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55章 混世大坏蛋

正文 第55章 混世大坏蛋

    童夕用力抽出自己的手,往后退了一步,惊慌地看着傅睿君:“我不要跟你一起洗澡。”

    “好,不洗。”傅睿君帅气的扬起手,扯上自己的纽扣,一个一个的把衬衫的扣子打开。

    童夕看着他性感撩人的动作,咽了咽口水。

    紧张得指尖发抖,握成拳,目光一直凝视着他魅力四射的动作,童夕很肯定自己不是色女,但是此刻竟然期待。

    “不行,傅睿君,去……去洗澡。我们分开洗。”

    傅睿君蹙眉,手指僵住,不悦道:“你这个女人还真麻烦,反正等会都要脱衣服一起睡,洗澡有什么好害羞的?”

    “我不要。”童夕嘟嘴,被傅睿君气得脸红热潮:“你怎么可以把这种事情说得那么粗鲁直接。”

    傅睿君把衬衫前面的扣子脱下来,走向童夕,眯着邪魅的目光盯着她,似笑非笑的低声呢喃:“等会更粗鲁的事都会发生,你这样就受不了了?”

    童夕咬着下唇,气恼得仰头看着傅睿君,本来很期待的事情,被他这样一搞,什么兴趣都没有了,也不想尝试,立刻转了身。“不要了,你今天睡客厅吧。”

    童夕刚刚转身,傅睿君立刻上前,从后面将她一把抱起来,连双手夹在怀抱里,抱着转身往卫生间走去。

    童夕凌空的双脚拼命蹬着:“傅睿君,你放我下来,我不要跟你一起洗澡。”

    “我们是夫妻。”

    童夕挣扎着,可是她在男人的手里,就如一个小白兔在大灰狼的嘴巴里,根本逃不掉,“我们已经结婚四年,不也没有那样过吗?你放开我,我不要了,你变态,我不要跟你一起洗澡。”

    傅睿君把挣扎的童夕放到浴缸里面,把她连人带衣服压着坐下,然后双手撑着两边浴缸,把童夕困住在浴缸中间,附身过去,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我们没怎样过?”

    童夕靠在浴缸边上,紧张得仰头凝视着傅睿君,被他那炙热邪魅的深邃看得心里发毛,紧张得掌心出汗,声音都颤抖了:“就,就是没有那个……”

    “没有作……爱吗?”傅睿君毫不忌讳的字眼,让童夕砰的一下,脸蛋爆红,心脏颤抖起伏。

    这个男人这么可以如此之坏?

    男人衣服摊开,隐隐约约看到他结实性感的胸肌,麦色的肤质让人垂涎欲滴,童夕一直在咽口水,太紧张了此刻真的害怕,有种想临阵脱逃的冲动。

    这个男人坏起来还真不是一般,她算见识到了,气恼的问道:“你说话就不能斯文一点吗?”

    “对着你,我斯文不起来。”傅睿君眯着眼,那笑意邪恶得让童夕害怕。

    童夕摸着浴缸边,往后挪,此刻不知道还有没有后悔的机会,真的不应该去偷吻他,“我们不是一直都没有那样子的吗?不如就算了吧。”

    傅睿君站直身体,不紧不慢的把衬衫脱下:“之前没有,那是因为你还是一个正在成长的青涩小苹果,我怕你经不起我的摧残。”

    摧……摧摧残?

    这句话的分量让童夕心惊胆战,再看看男人那健硕的身材,每一寸细胞都是力量的代表,她这个柔弱的身子,还真的经受不起他的摧残。

    “睿君,我……”童夕一直往后缩,有种无法言语的惊恐,“我,我还是个孩子,才二十岁,我……”

    “足够了。”傅睿君弯腰把浴缸那热水打开,浴缸的水直接泡到童夕,她想出去,可是傅睿君此刻挡住了她,根本不可能逃掉的。

    她期待了四年的事情,怎么到了实现的这一天,会变得如此恐怖,根本不像她想象的那么浪漫,那么温馨。

    欲哭无泪,童夕此刻像躺在砧板上被宰割的小羔羊,可怜兮兮的双手合掌,拜托地求傅睿君:“求求你,我真的还小,我不行的。”

    还没有开始,童夕就已经感觉自己双腿发软了,她之前看过傅睿君的全身,哪里,真的,不是,一,般,的,小,啊……

    而且还在没有硬的情况下。

    心里不由得打了个激灵,童夕只想逃,再不逃,她真的会被摧残的。

    在傅睿君弄皮带的缝隙,童夕连忙从浴缸里站起来,快速越过他身边,逃向门口。

    傅睿君立刻反应过来,转身一把捉住逃避的小家伙,从身后将她抱紧,拥入了怀抱。

    童夕吓得惊叫:“啊啊,不要啊,傅睿君,不可以这样。”

    傅睿君苦涩一笑,无奈地扬起嘴角的弧度,“不要叫了,搞得我好像要强了你似的。”

    他怀抱下的女子,此刻全身颤抖,他也不忍心再吓她。

    紧紧抱着她的身子,把头埋在她后脖颈上,闻着她发丝的清香,还有身上淡淡的花香,迷惑人心的气息,让他心醉人更醉,磁性的嗓音极致沙哑,呢喃道:“不要害怕,我刚刚都是跟你开玩笑的。”

    童夕安定了些许,还是十分担心,“可是……”

    “我知道你是第一次,我会温柔的。”傅睿君从喉咙里娩出沙哑的声音,极致魅惑,让童夕慢慢松懈下来,犹豫地不知所措。

    顿了顿又问,“我听同学说,那种事情,女人第一次会很痛,而且你是长期训练过的男人,你都不知道你力气多大,你肌肉都像铁一样硬,你要是真的摧残我……我怕……”

    傅睿君被她这些多余的担心惹笑了,紧紧抱着她安慰道:“不用害怕,别人不是也说,第一次的男人都是秒速的吗?”

    第一次?

    童夕的眉头不由得一皱,听到了让她意想不到的答案,傅睿君是第一次?虽然他想表达的意思是说他不会太久,可是童夕知道这个信息,比听到任何甜言蜜语都要开心,雀跃。

    傅睿君的气息越来越缭乱,浴缸的水满了,洋溢出来,滴答滴答的水声让两人的心情都异常紧张。

    “我们去洗澡吧。”傅睿君隐忍着体内沸腾的欲火,呼吸滚烫。

    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背后面拥抱她的这个男人,那皮肤像着了火似的灼人,童夕放松自己,缓缓道:“我们一起洗可以,我坐浴,你淋浴。”

    傅睿君无奈的浅浅一笑,“好,听你的。”

    他不急于这几分钟时间了。

    然后,浴室里面还有一个布帘,把坐浴和淋浴分开了。

    傅睿君连看都看不到里面的风景,只听到那无比诱人的水声,心思思的快速洗完澡,围着浴巾出了浴室外面等。

    结果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他洗澡五分钟,童夕竟然三十分钟还没有出来,男人此刻急疯了,站起来,推开浴室的门,在墙壁上顺手拿起一条浴巾,冲到浴缸边上,猛地拉开布帘,下一秒:“啊……”

    一声尖叫,童夕错愕不已。

    片刻,傅睿君把童夕抱出浴室,童夕身上包着浴巾,脸蛋绯红,羞涩得不敢看男人的眼,埋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单膝跪床,男人把童夕放到床上,一靠近床,童夕就立刻扯来被子捂着自己的身子。

    白皙的蜜肤被水泡过,润润滑滑的,因为羞涩而全身粉红菲菲,隐隐若现的雪白丰盈让傅睿君浴火焚身。

    童夕羞涩的眼眸缓缓抬起来,羽翼般灵动的睫毛扑闪,看向傅睿君,显得紧张:“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

    傅睿君双手撑着床,跪着爬向她,把她吓得一直往里面退。他口干舌燥,喉咙上下滚动,炙热的目光紧紧盯着童夕,沙哑的声音磁性迷人:“嗯,要。”

    童夕紧紧捉住被子,“你会不会跟我睡了之后,又想着离婚,然后又找别的女人?”

    这种幼稚的问题,傅睿君觉得童夕问得很多余,男人在这个时候,一般都会回答:不会,然后各种甜言蜜语。

    傅睿君伸手摸上她一边脸颊,白皙幼嫩的脸蛋滑滑的很柔软,在他的掌心中像个小果冻,弹性十足。

    让他恨不得想咬上一口,看着她清澈迷人的大眼睛,傅睿君一字一句认真说道:“我傅睿君用军人的荣誉向童夕保证,我这辈子只睡童夕一个女人。”

    童夕知道,军人的荣誉比性命更加重要,看着傅睿君真挚的眼眸,她相信他的承诺。捂着被子的手突然松开,直接抱住傅睿君的脖子,红唇奉上。

    傅睿君被童夕抱着紧紧吻住,他二话不说,直接扑上。

    属于他们的夜,很漫长……

    房间内,洋溢着暧昧而激情的气流,那让人热血沸腾的活色生香。

    -

    一夜激情过去。

    次日,太阳初升,气温暖和,又是一个灿烂明媚的好时光。

    童夕从男人的胸膛爬起来,全身酸痛,骨头像散架似的,而身边那只狼,还在继续沉睡。

    童夕此刻想起昨晚一夜的经历,很想捉住傅睿君狠狠咬上一口,凝望了好一会他俊逸的脸,又舍不得下口,转身把地上面的浴巾捡起来,围在身上,然后抱着身子,拖着酸痛的大腿走向浴室。

    此刻,童夕只感觉到双脚无力,大腿根部还在发酸发软,走起路来都不顺畅,慢慢走进浴室,经过镜子,童夕顿时停下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不由得心里咒骂一句:我靠,傅睿君简直就是野……兽……啊……

    以后不能相信男人说的话,什么第一次的男人都是秒速的?他的秒针都是最短的那条表针啊。

    镜子中映出来的她,到处布满了吻痕,大大小小,浅浅深深,哪一个叫惨不忍睹。

    吻得倒不感觉到疼,但是那种事情真的可以要她命。

    上厕所的时候,童夕还感觉到疼,然后开了热水再泡一次热水澡。

    泡完热水澡,童夕才觉得舒缓一点,还好她体质好,耐得了折磨,要是孱弱一点的女生,都要给傅睿君这种男人给折磨死。

    从浴室出来,刚好见到傅睿君从床上坐起来,男人迷离的眼眸看向她。

    心里猛地一颤,童夕立刻低下头,羞涩得不敢去看他,然后走向橱柜。

    傅睿君掀开被子下了床,速度极快的走向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就一把将她横抱起来。

    “啊,你要干什么?我不要了……”童夕紧张得挣扎,傅睿君抱着她走向大床,坐下床便放到了大腿上,并没有下一步行动。

    男人蹙眉,懒惰而磁性的声音问道:“你怎么了,走路怪怪的。”

    童夕瞥了他一眼,嘟着嘴抱怨道:“两边大腿好酸痛。”

    傅睿君抱着她的腰,把脸贴到她的发丝上,珉唇吻上她的头顶,十分内疚:“对不起,我已经很克制了,但还是弄疼你。”

    童夕此刻只想翻白眼,这个男人昨晚上,那也叫克制?她不满的反问:“你这也叫克制,那不克制的时候,我是不是要进医院了?”

    傅睿君伸手摸摸她的头,宠溺的语气再她耳边低声呢喃:“你这个小家伙也挺强悍的,第一次难受而已,以后不会了。”

    “嗯,你让我休息几天,等我元气复原,一定榨干你。”

    这个女人才对他傅睿君的口味,喜欢她的率真,随性,傅睿君在她粉嫩的脸颊亲上一口,充满期待的心情,低声呢喃:“我等着,期待被你榨干。”

    虽然口上说着不害臊的话,但脸蛋还是出卖了童夕,绯红得像个小苹果,羞涩得低下头珉笑。

    -

    帝国最高政军部门。

    傅睿君一身正装,军服整洁威严,军姿凛冽,气势磅礴而严肃。

    进入上司的办公室,傅睿君严肃敬礼,领导也同样回以敬礼。

    严肃的气氛让傅睿君此刻心情沉重,紧张而忐忑不安。

    因为他爷爷出事,假期延伸,和童夕的结婚申请报告也上交,次日就收到通知,让他回来一趟。

    而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预感。

    领导把资料递给傅睿君,淡淡的开口:“傅少将,你的报告希望你慎重考虑,我想你已经知道你未婚妻的身份了。她是……”

    “我知道。”傅睿君立刻回答。

    领导点点头,叹息一声。

    “你是我国的栋梁,你是野狼部队的支柱,帝国的少将要结婚,本来就是一件大好的喜事,可是对方的身份太悬殊了,你知道她爷爷是什么人吗?她爸爸是什么人吗?这个女人你绝对不能娶,你娶了她,会直接影响你的仕途。”

    傅睿君深深的呼上一口气,就如他所想,根本没有那么容易结婚,心里闷得难受,傅睿君沉默了。

    领导把资料推到傅睿君面前,“你爷爷出事了,假期你再延长些时日,顺便在这段时间,把这件事处理好,你不能跟这个女人结婚,这牵连到两国政治上的问题。”

    “童夕她只是“一夕”的继承人,不具备政治上牵连性。”

    领导吃笑,“傅少将,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看到的只是表面。你想想看,我帝国英勇善战傅少将的老婆,是制造武器给www.youfa8.com国家来攻打我帝国的危险政客。这像话吗?再说,我帝国跟卡冥国一向都有领土争议,很多时候战争一触即发。你去执行过很多任务,我想你更加清楚知道我们两国的恶交。”

    傅睿君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口。脸色骤变,沉冷得如同阴沉的暴风雨夜。

    领导站起来,走到傅睿君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劝导:“你前途无限,是国家的栋梁,这个女人只会毁了你,还有这个女人的父亲,身份太离谱了,娶了她,必定会连累到你。”

    傅睿君继续沉默。

    “男儿志在四方,儿女情长就抛到一边去,我们以国家大事为重,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傅睿君缓缓的说出一句异常严肃的话:“如果,我非要娶她呢。”

    领导大怒,“国家绝对不允许。”

    “我执意。”傅睿君冒出坚毅的三个字咬字的力量很重,很坚定。

    “那你这样是在自毁前程。你这些年的努力将功亏一篑,你作为一个军人,连最基本的荣誉都没有,她只会给你人生带来污点。”

    这一刻,傅睿君的心像被插了千万支针,痛得快要窒息。

    在没有结果的交谈中,傅睿君拿着结婚申请报告从办公室出来。离开军政办公室,站在大门外,傅睿君紧紧握着拳头,手中的纸张一点一点的往掌心里戳,卷成一团,掐得死紧。

    仰头望着天上的白云,明明是明媚的天气,他却感觉无比压抑,天想要塌下来般沉重。

    沉默了片刻,傅睿君坐上旁边一直等待他的军车,阴冷的目光看向前方,迷茫的心情,此刻十分惆怅。司机启动车子离开。

    -

    童夕哼着小曲子,身上围着卡通围巾,在厨房忙碌着。

    那脸上是春风得意的色彩,心情轻松自在,舒畅惬意,拿着锅铲炒菜,一想到傅睿君去拿结婚申请表的批准书,她心情就无比雀跃。

    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她猛地一顿,把煤气熄灭,放下锅铲冲向门口,出了厨房就见到傅睿君在玄关处换鞋,一身军装,威风凛冽,帅呆了。

    她忍不住兴奋的心情冲过去,傅睿君刚刚转身,突然一个娇小的身子冲过来,抱着他的腰腹,他吓得一怔,双手张开,愣愣地低头看着像个小孩子似的小家伙紧紧抱着他的腰。

    那红彤彤的脸蛋,盈满浅笑,仰头看着他,清澈的目光水汪汪的灵动,“睿君,你回来了?”

    傅睿君浓眉轻轻蹙起,抿着浅笑看着怀中这个率真的女子。

    睡过她一次,她就变坏了,这两天,睡觉要用他肩膀当枕头,动不动就搂着他的腰撒娇,大咧咧的往他身上蹭,也不看看她多丰满,蹭得他难受,还不让碰,说元气恢复过来。

    非得等三天后。

    傅睿君中感觉她在预谋什么,例如,三天后她会来月事?

    这只是对这个女生的猜想,不太确定的事情。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先放手,我把衣服换下来。

    童夕并没有松开手,反而咧嘴浅笑,缓缓道:“睿君,我觉得你的军装太帅了,我喜欢,要不要下次给我穿一下。”

    “给你穿?”傅睿君眸色沉了一下,疑惑不已。

    童夕挑了挑眉,邪魅的语气低声呢喃:“我们玩制服诱惑。”

    傅睿君脸色顿时阴冷下来,异常严肃的目光让人心里发毛,童夕吓得立刻松开手,男人冷冷的喷出一句:“胡闹,不允许拿我的军装当儿戏。”

    果然军人的荣誉比命还重要,军装也是荣誉的一个小代表。

    童夕缩缩肩膀,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知道了,我只是说说而已。”

    傅睿君用力揉了揉童夕脑袋,弄乱了她的发丝,然后往房间走去。

    童夕知道这个男人有两面,穿上军装的他严肃认真,威严不可侵犯,脱下军装的他,简直就是一个混世大坏蛋,别说有多坏多邪恶了。

    沉默了片刻,心情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她已经习惯这样的傅睿君,她也喜欢这样的男人,才非他不嫁。

    童夕重新回到厨房,重新开火继续炒菜。

    低声哼着轻快的歌曲,突然被身后走来,直接抱住他的傅睿君吓得一跳,身体僵住,愣了愣。

    傅睿君从身后抱着她,换下军装的他,恢复本性,伸手摸着她纤细的腰腹,慢慢往上移动,沙哑磁性的嗓音呢喃:“夕夕,你元气恢复了没有?”

    童夕浅笑,应了一声:“嗯。”

    傅睿君心里一乐,握着她的煱铲放下来,“我们晚餐迟到吃。”

    “可是我大姨妈来了。”童夕得意洋洋的语气异常轻松。

    听到这话,男人身体猛地一顿,手僵住了,眉头紧蹙,感觉像上了这个小家伙的当,说什么元气恢复要好几天,这几天原来是在等姨妈?

    无可奈何,十分沮丧,傅睿君把头埋在童夕的脖子内,深呼吸着气呢喃道,“夕夕,你这样,后果很严重。”

    童夕咬着下唇忍笑,把傅睿君将一军,心里乐得开了花。

    想了想,童夕小心翼翼地问道:“睿君,我们的结婚申请书下来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去登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