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直死无限 > 正文 466 彼此眼中的风景

正文 466 彼此眼中的风景

    “锵————!”

    一望无际的海洋之上,钢铁与钢铁互相碰撞的交击声陡然响起,极为突兀,让整个寂静的空间都弥漫起了硝烟的味道,瞬间化为一片战场。

    激烈迸发而开的火星里,匕首与匕首互相交错着,让刀光似月光般闪烁,即炫目,又好看。

    “锵锵锵锵锵————!”

    有如引起了连锁反应一般,就在下一秒钟,刀锋与刀锋豁然激烈的交锋了起来,不住的碰撞,让火星与声响频频乍现,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掀起了些许的波澜。

    方里与两仪式就这样以惊人的速度在迸发的火星中交战着。

    “啪————!”

    这是脚掌踏在海面上,令水花瞬间炸开的声音。

    “嗤————!”

    这是极速闪掠在空间里,让大气都化作劲风响起的声音。

    此时此刻里,方里与两仪式均都以惊人的速度在海面上穿梭了起来,宛若化作了鬼魅一般,时而交错,时而分开,时而互相追逐,时而来回避让,让两道身影好像流星一样,飞掠在海面上,看上去极为赏心悦目。

    只是,那两道互相追逐的流星每当相遇时,明亮的刀光就会在海面上乍现,似两道月弧般重重的碰撞。

    “哐啷————!”

    响亮的交击声中,强大的力道将两道相遇的流星给狠狠的弹开,让方里与两仪式的身影从中出现,脚掌摩擦着海面,在激烈的被划开的海水中暴退,不久以后才停了下来。

    但是,第二轮的交锋很快便是到来。

    只见,在稳住身形的瞬间,两仪式便是再次踏破了水面,以闪电般的极速逼近而来,对着方里的方向挥出了宛若剑舞般连绵不绝的斩击。

    “锵锵锵锵锵————!”

    清脆的交击声响再一次的回荡而起,让海面上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面对两仪式那极速的斩击,方里只能提着月刃,不停的将落下的刀光给弹开,身形却是连连暴退,被两仪式不断的欺身追击着,仿佛被从四面八方暴掠而来的刀光给笼罩住一样,惊险得让人不禁流下冷汗。

    方里虽然没有流下冷汗,但一张脸亦是紧紧的绷着,显然一点都不轻松。

    冰蓝色的魔眼早已在方里的眼中显现。

    可是,无数次刀刃的交锋依旧没有让方里切中任何的一道死线,不管是对方身体上的死线亦或者是武器上的死线,均都被完美的避开。

    对此,方里一点都不意外。

    毕竟,对方也是拥有直死魔眼的人,非常清楚死线在什么样的位置,亦非常清楚方里会攻击哪里,自然可以完美的避开。

    然而,方里同样是拥有直死魔眼的人,理应跟对方一样,非常清楚对方会攻击哪里才对。

    可是,从刚刚开始,直到现在,方里却一直判断不出对方匕首的走向。

    每当方里以为两仪式准备切割自己脖子上的死线时,两仪式的匕首却是划向了他的胸膛。

    每当方里以为两仪式准备切割自己月刃上的死线时,两仪式的匕首却是划向了他的脑袋。

    就像是不按常理出牌一样,明明这边的攻击轨迹全部都被看穿,对方的攻击轨迹却是捉摸不定,极为难以判断,这就是让方里落至下风的原因所在。

    而且,除此之外,方里还发现了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就是,姑且不论移动速度,两仪式的攻击速度却隐隐的凌驾于自己之上,总是比自己快上一步发动攻击,让方里只能沦落到招架的地步。

    这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因为,方里发现,在这个灵魂空间里,自己与两仪式在条件上应该是完全相同的。

    无论是身体能力,亦或者是武器,条件完全一样。

    这一点,从方里无法在这片空间中将伯邪给再现出来,对方又握着一把残月般的匕首,很明显一样是月刃这一点就能够判断得出。

    可是,对方却愣是比方里的攻击速度快,这让方里觉得非常的惊讶。

    而有如看穿了方里心中的惊讶一样,两仪式再一次的开口。

    “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说着这句与刚刚出现的时候完全一模一样的话语,两仪式蓦然一个踏步向前,向着方里的全身挥出数道致命的斩击,让冷冽的刀光似闪电一样,划向方里的方向。

    “————!”

    方里心中一紧,连忙一个撤步,拉开距离的同时,再次提起手中月刃,将来袭的斩击给弹开。

    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仪式一边不断的挥出致命的斩击,一边睁着一对冰蓝色的魔眼,吐出不近人情的话语。

    “就算条件完全相同,能不能用得好就又是另当别论,即使我们眼中的风景都一样,可我们「看」的角度却完全不同。”

    角度不同?

    这是什么意思?

    在方里这么想着的时候,两仪式又是突然逼近而来,如此开口。

    “你太执着于用那对眼睛去追寻死线了,从你盯准死线,再冲过去挥下匕首,用的时间实在太长,我们用这对眼睛看的不是那些线,而是整体的死,如果你一直盯准一条线去切,那不但很容易暴露自己的目标,还容易让自己产生过重的攻击意识,如果你的对手是个身经百战的家伙,从你的视线就能判断出你下一步的行动,那样你还怎么赢?”

    两仪式的话,让方里第一时间里想到的就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当初与夏洛克的一战,不就是这样吗?

    “这对眼睛确实很强,如果能够切中死线的话,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输,可如果切不中的话,那基本就是摆着好看而已。”

    “拥有这对眼睛,你的本能比你自己更明白该怎么去战斗,你只需要去看对方整体的死那就行了,至于攻击哪一条死线,全部交给你的身体去反应,反正我们就只有在杀人这一点上天赋异禀吧?”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两仪式蓦然一个上挑,在一阵激烈的火星中,反过来将方里的月刃给弹开。

    旋即,两仪式豁然反握住锋利的匕首,让刀刃如流光般划下。

    那冷冽的刀锋,快若极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