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33章 凶手另有其人

正文 第33章 凶手另有其人

    一夜未眠,童夕从警察局出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作为一个新闻系的学生,追求事实的真相一直是童夕的座右铭,而一连发生不可思议的案件让她越来越好奇。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童夕跟着傅睿君后面走向停车场,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前面警车下来了两名警察和多名西装革履的男人。

    顿了一下,童夕发现是穆纪元和他的保镖们,她惊慌地越过傅睿君,冲向穆纪元,“纪元哥,你怎么被捉来了?”

    穆纪元温柔的珉唇一笑,沉默着抬眸看了一眼身后的傅睿君,嘴角轻轻上扬,两人对视了三秒,穆纪元再低头童夕,宠溺的摸摸她的头,“不是捉来,是请来协助调查。”

    童夕紧张的一把握住穆纪元手腕,“不会有事的对吗?”

    “当然不会有事,我可没有杀那个女生。”穆纪元安慰用力搓着童夕的头,宠溺得让身后的傅睿君脸色骤变。

    傅睿君沉着脸上前,走到穆纪元身边,一言不发地睨着他。

    穆纪元倒是绅士有礼貌的伸出手,要跟傅睿君握手,“好久不见。”

    傅睿君高冷的姿态显得疏离,目光定格在童夕的脸上,把穆纪元忽略,淡淡是声音问道:“不是说很累吗?要不要回家?”

    童夕立刻点点头,“要啊。”她看了看穆纪元僵硬在半空的手,傅睿君这种不礼貌让她很气愤,也很疑惑,“你们认识的?”

    穆纪元珉唇浅笑,尴尬地将手伸回来插到西装裤内,“我们也算打过交道的老朋友了对吧,傅队长?”

    童夕愣愣地看着面前两个男人,总感觉两人的气场都不在一个频道上,静谧安详的气流中涌动着针锋相对的较量,有股说不出来的冷气压。

    “我不随便交朋友的。”傅睿君冷冷的一句话,毫不留情面地否认跟穆纪元是老朋友。

    这闲聊太久,旁边的警察不耐烦,便插话:“穆先生请进去吧,我们有些事情要问问穆先生。”

    穆纪元对着警察浅笑点头,然后低头看向童夕,道:“大小姐,别害怕,万事还有我呢。”

    看着穆纪元沉稳真挚的眸色,童夕也不知道他这句话的所指,点了点头。

    警察带上穆纪元进入警局,童夕还反应不过来,回头望向穆纪元的背影,想事情想得入了神。

    这时,身边传来傅睿君的淡漠冰冷的声音:“在破屋救你的男人就是穆纪元?”

    “嗯?”童夕回了神,歪头看向傅睿君,然后点点头:“对啊,是他。”

    傅睿君脸色变得阴沉,眼底闪过一抹难以发现的忧虑。然后迈开脚步走向车辆。

    上了车,童夕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扯着安全带等待开车,可片刻也不见车子行驶,她歪转头,看向傅睿君。

    男人双手握紧方向盘,高深莫测的目光看着前方,脸色黯然沉重,似乎在想些很烦恼的事情,顿着发愣。

    她也紧紧凝视了傅睿君片刻,疑惑的问道:“怎么不开车?”

    “他要带你离开?”傅睿君缓缓开口问。

    童夕微微一颤,惊讶不已,傅睿君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即便猜测也能猜中?

    她其实从一开始认识傅睿君以来,都特别崇拜这个男人,只是此刻的崇拜已经变味,只是好奇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

    不想跟他讨论这个问题。

    已经离婚,她的去留跟这个男人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不回答,便转移话题:“艾米是凶手是不是?她为什么会死的?”

    傅睿君启动车子,打转方向盘,望着前方认真开车,幽幽的说:“有些地方判断出错了。”

    “什么意思?”

    “艾米只是棋子,凶手另有其人。”

    童夕不由得摸上额头,靠在椅背上反问:“能不能说点让我听得懂的话?你之前又说凶手是艾米,现在又说凶手另有其人?”

    傅睿君突然沉默了。

    童夕:“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吗?”

    傅睿君歪头看向童夕,在她俏脸上定格数秒,沉默了片刻,再看向前面认真开车,冷静的语气娓娓道来:“鲁彤彤的死不是凶手计划之内的,艾米是凶手,但绝对不是唯一的,还有幕后凶手。”

    “凭什么这么肯定?”

    傅睿君:“导火线是陆华,那个追求你的男生,而点着这根导火线的不是艾米,而是真正布局的人,而最终目的不是鲁彤彤,而是你……”

    童夕猛地打了个冷颤,背脊骨凉飕飕的错觉,紧张的看着他:“为什么是我?”

    “暂时不清楚为什么是你,但是所有事情都是奔着你来的。”傅睿君陈述得异常冷静,“起初你看到卫生间有尸体,应该是艾米出的注意,要来吓唬你的。鲁彤彤想整你,而艾米却是想杀掉鲁彤彤而嫁祸给你。”

    “鲁彤彤可是艾米的闺蜜,她为什么要这样做?”童夕不敢相信这个柔弱的女生有一颗这么狠毒的心。

    傅睿君本来还想着回家跟童夕躺床上再慢慢说这事情,但被她逼问得只好给她提早讲了:“艾米暗恋了陆华很多年,在陆华的出租屋对面租了一个房子,长期偷窥这个男生,从而知道阳光暖男陆华却对女人的大胸情有独钟,而她对自己平凡的身材感到沮丧,所以一直暗恋陆华。”

    “在偷窥中发现自己的朋友鲁彤彤跟陆华在出租屋发生过关系,从而恨入骨髓。但对于一个内向的女生来说,她内心再如何扭曲,也没有勇气去杀人,更加不会设局,后面应该有人利用她这一点仇恨,引诱她去杀人。”

    童夕这时候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知道真相十分激动,挪着身往傅睿君靠近,紧张的说:“鲁彤彤很讨厌我,所以就答应跟艾米用假尸体来吓唬我?”

    傅睿君珉唇浅笑,点了点头:“应该就是这样,但这具假尸体不是艾米弄进来的,而是有人在后山坡接应她。案发当天,两人在卫生间里面应该出现了一些状况,导致艾米没有杀到鲁彤彤,你被吓到之后,两人带着假尸从窗户离开,我在窗台上发现还有残留下来的血滴,应该是逃跑的时候不小心割到身体某个部位。”

    童夕此刻明白假尸体为什么会在后山沟里面了,应该是被他们抛出去的。她无奈的深呼吸一口气,“假尸体被她们抛出围墙,丢在后山沟。这点说得通,但是鲁彤彤的死亡时间是晚上八点半左右,而艾米八点十五分就开始跟我在一起,她根本没有杀人时间。”

    傅睿君立刻从裤袋里掏出手机,一边手开车,一边手按着手机屏幕,片刻后抬起手机屏幕给童夕看,“现在几点了?”

    童夕蹙眉看着傅睿君的手机屏幕,显示十六点正,她刚刚张嘴想说,可不由得一顿,“现在是早上,你手机怎么显示下午4点?”

    傅睿君突然伸手推了一下她的脑袋,童夕往边上一靠,一下子反应过来,睁大眼睛看着傅睿君,“难道,艾米是故意给我看她提早调好的时间?”

    “嗯嗯,为了让你做她的时间证人。她后面杀死者并不是计划内的,从她杀人割胸来看,她是受到了死者的刺激,从而狠下杀手,以割掉死者引以为傲的胸部,来发泄她平时的不满和压抑。”

    “那她最后为什么会回来训练营,还死在后山上?”

    傅睿君:“她跟死者在用假尸体吓你的时候,因为逃离现场,而弄伤了自己,在窗户前留下了血滴,更重要的是,假人的衣物上应该也有残留她的血。再一次对你下手的时候,因为你被穆纪元救了,她怕事情败露牵引出鲁彤彤死亡真相,她就迫不及待的回来把所有证据都毁灭。”

    “那艾米为什么会被杀?”

    傅睿君轻佻不屑的哼了一个音,“呵,她的死是因为愚蠢到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真正的幕后凶手这招借刀杀人失败,她就成为一颗没有用处的牺牲品。”

    “幕后凶手是谁?”

    “不知道。”

    “嗤!”童夕蔑视的冷哼一个音。

    硬生生的打击到傅睿君的自尊心,他为她破解这么多谜团,得不到赞赏和崇拜的目光也就算了,这嗤一声呛他又算什么意思?

    男人握在方向盘上的指尖一弹一弹的动了几下,脸色阴沉,显得气恼却极力忍着,话题消失后,两人都沉默下来。

    车内的气流变得沉闷,安静得连对方的呼吸都似乎能听得到。

    童夕靠在车窗边上,清澈的大眼睛瞭望车窗外面的景物,高楼林立,天际淡出暖阳,脑海里不断猜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还有傅睿君已经清晰分析出这件案情,为什么警察还要捉走穆纪元协助调查?

    傅家别墅。

    童夕跟着傅睿君回到家,刚刚进入家门,就被家里那股不一样的气场镇压住。

    在玄关处换好鞋子,童夕并肩傅睿君走进客厅,偌大奢华的客厅内,沙发上坐着傅家所有人。

    其中包括大伯一家四口,平时鲜少在家的傅大少,傅二少此刻也在场。

    而童夕的公公婆婆也坐在一旁,双手抱胸,泰然自若的姿态盯着她,难得这么齐人,刚好小姑因为陷害她一事,被派到非洲工作。

    何丹丹作为她婆婆的侄女,也成为傅家的人,坐在她婆婆身边。

    最让童夕疑惑的是,老爷子身边还坐着昨天帮她办离婚的陈律师。

    老爷子脸色严峻冰冷,阴沉得可怕。

    而陈律师怯弱地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傅睿君和童夕,显得十分紧张。

    童夕诺诺地扫视了大家一眼,再歪头看向身边的傅睿君,只见他浓眉深锁,目光凌厉,视线定格在茶几上。

    童夕反应过来,便弯腰对大家问了一声好,鞠躬之时,发现茶几上放着一份土黄色文件袋。

    气氛十分不寻常。

    傅睿君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越发冷冽,站在他身边都能让锋芒刺伤,冷的渗人。

    老爷子抬头,带有杀伤力的目光对视傅睿君,一字一句,严肃愤怒:“这份离婚协议书被我截下来了,没有我允许,你们不准离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