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直死无限 > 正文 436 完全相反的存在

正文 436 完全相反的存在

    星黎殿。

    在一间颇为清冷的房间里,黑卡蒂正坐在床上,整个人都缩成一团,脑袋都埋进了膝盖里,让人完全看不清楚面容。

    而且,一直都是这样。

    看着这样的黑卡蒂,在场的另外两个人亦是陷入到沉默中,让现场弥漫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死寂氛围。

    良久以后,修德南才吐出了一口气,罕见的苦笑出声。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黑卡蒂。”

    对于修德南的话,贝露佩欧露亦难得的进行了附和。

    “说实话…”贝露佩欧露叹息了一声,说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黑卡蒂。”

    所以,贵为「化妆舞会」的将军与参谋的两位魔王才会这么愁眉苦脸。

    实在是黑卡蒂的表现太过于令人惊讶,让两位从上古便存活到现在的魔王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往日,黑卡蒂虽然有些自闭,亦不平易近人,甚至沉默寡言,从来不多与人交流,可那只是因为其本身的特殊才导致的而已。

    这个少女的内心一向都是空虚的,从来没有被填满过。

    既然如此,那就无法充分表达自己的感情。

    可正是因为这样,少女破天荒的过激表现,才会让自古便陪伴在其身边的两柱魔王如此无法招架。

    “真是可恶…”修德南浑身都波动着些许的戾气,恨恨的说道:“居然敢让我的黑卡蒂变成这个样子,果然应该将那个家伙给杀掉吗?”

    “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是连这种事都可以办到的存在而已。”贝露佩欧露瞥了一眼黑卡蒂,低声说道:“那个时候,黑卡蒂究竟看到了什么?”

    这是连位列参谋一职,将方里都给算计了的三柱臣之一的贝露佩欧露都想不通的事。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

    要不然,黑卡蒂绝对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零时迷子落入这样的人手中,到底是福还是祸呢?”

    贝露佩欧露呢喃着这一句话。

    “不管是福也好,是祸也好,总之赶紧想个办法将零时迷子从那个人类的小鬼身上找出来,再将他给解决掉。”修德南以不由分说的口吻,如此说道:“留着那样的一个人类,对我们绝对没有好处。”

    这倒是说得有点太绝对了。

    但不可否认,贝露佩欧露同样是这么想的。

    不为www.youfa8.com,只是因为方里身上似乎隐藏着极为重大的谜团,让身为三柱臣的他们都不得不忌惮而已。

    对一个人类产生这样的忌惮,这绝对是从古至今的第一次。

    要知道,黑卡蒂、修德南与贝露佩欧露可都不是什么普通的红世使徒。

    被誉为三柱臣的这三位魔王,无论是论资历还是论实力,在红世之中都是绝对的顶端。

    实际上,三柱臣在古时候的名字可不是现在这样。

    在遥远的上古时期,三柱臣其实都拥有着另外的名字。

    黑卡蒂在上古时期的名字叫女娲。

    修德南在上古时期的名字叫蚩尤。

    贝露佩欧露在上古时期的名字叫西王母。

    仅看这三个名字便知道,三柱臣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然而,那个曾经以女娲之名在上古时期广为人们所敬畏的红世魔王,如今却是像这样如一个做了噩梦的小女孩般缩成一团,坐在床上。

    这到底是一件多么令人惊讶的事情,可想而知。

    “总之,先想办法将零时迷子回收吧。”贝露佩欧露这么说道:“不管那个人类有多可怕,我们都得将盟主的大命放在第一位。”

    “……我知道。”修德南挠了挠自己的头,终于是有些冷静了下来,颇为不耐烦的说道:“零时迷子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事情变得这么麻烦,那可不是我擅长的领域。”

    “我知道。”贝露佩欧露给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回答,这么说道:“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

    说完,两位上古的魔王便是再次将目光投至黑卡蒂的身上。

    至于黑卡蒂,却是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听到修德南与贝露佩欧露的话。

    不,应该说是听不进去才对。

    此时,黑卡蒂的心已经完全被一个疑问给充满了。

    “……为什么?”

    回想起那片充满死亡的海洋,黑卡蒂以唯独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对着不知道在哪里的某人开口。

    “……被那样的事物给充满的你,为什么还能像那样活着?”

    一直以来,黑卡蒂都在祈祷,祈祷可以将内心与身躯给完全充满,变得不再空虚。

    否则的话,自己便不算活着。

    而方里却是与黑卡蒂完全相反的存在。

    在方里的内心与身躯里,已经被连黑卡蒂都承受不了的事物给充满。

    可是,被那样的东西给充满,就算黑卡蒂再缺乏感情也明白,那样绝对不算活着。

    所以,黑卡蒂真的迷惘了。

    “无法被充满的我不算活着。”

    “被充满的你也不算活着。”

    “那么,到底怎么样才算活着?”

    “我到底算不算活着?”

    “你到底算不算活着?”

    “我为什么能够活着?”

    “你为什么能够活着?”

    “为什么?”

    这些疑问,充满了黑卡蒂的内心。

    是的。

    唯独这一刻里,黑卡蒂发现,自己被充满了,不再空虚。

    然而,有了疑问的话就必须得寻找到答案。

    “我想知道答案…”

    就这样,黑卡蒂一直沉浸在活着与死了的双重感受中,一边被充满自己内心的疑问给折磨着,一边被充满自己脑海的死亡给折磨着。

    只怕,短时间内都无法恢复过来了。

    而看护着这样的黑卡蒂的修德南和贝露佩欧露同样不知道。

    星黎殿,即将大乱。

    ……

    “叮啷…”

    锁链的声音在此方空间中轻轻的回荡。

    有如坐落在虚空中一般的神殿里,位于中心的祭坛上,方里依旧被来自四面八方的石柱上的一条条粗壮的锁链给烤住四肢,低着头,宛若沉睡过去一样,一直闭着眼睛。

    寂静的氛围在四周弥漫。

    直到某一刻里,低着头的方里才低声开口。

    “差不多是时候了…”

    说着这样的话,方里抬起了头。

    其眼中,冰蓝色的魔眼渐渐闪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