事情,你别跪下来,搞得我欺负了你似的。”

    童夕握拳冲上去,直接把阿姨扶起来,“阿姨……你别跪这种人渣。”

    “你说谁人渣了?”女人后面的佣人怒吼。

    女人脸色阴冷,怒黑了脸,瞪着童夕,她安静得没有作声。

    阿姨歪头,看见童夕,双手一把捉住童夕的手腕,哀求道:“童小姐,你帮帮我,我不小心把脏水扫到这位小姐的裙子和鞋子上,我不小心,真的,她要跟公司投诉我。”

    童夕瞪着女人,打死她童夕,她也不会向这种金絮其外败絮其中的女人求情。

    女人看起来很优雅高尚,可做出的事情会让人无法想象。

    童夕扶着阿姨,安慰:“阿姨,不要怕,让她去投诉,如果公司把你辞退了,我给你找一份工作比这份更高工资,更加舒服。”

    “真的吗?”阿姨疑惑的看着童夕。

    童夕十分确定,眼神真挚点头,“真的。”

    她虽然不想要穆纪元一分钱,但让穆纪元再帝国的分公司给阿姨安排一份工作,简直轻而易举的事情。

    “有童小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阿姨收住眼泪,再对着女人道歉:“真的抱歉。”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不再害怕那个女人拿她怎么样了。

    女人扬起嘴冷笑,缓缓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钢铁侠’,不过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粗口、没有素质、还正义的挺身而出,信口开河给别人承诺的钢铁侠。”

    童夕听出她的讽刺,双手抱胸,一副我就是流氓的姿态:“对,我就是这么没有素质,又粗口,还信口开河的钢铁侠,但至少比那些披着貂皮的老鼠要好。”

    老鼠?

    女人脸色骤变。

    童夕不想理会这个女人,她已经迟到了,再耗下去,估计要被炒鱿鱼了。

    她转身就跑,百米冲刺的往电视台走去。

    回到办公室,总监上来就劈头盖脑一顿臭骂。

    童夕立刻收拾东西灰溜溜的去录影棚。

    进入录影棚,大家都在准备。

    摄像头前面的两条橘红色沙发,后面布景是童夕谈心四个大字,灯光已经准备好,工作人员,摄影师,导演等众多人员都在等她。

    更重要的是,沙发上坐着一个清冷优雅的男人,叠起腿,大腿上放着剧本简介,他正低着头认真的在看。

    隔着几米远,童夕看到男人的身影,心脏都跳得生疼,呼吸乱了,紧张得不知所措。

    化妆师看到童夕,立刻冲过来,“童夕,你怎么现在才来,快点,我给你化妆,总监发飙了。”

    童夕反应过来,回过神立刻跟着化妆师走向化妆台。

    坐在化妆台前面,童夕任由化妆师快速的往她脸上涂抹。突然,镜子后面映入一个女人。

    干练,漂亮,脸色沉冷的陈紫晴。

    她缓缓走到童夕的身后,清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没有时间观念,没有职业道德,这个的人也能成为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真的是令人大开眼界。”

    童夕蹙眉,盯着镜子,从镜子里面望着陈紫晴,她没有回应这个女人的话,因为这一次迟到的确是她的错,她无话可说。

    可是,这个秘书对她是满满的敌意。

    说完这句话,陈紫晴便走开。

    童夕的肤质好,化妆师每次给她化妆都轻而易举,简单的涂抹,已经美伦绝伦。

    “好了。”化妆师一句话落下来。

    童夕立刻站起来,拿起她的资料夹走向摄像头前面,在傅睿君的斜边沙发站着,对着低头看着稿子的傅睿君礼貌鞠躬,“对不起,傅先生,我迟到了让你久等真的抱歉。”

    听到童夕的声音,傅睿君微微一顿,肩膀不留痕迹的僵硬,这种状态很快就消失,缓缓抬头,看向童夕。

    男人依旧俊逸的脸庞,看起来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清冷寡淡,目光深沉。

    对视上傅睿君的目光,童夕心底忍不住颤抖。

    跟傅睿君打完招呼,童夕往沙发坐下,深呼吸一口气,对着傅睿君问道:“傅先生,稿件你都看过了吧,对上面要谈的话题有意见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开始吧。”

    傅睿君盖上稿件甩到面前的茶几上,一边手靠着沙发后背,泰然自若的姿态显得有些慵懒随性,嘴角轻轻上扬,“什么话题都可以谈,我无所谓。”

    真的什么话题都可以聊吗?

    童夕心里被他这句话刺激到,脱口而已:“为什么要退伍?”

    傅睿君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导演立刻喊道:“童夕,还没有开始呢。”

    童夕才反应过来,刚刚是自己的心声在发问,所以那么迫不及待而已,她立刻挤出微笑,站起来对着导演鞠躬,“对不起导演,刚刚那句是开玩笑的,我在等你通知呢。”

    导演点头。

    童夕刚想坐下,导演身后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刚刚在楼下欺负阿姨的那个高尚的女人?

    童夕蹙眉,紧紧盯着她看,她怎么来这里了?这里是摄影棚,她……

    正在童夕疑惑的时候,旁边有人出声,“梁小姐你好,正荣幸在这里见到你,你怎么过来了?”

    女人温和的笑容,落落大方:“我是来看我未婚夫录影的。”

    “……”

    未婚夫?

    童夕猛地坐下来,错愕的看向傅睿君。

    那个就是傅睿君的未婚妻?梁静兰?

    简直了,童夕不由得深呼吸一口气,心脏闷得难受,冷冷的看着傅睿君,不悦的低声问道:“傅先生,你都什么二百五眼神?”

    傅睿君眉头紧蹙,虽然童夕的声音不高,但她听得一清二楚,疑惑着这个词是什么意思,“讲人话。”

    原来这个男人听不到这些俗气的句子,童夕珉唇强颜欢笑,“我说你未婚妻很漂亮。”

    傅睿君知道这句话不是这个意思,但不清楚童夕为什么要这样说,歪头看向导演组那边,发现梁静兰过来了。他脸色微微暗了下来,目光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厌烦。

    童夕紧紧握着拳头,低下了头。

    去他狗屁的祝福,什么条件好,身家清白的女人?

    她童夕虽然身家不清白,但至少还是个正直善良的女人,而这个梁静兰,简直是个人渣,连五十多岁的清洁工阿姨都欺负,目中无人,自大猖狂,外表温婉高尚,内心却如此糜烂。

    这个女人那一点配得上傅睿君了?

    童夕想想都觉得可笑,这个女人嫁傅睿君?她不会祝福,也不服……

    这时候,导演一声令下,节目马上开始。

    童夕也瞬间进入状态。

    对着镜头,笑容如花,“欢迎收看童夕谈心,今天我们邀请到世界十强大企业的总裁,傅睿君先生来到我们的节目。”

    “傅先生你好。”

    傅睿君也应付她的开场白,应了一句:“你好。”

    接下来的话题,按照剧本来,应该是企业,生意,人生观,价值观,生活等等正面性话题。

    可是童夕突然开口一句:“听说傅先生曾经结过婚,有一个前妻?”

    吃话题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天天跟在傅睿君身边的秘书也傻眼了,工作人员吓得脸色煞白,立刻翻开剧本。”

    并没有这一条问题,而站在一旁的梁静兰脸色阴冷,目光锐利,紧紧盯着童夕,一种冤家路窄的愤怒感。

    这是提前录制的节目,不是现场直播,如果傅睿君喊停,可以重新来过。

    导演组当然不会喊停,这么爆炸性的问题,简直是收视长虹,只要傅睿君肯回答,导演组就会继续下去。

    童夕冷静的目光对着傅睿君高深莫测的双眸。

    他单手压在沙发后背上,手指轻轻摩挲着他薄凉性感的薄唇,对于童夕不按剧本突然问出这样一条爆炸性的问题。

    颇有意思,他挑眉,邪魅的冷笑,静静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猜测她到底想干什么?他们曾经是隐婚,登记的国家也是国外,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结过婚,这个女人把这事情播出来,就不怕自己也惹上麻烦?

    越是有挑战心性的事情,他傅睿君就越觉得有意思。

    “嗯,是结过婚,有过一个前妻。”男人不慌不忙的回答。

    在场的人全部都吓得倒抽一口气,工作人员都差一点为童夕鼓掌了。

    心想这个不怕死的主持人,这下给你鼓掌,下来之后,估计要到你的坟头送菊花了。

    “你前妻漂亮吗?”

    “漂亮,胸大腰细腿长,长得很漂亮。”傅睿君深深凝视着童夕,毫不忌讳的在电视面前说他想说,“跟童小姐一样漂亮。”

    童夕苦涩一笑,低下头深呼吸,很想很想问问这个男人,既然这么漂亮,为什么不爱她?

    顿了片刻,童夕又开口问道:“傅先生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胸大腰细腿长,长得比童小姐还要漂亮的。”傅睿君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那轻佻的态度,根本像是开玩笑。

    让人摸不清他那句是真那句是假。

    童夕浅笑:“你说这话,不怕大众知道傅睿君是个肤浅的人吗?只看外貌。”

    傅睿君冷笑了一下,沉冷了,像是深呼吸,也像是顿停下来思考,几秒后,望向童夕的目光带着丝丝恨意,语气也重了几分,“不看外表看什么?看内在吗?我到想请问童小姐,一个人的内在真的看得准吗?”

    被暗指,童夕此刻无法回答。

    气场变得压抑了些许。

    童夕不能回避,直接回了一句:“有看不准的时候。”

    “……”傅睿君无奈地浅笑。

    两人的话题突然消失,童夕还没有缓过压抑的心情,又急忙找到话题,“傅先生以前是军人,职位甚高,为什么会退伍?”

    又是一个爆炸性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像锋利的刀尖,划过他已经复原的伤疤,瞬间鲜血淋漓,沉下来的目光看着童夕。

    四目相对。

    她,在等他的答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