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34章 这么好色不太好吧?

正文 第34章 这么好色不太好吧?

    离婚协议书?童夕错愕的看向老爷子,诺诺的发出声音:“爷爷,我们……”

    老爷子冰冷的目光瞥向童夕:“小夕,你太令我失望了,你是如何答应过爷爷的?为什么同意在这份协议书上面签名?”

    “我……”童夕哑口无言。

    一直沉默的傅睿君,突然往前走,来到茶几前面,伸手去拿茶几上的文件袋,可老爷子反应迅速,快速捉起文件袋,怒黑着脸用力撕开两半。

    看着好不容易得手的离婚协议书,就在眼前被毁灭,傅睿君深呼吸一口气,紧握着拳头强忍愤怒的气焰。

    全场肃静,大家都不敢出声,只是默默看着老爷子和傅睿君的对峙。

    童夕瞄了傅睿君一眼,发觉他此刻看到离婚协议书被毁,像天塌下来那么痛苦,气焰飙升得让人毛骨悚然,看着他铁拳紧握,忍得连青筋都露出来。

    心里酸涩得无比难受,这个男人是有多渴望跟她离婚,才会这样的?

    “我不允许你们两人离婚。”老爷子咆哮的声音怒吼。

    童夕珉唇沉思了片刻,缓缓道:“爷爷,让我们离婚吧,勉强的婚姻是没有幸福的。”

    老爷子咬着牙,瞪着童夕怒问:“你现在的生活是谁给你的?你就这样报答我们傅家?”

    还想她要怎么做?傅睿君不爱她,背叛她,她守着这婚姻还不如去守一座坟墓?

    老爷子的怒斥让童夕很委屈,她吸吸鼻子,声调加剧了几分:“爷爷,报答的方式有很多,傅睿君他根本不爱我,他还在外面有女人,他……”

    “不可能。”老爷子立刻打断了童夕的话,一字一句:“傻丫头,他外面没有女人,别听他胡说八道。”

    童夕猛地一顿,愣住了!

    好像是这样的,她没有见过傅睿君外面的女人,一切都是他说的而已。这一次她竟然这么盲目就相信了。

    不知道是可悲还是可喜,童夕苦涩地冷冷一笑,即便他只是胡说八道,那又如何?自从签下离婚协议书那一刻起,她已经彻底放下这个男人,不管他爱的是谁,有没有出轨,她都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不值得。

    傅睿君始终一句话也没有说。

    童夕心里隐隐作痛,或许是太年轻,太执着,让她不懂得什么叫爱。喜欢一个人,就想拼命困住他在身边,用婚姻的枷锁捆绑他,其实想想,她这并不是爱,只是该死又自私的占有。

    真正爱一个人,是希望他幸福快乐,健康长寿。

    孝义,报恩,婚姻,都是她自私的借口。

    突然间想通了,童夕如释重负得长长叹息一口气,眼眶润润的泛起雾花,“爷爷,这一次,我一定要跟傅睿君离婚了。我对不起傅家,也感谢爷爷的收留之恩,我嫁给傅睿君是因为我想要好的生活,我们彼此都不爱对方,你又何必非要逼着我们在一起?”

    这一番话,老爷子气得站起来,捂着胸膛,身体颤抖,不敢置信的看着童夕,“小夕……你……”

    傅睿君深邃瞬间沉下来,缓缓歪头看向童夕。

    童夕不敢抬头看大家,深怕泄露了底气,挤着僵硬的苦笑,继续说道:“我不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我喜欢的纪元哥回来了,我要跟纪元哥离开这里。所以爷爷你也不要再勉强……”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傅睿君突然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狠狠的扯向自己,硬生生的把她拽上前。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把童夕吓一跳。

    他的力道很重很急,童夕感觉到手腕快要这段似的,痛得嗯了一声,惊慌的抬眸,喷出上傅睿君鹰眸的那一刻,被他凌厉愤怒的眼神震慑到。

    男人咬着牙,目光锋利刺骨,一字一句从唇齿间喷出来,“你说什么?”

    童夕痛得紧蹙眉心,眼眶泛红,“放开我,好痛!”

    “我问你,到底在说什么?”傅睿君像突然失控的猛兽,带着攻击性的气焰,低吼道。

    被他骇人的气场震慑得身子发抖,童夕强忍着痛,气恼的反击他:“我要跟你离婚,跟纪元哥离开这里。”

    傅睿君另一只手突然掐住童夕的下巴,把她的脸仰起来,对视着她的眼,咬牙切齿:“离婚可以,但你不准跟那个男人离开。”

    “傅睿君,你有病。”童夕伸手狠狠推开男人掐住她下巴的手,他粗鲁的举动让她很疼,但撕碎的却是心脏。

    老爷子更是气氛,怒气冲天,颤抖着大吼,“你们谁也不准跟我提离婚,你们……你们想气死我这个……”

    “爸爸?”突然一声惊慌的低喊,傅睿君和童夕都反应过来,看向老爷子,此刻才发现老爷子已经昏倒在沙发上。

    一众人立刻蜂拥而上,紧急得呼喊着。

    童夕也扯开傅睿君的手,手腕被捉得通红,可顾不了自己的疼痛,上前去查看老爷子,“爷爷,爷爷你怎么了?”

    老爷子被家人围成堆,而客厅里有三个人依然镇定自若,处之泰然。

    那就是傅家三位少爷。

    傅睿君依然站在原处,无法释怀的愤怒,瞪着面前一群紧张忙碌的人。

    傅二少缓缓靠身傅大少,浅笑道:“大哥,爷爷再年轻个十几岁,我们可以考虑一下让他进攻好莱坞。”

    傅大少珉唇浅笑一下,看向傅睿君:“三弟演技也不错,毕竟演了四年还在演,这种敬业精神比很多演员要厉害。”

    “你说这一局,是爷爷赢还是三弟赢?”

    傅大少摸上俊逸的下巴,沉思了两秒,“我觉得小夕会赢。”

    “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三弟会赢。”

    “为什么?”傅大少疑惑。

    “因为三弟从来就没有输过。”

    傅大少站了起来,双手插入裤袋,抛下一句给傅二少:“他从一开始就输。”

    说完,傅大手走向傅睿君,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缓缓道:“别让自己输得太难看。”

    傅睿君僵着不动,目光如炙,定格在童夕身上。

    -

    经过一番折腾,老爷子被送进医院。

    童夕从医院回来,已经累得快要支持不住。

    医院里,爷爷醒来后就十分激动,一直握着她的手,求她不要和傅睿君离婚。

    明明不相爱,爷爷为什么一直强求,而且态度如此强硬,即便她说自己心有所属,爷爷竟然毫不在乎她影响傅家的声誉。

    这是一种什么神秘力量让爷爷如此执着?

    童夕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傅家,客厅里没有空无一人,而何丹丹站在二楼长廊外面,眯着眼眸看向一楼的童夕,见她无精打采的走向楼梯,她立刻转身,放轻动作拧开傅睿君的房间门,走了进去。

    走到房间门口,童夕伸手去推门,门突然开了,童夕微微一惊,抬起头,以为是傅睿君要出来,却看到了何丹丹慌张的脸。

    她不由得紧蹙眉心,疑惑的看着何丹丹,“丹丹姐,你……”

    何丹丹神色紧张,强颜欢笑,立刻关上门,声音也显得抖索,“小夕,你你怎么回来了?我……我跟睿君没有什么的,你别误会。”

    从她房间出来,还如此紧张,让她别误会什么?不摆明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死心了,何必介怀?

    童夕苦涩一笑,冷冷应了一句:“哦。”

    她态度上显得无所谓,推开门走进去,反手关上门,心脏像被千万斤重的石头压着,沉得呼吸不过气来,她无助的往门板靠上,仰头看着天花板,隐忍着心中的痛。

    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又何必介意他爱谁,喜欢谁,跟谁在一起?

    缓过气,童夕继续往房间走去,背包拉下来放到旁边的椅子上,扫视一圈房间,凌厉的大床,傅睿君的衣服甩到地上,不堪入目的画面浮现在童夕的脑海里。

    片刻,浴室的门打开,一阵沐浴清香从里面飘逸而来,童夕可以感受到身后站着那个让她无法面对的男人。

    傅睿君手中拿着毛巾,优雅得擦拭头上的短发,看到童夕的背影也顿住,再瞄向凌乱的大床,淡淡开腔:“不开心还拿床单发脾气,你就不能成熟点吗?”

    她听到傅睿君的话,童夕背脊骨倏地发麻,全身僵硬,心里十万个草泥马奔腾不息,隐忍着心中的愤怒,死死掐着拳头。

    该死的混蛋,这张床还是她睡的,还有脸说她不成熟?

    越想心里就越难受,童夕仰头看着天花板吸上一口气,把欲要流出来的泪水往肚子里面咽。

    发现童夕身子在微微发抖,傅睿君感觉到她有些不对劲,手中的毛巾放下,往前靠近她,问道:“你怎么了?”

    还好意思问她怎么了?

    童夕气愤得立刻转身,怒瞪着眼,对视上他准备开口,可刚刚张开的嘴,话还没有说出来,被眼前的一幕惊艳得傻愣了。

    这四年来,她是第一次看到傅睿君裸着上身出现在她面前,男人铜色的肌肤健康性感,身上八块腹肌凸显得淋漓尽致,人鱼线感性得让女人疯狂。身上每一寸肌肉都是力量的优美,阳刚而不失精致,均匀的线条美让人视觉上开始迷失。

    俊逸的脸庞阳刚硬朗,配上一头还没有擦干的短发,凌乱中带着邪魅,看得童夕从微微启动的唇变成了0字型,脑袋一片空白,忘记了刚刚自己准备要说的话。

    愣愣的看了好几秒,看得傅睿君眉头不由得深深蹙起,顺着她痴迷的目光缓缓低下头,瞄了瞄自己的身体,傅睿君不由得勾起丝丝邪魅的冷笑,再挑眉问道:“你一个女生,这么好色不太好吧?”

    好……好好色?

    被傅睿君的话激怒,童夕此刻反应过来,知道自己是要发脾气的,而不是要犯花痴,恼羞成怒的童夕已经忘记要说什么,出口一句:“我好色你妹,混蛋……”

    骂完这句话,童夕立刻转身冲向衣橱,用力的推开衣橱,从里面拿出一个皮箱打开,迅速的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甩到皮箱里面。

    见情况不对劲,傅睿君把手中的毛巾往床上甩去,冲过去一把捉住童夕的手腕,把她扯到自己面前,冷着脸怒问:“你发什么神经?”

    “放手,傅睿君你这个混蛋,我搬出去你可以随心所欲了,放开我。”童夕用力地扯着手腕,可男人的力量真的太大,被他钳得丝毫没有办法逃脱。

    傅睿君粗鲁的把地上的皮箱狠狠一踢,飞到了边上,“婚都离不成了,这就是你的房间,你要搬哪里去?”

    “你还知道这是我的房间?”童夕讽刺的低吼,气得心脏疼痛难受,“那你还跟何丹丹在我的床上滚,你这个混蛋,人渣……”

    光骂还不解气,童夕气得连脚都用上,狠狠踢向傅睿君的小腿,她每一次踢脚都让反应敏捷的傅睿君闪过。

    傅睿君一边制服这个失控的女人,一边怒问:“发什么神经?我和何丹丹滚什么床?”

    踢也踢不到,也挣脱不开他的钳制,童夕失控得张开嘴巴,往他手臂上咬去。

    突如其来的嘴扑向傅睿君,对于训练有素的傅睿君来说,要闪开她的攻击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可他站着不动,让童夕狠狠咬上。

    傅睿君低头看着童夕的脸扑上他的手臂,锋利的牙齿往他臂弯的肌肉狠狠咬下,他感觉到轻微的疼痛,浓密的眉头一皱,突然发力,手臂上的肌肉猛的结实如铁。

    这狠狠一口气下去,下一秒,童夕便弹开口,低声哀叫:“啊,我的牙……”

    该死的,她咬的确实不是石头好不好?

    可男人的肌肉比石头硬多了,磕碰得牙床都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