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章

    童夕问了一句话,傅睿君却完全听不见,他依旧低着头,窒息的感觉难受得他想在心脏处插一个洞,可以让呼吸顺畅一点。

    太难受了。

    三岁?才三岁?刚刚接到童夕的电话,他痛的同时还可以希望这个女人会生下他的孩子,原来孩子才三岁,而已有自己的爸爸。

    好像没有他什么事情了。

    其实在五年前,童夕离开他,离开帝国的时候,他已经看透了,伤透了,心都死了,此刻还有什么好痛的?

    如果再不离开,他觉得自己真的会疯掉。

    鼻腔呼吸不了,他仰高头,对着天微微开启嘴唇,深深呼出一口闷痛的气息,转身,走向他的车。

    童夕见他什么也不说,来了突然又走,连忙向前两步,“傅先生,你来找我什么事吗?”

    傅睿君停下脚步,没有力气的语气淡淡的说了一句:“碰巧经过而已。”

    说完,他拉开驾驶位置上的门,坐到车内,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突然出现,真的是碰巧经过吗?

    这里是他们两人曾经居住过的小区,他把车停在这里等,是经过?

    车如马龙的道路上。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

    璀璨的霓虹灯闪烁在街头,傅睿君一只手撑着头靠在车窗得上,另一只手握着方向盘,目光呆滞看着前面开车。

    打开的车窗,晚风徐徐,可依旧无法让他闷痛的心平静下来,此刻的心像被钉在了半空中的十字架上,那种是钻心的痛。

    车厢暗沉,路灯透过车窗映射进来,男人的脸死寂的沉,没有了生气,跟以往那个轻佻不羁的男人截然不同的状态。

    道路很塞,他走走停停,身上的西装被他脱了下来,领带扯松,衬衫脱了两个扣,一副颓废的懒惰模样。

    傅睿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安全开回家的,手里拧着西装外套,疲惫不堪的拖着脚步走向大屋。

    来到大门前,他伸手按了密码,推开门。

    里面明亮一片,所有灯都亮着了。

    他一个人住的家,这样的夜晚,除了他自己,还有谁会来?傅睿君家里的密码,傅家的人都知道,他并没有太惊讶。

    关上门,连皮鞋也没有换下了,直接走向客厅,垂头丧气的走到客厅沙发,手中的衣服往沙发一甩,直接坐到了沙发上,身体靠下来,头仰在沙发背后,看着天花板。

    他从来没有试过身体这么疲惫,心累,身体更累。

    清冷悲凉的目光看着精致的天花板,心脏像被大货车碾压过一样,无法形容的闷痛。

    “睿君,你回来了。”一道熟悉的女人声音传来。

    是他姑姑,傅睿君听出了声音,但没有力气去看她,也没有力气回应她,反而把目光闭上。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不想让人看到他的悲伤。

    “你怎么了?”姑姑的声音从他身侧传来,感觉到她已经坐到他身边来。

    傅睿君能猜测得到他这位爱管闲事的姑姑过来找他有什么事情,傅家三兄弟就他一个没有结婚,家里人不急,倒是把这位无所事事的姑姑急坏了。

    她姑姑没有什么爱好,没有什么朋友,不爱好逛街购物,不爱好打牌聚会,性格比较石山古板,就爱唠嗑和管闲事。

    傅红看着傅睿君疲惫的脸,紧张得伸手摸上他的额头,“你是不是病了?怎么看起来这么累?”

    “没有病啊,体温正常。”傅红放下手,雍容高贵的姿态端坐着,叹息一声缓缓道:“睿君啊,上次不是说看上了林家的女儿了吗?都说约时间谈婚事的事情,怎么又改变主意了呢?”

    “你这样不行的,你都快三十岁的男人了,你赶紧结婚吧,你看看你大哥和你二哥都已经结婚五年了,你大哥的小孩都四岁,你二哥还没有小孩,但人家已经结婚五年。”

    傅睿君被吵得头痛,伸手搭上自己的额头,深深呼吸一声。

    傅红挪了一下屁股,坐得更加靠近傅睿君,“睿君啊,你赶紧结婚吧,姑姑求你了,我其实也不想一直这样逼你,但是姑姑真的没有办法了,姑姑就小雪一个女儿,她今年都26岁了,还没有交过男朋友,连男性朋友都没有一个,不肯相亲也不肯结婚,我这个心啊,着急啊。”

    “你说小雪她从小就特别崇拜你,喜欢你,你们又是亲表兄妹,姑姑好怕她错把亲情当爱情你,你懂吗?”

    傅睿君无力的开口:“安排吧,你想怎么安排直接说。”

    傅红大喜,兴奋道:“睿君啊,姑姑这次真的帮你把冰城最好的女生找来了,这一次你一定喜欢的,人家姑娘长得可好看了,身材又好又高挑,比你前妻好千百倍,人家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博士生,父亲是酒店大王连梁霸天,跟傅家也算是门当户对。”

    “嗯。”傅睿君毫无兴趣的应了一声。

    “人家姑娘已经留意你很久了,这一次还是她主动向她爸爸提出来想跟你相亲的,你有时间的话去见一面吧,说不定这次就看中了呢。”

    “嗯,不用见了,她没有意见,直接结婚吧。”

    说完这句话,傅睿君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睁开眼眸,淡淡的目光看向旁边的傅红,傅红明显错愕得愣住,不敢置信的仰头看着傅睿君。

    傅睿君弯腰拿起沙发的西装外套,无精打采的嗓音累得像个病人:“什么时候结婚就通知我一声吧。”

    “这……”傅红目瞪口呆。

    傅睿君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向楼梯。

    这一刻,或许真的可以死心了。

    踩着楼梯,男人的脚步声低沉,落寞,缓缓上楼。

    傅红觉得傅睿君今天很不正常,她这些年没有少介绍女人给他,他不是推托就是搅黄,各种手段层出不穷。

    她www.youfa8.com人不会太担心,唯独担心傅睿君。

    因为她的女儿顾小雪从小时候就十分喜欢这个三表哥,喜欢的程度已经超出亲情,让她不由得不防备,让小雪去赌寄读学校,让小雪出国念书,各种方法,但到底还是没有办法让小雪放下这个三表哥。

    她唯有让傅睿君早点结婚,成家立室,让顾小雪断了她这些不伦孽恋的想法。

    -

    三天后。

    清晨。

    春意盅然,朝阳蓬勃。

    童夕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向电视台,每天的早上都像打了鸡血,精神抖擞的上班。

    刚刚走进大厦门口,眼前出现一个甜美漂亮的女生,对着童夕浅笑,童夕猛地顿停下来,看到对方,心情也瞬间变得激动。

    两人对视三秒,满脸笑容向对方走来,直接一个热烈的拥抱。

    “甜甜……”

    “小夕……”

    两人女人激动的相拥,很快推开对方,握着对方的手,上下打量。

    童夕:“好久没见,好想你。”

    甜甜:“你回来帝国这么就了也没有来找我,你都忘记我了。”

    “我怎么会忘记的你呢。”童夕不悦,故意蹙眉,“我经常想着你的,我也去过你的家,可是……”

    甜甜苦涩一笑,“我知道了,你找不到我是吧。”

    “嗯嗯。”

    “别说这个了,让我看看你现在有没有变漂亮了。”甜甜上下打量童夕,目光定格在她雄伟的胸前,眉头紧蹙:“你还是这么年轻漂亮,但是变丰满了。”

    童夕想吐血,她就最讨厌别人说她丰满了,或许在别人看来,女人是羡慕的,男人是垂涎的,可是傅睿君好像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傅睿君说她是畸形的,激素吃太多的,她听说女人母乳后,会变小,该死的她都将果果喂到三岁,没有变小,反而变大了。

    “甜甜,你也变了。”童夕看着此刻的甜甜,当年的稚嫩褪去,是成熟的美,是高雅的气质,还有属于年龄沉淀出来的一种气质。

    甜甜叹息一声,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变老了呗。”

    “没有,没有,很漂亮。”童夕牵着她的手,“走,我快迟到了,上我办公室坐坐。”

    “不要了,我就是在电视上看到你的节目才过来找你的,你去上班吧我们交换联系方式,以后不可以再无端端失踪不见了。去到那里都要联系我。”

    “好。”童夕立刻拿出手机。

    甜甜怕耽误童夕,快速交换联系方式,急忙的转身要走,边走边回头跟童夕打招呼。

    摇着手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喊着:“童夕,下班了联系我,我等你电话。”

    “好。”见到昔日的闺蜜,童夕此刻颇为感慨。

    她以为甜甜会讨厌她,因为她的不辞而别,因为她绝情断络,可是甜甜还是以前那个可爱的甜甜。

    心地善良,宽容大度,没有丝毫责怪她的意思。

    路甜甜离开,童夕转身往电梯走去,面前突然走出一个女人把她的路给挡住了。

    童夕骤停,冷着脸怒视眼前挡路的女人,赵约约。

    赵约约双手抱胸,趾高气扬的模样,没有资本还故作高冷,冷冷问:“你怎么认识那个女人的?”

    那个女人?甜甜?童夕疑惑,但不想理睬这个总是撩事的女人。

    冷着脸,越过赵约约,继续向前走。

    赵约约还不死心,立刻跟上去,在后面讽刺:“你朋友吗?原来你也跟这种婊子做朋友的?”

    婊子?

    童夕立刻停下脚步,直接回头,举起巴掌直接甩到赵约约的脸上,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在大堂回荡。

    赵约约猝不及防的被扫了一个大巴掌,踩着高跟鞋的她直接踉跄两步,趴在地面上。

    赵约约此刻也惊愕得捂住疼痛的脸蛋,这巴掌来得太过突然让她傻眼了,抬头瞪向童夕。

    看到这一幕的员工,连上班的时间也忘了,停下来看着,有些跟着后面的也被吓得倒抽一口气,惊愕住。

    “童夕,你个疯女人。”赵约约气得泪水都飚出来,作为被打的一方,她此刻就软弱的趴在地上,泪眼汪汪,楚楚可怜。

    童夕握着拳头,咬着牙一字一句:“你下次再敢骂我朋友,我会刀子直接割掉你的舌头。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疯女人。”

    赵约约吓得肩膀抖索,脸色泛白,可她不心甘,见没有人敢过来扶起她,她便直接爬起来,后退两步,气恼得低吼:“整个冰城都知道那个女人就是个婊子,你这么厉害去割他们的舌头啊。”

    “有种你再说一遍。”童夕握着拳头,咬牙切齿道:“我朋友到底哪里得罪你了?让你这样骂她?”

    赵约约嗤之以鼻,捂着脸蛋继续往后退,怕说出来下面这些话,童夕真的过来割了她的舌头。

    “那个女的叫路甜甜对吧,毁了她姐姐的容貌,抢走姐姐的未婚夫,自己嫁入豪门享福,不是婊子是什么?骂她婊子都是轻的了,她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谁不认识她?”

    童夕一顿,傻了。

    阴冷的脸色怒瞪着赵约约,从她的态度来看不想捏造事实,可是陆甜甜是独生女,哪里来的姐姐?再说了,甜甜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善良最勇敢正义的女人,这种事情,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太平洋的水干枯了,天上有十个太阳,那么她就相信是真的。

    童夕喘着粗气,隐忍着心脏的愤怒,握紧拳头恨不得上前把赵约约的嘴巴给撕碎。

    赵约约欲要逃跑,最后还不怕死的补充一句:“她的背景不小,有种你就邀约她上节目啊,那才了不起。”

    再忍,她就不是童夕。

    童夕立刻走向赵约约。

    来势汹汹的童夕像要发飙的母狮子,吓得赵约约落荒而逃,惊叫着:“啊……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公司……”边跑边叫,失态的模样像个疯子。

    童夕只是走了几步便停下来。

    僵住在原地,心情郁闷。空穴不来风,赵约约也不是真的疯子,不会一大早来惹打的,那么,甜甜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她嫁人了?

    心脏像塞了棉花,被赵约约弄得一点心情也没有,情绪低落的往电梯走去。

    下次见到甜甜,一定要问问她这些年过得怎样。

    整理好情绪,童夕专心投入到工作里面去,明天就是开录节目的时间,她要吧剧本稿件整理出来,让傅睿君过目,毕竟这种大人物不能随便得罪,他们电视台也得罪不起,如果聊到的话题影响到他,会很麻烦。

    工作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忙碌起来,连喝口水的时间也没有。

    童夕摸到自己的茶杯,仰头喝上一口,才发现杯子里面没有手,口干燥不已。

    她放下笔,拿着杯子站起来摇晃了一下僵硬的腰腹,然后走向茶水间。

    茶水间里面有好几个女同事在低头看着杂志,议论纷纷。

    童夕从她们身后经过,没有打扰她们闲聊,来到咖啡机前面,现磨一杯咖啡。

    “真的太好命了。”

    “这种女人一生出来就是带着幸运的光环,在富贵的家庭里面长大,毒最好的学校,去最好的饭店,穿最好的衣服,现在又嫁最好的男人,哎……人比人,比死人的。”

    “无法比,真的无法比,长得又漂亮,学历又高,家庭条件又好,嫁给傅睿君也是正常的。”

    “砰”的一声,突然发出震耳欲聋的玻璃响声,把几个正在聊天的女人吓了一跳,立刻转身。

    身后的童夕脸色煞白,身体僵硬,目光呆滞地看着地面的玻璃杯,还有洒落一地的咖啡。

    “小夕,你没事吧?”同事紧张的问。

    童夕反应过来,挤着僵硬的微笑,“没事,我……我不小心掉了水杯而已,你……你们继续吧。”

    说完,童夕立刻蹲下身去捡地面的玻璃。

    几个同事见童夕没事,又回头趴在桌面上,继续看杂志,聊她们的八卦。

    “听说,婚期已经定下来了。”

    “真的吗?天呀,冰城最有潜力的钻石单身汉也没有了,让我们这些剩女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吗?”

    “这个女人好幸运,好有福气。”

    “对呀,这两家都是冰城赫赫有名的名门望族,一定是一场绝世的盛大婚礼。”

    “郎才女貌啊,虽然论财产,梁家高攀了,论才华,梁家千金绝对配得上傅睿君。”

    “听说傅睿君以前是特种兵,后来退伍了,这种男人应该很热血正义,我好喜欢军人的。”

    “我也是,我也是。”

    “我喜欢有钱人。”

    “哈哈,我们等着吧,明天傅睿君要来电视台做访谈嘉宾了……”

    “……”

    几个同事嘻嘻哈哈的讨论着,轻快的笑声不断。

    童夕蹲在地上捡玻璃的手早就无法动弹,她咬着一边手背,狠狠用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一丁点声音来。

    低着头一直蹲着,逼着眼睛也忍不住眼眶的泪水,一滴一滴的往地面掉。

    心痛得无法呼吸,肩膀微微颤抖,她咬着手背愈发用力。

    手背被咬得快要出血,她也不敢松开。怕自己会哭了出来。

    心痛得她的身体已经麻木,感觉不到手背的疼痛,只知道泪水像大雨而至,滴落下来。

    没有办法将地上的玻璃捡完,童夕捂着嘴巴,把手中的玻璃放到地面上,转身冲出茶水间,低着头避开别人的目光往办公室冲出去,直接冲到卫生间。

    关上卫生间的门后。

    从厕所格里面隐隐约约传来女人的哭泣声。

    哭了很久,童夕才从厕所格里面出来,在镜子面前的洗手盆里开了水龙头,双手捧着水把脸洗干净。

    洗了几遍,童夕双手撑着石板上,仰头看向镜子。

    白皙的脸没有了血色,眼眶通红,隐隐的肿了些许。

    狼狈的样子让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有什么好哭的?

    其实没有回来帝国之前,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觉得傅睿君结婚生子,有自己的家庭。

    她也不是冲着傅睿君才回来的。没有什么好哭的,这个男人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她应该为他高兴才对。也只有条件优越,身家清白的好女人才配得上他傅睿君呢。

    她要学着微笑面对,衷心祝福他,让他有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

    在卫生间哭过,也安慰过自己,童夕让自己坚强起来,即便是伪装也要伪装得无所谓。

    离开卫生间,她回到位置上,缓过气后拿起手机给傅睿君的秘书提醒预约明天的录制时间。

    手机在响,童夕打着陈紫晴的电话。

    一次,两次,三次……

    童夕眉头紧蹙,看着电脑上面的时间,此刻才是下午时间,这个电话是陈紫晴的手机,作为一个秘书,竟然不接听她的工作手机号?

    童夕火了,打第四次,再不接她就直接打给傅睿君。

    而这一次,电话接通。

    童夕还没有说话,对方发出一句冷冷的话,“有事快说,很忙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