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52章 傅睿君作了自己

正文 第52章 傅睿君作了自己

    晚饭过后。

    童夕在厨房里洗碗,眉目含笑,哼着轻快的小曲子。

    傅睿君来到厨房,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喝上一口水后,歪头看着童夕娇小的背影。

    从她一阵一阵的哼歌声可以听出来,她此刻的心情很好。

    喝完水便关上冰箱,傅睿君走出厨房。

    童夕听出他的脚步声,只是刚刚吃饭的时候,太过尴尬了,她不好意思回头跟他说话而已。

    莫名奇妙的脸红了。

    这时,放在裤袋里面的手机响起,童夕洗干净手中的泡沫,甩了甩手上的水,从裤袋里面拿出手机,屏幕显示的是穆纪元的电话。

    她顿了一下,划过屏幕,接通:“喂,纪元哥?”

    刚刚走出门口的傅睿君听到这一句话,脚步顿了下来,脸色不由得沉下来,脚像生了根无法动弹。

    穆纪元温柔的声音传来,“大小姐,明天早上我去接你,要到医院复查了。”

    “纪元哥,我的头已经没事了,不需要复查。”童夕有些不耐烦了,这已经查了很多遍了,可是穆纪元一直不放心,相隔一个星期就让她去医院看看。

    “最后一次确定一下。”穆纪元斩钉截铁,“大小姐不要拒绝了。”

    “好吧,就最后一次。”

    “我明天去接你。”穆纪元温软的声音又问,“你在家里吗?”

    “在。”

    “大小姐,这么多豪华别墅你不住,为什么非得执意要住在哪个小套间里面呢?”

    童夕无奈的叹息一声,她心里想什么,穆纪元又怎么会知道呢?她已经习惯了等,她相信这样等下去,傅睿君总有一天会回来的,这不是让她给等到了吗?

    “纪元哥,你还忙着洗碗呢,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穆纪元想了想,沉冷的语气缓缓道:“大小姐,三个月后,跟我离开帝国。”

    童夕不耐烦的说道:“纪元哥,我都说了我不走,为什么非得要我跟你走呢?我有老公,我有家,我哪里都不会去的。”

    穆纪元突然严肃起来,声音异常凌厉,“这个没得商量,你有非走不可的理由。”

    童夕无奈一笑,叹息一声,“纪元哥,我忙了,不想再跟你讨论这个问题。”

    说着,童夕把手机中断,甩到台面上,心情一下子跌入谷底。

    每次跟穆纪元说话,他总是说要带走她。

    非走不可的理由?

    童夕继续洗碗,根本不把穆纪元的话放在心上。

    站在门口外面,傅睿君仰头缓缓闭上眼睛,双手插入裤袋里,一脸沉重,心脏处隐隐疼着。

    穆纪元要童夕离开他吗?离开帝国?

    童夕不想走是因为想跟他有一个家吗?

    沉默了片刻,童夕从厨房里面出来,刚好看到傅睿君就站在墙壁上靠着,她顿了下来,蹙眉凝视着他深沉的侧脸。

    “你怎么了?”童夕呢喃着问。

    傅睿君睁开眼眸,低头看向她,白皙的俏脸粉粉嫩嫩的,大眼睛像森林里面的精灵,灵动可爱,看得让人心醉。

    清澈单纯的眼眸水汪汪,眨了眨长长的睫毛,“你是不是还很累?”

    傅睿君珉唇浅笑,“没有,中午已经睡过了,不累。”

    “哦。”

    童夕应了一声,然后没有了话题,两人四目相对,男人的目光太过灼热,让她心慌。

    “我去看电视。”童夕找了个借口,避开了他的视线,走向客厅。

    傅睿君跟在她后面,来到客厅,往沙发上坐下。

    童夕紧张得不知所措,已经入夜,两人第一次在一起,不像一起在傅家,那时候两人同一个房间,都不害怕发生什么事情。

    此刻的她似乎在期待,又似乎在害怕。

    坐在沙发上,童夕坐直身子,肩膀绷紧得厉害。手里拿着遥控器,指尖很不灵敏的在颤抖。

    开了电视,目光定格在电视机的画面上,却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而傅睿君则泰然自若的坐在她身边,靠在椅背上,盯着电视看,却若有所思。

    童夕紧张得背脊骨都僵硬,手心冒汗,总是期待有什么事情,又慌张害怕会发生什么。

    傅睿君垂着眼帘,淡淡的说:“我还没有跟上级报告我已经结婚的事情。”

    童夕猛地一顿,僵住了。歪头看着他,一头雾水。

    她不明白傅睿君的意思,既然让她随军,为何不向上级报告他们已经在国外登记结婚的事情?

    因为这不是国内的事情,所以没有记录,傅睿君故意隐瞒不说,那国家也不知道他已经结婚。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童夕肩膀沉下来,无力的问道。

    傅睿君抬眸,深邃的墨瞳如果黑曜石般精致好看,凝视着她,那一刻,像要看穿她的心思似的,要看进她的灵魂里。

    被看得心里发毛,童夕的目光闪烁,不知所措。

    刚想转回头,男人突然伸手一把勾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压向自己。童夕吓得一怔,额头低在傅睿君额头上,两人额头相抵,呼吸变得急促,这个动作让童夕莫名奇妙的紧张。

    傅睿君沙哑声音低声呢喃:“我不确定后果是什么,所以以前都没说,过几天我就要上报,无论以后发生什么,记得一定要跟我商量,知道吗?”

    “嗯嗯。”童夕被问得发愣,应了一声。

    傅睿君的视线定格在她粉嫩的红唇,不舍得放手,呼吸越发急促,慢慢的压唇靠近,炙热的呼吸喷到童夕的脸颊上。

    知道傅睿君要靠过来,童夕连忙闭上眼睛,等待他的吻。

    童夕身子在颤抖,感觉空气都是男人身上的阳刚之气,笼罩在她周身,他的唇温柔封上,第一次感觉到傅睿君的吻可以这么温柔,浅尝似的轻吻,慢慢变深。

    而这个吻来得特别缓慢,特别的温柔。

    她顺其自然的被傅睿君压着倒在了沙发上,而这一刻,心脏战栗得无法思考,脑袋一片空白。

    男人强壮的身体压来,大手在肆虐撩拨,童夕紧张得推着他的胸膛,把头歪开闪过他的吻,慌忙呢喃,“我还没有洗澡。”

    “没有关系。”傅睿君又吻上她的唇。

    童夕再一次挣脱出来,“我身上有汗味。”

    傅睿君苦涩一笑,粗着气,眯着迷离的目光,淡淡的说:“你身上很香。”

    “我是认真的。”童夕拉下脸来,不悦地道。毕竟她不想让自己的第一次有任何不舒服。

    傅睿君从她身上起来,故意逗她,“小色女,你想哪里去了?我只想吻吻你而已。”

    那一刻,童夕整个脸都爆红,羞涩得想找地洞钻进去。而傅睿君欠揍的脸是轻挑的表情,童夕握着拳,咬着下唇落荒而逃似的冲进房间。

    该死的男人,刚刚明明就是想那个了,吻她还摸她,她能感觉到他是想那样的。

    被这么一说,童夕躲在卫生间里面足足洗了两个小时的澡,皮肤都泡得皱巴巴的,她就是不想出去,实在太丢脸了。

    被他叫小色女?

    而在房间外面等着童夕出来的男人,以为这个女生在里面晕过去了呢,去叫了好几次都说还没好。

    傅睿君自己被自己作了,直到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也没有等到童夕从卫生间出来。

    次日。

    童夕很早就起床,而身边的男人还在沉睡。

    她轻轻的下床,洗漱换衣,简单梳理打扮就出门。

    刚刚走出小区门口,不远处停着一辆熟悉的豪华轿车,而轿车面前靠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她昨天见面的卡梦雅。

    一大早,太阳初升,暖暖的气候,还蒙上一层薄薄雾,还没有散的开。

    道路车辆极少,卡梦雅见到童夕,不由得扬起丝丝浅笑,踩着高跟鞋走向她。

    童夕站在原地不动,眉心紧蹙,等着这个女人上前,女人双手抱腰,姿态高雅:“小夕。早。”

    “怎么又是你?”童夕瞥了她一眼,不悦的说。

    “我今天过来,是想让你确定一下我们是母女关系,迄今为止,法律上我还是你的母亲,我跟你爸爸是没有离婚的。”

    童夕深吸一口气,无力地把头歪到一边,沉默了片刻,见心情稳定下来,再转头看向她,“卡女士,你没毛病吗?我自己有没有妈妈我会不知道吗?我法律上是孤儿,我的户口本是独立的,我……”

    “你是双户籍。”卡梦雅立刻打断她的话,“你跟你爸爸其实都是双户籍,你们都是卡冥国国民。”

    童夕一怔,愣了下来,呆呆的看着这个女人,心脏像被瞬间压上一块石头,沉重得难受。一时间没有了声音,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心脏漏了节拍,很慌。

    卡梦雅看到童夕的面色变成,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一抹冷笑,“原来你不知道?看来你爸爸什么也没有告诉你,把你养成一个不问世事的傻瓜了。”

    “你什么意思?”童夕紧握拳头,一字一句:“给我说清楚了。”

    卡梦雅低头看了看地面,沉了几秒,像是在组织语言似的,理顺了才仰头开口:“跟我去卡冥国查一下户籍资料,你就知道,我说的一切都不是骗你的。”

    童夕不由得苦涩一笑,看着这个女人的态度,心里酸酸的,难受得眼眶都红了,冷冷道:“根本不用查,从你这样的态度来看,是一个对待自己女儿的态度吗?二十年没见面了,你一点也……”

    卡梦雅冷着脸,立刻打断童夕的话,“我就是你的妈妈。”

    童夕深呼吸,拳头紧握,绕过女人身侧,继续往前走,不想跟一个疯子在说话,她也不想去相信这些是真的。

    这样的妈妈?

    她童夕宁愿相信她妈妈已经死了,也不要一个这么冷漠现实的妈妈,在她眼里,除了钱,完全看不到一丝丝的亲情。

    刚刚走不到几步,面前突然出现四个西装革履的保镖,一横过站在童夕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童夕狠狠的瞪着眼前四名保镖,气恼得心脏起伏,握着拳头,转身向后走,可没有走几步路,又上来四个保镖拦路。

    个个都气势凛冽,凶神恶煞。

    童夕望了望前后八个保镖,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女人竟然带这么多人来找她?她童夕一个普通孤儿,这是怎么一回事?

    卡梦雅转身,缓缓走向童夕,高姿态地站在童夕面前,一字一句:“小夕,我虽然不是卡冥国的人,但我跟你爸爸在卡冥国结婚了,没有办离婚。而你现在唯一一个亲人是我,如果你出事了,你的财产都是我的。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童夕咬着下唇,眼眶泛红瞪着眼前这个女人。如果真的是她妈妈,她连冷血畜生都不如了。

    握成拳头,指甲陷入了掌心的肉里,童夕隐隐咬着牙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她真的是这个女人口中的那个继承人吗?

    所以,傅老爷子一系列不正常的行为都有了很好的解释。

    因为她有不可估量的财产继承,所以傅老爷子收留了她,怕她会走,就让16岁的她跟傅睿君到她自己的国家登记结婚,还打死都不让她跟傅睿君离婚。而且还在结婚协议书上写着,如果她童夕去世,财产将由傅氏集团所全权拥有。

    而这些,穆纪元应该知道,所以他一直想把她带回卡冥国,继承那所谓的财产。

    如果没有猜错,这些人都知道。

    而她,像个傻瓜一样,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明白。

    可悲的是,这些人的嘴脸为什么如此恶心,为了财产,傅家对她的好都是阴谋,这个口口声声说是她妈妈的女人,对她连一丝一毫的亲情都看不出来,她想要的只有钱。

    童夕憋得难受,微张嘴深深吸上一口气,让心脏好受一点。眨眨长长的眼睫毛,把眼眶的湿润淡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童夕一字一句。

    卡梦雅又把之前准备好的合同拿出来,递到童夕面前,“签了,打个手印,这份合约会在你21岁那天生效。”

    她生日不是三个月后吗?

    穆纪元说三个月后一定要带走她,那么说来,她的继承权从21岁才开始?难怪这些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来分一杯羹。

    童夕忍着心疼,装作无所谓,一字一句冷冷道:“卡女士,你应该还不知道吧,我四年前已经结婚了,而且结婚协议书上已经标注了的我遗产继承是谁了。好像还真的挺多人想我死的,但是,你连一分钱都没有。”

    “你……”卡梦雅脸色骤变,僵硬的脸上蒙上一层淡淡的灰。

    想了想,卡梦雅放低姿态,将手中的纸张在一次递到童夕面前:“那你就签我这份吧,二十个亿对你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念在我十月怀胎生……”

    “你别再说这句话了。”童夕气恼地怒吼,打断了卡梦雅的话,吓得她顿时蒙了,愣愣的看着童夕,可依然不减童夕的愤怒:“我听到都想吐,我童夕怎么可能是你这种女人生出来的,绝对不可能。”

    “这是事实……”卡梦雅握拳上前,目光凌厉怒视着童夕,“你以为我很想要生你这个女儿吗?是你爸爸这个混蛋,是他……”

    “我不准你骂我爸爸。”童夕怒斥,转身要走,扯着背包带,直接冲向保镖,绕过他们身边走过。

    可她还没有走过,一名保镖突然动手,捉住她的手臂,童夕手臂疼了一下,反应过来,转身一脚踢上保镖的小腿,保镖痛得弯下腰,闷声摸上小腿揉着。

    卡梦雅眉心紧蹙,脸色沉了,对保镖使眼色,几名保镖突然上前,捉住童夕的手,直接往车上推。

    童夕挣扎:“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刚刚走到车前,握住童夕手臂的保镖突然被人狠狠的扯开,砰砰的拳击声响起,童夕得到自由,回了头。

    地上已经躺了几名保镖,而傅睿君就站在她身后,脚上踩着一个倒地的保镖,倨傲狂野的目光瞪着卡梦雅,这个男人此刻就像屹立不倒的大树,让童夕觉得能遮风挡雨的靠山。

    www.youfa8.com保镖蠢蠢欲动地在准备作战,目光定格在傅睿君身上,有些惶恐的徘徊。

    “你是谁?”卡梦雅蹙眉问道。

    傅睿君对卡梦雅不屑一顾,歪头打量了一下童夕:“没事吧。”

    “没事。”童夕摇头,冲上到傅睿君身边,双手抱着她结实的手臂。身子贴上,“他们这么多人,我们报警吧。”

    傅睿君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轻蔑,“就这几个草包,还需要报警吗?”

    几名保镖怯懦地咽下口水,警惕地盯紧傅睿君,他刚刚一出手就撂倒三名强壮的保镖,这人绝对不容易对付。

    而这个时候,一列豪华小轿车开来,停到路边。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浩荡的豪华车队。

    下车的首先是西装革履的保镖们,紧接着就是穆纪元。

    这个男人全身上下都是尊贵的代表,像会发光的钻石,一出场都是星光熠熠的贵气。

    看到穆纪元,卡梦雅脸色沉如墨,眼底闪过一抹难以捉摸的光芒,紧张地握了拳头,不由得后退一步。

    卡梦雅的保镖也跟着后退,回到卡梦雅身边。

    “纪元哥?”童夕见到穆纪元下车,便松开了傅睿君的手臂,向穆纪元走去。

    而这个微小的动作让傅睿君眸色沉了下来,垂下眼眸看着童夕离开他臂弯,而走向另一个男人。

    这一刻,心头的大石压得死沉死沉,难受得连呼吸都疼。

    童夕来到穆纪元面前,仰头望着他温和的脸容,低声问:“纪元哥,你比我大十岁,你一定知道我妈妈是谁对不对?不是这个女人对吧?”

    穆纪元沉着眸色望向卡梦雅,目光锋利如剑。

    卡梦雅抬头挺胸走向穆纪元,镇定从容,眼神却在闪烁,“纪元,好久不见,时间过得真快,你都长这么大了。”

    “你是谁?”穆纪元一字一句如同冰窖发出连阴冷。对于此刻的卡梦雅,只有熟悉的气质,那张脸已经完全陌生。

    “我是你boss的老婆,卡梦雅。”卡梦雅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一抹邪恶的浅笑,颇有深意的眨了一下眼睛。

    那一刻,穆纪元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紧握着铁拳,愤怒在一点一点凝聚,气场冷得渗人。

    童夕看看穆纪元,再歪头看向卡梦雅,从穆纪元的眼神来看,这个女人并不是这么简单,连穆纪元对她都恨之入骨而隐忍,童夕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她不会承认这个女人是她妈妈,绝对不是,她不要,她宁愿自己的母亲已经死了,她也不要。

    此刻没有人理解她的心情,知道她的无助,太多太多的疑惑,太多不可思议,一时间接受不了,迷茫的泪光泛起,湿润了她的眼。

    她求助的目光,转身看向傅睿君。

    傅睿君看到她了她的无助,她的迷茫,缓缓走过去,来到她身边,牵上她的手,紧紧的握在手中,坚定的语气不容置疑,“我送你上学吧,www.youfa8.com你什么都不用管。”

    童夕点了点头,跟傅睿君走,穆纪元突然伸手过来,他的动作落入了傅睿君的眼里,他的手还没有碰触到童夕手臂,童夕就被傅睿君快速扯入怀抱,紧紧搂着,闪开了穆纪元的手。

    穆纪元的手晾在半空,凌厉的目光对视傅睿君。

    傅睿君强大的占有欲紧紧包围着童夕,与穆纪元对视的目光锋利无比,眼波视线的较量像是擦出了火花。

    冰冷的气场让整个早上的气氛跌入了谷底。

    穆纪元:“大小姐从此刻起,必须跟在我身边,由我来保护。”

    傅睿君嘴角上扬,倨傲不羁,“我傅睿君的老婆,何时需要外人来保护。”

    两人再一次沉默,气场的较量不分上下,强强对手,波涛骇浪的暗流在涌动。

    卡梦雅颇为有意思的看来看穆纪元,在看看傅睿君。最后,目光定格在童夕的脸上,放低声音,温柔的说:“小夕,帮妈妈一个忙吧,对你而言,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该不会忍心看着妈妈落魄到欠债几十亿吧。”

    童夕愤恨的目光射向卡梦雅,一字一句:“我没有妈妈,我妈妈在我出生的时候已经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