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67章 到底遗传了谁?

正文 第67章 到底遗传了谁?

    穆纪元看着童夕愤怒的小脸,他暗淡的面色也难看了几分。

    不想再去惹怒童夕。

    童夕泛着泪光的眼眸眨一下,把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怨恨压下来,重新穿上伪装的外衣,淡去泪花的目光冷冷清清。

    语气也放慌了些许,“纪元哥,不要再纠缠了,我跟果果两人过得很好,我也不再是当年那个盲目,不顾一切去霸占的女孩子。”

    “大小姐。”穆纪元不忍心她如此悲伤,却非要强颜欢笑。

    童夕苦涩浅笑,讽刺的目光看向穆纪元,“不要再叫我大小姐了,我不在乎一夕,那些财产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可是不代表我就能原谅你的所作所为。”

    穆纪元深呼吸一口气,双手兜袋,走向童夕,语气低沉而沙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企业在你手里,根本不能服众,我……”

    “别说了,我不在乎,那些本来就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也不想要,现在你拥有了一夕,就放过我吧,我会照顾好自己和果果。”童夕平心静气的叹息一声,道:“如果你真觉得愧对我,请你帮我调查我爸爸的身份,帮他洗脱罪名,我相信我爸爸不是特务,他也是帝国居民,他跟我一样,爱这个国家,我爸不会……”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穆纪元恼火得加大声音,“大哥他已经死了这么多年,没有人在意这件事。”

    “我在意。”童夕咬着下唇,眼眶红了,心刺痛着,泪花泛滥,“即便我爸爸死了,我也不想让他被冠上这个污名。”

    穆纪元仰头望天,深呼吸,痛苦得发出低声呢喃,“为你爸爸洗掉污名是假的,你是为了傅睿君,你还想回到他身边是不是?他作为军人出身,即便他现在退伍了,但骨子里永远流着军人的血,你觉得你是特务的女儿,不配做她的妻子对不对?你觉得你是一夕集团的继承人,你生产的武器射向着他的国家和战友,所以我抢了你的企业,你觉得无所谓对不对?”

    一字一句都刺痛着童夕的心,无所谓?对呀,她是无所谓,她恨自己的身份。

    但她更没有想到傅睿君会退伍,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退伍的,这点是她心中的一个痛,那个男人这么爱他的国家,那么爱他的战友和荣誉,他却回家继承家业了。

    她认识的傅睿君不是贪图继承权的男人,他一定有原因的。

    童夕一直沉默着,穆纪元上前,伸手握住她的手,缓缓揉着掌心中,温柔的语气劝说:“别傻了,跟我回家吧,傅睿君从来就没有爱过你,五年前没有,现在更加不会。五年前你是用婚姻绑住他的人,现在你又想利用果果回到他身边吗?你这样不会幸福的。”

    “我没有。”童夕抽出自己的手,后退一步,泛红的眼眸瞪着他:“纪元哥你别说了,我知道我的人生该怎么走下去。”

    穆纪元也着急了,带着丝丝愤怒,“难道你就没有看到我的真心吗?”

    童夕苦涩一笑,讽刺道:“纪元哥你还挺贪心的,霸占了一夕还不够,还想连我也一同收下?”

    “是,我是把一夕抢过来了,可是我也是为了得到你。你跟我结婚,一夕还是你的,果果的,我们未来的孩子的。”

    “我和果果都不需要。”童夕咬牙切齿怒斥。

    这些年为童夕的付出,穆纪元不甘心,再也无法冷静下来,双手握住童夕的肩膀,低声吼道:“傅睿君这种坏男人到底有什么好,让你这样死心塌地的爱着他?”

    “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童夕冷笑,很讽刺自己的心:“他这么坏,简直坏透了,可是我就爱他,怎么办?纪元哥你说怎么办?”

    果果在一边早就看不下去了,这些大人都在说什么,一会生气一会低声下气,真的好烦呢?还要聊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家?

    看了好久也没有看出什么,果果疑惑地仰头看向两位大人:“妈妈,元叔叔,傅睿君是谁?”

    童夕一顿,紧张地推开穆纪元的手,蹲下身握着果果的肩膀,强颜欢笑,“果果,没有谁,一个陌生人,我们回家吧。”

    穆纪元不悦的冒出一句:“一个坏男人,伤透了你妈妈的心的坏人。”

    童夕生气地站起来,蹙眉怒瞪着穆纪元:“你对果果胡说八道什么?”

    “伤妈妈心的坏人?”果果小脸沉了下来,义愤填膺,“敢伤妈妈的心,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怒瞪着穆纪元,童夕心情起伏,无法平静下来,隐忍着气焰一字一句:“请你以后不要在我儿子面前乱说话。”

    放下这句话,童夕牵着果果转身走向车站。

    穆纪元站在后面并没有追上去,沉冷的俊脸像蒙上了一层阴霾,目光如水般清冷。

    童夕牵着果果的小手,边走边低头,温柔呢喃,“果果,傅睿君不是坏人,他没有伤妈妈心,是妈妈不好,是妈妈的错。”

    果果稚嫩的声音传来:“可是元叔叔说他是坏人,刚刚妈妈跟元叔叔也说,那个男的很坏,坏透了,可是妈妈你为什么还是很爱他?”

    “……”童夕无言以对。

    “妈妈,好孩子是不能喜欢坏人的,要跟好人在一起,要喜欢好人。”

    “……”

    “妈妈,元叔叔是好人,元叔叔喜欢你。”

    “嗯,妈妈知道。”

    “果果也喜欢元叔叔,你跟元叔叔结婚,那果果就有爸爸了。”

    童夕脸色一沉,厉声道:“果果,你不可以叫别人做爸爸,你爸爸要是知道你叫别的男人做爸爸,他会气疯掉的。”

    “那他为什么不要我?他不要我和妈妈,那我就要气死他,我就是要叫别人做爸爸。”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小家伙还真的坏。童夕很无奈,“果果,不是爸爸不要我们,是我们不要爸爸了。”

    “我知道了,他一定是个坏人,所以我们不能跟他在一起。”

    “不是,我们才是坏人。”童夕心累,太复杂的事情,一时间也无法跟果果解释,这话说出来,她自己的觉得可笑。

    “果果不是坏人,妈妈也不是坏人。爸爸才是坏人,我以后也不要爸爸了。”

    “……”

    “刚刚那个傅睿君是谁?”

    “……”

    “妈妈?”

    “……”

    “妈妈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妈妈,我知道你为什么说自己是坏人了,因为你喜欢上傅睿君这个坏人,所以抛弃了爸爸。”

    “果果,你能不能别问了?”

    “哦。”

    夕阳西下,映在道路上这一高一矮的母子身上,霞红色的阳光将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

    童夕给春姨打了电话,春姨知道果果没事便安了心。

    回到小区楼下,童夕在路边上买几个苹果,还买了果果喜欢吃的草莓,拎着往小区走去。

    经过一辆黑色轿车旁,靠路边的方向,门突然打开,闪出一道身影,速度太快让童夕和果果猛得刹住脚步。

    被突然挡道,童夕一怔,仰头看向对方。下一秒,吓得脸色泛白,紧张得双手捉住果果的肩膀,带入自己腿边紧紧护住。

    果果也被妈妈突如其来的紧张吓到,立刻包住妈妈的大腿,仰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在果果眼里,这个男人好高大,像屹立在山上的大树,沉稳不倒,气势磅礴。男人长得很好看,至少比他的元叔叔更好看,更年轻。这个男人看起来并不凶,可是他妈妈为什么这么害怕?

    不管了,他妈妈害怕,他也害怕?抱紧大腿就对了。

    童夕目光惊慌,脸色越发难看紧张得心脏颤抖,手心冒汗,不知所措地盯着傅睿君。

    傅睿君一副淡雅悠哉的模样,轻挑的眼眸凝望了童夕几秒,目光向下移,定格在果果精致粉嫩的脸上。

    长着十分好看,跟女孩子似的尖尖的脸,粉嫩的皮肤,大眼睛萌萌的盯着他。

    跟孩子四目相对,他看到了这个男孩眼里的淡定,根本没有一丝恐惧,却紧紧抱着她妈妈的腿,个子并不高,但很结实的小孩。

    “你女儿?”傅睿君单手插袋,态度轻挑。

    果果听到女儿两只,觉得被蔑视了,立刻推开天妈妈的腿,双手叉腰,怒气冲冲,“我是男孩子,男孩……你都什么眼神?”

    傅睿君眯眼,勾起一抹苦涩的浅笑,看着这个小家伙,还真的遗传了他妈妈的性子,毫无畏惧的熊性。

    童夕见果果太不礼貌了,立刻把果果的手牵住,扯了一下他,“果果,不可以这样跟……”爸爸两个字他无法说出口,她不知道说出来会有什么后果。

    傅睿君没等童夕的话,珉笑,伸手过去,用力揉搓着果果的小脑袋,把他柔软的短发弄乱,宠溺的语气打击,“到底遗传了谁?长得真丑。”

    说这句话的时候,傅睿君心里仅存着一丝丝的希望,或许,这是他的孩子也说不定,看也像已经四岁。

    “你才丑呢!”果果生气得怒问,“你到底是谁呀?”

    童夕此刻脑袋一片空白,没有想到傅睿君会过来,他怎么知道她住这里?

    她不能让傅睿君知道果果是他的儿子,她不想像穆纪元说的那样,用孩子来捆绑他的人,如果更糟糕一点,她连人都绑不住,孩子被抢去怎么办?

    她不能失去果果的。

    要小不要大的男人多了去,傅睿君现在这种地位的男人,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成的。

    绝对不可以。

    傅睿君眯着看着童夕惨白的脸色,那心虚惊慌的样子让人很值得怀疑。

    傅睿君单膝跪地,蹲下身平视果果,气势丝毫没有减弱,“小屁孩,你今年几岁了?”

    “三岁了。”童夕脱口而出,扯着果果立刻后退一步,很紧张地防备傅睿君。

    果果错愕得仰头,傻傻盯着童夕看,明明是四岁两个月了,他妈妈为什么要说谎。

    傅睿君身体微微一僵,清冷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顿了好几秒,缓缓站起来,语气十分平静,“这小子个儿长得挺好。”

    “谢谢。”童夕立刻回了他一句,刚好这个时候,春姨从公寓里面出来,可能是心急果果,所以下来看看。

    童夕立刻叫住她,“春姨,过来把果果带上去,我这里有朋友来了。”

    春姨见到果果,喜出望外,冲过来便抱住果果,“没事就好了,果果,你爸爸真的去接你了吗?”

    听到春姨说太多不应该说的话了,童夕连忙打住,“春姨,你送果果上去吧。”

    “好,好……”

    春姨拉着果果的小手往小区走去。

    一路走回去,春姨还一直好奇果果被接走的事情,不断的追文果果,“果果,你爸爸接你去哪里了?我还没有见过你爸爸呢!”

    “……”

    春姨的声音越来越远。

    像要缺氧似的,感觉要窒息,傅睿君双手插袋,深呼吸着气息,健硕的身躯站得笔直,却把头低下来,静静看着地上。

    男人望着自己的鞋尖,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是童夕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消沉。

    感觉压抑得连空气都缺氧,童夕紧紧握拳,心脏隐隐作痛,明明是果果的爸爸,缺不敢让果果叫他一声。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