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62章 老娘不发威你当我helloKitty

正文 第62章 老娘不发威你当我helloKitty

    不能?

    童夕紧握粉拳,瞪着傅睿君的背影,鼓着气对着他的背影好几秒也没有办法说出话来。

    还好只是两天,她能忍了。

    童夕转身走向二楼,上来楼梯,回到房间将自己的衣服洗干净。

    这个男人肯定不会给她买衣服穿的。

    童夕在房间带着,傅睿君在楼下客厅坐着,两人各有所思。

    晚饭,还是傅睿君来煮,很自觉的煮好饭等她下来吃。

    让童夕很意外的是,这天夜里,这个男人只要了她一次,而且很温柔很温柔。

    温柔到童夕第一次感觉原来这种事情还可以这么舒服,即便之前也会有刺激的情潮,但是那种感觉过后想要虚脱。

    只有一次,就让她睡了个很安稳的觉,一觉睡到天亮,第二天早上还没有起床,睡梦中又被这个男人扑了一次。

    激烈运动后,她便沉沉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家里已经空无一人。

    童夕知道今天是最后一天。

    差不多就到此为止了,明天她的节目要开录,不能再呆在这里,她换好自己的衣服便离开。

    离开半山腰别墅,童夕来到手机店,把手机维修好,然后给林月打了一个电话。

    林月冷冷的说了一句事情办的还算可以,就中断电话。

    拖着疲惫不堪打身子回到家里,还好最后一天,那个男人“腰下留人”了,要不然她真的会躺进医院的。

    而且伤情这么严重,医生一定以为她是被多个男人轮了的。一点都不夸张,童夕觉得真有那么惨烈。

    推开家里的大门,一个小身影从房间里面冲出来,直接冲到童夕身边,一把保住她的大腿。

    “妈妈,你终于回来了。”

    童夕低头,不由得浅笑,“果果,你几岁了?”

    “四岁了。”果果把小脸往她大腿上磨蹭。

    童夕摸摸他的头,“既然已经四岁了,干嘛还抱着妈妈的腿?你男孩子不羞羞脸吗?”

    “不呢!”果果搂得更紧,像是久别重逢似的激动。

    童夕拉开他的手,蹲下身将他抱起来,往他粉嫩精致的小脸上亲了一口,“乖不乖?”

    果果点头,捧住童夕得脸蛋,往嘴唇上亲上一口,“嗯呐!乖呢,果果很乖,真的很乖,没有调皮。”

    果果的话刚说完,春姨跑出来,笑容满面,“童小姐,你回来了?”

    童夕抱着果果走向客厅沙发,“嗯,春姨,这两天辛苦你了。”

    春姨客气地扬着亲切的笑容,“不辛苦,果果他很乖。”

    得到春姨的赞许,果果特别得意,双手圈着童夕的脖子,身子埋在她柔软的胸前,头靠在她肩膀上。

    他喜欢让妈妈抱,哪里都软软的特别舒服安心,在童夕身上,他可以得到满足的安全感。

    春姨客气几句就去干活了。

    而果果就一直窝在童夕的怀抱里。

    童夕摸在他的头,缓缓道,“果果,如果……我说如果……”

    “如果什么?”

    “如果你有爸爸的,你想不想要爸爸?”

    果果毫不犹豫脱口而出,“当然想。”

    看着果果认真的小脸,那目光真诚的让人怜惜,童夕纠结着不知道要不要问下去,小心翼翼的开口,“假如你爸爸他不喜欢我呢,你还想不想要?”

    “不要。”果果蹙眉,小脸蛋黑了下来,一本正经的沉冷,“不喜欢妈妈,我也不喜欢爸爸,果果不要爸爸了。”

    童夕苦涩一笑,将果果搂入怀抱,欣慰地摸在他的小脑袋,苦涩地浅笑,目光显得呆滞,看着前方。

    虽然生活在一个城市里,但是他跟傅睿君是两个世界的人,不会再有人和交集的了。

    那个男人的世界,不是她能去的,她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工作稳定下来,然后调查她爸爸的身份。

    她相信她爸爸绝对不是特务。这个污点一天不洗掉,她跟她爸爸就会一辈子背着这种无需有的罪名。

    即便他爸爸去世,她也要为爸爸申冤。

    至于傅睿君,这个男人跟她是两人世界的人,不想勉强在一起,毕竟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童夕了。

    -

    次日清晨,童夕很早就起床,化妆换衣服,送果果上学后就往公司里面赶。

    回到电视台。

    早上很忙碌,一直在处理开播录影的事情。

    “童夕,林小姐还没有来吗?”总监冲过来,双手叉腰问道。

    童夕一边手那着固话,一边手按着好吗,紧张得仰头,“总监,我刚刚打电话催了好几次了,她经纪人说在路上了。”

    李总监双手叉腰,气得喘着气,脸色阴冷,情绪十分愤怒,“都什么明星这么了不起,都几点了还不来?我们整个录影组的同事都在等着她。”

    童夕站起来,紧张不已,微唯唯诺诺的姿态讨好。“我再打一下她的电话吧,可能快到了,对不起总监。”

    “打,立刻给我打,打爆她的手机。”李总监那气势威严强大,双手叉腰。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轻蔑的声音,“打爆谁的手机?”

    童夕看到林月带着她的经纪人走进来,黑色墨镜,浓妆艳抹,一身紫色连衣长裙十分妩媚,趾高气扬地双手抱胸,仰头挺胸走进来,摆着大牌范,高傲得不可一世。

    李总监吓得立刻放下双手,紧张得转身,见到林月走来,脸色瞬间变得和颜悦色,刚刚凶狠的气势瞬间弱爆,尊卑屈膝,“林小姐,你来啦,童夕刚刚想打电话给你来的,我让她别打而已,也不是很晚,还有时间准备呢。”

    听到李总监的话,童夕嗤之以鼻,放下固话,很客气的对林月说,“林小姐,我们到录影棚去吧,准一切都准备好林,就等林小姐了。”

    林月高傲地扯下墨镜,冷笑地看着童夕,嘴角轻轻上扬,“虽然事情你已经摆平,但是我心里还是很不爽,这个访谈节目我勉强的做吧,但是我要换支持人。”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蒙了,李总监脸色铁青,www.youfa8.com同事也吓到,童夕眸色沉了下来,心脏起伏不定,剧烈而愤怒,慢慢地握紧拳头。

    而这个时候,赵约约开心的冲过来,低声下气讨好,“林小姐,:不如约约给你做这个访谈吧,之前总监说了,我可以的。”

    这个节骨眼,赵约约趁虚而入,显然是雪上加霜,童夕眯着危险的眸子,冷冽地光芒瞪着前面的两人。

    林月瞄一眼赵约约,轻蔑的目光上下打量,顿了顿,“好,就你了。”

    赵约约乐开了花,总监都还没有开口答应,赵约约就拼命鞠躬,“谢谢林小姐,谢谢谢谢,我一定会把这次访谈做到最好,把林小姐最美好的一面呈现给观众。”

    林月满意的点点头,眯着眼,把目光移到童夕身上,看到她此刻愤怒的气焰在飙升,不怕死的上前,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不屑,拿着墨镜的手指伸长,往她肩膀边下戳。

    “别以为你摆平了事情,我就给你机会,事情是你搞出来的,如果不是你,我这几天也不用这么烦恼了。”

    童夕的肩膀被戳得一动一动的往后移,她深呼吸一口气,突然举起手,一巴掌直接甩到林月的脸蛋上。

    “啪”一声清脆到巴掌声响起,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吓到倒抽一口气,膛目结舌看着眼前一幕,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连李总监也吓傻了眼,一时无法反应过来。

    林月被打得歪了头,脸蛋通红的立刻印上五个手指印。她本人也错愕不已,想不到童夕敢对她动手。

    林月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咬牙切齿得把头转回来,举手,怒斥,“你他妈敢……”

    童夕反应快速,一边手用力狠狠打掉她想举起来的手,紧接着又是同一个方向的手狠狠的一掌扫过去。

    “啪……”

    “啊!”林月这一次痛得踉跄了两步,差点跌倒,捂着那张被打肿的脸蛋,跌到了她经纪人得身上,经纪人简直吓傻,错愕不已,扶着林月傻了。

    赵约约吓得双手捂着嘴巴,惊恐的看着凶悍的童夕。

    一开始以为她柔柔弱弱好欺负,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大胆,连李总监都不敢得罪的明星,她一声不吭连扫两巴掌。

    整个办公室的员工都呆了,屏息以待。

    李总监反应过来,气得全身颤抖,心脏病都快引发粗来,喘着气想发火,却被气得肺炸开了说不了话。

    童夕眯着眼,一字一句警告,“这次访谈,你敢不做?等着明天做傅睿君的老婆吧。我既然有能力让他不想娶你,我就有能力让他立刻跟你登记结婚。”

    “你……”林月被童夕强悍的气场压得说不出话来,捂着脸蛋不知所措,想上去跟童夕撕过,但又害怕她说的话成真。她不敢拿自己婚姻来斗气。”

    童夕冷着脸,收拾起桌面的稿子,颇有气势的喊道,“化妆师,带林小姐去上妆,十分钟给我带到录音棚来。”

    放下话,童夕抱着资料走向门口,经过赵约约身边的时候,肩膀用来撞开她挡路的身体,赵约约被撞得踉跄后退,扶上后面的办公桌上。错愕不已的看着童夕的背影。

    而林月和她的经纪人此刻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绿,愤怒,不甘心,但又无奈,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颜面扫地。

    童夕走出办公室,心情压抑得难受,她尊卑屈膝讨好,忍让那个女人一巴掌,还去被傅睿君折磨了两晚上,想好好工作,大家和睦相处的。

    可是这女人出尔反尔,简直得寸进尺,老娘不发威当我是hellokitty好欺负了?

    林月因为被打了两巴掌,化妆师给她上林浓艳的妆,完全看不粗来。

    录制节目很顺利的进行。

    童夕的节目【童夕谈心】第一集开始了,收到的效果导演很满意,而林月被童夕教训了一顿,还能把节目录制完,李总监心情大悦,不但不责备童夕,反而十分赞赏。

    毕竟李总监已经忍了林月很久了。

    只是害怕她推掉访谈节目而处处讨好林月而已。

    这时候童夕算是为他出了口气。

    童夕也算腹黑,为了收视率更高,在剧本外再增加了几道劲爆性问题。

    问了林月如何看待同性恋问题。

    问了林月对于之前爆料她同性恋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问了林月对以后嫁人的看法。

    整个节目下来,让观众充满好奇心,在节目里也把林月问得惨兮兮,还不敢转身离开。厚着脸皮说一些违背良心的话。

    整个访谈节目变得犀利,有意思,观众特别喜欢这样敢做敢问,不怕得罪人的支持。

    就第一集,就让大众喜欢上这个天使脸孔魔鬼身材的漂亮主持人。

    林月咬牙切齿,愤恨地对童夕放下狠话才离开。

    童夕刚刚回到办公室,一群同事就围上来各种道贺,恭喜她童夕谈心第一集顺利进行,圆满成功。

    童夕也一一道谢,心情欢愉。

    一旁的赵约约看不过眼,妒忌心泛滥成灾,扭着嘴呛声,“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做来一集,今天是第一集,说不定也是最后一集呢,连林月都敢得罪,还敢在电视台混。”

    童夕刚刚还满脸微笑,听到这些话,不由得沉下脸,抱着资料缓缓走向赵约约。

    赵约约见到童夕走来,显得有些惊慌缩缩身子,紧紧盯着她阴沉的眸子,紧张地开口,“你想干什么?”

    童夕靠近,吓得赵约约猛地靠在椅背上,童夕扬起淡淡浅笑,不慌不忙地低声警告,“赵约约,下次再敢强我节目试试,我会让你尝试到我童夕真正的厉害。”

    “你……你这是威胁。”赵约约咽下口水,紧张不已。

    童夕眯着眼眸,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下一秒突然把手中的资料狠狠的拍在她的桌面上,“啪”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啊!”吓得赵约约抱着脑袋,连双脚都缩了上来,卷成一团,身子微微颤抖。

    童夕大声骂到,“就是威胁你怎么了?做人别太婊了,会死得很难看。”

    所有同事目瞪口呆,被童夕柔弱的外表,强悍的性格所震慑。

    骂完,童夕若无其事的抱着自己的资料回到位置上过了今天,她又准备邀约第二有名气的访谈者进行下一周的节目。

    -

    傅氏集团。

    总裁办公室内。

    傅睿君拿着手机,看着通话记录上的号码,呆滞着忘记了工作,就这样坐在办公桌前面一个下午。

    这个号码是童夕拿他手机打过去的,他不确定到底是谁,但是他没有理由也没有勇气去查这个人是谁。

    沉默了很久,傅睿君把号码按出来,这个女人回来了,可是又能改变什么?

    这个女人敢背叛他,离开他,他这辈子就不打算原谅她了。

    修长的手指点击了号码,下一秒就被他按了删除记录。

    瞬间消失的记录,连心都空了。

    傅睿君刚刚放下手机,铃声就响起,他又快速拿去手机,看了一下号码,显示曾丹。

    他缓缓划过拼命,放到耳边,“喂!”清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那头传来曾丹豪爽的声音,“傅三少,今晚上陪我去喝一杯。”

    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喊傅队长,现在他退伍了,而曾丹经过五年已经升为队长,但两兄弟的感情还是依旧。

    “哪里?”

    “老地方。”

    “嗯。”

    “你怎么了,好像很不在状态似的。”

    “嗯。”傅睿君翻开文件夹,不冷不热地应答。

    “对了,我刚刚在电视上看到你前妻了,那个叫童夕的女生。”

    傅睿君抬起头,翻文件的手顿停下来,愣了好几秒,眸色微微一沉,“嗯嗯!”

    “你不好奇为什么她会出现在电视上吗?”曾丹可是充满了好奇心。

    傅睿君继续翻资料,态度颇为冷淡,“不好奇。”

    曾丹不怕死的继续追问,“傅三少,当年你都为她放弃一切了,为什么还要离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傅睿君听到这个问题,二话不说,立刻中断手机,把手机甩到一边,若无其事的继续看他的文件。

    沉冷的气候让偌大的办公室掉进了冰窟中,男人认真地翻看文件。

    傍晚,下了班,傅睿君让司机下班,自己看着车到老地方。

    一个热闹而低档次的酒吧。

    这里是他们当兵的时候最喜欢来的地方,因为大多数军人都是平民,收入不高,就喜欢来这种地方喝酒,泡妹子,听着动感的音乐,扭着不雅的舞姿,放飞自我。

    灯光璀璨夺目,音乐震耳欲聋,傅睿君一身高档西装,手腕带着名表,气宇轩昂,俊逸非凡,每次来到这里都会成为焦点。

    毕竟这里屌丝太多。

    很多女人为了等傅睿君,会天天来守着,使出浑身解数搭讪,可是这个男人从来都不为所动,只顾喝他的酒。

    谁递来的酒都不敢喝,有一次不小心转了头而已,被人放了药,不到一会就欲火焚身。

    还得曾丹送他去医院打了镇静剂,在医院睡了一晚上才没事。

    这种越是如狼似虎的女人,他就越憎恨。

    他们的固定位置在吧台旁,两人一来就立刻点上一杯烈酒,二话不说,碰上杯子仰头就一口仰尽。

    曾丹看着空酒杯珉唇苦涩一笑,歪头对上傅睿君,“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约你出来吗?”

    傅睿君伸手敲了一下桌面,酒保立刻会意,加上烈酒。

    “直接说。没有心情猜。”傅睿君冷冷的声音低沉沙哑,说完后,又仰头一杯喝尽。

    曾丹也敲了敲桌面,“今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你前妻了,我想你这么爱她,她回来了你一定会知道的,所……”

    曾丹的话还没有说完,傅睿君冷若冰霜的语气立刻打断,“谁告诉你说我很爱她?”

    “难道不是吗?”曾丹趴着身体向傅睿君倾来,“你都……”

    “不是。”傅睿君不想听,也不想提起她,叫酒保自己拿来一整瓶烈酒,自己倒酒,气恼的说,“别提她。”

    “好,不提就不提。”曾丹无奈的笑笑,他也是受伤过的男人,他知道那种痛苦,只是他没有傅睿君这么长情,他早已经放下那个女人了,而傅睿君始终放不下。

    别人都说,有多爱就能有多恨你曾丹觉得他早已经不爱了,因为没有恨意。

    现在那个女人成了傅睿君的二嫂,是傅家二少夫人,荣华富贵,一生无忧。

    他是祝福那个女人的。

    曾丹转过身,去看后面舞池中那些漂亮的美女,手里拿着杯烈酒不再一口闷,而是慢慢品尝。

    “傅三少,最近工作还顺利吗?”

    “嗯!”傅睿君一直埋头灌醉自己。

    “你姑姑还有没有给你介绍对象呢?”

    “有。”

    曾丹浅笑,“什么时候,让你姑姑给我介绍一个吧,我很缺女朋友呢。直接结婚也无所谓,反正人这一生嘛……”

    曾丹说着突然顿停下来,愣好几秒,错愕不已,“童夕?”

    傅睿君倒酒的手猛得一顿,僵住不懂,停在半空几秒,反应过来,又缓缓放下酒瓶。拿起酒杯仰头一口喝完。

    “真的是童夕。”曾丹紧张地摇摇傅睿君的手背,试图把他转过来,“你前妻童夕,在那边跟一群男男女女的在喝酒了,看起来挺热闹的,你看看……”

    曾丹怎么摇傅睿君,傅睿君根本不理睬,漠不关心地继续喝他的酒。

    曾丹放弃了,把身转回来,看着傅睿君痛苦的脸,明明就是很痛很在乎,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呢?

    “你真的不看吗?”曾丹低声呢喃。

    傅睿君苦涩地勾起嘴角,扬起淡淡的冷笑,“看了又能怎样?知道了又能怎样?”

    “或许你前妻还没有跟那个男人结婚呢,她跑回来帝国,你好奇她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吗?这五年又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你不好奇吗?”

    傅睿君狠狠地把手中的杯子啪地一下,拍到桌面上,酒杯地酒溅出来,洒到桌面上。

    他突如其来的愤怒把曾丹震慑住,傅睿君沉着脸,一字一句问道,“与我无关,别再提她了。”

    曾丹叹息一声,看向那边跟朋友玩得火热的童夕,看那群人的衣着打扮更像白领,他对着傅睿君故意喊,“童夕被男人调戏了……”

    傅睿君刚想去拿杯子,听到这一句话,眸色一沉,立刻下了凳子,猛得转身走向后面,才走两步,看到对面根本没有任何情况,不由得停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刚好对视上童夕不经意抬起的眼眸。

    四目相对。

    世界,瞬间安静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