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王牌麻辣教师 > 正文 第255章:路坎坷

正文 第255章:路坎坷

    ( )当然,这里鹰眼说的收拾行李自然不是说的让秦逸回家收拾换洗衣服什么的,而是准备他“特工”方面的行李。因此,秦逸回到了组织分配给他的那套房子里,然后扫描手纹打开了那个衣柜后方的武器库。

    “哼,高兴吗?又有机会使用它们了。”见秦逸抓着苍鬼和白牙两把枪若有所思,莫风在旁抱着胳膊问道。

    “我又不是你这种好战派。”秦逸淡淡的回道,“不过,多少有点怀念就是了。”

    实际上,他们两人,性格强势的虽然是莫风,但是在行动中主导的却是秦逸,而莫风则是听从命令的那一方。这是因为秦逸是情报类特工,在队伍中扮演着战术指挥的角色,莫风则是负责执行。所以,在“工作模式”下,莫风不会像在生活中那么强势。

    秦逸换好了西装,将苍鬼和白牙放进了后背的枪袋里,然后抓起了那张白色的面具。

    戴上这张面具的时候,他就真正的恢复到傀儡师的身份了。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戴上。秦逸在组织中是个比较特殊的存在,他在平时与fbi的合作中确实是不戴面具的,以心理顾问的身份与他们合作。

    但是,在组织派发的任务中,秦逸则是会戴上面具,然后换个发型,以龙组织的特工身份参与任务。所以,这次的“探亲”,秦逸也要以两个身份执行。

    在路上的时候,莫风一直在和他说着一些组织里的近况,比如最近的训练生,比如最近各个国家各个组织的情况。理论上来说,这些事都属于最高机密,按理是不能外泄的。不过,考虑到秦逸的能力,从他口中掏出情报,可能是世上最难的事了。

    “蜂巢组织呢?”秦逸这时候冷不丁的问道。

    “哼,那个小组织你觉得敢有什么作为吗?”莫风冷哼了一声说,“以那个组织现在的实力,我们要想灭掉他们随时都能做到。”

    “所以,没什么大动作……”秦逸托着下巴沉思起来。

    其实,秦逸当时和蜂巢的金环胡蜂接触之后,确实抹除了对方和那次任务相关的大部分记忆,也留下了阻止对方反向催眠的机关。但是事后细想之下,秦逸发现这其实也可能成为暴露他身份的因素之一。如果是和他交过手的催眠师,就会发现这是他的风格。

    但是,目前看来蜂巢似乎没什么大的动作,这说明他们应该没发现,或者说发现了也不想对他动手。因为……秦逸还是挺有自信的,如果蜂巢组织真的想除掉他,不搞出点大动作来是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从现在的情况看,那次的蜂巢风波应该已经过去了,更何况安妮娜也已经放弃追查那个案子。时值年底,盗窃集团行动猖獗,安妮娜应该短期内不会追查那个“大人物”了,秦逸也希望那个“大人物”能就此打住,对双方都有好处。

    假使,这个大人物还要继续对安妮娜不利的话,那秦逸就真的只能亲自出马了。当然,蜂巢这种级别的组织和他们背后的那个“大人物”还不需要依靠组织和搭档的帮助,所以他也不用“复出”,独自出马就能搞定他们了。毕竟,他可是“傀儡师”。

    开车来到机场后,当然他们也要接受安检,不过并没有关系,他们的枪械属于一种特殊的合金,是不会被安检的仪器发现的,而且他们的行李箱内有一个专门的夹层,不会被扫描的特殊光线穿透,以便他们将各种武器放在里面。

    本来,组织是有专门的私人飞机接送,以前还没退役的时候,他们基本上都是坐私人飞机出行。不过考虑到现在秦逸已经退役了,还是乘坐民航的飞机比较安全。

    秦逸和莫风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还是非常引人注目的,两个人都挺帅气,在黑色西装的搭配下又有种很特殊的气质,对于那些小姑娘们来说杀伤力可不小。在国外的时候,秦逸和莫风可没少被人搭讪,不过国内还是比较保守,那些女孩们顶多会暗送秋波。

    当然,莫风是从来不关心也发现不了这些细节的,而秦逸则刚好相反。

    “刚才那个空姐不错哦,身材好,长得也漂亮。她对你挺有兴趣的,又是你喜欢的类型。”上了飞机,秦逸在座位上坐下之后,忍不住向莫风调侃道。

    “是吗?等我退役之后我会考虑的。”莫风淡淡的回道,显得毫无兴趣。秦逸有些无趣的摇了摇头,所以他才不太喜欢和莫风一起合作。这家伙和他在工作上是很聊得来,但是在这种不能聊工作的公共场合时,莫风就是个非常无趣的同伴了,两人几乎没有共同话题。

    “那,来说说你的新搭档吧。”秦逸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说,这会儿飞机已经开始升空了,“你们两个现在相处的怎么样?”

    “就那样吧,有她没她其实都无所谓,我一个人一样能完成任务。”莫风淡淡的回道,打开了一本杂志看了起来,显然是不想再和秦逸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但是秦逸却铁了心要和他在这事上多聊聊:“我不是说任务方面,而是平时的相处。”

    任务上,莫风其实在心理学方面也很擅长,足以应付大部分情况了,只是可能没有秦逸处理的那么效率而已,所以理论上莫风一个人也足够完成任务。不过在某些极端的情况下,就需要情报类特工了,比如需要催眠或者刑讯的时候。

    “平时?有必要相处吗?我们只是搭档而已,说白了只是在工作上合作,生活中也没必要来往。倒不如说,生活中不来往反而更好,省得惹人怀疑。”莫风翻着杂志面无表情的说,一旁的秦逸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跟你说,你这样要单身一辈子的。”

    “那个小丫头还太嫩了,就算我要谈恋爱也不会找那样的。”莫风说着,用杂志盖住了自己的脸,“到了叫醒我。”

    莫风没有兴趣聊下去,秦逸自然也不好一个人在这自说自话了。

    更何况,这次的航班长达八个小时,适当的保存体力还是很必要的。

    等他们抵达目的地之后,秦逸也没有太多时间可以调整时差什么的,所以想了想,他也就干脆闭上眼睛小觑起来,准备养养精神。

    大概睡了两三个小时之后,秦逸和莫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醒了过来。

    秦逸向莫风使了使眼色,而莫风也会意,点了点头。

    他们两个听到了枪械发出来的机簧声,这表示飞机上有人持有武器。

    组织里的特工经过长年累月的特殊训练,他们在潜意识中就对枪械、炸弹一类的武器所发出的机簧声特别敏感。再加上他们的听力本来就比常人优秀,就算是睡着了,他们也能听到这种特殊的声音然后立刻警醒。但是,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出那些携带了武器的人。

    “情况?”莫风没有急着行动,抱着胳膊淡淡的问道。

    “应该是炸弹。”秦逸表情也凝重起来,小声回道,“枪械应该是那些持有炸弹的人身上携带的,为了保证炸弹能够顺利爆炸。更何况,炸弹也能更好的掩饰事件。”

    飞机如果是因为爆炸而导致的坠毁,飞机会分裂成大量小型的残骸,在坠落的途中因为重量和风速的原因会分得很散,可能要很多年才能找到。而到时候就算运气好找到了黑盒子那一部分的残骸,也很难从黑盒子的数据分析出具体的原因。

    对方之所以没有开始就下手,就是为了等到这个时候。现在飞机飞行了两三个小时,已经脱离了陆地区域,来到了海面上,落入海中的残骸,被找到可能性就更小了。

    “我们时间不多了。”秦逸压低声音说,掏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确定了一下他们的坐标,“这片海域内附近都没有人类的痕迹,就连岛屿也很少见。在这里动手是最合适的,我想他们已经开始安置炸弹了,但好消息是,炸弹应该是计时炸弹,他们应该携带了降落伞。”

    莫风毕竟是和秦逸合作多年的搭档了,秦逸这番话的意思他立刻就明白了。

    民航的飞机上是不会配备降落伞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民航飞机的飞行高度太高,从这个高度跳伞温度极低而且空气稀薄,正常人在降落到正常高度之前就会陷入昏迷。

    但是,如果是提前有准备的人,换上防寒的服装和护目镜,在这种高度跳伞也未尝不可能。刚才秦逸和莫风听到的声音,应该就是炸弹启动的声音。所以,那些安置炸弹的人,现在一定正在前往下方放置行李箱的机舱,准备换好衣服然后跳伞。

    “分头行动?”莫风问道,秦逸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两人一起站起身来,向着两个方向走去。莫风起身的时候,故意绊了一下那个推着放零食和饮料的手推车路过的空姐,那空姐惊呼一声,一个趔趄,而秦逸则是趁机扶住了她。

    “没事吗?”秦逸柔声笑道,那空姐顿时脸上一红,莞尔:“不小心崴到了脚。”

    “请允许我扶你到前面坐下吧,然后我再去上厕所。”秦逸笑着说。

    “哦,我没关系的,我还要再问问有没有乘客需要……”那空姐连忙回道。

    莫风趁着秦逸吸引了众人目光的机会,向下方的行李舱溜了过去。而秦逸则是微微躬身道:“哦,我相信大家都是绅士和淑女,不会介意一个崴到脚的美女休息一下的。”

    说着,秦逸向这空姐伸出了手,扶着她然后拉着手推车向前面空姐们的休息区域走去,一方面是为了让这空姐坐下不要到处乱跑影响他们“工作”;另一方面待会万一因为争斗而导致飞机出现摇晃,空姐们保持坐下的状态也会避免受伤。

    “谢谢。”这空姐向秦逸笑道,“如果我男朋友也有你这么温柔就好了。”

    “哦,你这句话可真是让人伤心,早知道这么迷人的空姐已经有男朋友,我就不那么绅士了。”秦逸笑着回道,然后指了指身后,“那我就去……上厕所了。”

    当然,秦逸也知道这空姐其实是在告诉他,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希望他不要过多纠缠,但秦逸本身的目的也不是搭讪。因此告辞之后,秦逸就向前方的客舱走去。

    他和鹰眼分开行动的目的也在于此,鹰眼的任务是确认行李舱那边的恐怖分子无机可乘,而秦逸的任务则是确保现在飞机上的乘客里,没有恐怖分子的人。

    所以他才选择一路护送空姐过来,因为他和莫风坐的是经济舱,而空姐们坐着的地方需要路过头等舱,这样他就可以观察到所有的乘客了。

    秦逸的视线逐一从乘客的脸上扫过,一边悄悄的从衬衫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戒指戴上了。这枚戒指其实是个麻醉装置,转动戒指就能射出一根麻醉针,药力强大甚至连大象都会被麻醉,能让被命中的人睡上二十个小时,足够他们解除炸弹安全着陆了。

    如果秦逸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炸弹一定是针对他和鹰眼而设置的。

    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曝光的,但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解除危机。毕竟整个飞机上算上乘务组有一百多个人。

    而现在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炸弹已经进入倒计时,这群恐怖分子也在准备撤退中,所以如果机舱内还有恐怖分子混在乘客中,确保事情没有出现纰漏。

    所以,这些人的表情一定会有些焦虑和紧张。不过,秦逸还是得仔细区分,哪些人是因为害怕坐飞机而焦虑,而哪些人是真的焦虑。

    秦逸缓缓的从头等舱路过,逐个扫视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然后迅速锁定了三个嫌疑人,分别是一名五十多岁谢顶的亚洲中年男人,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亚洲男性,和一个穿着西装二十多岁的金发碧眼的白人女性。

    接着,秦逸就开始更加细致的观察着这三人。

    那名谢顶的中年男子的视线短暂的和秦逸接触了,但是对方似乎根本不在乎他的视线,而是继续保持在焦虑状态。看起来应该是在害怕坐飞机的事。

    而那名年轻男性尽管看起来很平静,但是秦逸能从他快速抖动的腿以及不断交叉的十指看得出他处于高度的忧虑和紧张状态。然而,对方同样和他对视了一眼,然后很快就转移了视线,很可疑,然而秦逸还是将他的嫌疑排除了。

    这个人虽然确实很可疑,但是他表现得太业余了,如果真的是派来杀他和鹰眼的人,绝对不可能派出这么业余的特工。这个年轻男性应该是在因为什么事而感到焦虑,可能是发现自己忘记带什么重要的证件了。因此,秦逸将视线锁定在了那白人女性脸上。

    当时,秦逸几乎瞬间就确定了,这白人女性就是恐怖分子的一员。

    对方其实发现了秦逸注视她的目光,尽管她并没有和秦逸对视,但她从余光中注意到了,而且一般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不由自主的和那个看着自己的人交换目光,弄明白对方看自己的原因或者是不是真的在看自己,但是这个女性则是选择避开视线。

    发现秦逸的视线牢牢锁定在她身上后,这女性的不安越发强烈了,秦逸停下了脚步,悄悄将手按在了自己的戒指上,而这名白人女性也终于按捺不住了,猛地将手向下伸去,似乎是要从自己的裤管中掏出什么东西。不过秦逸的速度比她快,他直接转动了戒指。

    “piu!”一声轻微的响声传来,麻醉针准确的刺在了那白人女性的脖子上。

    那女性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瘫倒在座椅上陷入了昏睡中,虽然姿势有点诡异,但她边上的那名乘客也在睡觉,根本没有发现。

    这么着,秦逸才加快步伐,离开了头等舱,然后来到经济舱快速确认了一下,排除了经济舱有恐怖分子的可能性之后,立刻向下方的行李舱赶去,查看莫风那边的情况。

    才刚刚下楼来到行李舱的机舱门前,楼梯拐角处就出现一个白人男子,一把将秦逸抱住锁在了怀里。秦逸知道对方是为了避免开枪,否则打穿了机舱就不妙了。

    机舱被子弹打穿会导致内部的气压失衡,情况严重甚至可能引起飞机的坠机,而这种坠机方式可不是他们想要的坠机。如果是因为气压失衡,飞机不会在坠落途中解体,这样残骸被找到的可能性就要大得多,也更容易暴露那些他们不希望被人知道的信息。

    而在前方的行李舱内,秦逸能看到莫风正在和另一名白人男子纠缠中。

    当然,他们两人也不能用枪。不过,秦逸毕竟不是一般的情报类特工。这白人男子锁住秦逸后,试图将他举到半空中,但秦逸腰部发力向下沉,扎了个稳稳的马步。

    这白人男子顿时觉得怀里似乎抱了一颗巨石,压得他忍不住弯下了腰。秦逸到底是超级人类,体能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扎稳马步后,秦逸仰头向后撞在这白人男子的面部。

    对方吃痛,手上稍微松开了一些,秦逸趁机抽出右手,算好位置,大拇指向自己后脑勺戳了过去,正中这白人男子的太阳穴。当时这白人男子就觉得大脑中“嗡”的一声炸开了,整个人晕晕乎乎的,手上自然也没了力气松开了。

    秦逸获得自由,转身立刻一记侧踢蹬在对方胸口,踢得这白人男子弯下腰,然后闪电般的收腿,调整姿势,沉腰重心向下压,一记向上的侧踢狠狠的踹在这白人男子的下巴上,在这狭窄的空间里手脚不太方便施展,所以这是最能打出威力的攻击了。

    这白人男子闷哼一声,被踢得半空中翻转了半圈,重重的摔在地上,后脑勺磕在楼梯的阶梯上,直接晕了过去。

    秦逸微微松了口气,转身来到行李舱这边,这会儿鹰眼也已经处理完毕了,地上躺着三个失去意识的外国男子,手上还揪着一个还清醒的。

    “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莫风淡淡的说,把手中那个还在流鼻血的男子向秦逸扔了过来。这男子的双手似乎都脱臼了,趔趄两步后摔倒在地。

    “那么,”秦逸说着,扶着这男子坐起身来,让他靠在身后的一个行李箱上,然后笑吟吟的问道:“告诉我,你们安置的炸弹在哪?”

    这白人男子留着褐色的板寸,脸上满是乱糟糟的胡茬,看起来就像是个硬汉。听到秦逸的话之后,他就想啐秦逸一口,但是还没来得及张口,秦逸就推在他的下巴上。

    这下,这白人男子强行闭上了嘴,而且还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于是忍不住想惨叫,但秦逸立刻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出声,一边笑道:“你看,我知道你不会说的。但这不代表你不会告诉我。如果你知道我是谁,那你应该也知道我能做什么。”

    说着,秦逸继续捂着这男子的嘴巴,然后揪住他站起身来,好像要和他跳华尔兹那般,带着这男子一起轻轻转起了圈,但双眼却紧紧的盯着这男子的眼睛。

    这白人男子只觉得一阵寒意从心里扩散开,那双眼睛就像恶魔的眼睛般看穿了他的灵魂。秦逸的声音相反却很柔和:“那么,告诉我,你们的炸弹安置在哪了?”这下,这白人男子强行闭上了嘴,而且还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于是忍不住想惨叫,但秦逸立刻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出声,一边笑道:“你看,我知道你不会说的。但这不代表你不会告诉我。如果你知道我是谁,那你应该也知道我能做什么。”

    说着,秦逸继续捂着这男子的嘴巴,然后揪住他站起身来,好像要和他跳华尔兹那般,带着这男子一起轻轻转起了圈,但双眼却紧紧的盯着这男子的眼睛。

    这白人男子只觉得一阵寒意从心里扩散开,那双眼睛就像恶魔的眼睛般看穿了他的灵魂。秦逸的声音相反却很柔和:“那么,告诉我,你们的炸弹安置在哪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