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32章 不一样的傅睿君

正文 第32章 不一样的傅睿君

    开车四个多小时漫长,终于到达野狼训练营地。

    可是这几个小时长途,把鲜少开车的童夕累瘫了,好后悔把傅睿君赶下车,即便她先到训练营地,也没有办法进去,而在门口等。

    童夕在车上坐着,到处翻看傅睿君的车内,发现这个男人的车除了必备物品,没有多余的东西,连颗糖果都没有,像口香糖之类的更加不会发现。

    无聊之余,童夕折腾那个音乐播放器,那些下载在车里的歌曲几乎都是柔和的情歌。

    童夕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太难以捉摸。

    闷了片刻,童夕拿出手机打起游戏,低着头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到有人在敲玻璃窗,她猛地抬头看向出去。

    隔着玻璃窗,童夕发现一个满头发白的老人家,他慈祥的脸颊布满皱纹,沧桑的目光温和,伸手再一次拍了拍窗户。

    童夕立刻放下手机,打开窗户,伸头出去,疑惑的看着他问:“老爷爷,有什么事情吗?”

    “小姑娘,我是军营后山果岭看园的,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老人家紧张的语气悻悻的问道。

    童夕立刻拉开门下车,这里十分偏僻,原来除了军营里面的军人,还有一位看果园的老大爷,她礼貌的问:“老爷爷,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吗?”

    老人家显得慌张,四处探看一下,特别紧张的瞄了一下军营门口站岗的士官,偷偷的压低声音说道:“我果园里面发现一具尸体,可我没有杀人,不知道怎么死在果园里面的,你能不能帮我把尸体运到河边丢掉。”

    童夕猛地倒抽一口气,惊恐的捂着自己的嘴巴,错愕的看着面前的老大爷,可发现他紧张得额头冒汗,神色慌张,极其害怕。

    顿了片刻,童夕让自己淡定下来,放开捂嘴的手,“老爷爷,你现在不是要想办法处理尸体,如果你没有杀人,就应该报警,后面是军营,我们进去告诉那些军人吧。”

    老人家猛地摇头招手,颤抖着声音,“不可以,警察会怀疑是我杀的,会把我捉去坐牢的,不能告诉警察。”

    童夕为这个老人家的想法感到可笑,但还是很有耐性的安慰,“老爷爷,警察不会随便冤枉人的,反倒你知情不报,私自处理尸体,这是违法的。”

    老人家这时候慌了,童夕立刻上前,“走,带我去看看,如果真的是尸体,我们就报警吧。”

    老人家想了想,同意带童夕过去。

    绕过军营来到后山坡上,进入一个大的果岭。

    繁茂的果树纵横有序,树上开着芬芳的小花朵,看来是不属于这个季节的水果,而跟着老人家的脚步,踩着草地,童夕心里还是有些慌,毕竟她是经历过被算计的人,此刻她的警惕相当高。

    来到一处空地上,不远处有一个沟,老人家突然停下脚步,伸手指着前面的干泥沟,紧张地舔了一下唇,“就在哪个沟里面,好恐怖的,小姑娘你去看看吧。”

    童夕被老大爷的这种情绪感染到,还没有看就心里发毛,双脚开始发软,弱弱的看着老大爷,再看向不远处的一条沟。

    此刻她万分后悔把傅睿君赶下车了,这个时候如果傅睿君在,至少她不会这么害怕,不用一个人面对这些恐怖的事情。

    内心战斗了很长一段时间,童夕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慢慢挪着脚步走向前面的干沟。

    靠近后,童夕猛地倒抽一口气,伸手捂着嘴巴,瞪大眼睛看着沟里,一具白色尸体躺在已经干枯的沟里,尸体身上是发黑的血迹,一头蓬松散发挡住脸,看起来惊恐渗人。

    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童夕忍着颤抖的心,强迫自己大胆一点,顿了几秒,发现尸体有些熟悉,跟上次她在女厕所看到的那具差不多一样。

    越看越觉得很有可能就是那具尸体。

    童夕立刻拿出手机,指尖颤抖,拨着傅睿君的手机号,缓缓的放在耳边,紧张得脸色发白,手脚冰冷。

    傅睿君接通电话,传来淡淡的声音:“什么事?”

    童夕深呼吸一口气,平静下心情,紧张的说:“你在哪里?我在军营后山发现一具尸体,你快点过来。”

    手机那头突然没了声音。

    童夕等了片刻还没有回应,拉开手机看着屏幕,发现还在通话中,只是傅睿君不说出声而已,她不禁想到傅睿君该不会还在半路上等车吧。

    “你在哪里?”童夕听着手机,不耐烦的道:“你不过来,我自己报警吧。”

    手机通话突然中断,童夕猛地拉开屏幕,气恼的对着屏幕低声骂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自己报警。”

    “别浪费警力。”突然一道磁性的男人声音从童夕身后传来,她身体猛地一颤,立刻转身,此刻才发现傅睿君双手插袋,泰然自若的站在她身后,那俊朗的脸看起来十分淡然,薄唇微微轻启:“警察没有时间给你查一具假尸。”

    童夕很惊讶,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来到她后面的,而他冷静得可怕,还说是假尸?

    毫无怀疑,童夕立刻歪头看向沟里,凝视着里面的尸体,越看越感觉有点假。

    这时候,傅睿君从她身边走过,直接走向深沟前面,往边上蹲下来,从旁边捡起一条树枝伸到沟里,童夕和老人家也好奇的走过去,探头看着下面。

    树枝撩开下面尸体的头发,露出一个塑胶娃娃头。

    童夕往傅睿君身边蹲,惊吓的心瞬时安定下来,在这个男人身边,无形中感到安心,疑惑地歪头看向男人:“你怎么知道是假的?”

    傅睿君拿着棍子指着去前方,前面是一堵两米高的围墙,“这墙壁后面就是出事那座宿舍楼。”

    顿了片刻,童夕突然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生气的站起来,紧握着拳头,一字一句问道:“傅睿君,我之前在厕所看到这假尸体的时候,你应该也有所怀疑了是吧,你竟然公报私仇,还处罚我……”

    话还没有说完,傅睿君把手中的棍子丢掉,站了起来,颇为轻佻的说道:“我是让你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很显然你真的太差劲了。”

    “你……”童夕咬着牙,瞪着他突然没有办法说话。

    “走吧,找找看。”傅睿君不理会她,转身往边上的果园走。

    私人恩怨先放一边,童夕现在满肚子好奇,被傅睿君欺负也不是第一次了,现在都要离婚了,再追究也没有任何意义。

    童夕跟上傅睿君的脚步,疑惑倒:“找什么?”

    “凶手。”傅睿君鹰眸扫视四周,态度十分严肃,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让人深感压迫,有一种无形的戒备。

    “凶手是谁?怎么会来这里?”童夕跟上,两步成一步的小跑在傅睿君身边,像个问题宝宝,“还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有假尸体,还有鲁彤彤的死又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童夕一次性问这么多问题,傅睿君停下脚步,珉唇笑了笑,语气相当宠溺:“问题宝宝,现在我没有空回答你这么多问题,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再一一给你解释。”

    晚上睡觉的时候?

    童夕不由得傻愣住,蹙起眉心看着他,问道:“什么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我干嘛还要跟你一起睡?”

    傅睿君继续往前走,慢条斯理的说着:“离婚协议还没有那么快生效,等拿到离婚证再分开睡吧。”

    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自从她说签了离婚协议书开始,这个男人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过再如何改变,也改变不了一个渣男的本质,她童夕对这个男人已经死心。

    跟着傅睿君在果园里面转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所谓的凶手。

    天色已晚。

    童夕的体力也消耗得差不多,疲惫地用双手撑着腰,喘着气息停下来,对着继续往前走的傅睿君喊:“什么也没有,我们不如回去吧,凶手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听到童夕无力的声音,傅睿君停下来,转身看了看她,立刻走回到她面前,温和的语气显得心疼,“如果累了,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我去那边转一圈再回来找你。”

    童夕十分不耐烦,“你到底在找什么?为什么这么武断的认为凶手一定会在这里?”

    傅睿君沉默不语,突然伸出手在她头顶上揉了揉,像是安慰的感觉,他的动作让童夕傻了。

    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傅睿君已经转身继续往前寻找。

    简直是性情大变的男人,他中邪了?童夕无法接受傅睿君突然的改变,太奇怪了,这男人该不会是因为她签了离婚协议书,所以对她好作为回报?

    心乱如麻,童夕转身走向旁边的大石头堆,找个干净光滑的大石头坐下来,坐在石头上伸出脚,用手按摩小腿,仰头看着远方的夕阳。

    夕阳无限好,可惜近黄昏。

    童夕又看看越走越远的傅睿君,无所事事的歪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

    蓦地,看到石头后面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鲜血上躺着一个人。

    那一瞬间的惊吓,让童夕整个人弹起来,惊恐得往后退,拼命大叫:“啊啊……”

    听到童夕的尖叫声,傅睿君秒速转身,飞奔回来,童夕被身后的东西吓得魂飞魄散,惊恐的往傅睿君跑去,两人相对奔跑而来,在童夕靠近傅睿君的同时,男人伸出手,她直接吓得楼上他的脖子,快速一跃,跳上他的腰。

    她张开双腿,夹住他的腰,紧紧的抱着他,将头埋在男人的肩膀上,吓得瑟瑟发抖,声音惊颤:“死……死人了,好好好多的血……”

    傅睿君搂着她的腰,一手托着她的臀,固定在自己怀抱,第一次被童夕这么粗鲁又亲密的熊抱着,让他不由得身体僵住,呼吸变得不顺畅。

    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会有所发现,所以童夕说死人了,他完全不惊讶。

    此刻让他无法消化的是……这女人贴紧他胸膛的丰盈太软太……雄伟……

    咽着口水,傅睿君口干舌燥,深邃变得浑浊,呼吸急促而粗喘,缓缓开口:“在哪里?”

    “石……石头后面。”童夕全身颤抖,对于一个从小就没有见过血腥场面的女生来说,这些天一连几次受到这种事情的刺激,神经十分敏感。

    傅睿君抱着童夕,缓缓走向大石头,探头瞄向石头后面。

    果然如童夕所说,石头后面一滩触目惊心的鲜血,而躺在血泊中的人已经脸色发紫,死不瞑目的瞪着眼,面相狰狞而坚硬,而这个人就是他现在要找的女生……艾米。

    没有死在破屋里面,而死在相隔甚远的果园这里,相离那假尸快二十分钟路程的后山坡上。

    童夕一刻也不敢放开傅睿君,已经忘记了这个男人之前如何伤她的心,紧紧埋在他肩膀里,呼吸里都是男人身上清冽好闻的气息,铁硬的胸膛,健硕的臂弯,在他身上可以感觉到如同泰山般稳固的安全感。

    他周身散发着雄性的荷尔蒙,还是让童夕可以感觉到这样很羞涩,但此刻她受惊吓过度,已经无法去介意这么多。

    她不敢去看,却好奇的在他肩膀里低声问道:“是不是死人了?”

    “嗯。”傅睿君低沉的声音应了一下。

    “是谁?”

    “艾米。”

    童夕不由得更加疑惑,缓缓抬起头,慢慢转身去看石头后面的尸体,可她还没有转过来,傅睿君突然伸手,一把压上她的后脑勺,往他肩膀一压。

    “嗯。”被傅睿君粗鲁的动作压到肩膀里,隔着单薄的衣服直接吻上他结实的肌肉,像石头般硬,把唇都压疼了。

    男人却不知道他轻微的一个动作,对于软弱的童夕来说有多粗鲁,声音倒是十分温柔:“别看了,晚上会做噩梦的。”

    听到这句话,童夕心里不由得暖到了心底,这个男人有些让她不敢置信的温柔,心脏微微悸动,却又泛起一阵心酸。

    为什么非要离婚后才把她当成人看待?

    这个夜,来得十分不平静,警察,法医,武装部队兵,齐齐出动来到果园,而童夕此刻思绪万千,怀疑艾米的死跟穆纪元到底有没有关系?

    从她出事的破屋到果园这里,相隔四个小时左右的长途车程,艾米怎么会死在这里?

    像进了迷雾中无法走出来,童夕此刻只盼望傅睿君能空闲下来,告诉她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