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31章 我也是你的

正文 第31章 我也是你的

    翌日清晨,童夕从被窝里面钻出来,一夜辗转难眠,此刻感觉到眼睛臃肿难受,哭得太多让眼睛变得干涩。

    身边的位置已经不见傅睿君,他的被子叠成了方块形状放在后面,整齐得有菱角。

    想到这个男人的可恶,童夕就气不过去,伸脚踹了一下,方块被子被踢散开来,她起了床垂头丧气的走向卫生间。

    十五分钟洗漱干净后出来,换上衣服,简单的涂点面霜就出门了。

    警察局里面。

    童夕一五一十的跟警察说了昨天的遭遇,然后从警察哪里得知,现场并没有发现艾米,而只剩下一滩血,而艾米却消失了。

    得知这个消息,童夕心情相当郁闷,这凶手一天不捉住,她就一天不得安心,毕竟现在这个凶手想要害她呢。

    从警察局回到傅家,还没有进家门,在门口就遇上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男人手拿文件包,恭敬的上前:“童夕小姐你好。”

    “你好。”童夕诺诺的看着他,礼貌地跟他打招呼。

    男人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笑容和煦:“我是傅睿君先生的代表律师,有关于你们两人的离婚事宜由我来办理,你看能不能抽点时间出来把事情给办理了。”

    童夕低头看着名片上的字体,不由得苦涩一笑,这个男人还真的是迫不及待啊,她又有什么值得留恋呢?

    “好,陈律师是吧,我们到外面咖啡厅去吧,家里不方便。”

    “好的,请!”陈律师做出请走的动作,绅士地并肩童夕转身走向大马路。

    在咖啡厅坐下,两人点了一杯咖啡,陈律师就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一份协议递给童夕,“童小姐,你在下面签名,按手印就可以了,我会尽快将离婚手续办理好。”

    童夕接过文件,打开瞄了一眼,上面的文字让她十分头痛,眉头不由得深深蹙起,该死的!结婚的时候也是这种她看不明白的外语文件,离婚还是这种鸡肠文,连国语和英语都没有翻译,让她看什么?

    “为什么又是这种我看不懂的字体?”童夕懊恼不已,这个小国家位于南非,相当小但很发达的一个国家,允许结婚年龄是偏小。

    陈律师珉唇一笑,拿出钢笔递给童夕:“童小姐放心签名吧,上面的协议对你百利而无一害,我都为你看过了。”

    童夕抬头顿了几秒,凝视着陈律师,纠结片刻立刻拿过他的笔,签名打手印,快速而果断的把自己的名字写下来,从此再也不想跟傅睿君有半分关系。

    签完名字,手印也落在纸张上,童夕颤抖着冰凉的手指,拿起咖啡,一种无法形容的痛心,隐忍着不让自己流露出半点不舍,安静地喝着咖啡。

    陈律师拿起已经签好的离婚协议书查看,十分感触:“童小姐,这份协议有点不近人道,太过狠了。”

    童夕微微一顿,喝咖啡的动作僵住,抬头看向陈律师,“什么意思?”

    陈律师叹息一声,把文件装入公文包,放到旁边的椅子上,拿起咖啡,抬眸对向童夕,“我刚刚跟童小姐说,这份协议对你百利而无一害,其实里面包括了童小姐跟傅先生离婚后的财产分割。”

    童夕不由得冷冷哼了一声,嗤之以鼻:“我身无分文,哪里给他分割什么财产?”

    陈律师珉上一口香浓的咖啡,缓缓放下杯子,深沉的目光盯着童夕:“是傅先生分割给你的财产。”

    童夕不以为然,耸耸肩:“他欠我的,分我一半也是应该。”

    律师爽朗浅笑,“那傅先生欠你的还蛮多的。”

    “什么意思?”童夕此刻开始好奇协议里面到底写了什么。

    “傅先生所属全部都分割给童小姐了。”

    童夕脸色瞬时沉了下来,紧张的靠上桌面,不敢置信:“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全部?”

    陈律师浅笑,“这是我做离婚律师以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离婚协议书,意思是:傅睿君名下的房产,车辆,存款,投资和傅氏集团股份等,全部归童小姐所有,还包括了傅睿君先生本人。”

    “包括傅睿君本人?”童夕错愕不已,秀眉都凝成一团了,一头雾水。

    这个男人搞什么?说她比苍蝇还恶心,厌恶她的程度简直让人发指,她以为自己会被净身出户的,此刻又是怎么一回事?

    全部财产给她已经够不可思议了,还把自己当成物品,分割给她所有?

    实在匪夷所思,童夕摇着头,“陈律师,你别开玩笑了。这不可能的!太匪夷所思了。”

    陈律师:“嗯嗯,我也觉得很匪夷所思,不过我看过你们的结婚协议书,有些条例也与众不同。”

    结婚协议?什么条例与众不同?

    童夕微微一顿,准备开口问话,可这时候,陈律师的手机响起来,他立刻低头拿起手机接通。

    讲完话就跟童夕道别,急急忙忙的拿着公文包离开。

    留下童夕一个人傻傻的愣在咖啡厅里面。

    由此,她还是无法相信陈律师的话,如果傅睿君有点良知,知道自己对不起她在先,净身出户还情有可原,可是净身还不出户,还把他自己也分割给她什么什么意思?

    这不是变相的把离婚协议变成卖身契了吗?

    出轨的男人,送给她,她都不稀罕。

    -

    拖着疲惫的身躯,迎着太阳,童夕无精打采地从地铁站走回家,刚刚回到家门口,一辆熟悉的车辆停靠在前面,她停下脚步,看向车头,隔着车玻璃可以看见车内的傅睿君。

    两人四目相对,童夕无法动弹,缓缓握拳,轻咬下唇瞪着他。

    傅睿君下了车,走向她。

    挺拔高挑的身躯,步伐沉稳有力,气场冷冽,走到她面前,目光显得柔和,淡淡的问:“协议签了吗?”

    听到这句问话,童夕冷冷嗤笑一下,心如死灰。仰头望着男人的深邃,“签了。”

    像是如释重负,傅睿君突然伸手,握住童夕的手腕,拖着往车辆走去,童夕惊慌挣扎:“你干什么?傅睿君,你放开我。”

    “跟我去一下现场。”傅睿君认真的语气十分严峻。

    “去什么现场?”童夕用力甩着自己的手腕,可依然抵不过男人的力气,正确来说,这个男人还没有发力,就轻易的把她给扯到副驾驶边上,扯开门,硬把她塞进去,“傅睿君,你到底想怎样?”

    傅睿君甩上车门,快速转过车头,在驾驶位上拉开门,上了车后扯着安全带,不同以往的温和:“把安全带系上。”

    童夕气恼地扯了一下门,发现被锁死,深吸一口气,歪头瞪向他:“你到底想干什么?放我下车。”

    “别闹了。”傅睿君歪头看向她,眯着邪魅的眼神,嘴角轻轻上扬:“是你自己系,还是我帮你。”

    被男人带着威胁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童夕不情愿地拉上安全带,负气地看着车窗外面。

    车子启动,行驶在道路上。

    沉默的车厢内,气流十分压抑。

    两人都没有说话,静得有些渗人,童夕不想理会这个男人,更加不想再跟他说话了,倏地,车内回荡起轻柔的歌声。让整个气氛都缓和下来,童夕的心情也变得平静。

    听着音乐,看着外面的道路,童夕感觉十分熟悉,似乎是去军营的路,而傅睿君所说的现场,是指鲁彤彤被杀的第一案发现场吗?

    这些侦破案件的事情,是警察的分内事,她不想过多参与,但对于离婚协议一事,她还是有很多疑问,刚刚律师走得比较急,她不及问。

    想了想,童夕呆着目光看向前面,淡淡的问道:“你真的把所有财产都分给我了?”

    傅睿君低沉的声音发出一个鼻音:“嗯。”

    童夕觉得十分讽刺,冷冷一笑:“你不是说我爱慕虚荣吗?这么恶心我,还把所有东西都给我,你是不是有病?”

    傅睿君沉着脸,表情严峻,没有一丝开心的神色:“那你就当我有病好了。”

    童夕气恼的握住拳头,转头看向他,一字一句:“你给我财产,我可以理解你有病,可是律师说,你本人也分给我又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句话,傅睿君突然珉唇浅浅一笑,认真看着前方,“离婚总得要分割财产对吧,车是你的,房是你的,钱是你的,我也是你的,这分得比较干净利落一点。”

    童夕无奈得苦涩冷笑,这是她听过最无赖的说法,听说过离婚分财产,分小孩,分宠物的,还真没有听过分老公的。

    “都离婚了,我还要你干什么?”童夕反问。

    傅睿君语气变得温柔,散漫慵懒:“随便,你喜欢怎么用都行。”

    喜欢?童夕觉得这个男人的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让她无所适从,迷茫不已。

    他越是这样,她心里就越是难过。

    童夕沉了下来,没有作声,听着悠扬的音乐,酸酸苦涩的滋味让她很不好受。

    片刻后,她歪头望向傅睿君俊逸的脸庞,眸色微微变得锋利,“离婚后,这车是不是我的?”

    傅睿君浅笑,“嗯,是你的。”

    “那好,停车。”

    “怎么了?”傅睿君疑惑地歪头看向她,瞥了一眼,还在继续认真开车。

    童夕咬着下唇想了三秒,一字一句厉声道:“停车,既然这车是我的,那你给我下车,你喜欢坐出租也好,走路也罢。把车给我……”

    “你这个女人……”傅睿君无奈又无语,双手握紧方向盘,气得咬着字。

    童夕气恼得低吼:“立刻,停车……”

    咻……一阵急速的刹车声响起。

    五分钟后。

    傅睿君双手撑腰,脸色阴沉,气得火冒三丈却无处可发泄,站在荒无人烟的公路上看着车辆被童夕大摇大摆开走,而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知道离婚后,自己会过得很惨,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见效。

    时不时有车辆从傅睿君身边飞驰而过,烈日当空,微风徐徐,傅睿君无奈地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感叹世态炎凉,人心难测,哎……还好这个世上有打车软件。

    离婚协议都还没有生效,这个女人倒是拽起来了,傅睿君此刻已经看到了日后被无情打击的惨淡日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