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64章 任何要求都答应你

正文 第64章 任何要求都答应你

    傅睿君对童夕的话不痛不痒,继续喝着他自己杯中的酒。

    而童夕此刻简直就是进退两难,回去也不是,不回去也不一定拿到电话号码。

    这个男人太恶劣了,真的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也难怪她儿子这么皮,原来像他。

    童夕用尽了自己身体的洪荒之力才把怒火压下来,好声好气的问:“傅先生,你到底才给我联系方式?没有手机号,网络联系方式也可以。”

    傅睿君优雅地拿起酒,给杯子倒满了一杯烈酒,推到童夕面前,“喝了它。”

    童夕歪头看向桌面的酒,眼睛瞪大,哦着嘴不由得错愕不已。

    片刻后反应过来,“这,这这也太多了,我喝不了。”

    “喝了它,给你联系方式。”

    傅睿君再一次强调。

    两人都僵持了,曾丹看不过去,靠近来劝,“童夕一个女生,哪能喝这么烈的酒,你这不是要她命吗?”

    傅睿君根本不理会曾丹的话,歪头对上童夕的目光,邪冷的笑意让人心里发毛,戏谑道:“两个选择,喝了它,或者跟我说三遍,傅睿君你好帅。”

    此话一出,童夕眉头紧蹙,故意的反胃,呕了一下,把头歪到一边冷冷喷出一句,“真是自恋,我也是醉了。”

    傅睿君伸手去拿酒,低下头看着酒杯,极其认真的冷冷开口:“最后一次机会。”

    “好,我喝。”童夕立刻伸手去拿酒杯。

    紧握着酒杯的手在颤抖,烈酒的浓香还没有喝就已经把她灌醉,咽下口水童夕觉得实在太可怕。

    拿着酒来到唇边,童夕闭上眼睛,僵硬着不敢动,也不敢喝,内心纠结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蓦地,童夕突然放下手中的酒,很没有节操和底线的脱口而出,“傅睿君很帅,傅睿君很帅,傅睿君很帅。”接着她手伸出来,“联系方式给我。”

    傅睿君满意的扬起淡淡笑意,“你的手机给我。”

    拿她手机干什么?童夕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手机给他,说不定他是要她手机输入号码呢。

    童夕从裤袋里面拿出来,递到傅睿君手里。

    傅睿君开了她的手机,点击出来她的本机号码看了一遍,记住在脑海里,然后把手机递给她:“可以了。”

    “号码呢?”童夕错愕。

    “我记住了。”

    “我是要你的号码,不是把我的号码给你,你这样说话不算话的。”

    傅睿君将刚刚倒给童夕的酒一口气长长的闷完,看得童夕目瞪口呆的。在这一刻彻底傻眼。

    放下杯子,傅睿君下了椅子,双手插到裤兜里泰然自若的站在童夕面前,面不改色,身上是淡淡的酒香洋溢,语气平静,“你上来跟我搭讪,无非就是想要联系方式而已,有必要的时候,我自然会联系你。”

    “我是要你的……”

    童夕还没有说完,傅睿君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说到一半的话突然停了下来,看着男人高冷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此刻,童夕无言以对,这个男人不但让她妥协得像个傻瓜,说了三句傅睿君好帅,竟然还敢耍她?

    忍无可忍,童夕立刻小跑追上他的脚步,气恼的紧握拳头,在嘈杂的酒吧内喊着:“傅睿君,你给我站住。”

    曾丹放下酒杯,掏出钱结账了立刻跟出去。

    而旁边一直观察童夕的同事都蒙了,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童夕突然跟着男人离开,大家都一脸茫然,面面相觑。

    男人的大长腿太过敏捷,童夕小跑了一路才跟上他的脚步,快到门口的时候,童夕加快速度,冲到傅睿君面前,睁开双手,挡在前面,“你给我站住,说话不算话,算什么男人。”

    傅睿君邪魅的目光盯着她,缓缓靠近,吓得童夕往后退,退到边上,傅睿君邪魅的目光盯着她一字一句:“我有说什么吗?”

    “可是,你已经答应也过……”童夕诺诺的往后退,对于这个男人,她总是有种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畏惧,他其实长得不恐怖,可是她就是莫名的害怕他。

    在这么男人面前,她永远都抬不起头,强悍不起来,也没有了自我。

    “我说过,要我的联系方式,需要代价。”

    童夕被逼得退到墙壁上,来来往往都是人的酒吧长廊,男男女女暧昧的事情很普通,即便他现在已经把她逼得无法逃脱了,别人还见怪不怪。

    童夕咽下口水,紧张得双手摸到墙壁上,逃无可逃,故作镇定仰头盯着他邪魅而阴冷的目光,“我,我不要跟你睡。”

    傅睿君单手撑到墙壁上,把她壁咚在面前,低头不由得苦涩一笑,讽刺地冷哼:“呵,你脑袋装的都是颜料?我有说过代价是陪睡吗?”

    “那我除了能陪你睡,还能做什么?”童夕没有经过大脑的一句话脱口而出。

    惹得傅睿君珉唇浅笑不已,淡淡的开口,“原来你也自己你自己除了这躯壳有用,别无他用。”

    童夕满额冷汗,自己把自己带进了圈,傻傻的在码自己。

    都是被这个男人影响的,平时挺聪明的,在他面前,智商好像是自动跳裆似的,都变负数了。

    曾丹跑出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发现傅睿君又在调戏童夕,不由得摇头,叹息:口是心非的男人。如果放得下她,还中调戏人家干什么?

    不想破坏他的事情,曾丹越过他们身边,走向门口,到外面的车上等傅睿君。

    而傅睿君好像还玩不够似的,盯着童夕那生气又通红的脸蛋,邪恶得像个恶魔,一边手放入裤袋,一边手撑着墙壁,俯视着她,余光瞄到跟童夕在一起的那群女人也跟着跑出来,正在边上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们两人。

    “你……”童夕此刻脑袋一片空白,为了这个联系方式,她也是够拼的了:“你能不能把联系方式给我。我同事她们不会打扰你的。或者你不理她们就可以。”

    傅睿君在想一件好玩的事情,脸色变得缓和,沙哑磁性的声音,极具魅力,呢喃:“如果发生点什么,你觉得你的朋友们会这么想。”

    童夕吓得猛抬起头,惊慌失措瞪着他,“你……你想干什么?”

    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一般的坏,所以她不得不小心提防,可是她脑袋都还没有想到他下一步动作。

    蓦地,傅睿君伸出双手一把抱住她的腰,猝不及防的把她抱着着双脚离地,男人比她高很多,被抱得跟他的高度一样,直接压到墙壁上,全身零距离接触,完全无法反应过来,下一秒,男人的唇直接吻上。

    “嗯?”童夕双脚凌空,全身被紧紧压在墙壁和男人的怀抱里面,唇被狠狠噙住,这一刻,她彻底傻眼,羽翼般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眼珠子瞪着男人放大的脸颊。

    唇,舌,口,被一步一步攻陷,揉虐,快要窒息的被吸干了空气。

    看到这一幕的同事都不由得双手捂住嘴巴,倒抽一口气,膛目结舌。

    像是这个吻看似好激烈的感觉,看得外人都热血沸腾,而童夕去帮忙勾引对方拿个电话号码,结果把自己搭进去了。

    看来没有她们什么事了。

    几个同事叹息一声,摇摇头挫败的走向里面,感觉不再有爱。

    这个吻,让童夕快要疯狂,双手拼命的打着他的双肩。

    可她的挣扎对男人来说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直到他心满意足的时候才肯放开她的唇,远离她脸,眯着迷离魅惑的目光盯上她的唇,发现红肿了些许。

    他突然放手,动作很随性,童夕掉地上的时候,感觉双脚发软,全身发软,靠着墙壁快要扶不住,拼命地喘着气息。

    傅睿君松开她后,没有丝毫留恋,转身走向大门口,她依然要不到联系方式,还被这个男人戏弄了一次又一次。

    看着傅睿君倨傲不羁的背影,童夕气得直跺脚,紧握粉拳气得无法发泄。

    很不甘心的转身往回走,这下可怎么跟同事们解释啊?

    童夕苦恼得捉着头发,拼命挠着。

    回到酒吧里面,同事都没有问她要傅睿君的电话号码,而是拍拍她的肩膀说,“童夕,你赢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毕竟这种搭讪陌生男人的事情,大家也不会太认真。有不是真爱,无所谓的态度。

    童夕觉得自己好苦,每次遇上傅睿君,准没有什么好事情。

    -

    两天后,让童夕更加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李总监给她安排了三位候选邀请嘉宾,让她去预约其中一位上来做访谈。

    而这三位都是一个领域里面最杰出的人才,任何一位都是比登天还难,总监是故意令她难做

    一位是最近拿了影帝的明星,预约这种明星比登天还难,她这种小访谈节目,影帝根本不屑一顾,再说这么忙的大人物,那有时间上来这种小节目?

    第二位是最近竞选总统的政治人物。这个机会为零,这种政治人物根本不想在公众视线出现太多,言多必失,更加不想来这种访谈节目。

    而第三位,童夕看到这个名额,简直要吐血。傅氏集团总裁……傅睿君。

    童夕坐在座位上,抱着头,头痛剧烈,无助又迷茫。

    下一期的邀请嘉宾都实在太难。

    “小夕,你开始邀约嘉宾没有?”同事的声音传来。

    童夕从苦恼中仰头,咧嘴浅笑着看向对方,“还没有呢。”

    赵约约冷笑的声音传来,“哪有这么容易,请这些人,比请国家主席还难,我看这次总监是不想让她好过了。”

    同事立刻呛声,“总监是看得起我们小夕,不像有些人整天游手好闲,最多做做天气预报的布景人物。”

    “你……”赵约约气得脸色铁青,站起来指着童夕这边。

    童夕根本没有心思理睬赵约约,此刻她已经头疼不已,心力交瘁。

    赵约约看到童夕苦恼的样子,收起刚刚愤怒的气势,双手抱胸,趾高气扬的来到童夕面前,颇为嘚瑟道:“其实,想约傅氏集团的总裁也不是没有可能,换成是我,我就有这个能力。”

    此话一出,童夕立刻抬头望着赵约约,看她那个不可一世的模样,感觉也不像说假话。

    www.youfa8.com同事听到,也十分好奇,但还是有人打击:“你别在这里吹牛了,就你,还能约到傅睿君?”

    “当然,我可是跟傅若莹是好闺蜜,高中的同学。”赵约约低下头看着童夕,意气风发:“你知道傅若莹是谁吗?”

    童夕听到这么名字不由得冷冷一笑,还以为是什么好办法,原来是傅若莹的闺蜜,如果想通过傅若莹请到傅睿君?那比登天还难,她所知道是是,傅若莹跟傅睿君关系根本不好。

    应该说,傅家这个大家庭里面,没有一个是好人,连傅睿君都这么坏,www.youfa8.com人更不用说了。

    见童夕不吭声,赵约约深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多了不起似的,“傅若莹是傅睿君的妹妹,我就能通过我朋友请到他哥。”

    “你真的认识傅若莹?”

    “约约,你真的可以请到傅睿君?”

    “……”同事又各种巴结。

    赵约约转身,踩着轻快的脚步,脸上挂着笑意,不可一世大肆放言:“当然,如果我出马,绝对能办得妥,可是这又不是我的节目,我没有必要去费这些心思。”

    童夕嗤之以鼻,不想看到赵约约傲娇的姿态,打开电脑准备稿件。

    赵约约就和那群同事在讲她的牛逼朋友。

    到最后竟然还拿出电话出来邀约,证明自己没有撒谎,没有吹牛皮。

    童夕一直忙到傍晚,快下班的时候,办公室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约约……”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立刻引起了童夕的注意力,她抬头之时发现进来的女人是傅若莹。

    打扮高贵大方,浓妆艳抹,满身奢侈品牌,之前到非洲晒黑的皮肤此刻又白回来了,典型的白富美形象。

    “若莹,你来了……”

    赵约约兴奋冲过去,挽住傅若莹的手臂,牵着往童夕身边走来。

    “你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傅若莹珉笑着问。

    www.youfa8.com同事都把目光投向了这边,而赵约约把傅若莹找来的目的,一来是想在童夕面前显摆,二来是想让总监知道她有关系约到傅睿君,希望能争取一个机会。

    傅若莹说着,抬眸之时,突然碰触上童夕沉冷的目光,四目相对,傅若莹霎时间停下脚步,脸色沉了,身体僵硬,错愕的盯着童夕。

    赵约约被傅若莹的反应吓到,本来是想带朋友过来显摆自己的,结果傅若莹见到童夕,反而被震慑住似的,反应不太正常。

    傅若莹甩开赵约约的手,走过去,双手抱胸,气焰嚣张:“你怎么会在这里?”

    童夕低下头,收拾台面上的资料,不慌不忙得反问:“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难道这里是你家?”

    赵约约冲过去,错愕的看着傅若莹,“你认识童夕?”

    傅若莹冷冷一笑,不屑地看着童夕,语气轻蔑,“认识,被我哥甩掉的女人。我哥的前妻。”

    赵约约顿时膛目结舌。整个办公室的人都诧异得看向这边,而这个时候,赵约约也没有什么好嘚瑟的了。

    前妻,那跟傅睿君已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那还有她什么事情?

    甩掉的女人?童夕心里觉得很可笑,是谁甩的谁?虽然当年是她不对,把傅睿君甩了,但是这谁甩的甩,这个女人还没有弄清楚吧。

    不想理会,童夕抱着资料站起来,转身越过傅若莹身边。

    傅若莹跟童夕的恩怨,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两人一直水火不容,此刻仇敌见面,分外眼红。

    在童夕经过的时候,傅若莹突然伸脚出来想要绊倒童夕。

    童夕一直有看路,知道她这一举动,千钧一发之时,把脚直接踩到他的高跟鞋上,而且下脚十分用力。

    “啊……”一声尖叫把整个办公室的人吓得一跳,看向了这边。

    傅若莹痛得弯下腰,一边脚抬起来,单脚跳了两步,让赵约约扶住了。脸色像掉进了粪坑,臭气熏天,狠烈的目光瞪着童夕。

    童夕装作无辜,客气得跟她道歉,“哎呦,真的不好意思,傅小姐你的脚没事吧?我只顾着走路,没有看见你把脚伸出来呢,猜到你真的不好意思。”

    “童夕,你个臭三八,找死呢?”说着,傅若莹冲上来,举起手一巴掌甩来。

    童夕已经算到她会甩巴掌过来,直接拿手中的文件档上自己的脸,用力一推,她的手被文件夹拍了下来。

    傅若莹感觉手腕被拍得有点麻痛,很不甘心的瞪着童夕。

    整个办公室里面,包括赵约约此刻也傻眼。

    这个所谓的傅氏集团千金小姐,竟然斗不过童夕?刚刚还说她哥的前妻,看来仇恨堆积了很久。

    赵约约怕殃及池鱼,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如果连傅若莹也对付不了童夕,她这下真的要乖乖的呆着了,不能惹童夕。

    傅若莹气恼地单手叉腰,咬牙切齿:“你信不信我让你立刻滚出这个电视台?”

    童夕眉头紧蹙,没有作声,她相信这个女人有这个难耐,比较她是傅氏集团的千金小姐,在上流私会是很有地位的女人。

    赵约约倒是兴奋起来,“若莹,你真的有办法?”

    “把你们领导叫过来。”傅若莹冷冽的目光瞪着童夕,嘴里一字一句喷出这句话。

    赵约约激动得立刻转身,冲向总监办公室。

    十五分钟后,童夕一个人在在总监办公室门口,而傅若莹就跟总监在里面聊天。

    赵约约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里拿着指甲刀在修指甲,悠哉悠哉的等童夕被驱赶。

    童夕紧紧握着粉拳,咬着粉红的下唇,隐忍着,愤怒的气焰在体内燃烧,可是此刻她很无助,她无法跟傅若莹斗,就这样被这个女人弄走,她很不甘心。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嘟嘟的想了一下。

    她从裤袋里面掏出手机,打开屏幕细看,发现上面是一条陌生人发来的信息,信息的内容很奇怪,可是她一看就知道是傅睿君了,除了傅睿君这种男人会发这种信息,别人才不会呢。

    胸大无脑的女人,敢把我联系方式给你的朋友,后果自负。

    来得太及时了。

    童夕虽然很讨厌他这种态度,但她此刻就想在汪洋大海沉沦,突然捉住一块浮木似的激动。

    立刻回拨这个号码。

    手机铃声在响。

    等了好久好久,快到手机铃声响完之际,男人才肯接通电话。

    男人醇厚清冷的声音像醉人芬芳的清酒,磁性好听,“这么迫不及待的找我,有什么事?”

    童夕才不管他语气有多轻佻,紧张地低声道:“傅先生,帮我一个忙。”

    手机那头只传来傅睿君从鼻腔传来的一声冷哼,很是轻蔑。

    “我是认真的,我现在有大麻烦了,你帮帮我,我欠你一个人情一定会还。”

    “你能拿什么还?”

    童夕咬着下唇,很不愿意的说出两个字,“身体。”

    “不感兴趣。”傅睿君毫不留情的直接回应。

    这一下,童夕的自尊心彻底磨灭。

    迫在眉睫的事情,无可奈何,她强忍着,低声下气哀求:“傅先生,我求求你了,我现在也是迫不得已才求你的,我们交易把,无论什么要求我都能答应你的,求你帮我这一次。”

    “什么要求都行?”

    “只要不是去吃屎就行。”童夕立刻补充,这个男人这么讨人厌,说不定真的让她去吃屎。

    童夕不知道她这句话有什么笑点,竟然把傅睿君逗笑了,他爽朗的笑声像春天的阳光般,暖和温和,沁人心脾。

    “哈哈哈,”几声笑声之后,他还带着心情愉悦的语气问道:“说,什么事情?”

    终于让这个男人同意帮她了。

    可是这个代价好像有点大,答应了一个除了吃屎以为的任何要求,童夕深呼吸一口气,冷静地缓缓道:“我现在在电视台做支持人,刚好下一期邀约访谈的名额有你,我想你做我的访谈嘉宾。还有你妹妹现在跟我上司聊天,准备把我从电视台撵着,你帮帮我,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的。”

    “傅若莹?”男人的声音立刻变得阴冷骇人。

    “对对对,是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