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娱乐掌控者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一点一滴积累下来的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一点一滴积累下来的

    咚咚咚,敲门声响了起来,穿着睡衣的李旭来到门口,打开一看,笑了起来:“你倒是起得挺早的。”

    “这种事情本来就应该由我来做的。”推着餐车进来的李嘉昕,虽然表情冷淡,语气却分外柔软。

    李旭抬起她的下巴,在粉嫩的唇瓣上吻了一口,然后走到一旁,安静的欣赏起她摆放早餐的身姿来。

    卧室那边这时传来响声,何啨睡眼朦胧的率先出来,就一件睡衣,还往下半拉着,春光露了一片都不知道。

    她看了李旭和李嘉昕一眼,直接去了浴室,完全没有多余的话。

    然后出来的是陶慧勄,也是睡眼惺忪的模样,而且脚步虚浮的样子,显然还没从昨晚的运动中恢复过来。

    不过,即使如此,她那张漂亮的脸蛋依然不自觉的带着忧愁,再加上朦朦胧胧的眸子,倒是越发的具有林黛玉的气质。

    她身上的睡衣就比何啨要整齐得多,同样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的进了浴室。

    李旭摸了摸下巴,琢磨着是也去浴室继续跟她们一起呢,还是先收拾卧室里面没出来的那两个。浴室的话,何啨和陶慧勄肯定正在一起哈皮,这都是她们的功课了,而卧室里面没准有惊喜。

    不过没等他做出决定,傅艺玮已经打着哈欠出来,看到李旭后愣了下,神色多少有些难堪。昨晚的游戏,对何啨和陶慧勄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但对她和王苓华这种大陆帮旧金山分部的姑娘来说,还是有些过了。

    她犹豫着,似乎想要过来问点什么,都又不知道能不能过来,以至于踌躇不已。

    看出来的李旭当然不会让她回来,当即招了招手,然后走到小茶几的沙发上坐下。

    傅艺玮松了口气,也跟着走了过去,脑袋微微低垂,正要问上几句,却被李旭抓住小手一带,整个人就惊呼着倒在了他的怀中。

    “说吧,有什么事情。”李旭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将那张近在咫尺的美艳脸蛋抬到面前。

    “干……干爹,”傅艺玮还是有些不习惯这种称呼,“我想问问,我妹妹……艺敏她……是不是去日本了?”

    “是啊。”李旭点了点头,“解决你家问题的时候,问她有没有什么未来规划,她说想去日本留学,就这么安排了。”

    然后用很认真的语气反问:“怎么了?”

    就好像他真的不明白她在担心什么。

    傅艺玮鼓了几次勇气都没能真正的问出来,最后只是有些哀怨的道:“她都没有跟我说过,而且直到最近才开始给我写信。”

    “那你可以去日本骂她嘛。”李旭哈哈一笑。

    “哎?”傅艺玮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可以吗?”

    “当然,你要早点说,我可以安排你先去日本看看她啊。”李旭摆手说道,然后仿佛这时才醒悟过来,“怎么,你觉得我会对她做点什么吗?”

    傅艺玮张了张嘴,看起来似乎想说“怎么会”之类的话,但到最后都没能说出来,再次哀怨的垂下脑袋。

    “你这样的话,倒是让我对你妹妹充满了兴趣啊。”李旭当即调戏了一句。

    傅艺玮大吃一惊的抬起头:“不要!”

    “为什么?”李旭挑眉问道。

    “……求、求你了,干爹,不要这样……”傅艺玮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哀求的说道。

    “那你总要做点什么吧?”李旭捏了下她的脸蛋。

    “干……干爹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傅艺玮最后这么说道,依然是那副哀怨的模样,偏偏又是这么美艳,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欺负她。

    “好,这可是你说的。”李旭哈哈一笑,当即搂着她站了起来,直接往浴室走去。

    正好王苓华这时也摇摇晃晃从卧室里出来了,从她身边经过时候,李旭伸出另一只胳膊,将她也搂进怀中,带着稀里糊涂的她一起进了浴室,再然后

    看着已经在桌上摆好的早点,李嘉昕郁闷又恼火的叹了口气,开始计算着要将哪些重新放回去。

    何啨、陶慧勄、傅艺玮、王苓华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为了《红楼梦》电影版了,虽然离开机还有一段时间,但是过来开个碰头会,交流一下认识一下,还是必须的。

    所以李旭特意从魔都飞过来和她们汇合,给她们撑腰,虽然他不来,北影那边也会以礼相待,但来了更能说明他的重视嘛。

    一起过来的还有林芳兵,不过她是为了《恐怖列车》来的,所以飞的是魔都。

    当然了,李旭来燕京也还有别的事情,之前跟着伊莉莎白二世的访问团,有些事情还不好过问。现在离队了,魔都的事情也暂时告一段落,也就借着这次跟她们汇合的机会过来一并处理了。

    至于是什么事情……

    “怎么样,读了之后。”等巩丽翻完剧本后,李旭才这么问。

    巩丽先闭上眼睛,深深的吸口气,然后慢慢吐了出来,才摇了摇头:“这故事好压抑。”

    “要不然鲁迅怎么会说,满篇的仁义道德,写着的其实是吃人两个字。”李旭耸肩。

    “李哥,为什么对你中国这么了解啊?”巩丽好奇的问。

    知道那些古诗词没问题,知道中国的现状和制度没问题,但是知道鲁迅,还知道《狂人日记》的内容,那就很不简单了。

    “别忘了,我母亲是日本人,而她对中国很了解。”李旭口胡,就像他用鲁迅的话,来遮掩《菊豆》的猎奇本质。

    无论将这个故事描绘得多么高大上,无论将所谓的俄狄浦斯情结的招牌举的多高,都不能改变这点。

    然而,即使如此,李旭还是特意让人找了刘恒,将这个剧本弄了出来,并准备跟中影合作并继续拉上西影将其制作另一个时空也是先有电影后有小说,或者说已经有了小说,但是是在电影上映后才集结成册并出版的。

    之所以这样,很简单啊,这就像贞观年间,夜郎国的人来了长安,在酒肆里说起他们那里多么好多么漂亮多么富足,人们只会发出嘲笑,而当他说起走婚说起母女同嫁这种稀奇古怪的民俗,人们则会好奇倾听一样,这是优势文明对劣势文明天生的优越感。

    换句话说,除非某天中国能吊打全世界,否则在过去一百甚至一百多年里建立起来的心理劣势,是没法彻底根除的。

    大陆要有好莱坞那种级别的电影工业也就罢了,可大陆没有啊,也只能拍拍《菊豆》这样的电影,好歹能在国际上刷一下存在感,好歹还可以影响到一些人的态度,不至于被孤立起来。

    有些影响是一点一滴造成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