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章 她没有错

    连老天爷都欺负她!

    之前训练的时候还是晴天,现在受罚,却下起雨来。

    毛毛细雨把童夕的身子淋湿,汗水夹杂着雨水,她负着气拼命在操场奔跑。

    跑了不知道多久便开始受不了,坚强的意志在支撑着,突然听到傅睿君严肃冰冷的吼叫传来:“知道错了吗?”

    他的声音带着一股强悍的力量,童夕听得心头一颤,打心底发慌,边跑边歪头看向声音的源头。

    傅睿君就站在边上陪她一起淋雨,站姿笔直如松,威严如山,隐约散发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严峻。

    这个男人为什么一直针对她?

    无论在家还是在这里!

    “回长官的话,我没有错!”童夕倔强地大喊。

    傅睿君眸色顿时阴沉。

    “不知悔改,五千米长跑。”男人的声音如同石头,一字一句砸来。

    童夕咬着牙,忍着泪,迎着毛毛雨,边跑边喊:“我没有错,即便你拿枪指着我,我也不会承认的!”

    好一个童夕!

    傅睿君脸色愈发阴冷,目光锐利,比天气更为严峻,他顿停了片刻,双手不由得握紧铁拳。

    目光定格在童夕奔跑的身子上,视线随着她一直移动,眼神却冷若冰霜,像刀刃,更像尖弓。

    “五千米长跑后,继续做俯卧撑,做到你认为自己错了为止。”

    童夕跑掉气喘吁吁,听到傅睿君苛刻狠辣的压迫,她无奈地苦涩一笑,眼角莫名的溢出泪水,让人分不清这是汗还是雨。

    没有认错,即便把她惩罚至死,她也不会认错。

    她童夕向来敢爱敢恨,至情至性,她没有错,唯一错的就是不肯和他离婚。

    不敢再反驳傅睿君的话,这是军营,不是傅家。傅睿君会借机把她玩死的。

    咬着牙,童夕强忍不了泪水,眼眸模糊了,喘不过气地坚持奔跑。

    心里滴着血,脑海闪过爸爸慈祥的笑容。泪水像崩塌的洪堤,突然间泪流满面。

    她父亲死的那一年,她才十五岁。无亲无故,无依无靠,是爷爷收留了她,给她一个温暖的家,供她读书,给予她新的生活。

    爷爷就是她的再生父母,爷爷让她嫁给傅睿君,她毫不犹豫答应了,即便到国外登记也无所谓。

    她并不知道比她大四岁的傅睿君当时已经有女朋友,受爷爷威迫才和她结婚。

    没有结婚前,她曾在傅家住了一年,傅睿君喜欢叫她夕夕。

    “夕夕,刚在花园散步看到一只很可怜的小动物,估计跟妈妈走散了,我把它捡回来给你养。”

    “什么小动物?”

    “手拿出来。”

    当时的她很好奇是小白兔还是小猫小狗,伸出手掌摊在傅睿君面前。

    结果这个男人从身后拿出一只灰色的小老鼠放到她手掌中,吓得她魂飞魄散。

    “啊……傅三少,你这个混蛋!”

    她的尖叫声伴随着男人捧腹大笑的声音回荡在记忆中。

    那一年,他们之间一直在打打闹闹中度过,这个男人一天不欺负她就会浑身难受,非要弄得她鸡飞蛋打。

    直到他们结婚之后,何丹丹找到她,她才知道傅睿君有女朋友。

    傅睿君没有说,爷爷也没有说,她一直被蒙在鼓里。这不是她的错,凭什么把责任和痛苦强加在她身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