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30章 我不会反悔

正文 第30章 我不会反悔

    这个吻来得太快太急,童夕完全没有办法反应过来,长长的睫毛扑闪几下,瞳孔里放大的是男人的脸,握在手中的毛巾悄然掉落地上,身体僵直得无法动弹。

    童夕感觉心脏不再是自己的了,狂跳如雷,傅睿君炙热的吻像疯子一样……吻得发疼。

    直到快要窒息,童夕心甘情愿被他吻绝气,缓缓闭上眼睛。

    好想就这样天荒地老。

    过了良久,童夕感觉唇肿胀得有些麻木,男人慢慢离开她,他呼吸十分急促粗喘,烫人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她不敢睁开眼,整个脸蛋都滚烫,连耳根到脖子都能感觉到热,只能深深吸着气。

    初吻的感觉没有别人说得那么浪漫,傅睿君实在太粗暴,当兵的男人都这么有力量的吗?

    怀着忐忑的心情,童夕缓缓睁开眼眸,羞涩地抬起眼帘,瞄了一下面前还没有离开的傅睿君,指尖颤抖得厉害,羞答答的问道,“你……怎么,吻我了?”

    傅睿君还保持着双手撑着墙壁的姿势,低头看着地板,微喘的气息缭绕在童夕周身,他健硕的身躯像一堵铜墙铁壁,困着她无法逃脱。

    男人沉默得一言不发,童夕紧张得全身绷紧,诺诺的继续问:“你怎么了?”

    傅睿君放下手,站直身体往后退了一步,离开童夕后,望向她清澈含羞的大眼睛,扬起丝丝邪魅而轻佻的笑意:“别想太多,我只是想试试家花和野花有什么区别而已,果然还是野花更香。”

    童夕气恼的瞪着他,拳头倏地握紧,咬着牙一字一句:“你说什么?野花?傅睿君你这个混蛋,你在外面……”

    傅睿君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轻佻的伸出拇指抹了一下唇角,动作十分痞气,轻蔑道,“我也想试着接受你,但实在太难咽下口。”

    紧握拳头的指甲深深陷入童夕的掌心中,痛得发麻,心脏撕扯般隐隐作疼,被他的话伤得体无完肤,忍受不了而通红了眼眶,快要流出来的泪水让她不敢开口说话,怕一说话,哽咽的声音泄露了自己的懦弱。

    童夕实在忍受不了,立刻把头歪一边,看向阳台外面,深呼吸着气。

    傅睿君冷冷嗤笑,傲慢的转了身,边脱上衣边走向大床,“别妄想我这辈子会碰你,既然你这么喜欢守生寡,那我就成全你。”

    童夕珉了一下干燥的唇,感觉到泪水悄然而来,滑落在脸上,她立刻转身背对着傅睿君,偷偷抹掉。

    傅睿君坐到床上,背靠着床头闭目养神。

    揪心的痛让童夕无法压抑泪水,擦掉的泪还在继续往外涌动。

    她以为傅睿君即便不爱她,作为一个有血性的军人,至少道德不会沦丧,在没有离婚的前提下他应该不会那么混蛋出去找女人的,可是现在她错了。

    出轨的男人就像掉进粪堆里的手机,不捡可惜,捡了恶心,用起来还会有臭味。

    童夕平复下心情,忍住眼泪转身看着他,冷冷问道,“你今晚上真的去找女人了?”

    傅睿君听到童夕冷冽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眸,对视上她通红的眸子。

    流过泪水的眼眸微微泛红,泪痕清晰,让傅睿君看得心里揪着疼。

    但很显然让他发现童夕什么都能忍,唯独忍受不了他出轨。

    傅睿君顿了片刻,缓缓道:“我是正常男人,我有需要当然要找女人,难不成找男人?”

    这个混蛋真的……

    童夕用力紧咬下唇,恨不得冲过去狠狠的甩他几巴掌,看着他轻佻得意的样子,童夕觉得自己眼瞎了,竟然会爱上这种混蛋。

    “你是军人,你竟然出去嫖?”咬着每一个音符,童夕痛得连声音都颤抖。

    傅睿君倒是笑了笑,“不需要金钱,够不成嫖。”

    “混蛋。”再也受不了,童夕冲过去捉住枕头,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他身上砸,气得脸色煞白,哽咽着大骂:“傅睿君你这个人渣,混蛋……你去死吧……”

    傅睿君纹丝不动让童夕的枕头往他身上砸,即便拿石头砸他,他也不打算还手,闭上眼睛让她将怒气发泄出去。

    激动过头的童夕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四年了,她第一次在傅睿君面前哭泣,因为太爱太在乎,所以心痛得想要死去。

    手中的枕头狠狠一下又一下,哭喊着:“混蛋,我是你老婆,你有需要可以找我,为什么要出轨,为什么……呜呜……傅睿君你这个混蛋,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每一句话,每一声哭泣,像锋利的刀刃插在傅睿君心脏里。

    他闭上眼睛,没有勇气去看童夕的眼泪,挤着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冷冷道:“找你?我还不如找个男人。”

    童夕打累了,听到这句连自尊心都踩在泥地里的话,突然停下手,踉跄得后退两步,泪眼婆娑的看着傅睿君冷漠的脸,苦涩得冷冷笑了一下。

    她低下头,泪水一滴滴的往地上掉,手中的枕头掉在地上,肩膀往下沉,无力的身体快要支撑不住。

    傅睿君深呼吸一口气,深邃阴沉得可怕,看着童夕此刻痛不欲生的模样,他紧紧握着拳头,眼底闪过凝重的光芒。

    明明心痛得快要窒息的傅睿君,却说着违心的话:“你这种爱虚荣的女人,图的也不过是傅家三少奶奶这个头衔,还有傅家带给你的荣华富贵。”

    童夕深深吸上一口气,仰头止住泪水。

    坚持了四年,以为总有一天能让这个男人看上自己,能回家和她好好过日子,她不要什么荣华富贵,不要什么三少奶奶,她想要这个男人。

    可是这个男人回来的第一天,就迫不及待去找别女人了。

    多么可笑又可悲的坚持。

    如果她此刻还说爱他,那她真的是瞎了眼,理智被狗吃了。她能容忍他的毒舌,冷漠,甚至厌恶,但她忍受不了他对婚姻的背叛。

    傅睿君凝视了童夕片刻,从床上站起来,轻佻的态度突然收敛,沉着脸,气场极其冷峻,幽幽的开口说:“童夕,我们离婚吧。这是最好的结果。”

    离婚两个字连听一下都扯着痛,童夕低下头,却忍不住泪如雨水,肩膀一下一下抽搐起来。

    “你才20岁,何必要跟我这种渣男过一辈子,你还有很美好的未来……”

    傅睿君的话还没有说完,童夕突然打断:“爷爷知道了会很伤心的。”

    见童夕开始动摇了,傅睿君连忙说道:“没有关系的,我们不告诉他老人家,就偷偷的去把离婚证办了,你不用搬出傅家,就在这里住下来,哪里也不要去,我们先瞒着大家。”

    实在太过分,这个真的是她认识的傅睿君吗?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如此恶劣?

    童夕仰头看傅睿君,朦胧的视线被泪水占据,男人在她眼里已经变了味,不再是以前那个正义直率的男人,这些年她就像是做了一个梦,梦醒了才知道原来爱了四年的是一个渣男。

    不想再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连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童夕吸吸鼻子,伸手抹掉脸颊的泪水,伪装坚强的仰头望向傅睿君:“好,我们离婚。明天就去把手续办了。”

    傅睿君此刻只能勉强地会心一笑,这个丫头终于同意离婚了,“我们不是在本国登记结婚的,所以离婚,我们让律师去办理吧,协议准备好我就带给你签。”

    “随便。”童夕冷冷的喷出一句,转身走向卫生间,想进入洗把脸。

    傅睿君突然叫住她:“不要再反悔了。”

    心如刀割,童夕停下脚步,“不会,我不会反悔。”顿了几秒,又说出一句:“你这种男人不值得我托付终身。”

    说完,她走进卫生间,关上门。

    看着童夕的倩影消失在眼前,傅睿君突然往后倒,砰的一下,直接仰躺在床上,全身无力,这场离婚的战役他打了四年,比任何一场用生命去打的仗还要痛苦。

    或许他根本不了解女人,这些年,无论他用什么方式逼童夕离婚,她都不为所动,今天碰巧说到这种事情上,童夕竟然如此介怀,立刻就同意离婚了。

    夜,静得可怕,整个房间的气流十分压抑。

    躺在床上的傅睿君,望着天花板入了神,隐隐听到卫生间传出来的嘤宁声,他猛地坐起床,冲向卫生间,在靠近门的地方停了下来。

    童夕在里面哭泣的声音更加清晰,那种低沉而隐隐传来的悲伤,让他此刻撕心裂肺,恨不得冲进去抱紧她,告诉她,他傅睿君没有外遇,即便死也不想离婚。

    想去推门的手刚刚伸出去,却晾在半空,停了下来不动,沉默了片刻,傅睿君脸色愈发沉重,突然握成铁拳,转了身背靠着门。

    连呼吸都痛,傅睿君靠在门外,听着童夕伤心欲绝的哭泣声,仰头闭上眼睛,理智让他不能冲动,痛过之后就不会再痛了。

    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这个世上,谁没有了谁,依然可以活得很好!

    傅睿君薄凉的唇微微轻启,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傻丫头,别哭了。”

    阴冷的晚风吹进阳台,寂寥的夜越来越沉,相隔一扇门,两颗心都倍感悲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