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娱乐掌控者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 大年三十

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 大年三十

    姜闻演的是栓柱,就是地主家另一个长工,跟瞎鹿关系好,喜欢星星,最后死在日本人的刺刀下面。

    李旭原本是打算拿掉这个角色的,但是交给大陆编剧们几经讨论后,还是保留了下来,而且人物更加鲜明。

    这年头的大陆编剧,可没有以后那么廉价,更何况这也算是政治任务,他们硬是在大框架不变的情况下,让人物和主题更加鲜明。

    既然如此,李旭也就钦点了姜闻来演这个角色,反正他被鬼子杀习惯了的。

    栓柱就死在雒阳外面,所以他会在剧组当中,李旭前世就觉得他不错,于是找了个机会唠嗑两句,就这么聊上了。

    拍摄很顺利,解放军那不是吃素的,有他们配合,关于军队的戏份那是相当的容易。

    想想也是,几年后的《大决战》里,黄维兵团进军那种气势,在影史上也是独一份。不是每个国家都能拉正规军队来拍电影,也不是每个国家的军队都能表现出那样的素质。

    李旭其实很想在《一九四二》里面这么来一段的,但是仔细斟酌后还是算了,花钱都是小事,特么的在一部专注于展现那个年代中国人苦难的电影里,拍一段日本人大场面行军的长镜头,这是脑子进水了吧?

    “果然只能是《大决战》啊……”李旭叹息的说道。

    “啥?”旁边往片场探头探脑的姜闻回过头来。

    “没啥,去做准备,这段戏完了,就到你的了。”李旭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勒。”姜闻二话不说就要去找化妆师。

    “姜闻……”李旭忽然叫住了他,但在他停住转过身来又摆了摆手,“没事,等这部电影拍完了再找你说。”

    “哦。”姜闻也不多问,再次匆匆往后勤帐篷那边跑去。

    这家伙肯定猜到点了什么,虽然才22岁,偶尔还是挺二的,但大部分时候都很会来事,讨人喜欢。毕竟从小跟家里颠簸流离,又是大院子弟,会看人下菜实属正常。

    《红高粱》的版权还跟“不要说话”谈着的,拿下的问题不大,但是如何跟大陆的制片厂合作拍摄还有得谈。

    虽然有个《一九四二》的模式,但是政治味道很浓,李旭就明确给某些人说,这就是为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拍的,帮你们在国际上扬名,顺便促进中美友好。

    所以啊,除了李旭钦点的那些外,来的都是各大制片厂的精英。

    《红高粱》虽然在计划中依然是标准的柏林电影节,但是重要性怎么都没法和这个比,美国才是自由世界的老大不是?

    所以肯定只是和一个制片厂合作,而不是现在这样,加上李旭也不着急,现在心思都在《一九四二》上面,各大制片厂也想要看看效果,所以还在扯皮。

    除此之外,李旭记得一个有趣的小传闻,《红高粱》是张怡谋首次担任导演,没什么权威。而姜闻那个时候,已经在两部电影里担任过男主角,所以关于角色的塑造,没少和张怡谋争吵。

    现在,两个人在《一九四二》相遇,张怡谋依然是首次担任导演,而姜闻则变成了首次担任演员——当然,他在这之前已经演过一年时间话剧了。

    所以啊,他们会不会擦出火花,擦出怎样的火花,也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雒阳郊外的戏份拍了差不多十二天,主要戏份就是日军进城,河边招揽饥民,以及城外卖儿卖女。

    于是在大年三十的前一天下午,剧组才宣布放假。

    其实河边招揽饥民的戏份可以换在别处拍摄,有没取什么全景,北边的宽阔河流也不少,而且结的冰也会更多,更有冬天的迹象。

    这样一来,既能让镜头显得更真实,也不用担心时间问题。不过李旭觉得,都已经在雒阳了,黄河也就在边上,而且时间顶多就是有些紧张,所以大手一挥,一并拍了就是。

    当然,他也大方,不仅在二十九晚上,在雒阳找了目前最好的餐厅,办了一桌丰盛的团年饭,第二天还给大部分能坐飞机回去的人买了机票。

    那些坐不了飞机的——航班不够或者家里偏僻——也都是发了红包的,虽说这个年代还有各种票,但是钞票的用处依然是最大的。

    其实发实物是最划算的,但一时也弄不到那么多,而且很多东西也需要批条子,所以还是发钱。

    总之,剧组职员都还很高兴,说实话,李先生的剧组待遇,绝对比特么那些香港剧组好得多,在大陆也算是头一份了。

    然后么,李旭自然是回了燕京,不是参加春晚。

    尽管央视的确有人过来邀请,李旭也颇为意动,但一听到今年是在工人体育场举办,当即婉拒了,他才没兴趣去吹冷风呢。

    或许是奥运会的缘故,加上这几年的春晚都很受欢迎,不知道那个家伙脑抽了,跟王台长提议,将今年的春晚搬到工人体育场去举办。

    所谓好大喜功,不外如是,你们现在有那个技术嘛?你们知道怎么调度嘛?

    事实上,另一个时空里面,85年这台春晚被批得很惨,各种调度失误,现场观众根本听不清楚,参加的歌手、演员一个个顶着寒风在舞台上表演,时候各种骂声,于是央视第二年就乖溜溜的又在演播厅举办了。

    李旭当初接到邀请后,很想给他们提个醒,就算一定要在工人体育馆举办,好歹在演播厅里弄个副会场什么的,自己可以在副会场坐坐嘛。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跟央视只是合作关系,虽说在板凳那里挂了号。所以呢,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还是算了吧,反正他们被群众打脸后,自然会醒悟的。

    因此,他来燕京是为了……

    “快进来,快进来。”李旭打开酒店房门后连声说这,并招呼李嘉昕:“星星,把姜糖水端来。”

    “不用了,我们在后台都有喝过。”过着大衣的李泠玉蹦跳着进来,看上去很快活。

    何赛妃跟在后面默不作声。

    “是吗?我看你在舞台上穿那么少,一直担心你被冻着。”李旭说着将李嘉昕端来的两杯还很烫的姜糖水,递到了她们面前。

    “其实我好还啦,”嘴里说着不用的李泠玉并没有拒绝,端着杯子找地方坐下,“因为要跳舞,所以也不是太冷,倒是赛飞的独唱,穿得薄不说,还要站上好几分钟,那才是真冷。”

    “没事,”何赛妃摇摇头,“确实是冷,但是熬过去之后就感觉不到了。”

    说了还微微一笑,不是挤出来的笑容,而是冷淡的性子使然。自从跟李泠玉一起从了李旭,要么双飞,要么同性,以前那大大咧咧的女汉子脾性就慢慢变成了现在的冷淡性子。

    不过只是冷淡而不是冷清,前者只是偶尔压抑自己的感情,后者完全是处于习惯压抑自己的感情。

    所以说,换了职业的确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想想另一个时空里面,她演的杨九红尖酸泼辣,私下里也是说话不客气。现在做了歌手,倒是将热情留在舞台上,平时和普通女性没有区别。

    至于李旭在其中起什么作用,哎,这些就没必要说了。

    “哎呀,不管怎么说,没有被冻着就行了。”他直接坐在了她们当中,一手一个搂在了怀中,“说实话,《天竺少女》虽然不错,但我还是更希望听到《绿叶对根的情谊》或者《思念》。”

    “算了吧,你其实最想听《大王叫我来巡山》吧?”李泠玉撇撇嘴,毫不客气的说道。

    李旭当即哈哈笑了起来。

    他最初让华音跟央视联系的,是打算让李泠玉在春晚上演唱《绿叶对根的情谊》,既然抢了毛阿慜的机缘,就要抢到底。她差不多就是今年出道,然后明年参加青歌赛拿下第三名,要是在哪届春晚上唱了这首歌,没准就脱颖而出了。

    这是有前科的,去年春晚上,朱明瑛就唱了《小媳妇回娘家》,虽说这次是打出了原唱邓莉君的字幕,但是这之前,已经为邓莉君发行过《淡淡幽情》的华音唱片,没有收到半点风声。

    说内地这方面的制度不健全也好,说央视自大也罢,反正这种情况目前是避免不了的,除非李旭出面表示,问题是……值得么?

    所以,暂时只能用这种卡位的方式来压制。

    只是没想到,《西游记》太特么受欢迎了,尤其是这版一次性拍完的《西游记》靠他的资金优化过后,受欢迎程度比另一个时空更高,连带着各种角色也很受欢迎,歌曲传唱度也更高。

    这种情况下,李泠玉又几乎不在国内,只在宣传同名专辑时呆了一个半月,也就难怪央视答应让她上春晚后,一再要求表演《天竺少女》。

    如此这般,李旭又不好插手,于是就在电视机上看到她穿着印度风情的服装,在工人体育馆的舞台上又唱又跳。

    “其实挺可惜的,要是能唱《绿叶对根的情谊》,倒是可以跟赛飞比比唱功。”李旭哈哈笑着,凑到何赛妃面前,吻了吻她的脸蛋。

    “我怎么能和赛飞比唱功,《青藏高原》那真不是人唱得。”看到这一幕的李泠玉当即娇嗔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赛飞不是人了?”李旭当即反问。

    “哎呀,你怎么这么说话,我哪有这个意思。”李泠玉当即叫了起来,满脸的“不依”之色。

    李旭哈哈大笑起来,何赛妃也跟着失笑摇头,一片其乐融融的模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