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66章 果果的爸爸

正文 第66章 果果的爸爸

    赵约约也发现傅睿君走来,一时间看得入了神,愣着没有反应过来。

    傅若莹发现大家都不太对劲,一下子安静下来,她的脚轻轻一蹬,椅子转了过来,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被人一脚踢上她的鞋子。

    她包跟的红色高跟鞋被轻易踢飞出来,甩到一边去,她傻了眼,气恼地仰头,气势汹汹地准备开口。

    可抬眸瞬间看到站在她面前的是傅睿君,她愣是一顿,蒙着无法言语,张开的嘴巴,想骂的话在唇齿间消失。

    傅睿君双手插袋,眯着阴冷深邃的眼眸,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让人毛骨悚然,傅若莹咽下口水,诺诺的开口:“三哥……你,你怎么来了?”

    “紫晴。”傅睿君冷冷的喊了一声。

    秘书紫晴立刻上前,恭敬地鞠躬,“boss,有什么吩咐?”

    “把这鞋给我扔到外面垃圾桶去。”

    “是。”陈紫晴立刻上前,去捡起傅若莹的鞋子。

    傅若莹吓得立刻赤脚冲过去,慌张失措,“不要,我的鞋子是最新季限量版……”

    她的话没有说完,陈紫晴毫不留情面的拿着鞋子往外走,傅若莹追上前,赤脚跳动,一个踉跄,“砰”的一声,狼狈得趴到在地。

    整个办公室噗嗤一阵笑声,瞬时间所有人都偷偷地捂嘴发笑。

    傅若莹狼狈又尴尬地趴在地上,痛得眉头紧蹙。

    看到眼前这一幕,童夕忍不住也伸手捂住嘴巴,偷偷发笑。

    赵约约反应过来,立刻过去扶起傅若莹,紧张又心疼地喊着:“若莹,若莹你没事吧?”

    “快,快把我的鞋子捡回来,那是限量版,快……”

    傅若莹推着赵约约的手,已经顾不及形象,心疼自己的限量版奢侈名牌鞋子。

    眼看赵约约追了出去,傅若莹气恼的转身,赤脚来到傅睿君面前,怒黑了脸,生气撒娇道:“三哥你为什么要丢我的鞋子,那是限量版,你赔我。”

    傅睿君淡漠的目光定格在她嚣张的脸上,一字一句:“别说限量版,下个月你连地摊货都买不起。”

    傅若莹吓得脸色煞白,身体无力得晃动一下往后退了一步,靠到桌子上。惊慌的目光盯着傅睿君,“三哥……你,你开玩笑的是吧?”

    四周看官已经猜测到大概意思了,大家纷纷的交头接耳,讽刺,讥笑,蔑视。

    听不到大家说的内容,但是傅若莹此刻颜面尽失。

    陈紫晴从外面回来,走到傅睿君身边,“boss,已经处理好。”

    男人如王者般屹立在办公室内,阴沉的脸色,强大的冷气场,掌控了整个办公室气场,所有人屏息以待。

    紧接着赵约约气喘吁吁的冲进去,冲到傅若莹身边,单手撑着腰喘不过气:“若莹,呼……我追出去的时候,已经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傅若莹脸色霎时间沉了下来,愤怒地瞪着赵约约,再看瞪向傅睿君,咬牙切齿:“三哥,你赔我限量版的鞋。”

    傅睿君还没有说话,陈紫晴立刻开口:“我记得若莹小姐这对鞋也是向boss要钱买的。”

    傅若莹脸色越发难看。

    童夕抬眸看向陈紫晴,细细打量着她。

    漂亮,干练,精明,原来傅睿君身边有一个这么漂亮能干的秘书,单单这个气场都可以压制住傅若莹,难怪能成为这个男人的秘书。

    一阵酸涩感冲上童夕的心头,莫名其妙的不开心。

    觉得自己好奇怪,前夫的秘书漂亮能干,她吃什么干醋?童夕甩掉脑袋内乱七八糟的想法。

    李总监恭恭敬敬地上前,对着傅睿君低头哈腰,“傅先生,你好,我是冰城电视台总监……”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傅睿君眉头蹙起,冷冽的目光看向李总监,勾起一抹冷笑。

    “你刚刚说要谁辞职?”傅睿君一字一句从唇齿中喷出来。

    像冰窖的寒流,冷得渗人,李总监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猜测不透傅睿君是站在傅若莹那边还是童夕这边,心想:对自己的妹妹再狠,应该还是会帮自己人吧?

    李总监立刻赔笑:“童夕她对傅小姐做了很过分的事情,踩脏了她的鞋子,所以我必须为傅小姐出口气……”

    “所以你让这个女人道歉,擦鞋?”傅睿君伸手指着童夕,而阴冷的目光定格在李总监身上。

    童夕被他这样一指,慌了神,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几下,不满得瞪着男人,什么叫这个女人?她有名字,她叫童夕,他连叫她名字都觉得厌恶了是吧。

    童夕此刻比较担心自己的饭碗,毕竟做支持人是她的理想,要工作养家。

    “对,对,就是她。”李总监被傅睿君的气焰所震慑住。

    他额头上渗透着汗气,紧张得唯唯诺诺,低下头,伸手抹掉额头上的汗气。有点步步危机的恐惧感。

    傅睿君突然伸手,一把揪住李总监的衣领,用力一扯,李总监踮脚被扯到傅睿君面前。

    李总监不算矮,但在傅睿君面前,他此刻秒变矮挫丑,被揪着衣领,身体微微颤抖,惶恐不安地看着傅睿君。

    傅睿君剑眉紧蹙,魅惑的深邃并发出让人心惊胆战的寒气,绝冷的语气低声警告:“这个叫童夕的女人,要道歉也只能跟我说,要擦鞋也只能擦我的,除了我傅睿君能碰她,www.youfa8.com人想欺负她,等着入地狱吧。”

    每一字每一句都像电流一眼刺激着李总监,他额头渗透着大汗,肩膀抖得厉害,指尖颤抖,不知所措地看着傅睿君,吓得拼命点头。

    傅睿君跟揪着李总监的衣领靠得太近,男人声音很低沉很有力,可是没有人听到他在说什么,只看到李总监双脚发软,摇摇欲坠似的。

    “是……是……是。”

    李总监颤抖着声音,拼命点头迎合。

    傅睿君松开了李总监的衣领,李总监脚软得往后踉跄两步,靠到了桌子前面,而这个时候台长赶到,先闻其声后见其人,“傅先生,你好你好。”

    傅睿君转身,见到这个人物,才客气地挤出浅笑,男人双手伸来,傅睿君也客气伸出一只手以他握手,“你好。”

    连台长都闻风而来,吓得所有员工立刻回到工作岗位上,假装认真工作,不再看戏。

    李总监诺诺后退,缩着头连招呼都不敢打就回去上班,再这样下去不逃离开,他位置不保了。

    台长:“傅先生光临我们电视台,真的蓬荜生辉,不知道什么风能这么光荣把傅先生吹来。”

    傅睿君珉唇浅笑,淡淡回了一句:“受童夕小姐邀约,过来准备参加一个访谈节目的。”

    台长欣喜若狂,连忙看向傅睿君身后的童夕,举起大拇指,十分赞赏童夕:“好样的,能请得动这么了不起的大人物,真棒。”

    童夕没有想到傅睿君会这么棒她,太过惊愕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对于台长的赞许,童夕开心得立刻跟台长鞠躬,“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台长过奖了。”

    “年轻有为,好好干。”台长说着,然后客气的做出请的动作,“傅先生如果不嫌弃,请移步到我办公室去,上次有个朋友带了上好的碧螺春,我们喝茶去。”

    “请。”傅睿君也客气回礼。

    接着两位大人物迈开脚步离开。

    眼见她三哥就要走了,傅若莹紧张得往前两步追上去,“三哥……”

    她还没有追上,蓦地,陈紫晴挡住了她的去路,伸出一只手拦截住:“不用追了,没有用的,如果我没有猜错,傅小姐你下个月的零用钱是没有了,你还是做好www.youfa8.com打算吧。”

    “陈紫晴,别以为你是我哥的秘书就了不起。”傅若莹强势地喊着:“你不过是我三哥身边的一只狗,一只不怀好意的母狗,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如此伤自尊的人身攻击,换成谁都受不了,一巴掌扇过去了,可是陈紫晴不痛不痒地浅笑看,轻蔑的目光望着傅若莹,不屑一顾。

    等傅睿君跟台长走远,她才放下手。

    陈紫晴转身要离开的时候,抬眸看了童夕一眼。

    童夕也一直关注着这个不容小觑的秘书,视线刚好碰触上,那一秒,童夕心里微微的颤抖一下,被这个秘书的气场给压住,淡漠的对视,没有任何温度。

    高深莫测的视线,看不透对方的心思。

    童夕只觉得傅睿君这个秘书太优秀了,各方面的条件都比她优秀。想到这里,心里就莫名其妙的酸。

    对视之后,陈紫晴转身离开。

    尘埃落定,赵约约诺诺的上前,扶着傅若莹的手臂,低声下气:“若莹,我扶你到……”

    “别碰我,都怪你了。”傅若莹怒不可遏,把气发到赵约约身上,狠狠的推了她一把,赵约约踉跄两步,稳住后也不敢作声,傅若莹怒斥,“都是你个害人精,我的限量版没有了,下个月我连零用钱都没有,你让我怎么活?”

    赵约约惭愧地低下头,卑尊屈膝讨好:“我很快就发工资……”

    傅若莹嗤之以鼻,“就你那点工资,还不够我吃一顿饭,能干什么用。”

    赵约约不敢作声,低头沉默了。

    “把你的鞋脱下来。”傅若莹指着赵约约,“我没有鞋子穿回家了。”

    “可是我要上班。”

    “我才管不了你上不上班,鞋子脱了,要不是你,我会连上百万的鞋子都没有了吗?”

    赵约约倒抽一口气,双手捂着嘴巴,没有想到一双鞋子值百万,立刻把自己的鞋子脱下来。

    傅若莹穿上鞋子,气得全身还在抖,握着拳头的手背青筋暴露,怒不可遏的歪头睨向童夕。

    哪种杀气弥漫着整个办公室,童夕没有丝毫畏惧,冷着眼与她对视。

    “童夕,走着瞧,我会让你好看的。”傅若莹冷冷的抛下一句狠话,拿上她的名牌奢侈包包,转身走向门口。

    边走还边低头咒骂脚下的鞋子:“什么破鞋,这么丑还硬得要死。”

    赵约约赤脚追上傅若莹,恬不知耻的招手:“若莹慢走,有空再联系哈。”

    童夕无语得只能冷冷一笑,为赵约约感到可悲,这就是闺蜜吗?她真的看不出来。

    想到闺蜜,童夕想起了路甜甜。

    回来帝国一个多月了,还没有联系上路甜甜,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样?

    是不是已经嫁人了?

    现在还幸福吗?

    办公室恢复了平静。

    风波刚刚平息,大家都没有来打扰童夕,因为能请得动傅睿君的人绝非简单,而还让傅睿君为她出了一口气,把傅若莹教训了一顿,连总监都灰溜溜的离开。

    大家对童夕有了些畏惧和猜测。

    暂时都不敢靠近。

    赵约约坐在办公桌前,缩缩脚,急忙打电话给家人,让家人送鞋过来,对着家人说话的那个语气,可怜兮兮,委屈不已。

    而童夕此刻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虽然工作保住了,也邀请到傅睿君来做访谈。可是心里难免会有些伤感,有些难过,因为她欠了傅睿君一个条件,一个要求。

    不知道这个男人想让她做什么?

    未知的事情才是最让人惶恐的。

    童夕抛开繁杂的思绪,专心投入工作。

    下一期的访谈人物是傅睿君,所以她接下来的工作是要上网搜索他的资料,了解他身边的事情,挖掘观众对他有些什么期待的话题。

    网上一查,最多人想知道的事情是:傅睿君的择偶标准。

    看来想嫁给傅睿君的女人还是蛮多的。

    童夕叹息一声,把这道题目给记下来,继续找资料。

    其实找资料是为了更加认识访谈人物,有更多的话题可以聊,知道对方的一些事情和兴趣爱好,可以找到更好的话题。

    她可以不用找也能有很多话题跟这个男人聊,毕竟曾经是夫妻。

    一直忙碌到傍晚。

    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童夕摸着手机接通,忙得连看一眼手机屏幕的机会也没有,“喂。”

    手机对面传来春姨紧促不安的声音,着急焦虑:“童小姐,果果不见了。”

    五雷轰顶,童夕猛地一顿,从座位上站起来,惊慌失声,“什么意思?果果为什么会不见?”

    “今天,我照常下午5点去幼儿园接果果回家的,可是幼儿园的老师说果果被他的爸爸接走了。”

    果果的爸爸?

    童夕脸色一阵煞白,心脏漏着节拍,气息缭乱,不知所措的开口:“春姨,你先别着急,我打个电话问问,回头给你电话。”

    “好好。”春姨也急的快要哭了,内疚得无所适从。

    童夕扯起自己的包包,边走向门口边拨打傅睿君的手机,火急火燎的冲出办公室。

    傅睿君跟台长小聚一会就离开了,并没有回到童夕的办公室。

    他刚回到傅氏集团,准备把手中的工作完成,童夕又来电话了。傅睿君拿着震动的手机,看着屏浅笑,轻佻着眉头,深邃凝聚在号码上。

    一阵又一阵的歌声悠扬,他猜测是来跟他道谢的。

    这个女人何时变得这么懂事,这么有礼貌了呢?

    男人接通,放到耳边,低着头继续看他的文件,另一边手转着笔。笔在拇指和食指间来回旋转,划出漂亮的弧度。

    “喂……”他一个字都还没有说完,童夕愤怒又急促的声音传来:“傅睿君,你把我儿子带到哪里去了?把儿子还给我。”

    男人脸色骤变,手指顿时僵硬,笔“嗒”的一声掉到桌面上。像被点了穴,无法动弹,目光阴冷,一点一点变暗。

    此刻的心,像掉进了深渊,无底的空洞,往下坠,一直往下坠,难受得连呼吸都困难。

    眼前就如一个漆黑的洞,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心在痛,他还没有死。

    “把我儿子还回来。听到没有傅睿君?”童夕急得快要哭出来,“你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吃屎也行,要我去死也行,请不要抢我的儿子。”

    顿了很久,傅睿君才找到自己的声线,沙哑得没有了力气:“你……有儿子了?”

    童夕一怔,沉默了。

    她的沉默是默认吗?傅睿君低头苦涩一笑,放在桌面上的手不由自主握成拳头,隐隐用力,力量慢慢凝聚,手背上的青筋暴露,骨节发白。

    傅睿君突然一句怒吼,“我问你是不是结婚生孩子了?”

    像疯掉的雄狮,像地狱的使者,隔着电话都能让童夕心慌,吓得立刻中断通话。

    傅睿君听着那边的忙音,缓缓闭上眼睛,握手机的手无力得放了下来,瘫在椅把上,整个身体像颓废掉,靠到椅背上。

    是钻心的痛,越来越无力,手掌中的手机慢慢滑落,“啪”的一声,掉落在地面上。

    偌大明亮的办公室,夕阳从玻璃窗映入,唯美却悲凉,空气弥漫着无法消散的寒气。

    以为忘记了,以为不再爱了,以为恨她就是放下所有。

    才发现,还会痛,而且很痛很痛……

    那颗该死的心,还在痛。

    -

    童夕惊慌得握着手机,在电视台大厦门口来回踱步,刚刚她一时心机,打电话给傅睿君要儿子了。

    听那个男人的声音,他还不知道她有儿子呢,到底是谁接走了果果?

    童夕又拿起手机给果果的老师打了个电话,让她把摄像头调出来,把对方的画面截图给她。

    如果是陌生人,果果不会说是爸爸,而幼儿园老师也不会把果果交给对方的,一定是果果认识的男人。

    现在想想应该不是傅睿君,果果根本不认识他的爸爸。

    十分钟后,童夕的手机嘟嘟响了起来。

    她立刻走向大路,边走边打开图片。

    因为是白天,画面截图很清晰,童夕看到接走果果的男人,猛地一顿,刹住脚步,咬住下唇隐忍着愤怒。

    是穆纪元。

    是这个男人接走了果果。

    垂下手,童夕肩膀往下沉,仰头看着天,让自己深呼吸,平静下来看看怎么办才好。

    沉默了几秒,她又拿起手机,低头看着屏幕,把之前拉进黑名单的号码设置出来,顺手按了拨通按键,手机刚刚放到耳边,抬眸瞬间看到前面的两人。

    童夕再一次被点了穴道,僵硬得没有反应。

    铃声从对面穆纪元的手里传来,男人拿起手机按了挂机,然后扬起丝丝浅笑,“终于肯把我的号码从黑名单拉出来了?”

    “妈妈?”果果挣脱穆纪元的手,冲向童夕。

    童夕强颜欢笑,立刻蹲下声,张开手抱住果果。

    果果抱住童夕,很习惯地把头埋在童夕软软的胸脯之上,这是果果最喜欢最安全的怀抱。

    童夕摸着他的小脑袋,带着丝丝不悦问道:“为什么要离开幼儿园,我不是说过除了妈妈和春姨接送你,www.youfa8.com人一概不能跟着走吗?”

    果果嘟嘴,“可是元叔叔是认识的人,又不是陌生人。”

    “那你为什么骗老师说他是你爸爸?”童夕低声问道。

    穆纪元走来,温柔的抢着回应:“是我说的,如果不这样我接不到果果。”

    童夕放下果果,牵着他的小手站起来,对视着前面这个既熟悉又可怕的男人。

    穆纪元成熟沉稳的外貌,俊逸而优雅,完全看不出他已经步入中年,是个三十五岁的男人。

    他靠近,低下头,单手插袋,另一只手宠溺地摸了摸果果的小脑袋,淡淡地说:“你这些年一直避开我,带着果果一次又一次的离开家,这样对果果的成长没有好处。”

    童夕珉唇冷笑,勾出一抹不屑的弧度,“我有家吗?”

    穆纪元抬眸,深邃如海,深不可测,“是你不要这个家而已,我有给你家。”

    童夕不想跟他说话了,牵着果果绕过他身边:“果果,我们走。”

    刚擦肩而过,穆纪元挺直的身体一动不动,直接伸手握住童夕的手臂,把她固定住,两人并肩,反方向站着。

    他手掌的力道很重,语气很冷:“跟我回家。”

    童夕隐忍着愤怒,一字一句:“放手,别纠缠了。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只有傅睿君在的地方,才是我童夕的家。”

    “你们已经不可能了。”穆纪元绝冷而坚定。

    童夕心脏扯着痛,放开果果的手,转身快速推开穆纪元手,被激起一股悲痛的愤怒,含着泪光,吼道:“所以我没有家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