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娱乐掌控者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还没完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还没完

    “尝尝这个,味道挺不错的。”

    “妮娜,能将那份文件拿过来吗?”

    “小百合桑,这是给你的。”

    机舱里说话的人虽然多,但声音都很低,聊天的聊天,看书的看书,吃点心的吃点心,氛围很是融洽。

    但坐在尾巴处的胡茵梦,却将眉头深深皱了起来,心里越发的不安。

    她数了一下,飞机上的女人至少有15个,再加上据说留在旧金山的林凤姣和赵雅之,那就是17个了。

    其实人数都还没什么,关键是这些女人的身份,让她难以接受。

    邓莉君、林清霞、胡慧妕她们就不说了,要名气有名气,要能力有能力,却偏偏被这个男人撰在手中。

    那个李健群也不说了,从大陆来的姑娘,却相当有才华,画的那些设计图,就是她看了都很喜欢,大陆不是在搞什么妇女解放吗?居然也愿意没名没分的跟着这个男人?

    关键还在几个人身上。

    吉永小百合,胡茵梦这些看日本电影长大的姑娘,自然是知道的,甚至一度非常喜欢,现在却老老实实的侍奉这个男人,

    山口百惠,80年的退隐轰动整个东亚,也是作品良多,极具人气,现在居然是这个男人的侍女。

    更可怕的是,她们的婚姻可能都是假的,都是为了这个男人而装出来。

    不过这都还不是最扯的,最扯的是,香港赌王的那位女儿,居然也混迹当中。

    出生于官宦之家的胡茵梦,自然清楚自己和邓莉君、林清霞她们的不同,但是她不在乎,她愿意跨过沟壑和她们结交。

    但何超瓊不同,她毕竟是何家的女儿,在澳门那一亩三分地上,没人不会给赌王面子。就算她是女儿,也是赌王的女儿,怎么可能放任她也没名没分的跟着这么一个男人。

    可惜现在胡茵梦没法像以前那样过去询问,从昨天开始她就被孤立了,即便是过去几天里喜欢拉着她倒苦水的林清霞,也开始对她躲躲闪闪,多说两句就会露出祈求的神色。

    想想她昨天早上和今天早上起来后,那摇摇晃晃的,脚步虚浮的,面对那男人唯唯诺诺,一副受惊小兔的模样就知道,这两个晚上都被“污辱”得很厉害。

    除此之外,胡茵梦也不认为自己能从何超瓊那里得到想听到的回答,这段时间已经分别和邓莉君、钟憷红、胡慧妕她们私下聊过,对于某个问题,她们的回答虽然不同,但其中的意思却一致的。

    “我爸爸听信别人的谎言,做生意失败,欠了帮会200万港币,他们拉我去陪酒,甚至要拉我去卖。是他买下了我,还送我去培训,给我制作电影……我知道那个帮会老大大概是想要转弯抹角将我送给他,我也知道报恩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我愿意用这种他喜欢的方式。”钟憷红是这么回答的。

    “你没有经历过绝望,自然不会知道劫后余生多么让人多么庆幸。我不是你,有背景有后台,我父亲只是大学教授,我母亲只是公务员,你让我反抗,我拿什么反抗?”胡慧妕则如此回答。

    “他找人帮我写歌,写了很多歌,很多我想唱,但是又不能去唱的歌。他让我衣食无忧,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还可以当着宝木他们的面警告,不要让我涉足政治。他虽然包养了我,但也为我做了很多,这是我想要的生活,也是最不坏的选择,所以……”邓莉君说得很平静,最后还耸了耸肩。

    她们虽然在平时的交谈中都会附和几声,但私下里说起时,一个个都很坚决。

    甚至,就算是林清霞,在被胡茵梦鼓动时,也会露出犹豫的神色:“但是,我能做什么呢?继续回去拍电影吗?我听慧中说,现在的电影市场并不好,帮派分子横行,如果继续在香港,我要怎么面对他?而且,我这个样子还能再找谁呢?我已经不想跟秦翔林有瓜葛了,秦翰也不会离婚。说真的,这么过了两年,我忽然觉得以前的自己,真的有些傻乎乎的……”

    这让胡茵梦很吃惊,尽管她也知道林清霞不是那么坚定的人,但有时候也很倔强,比如对秦翰的感情。可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意味着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深受那个人的影响。

    当她默默答应玩几女对一男的游戏时,胡茵梦更加肯定这点,今天再一上飞机,看到这些从来没有见过的女人后,终于明白自己忽略了什么。

    在来之前,她除了知道对方有日美两边的背景,家里有钱有势,母亲是日本皇室远亲不说,还有个英国王室的王妃妹妹做未婚妻外,并没有更多的了解。

    根据林清霞的描述,这是一个可恶的花花公子,从小在蜜罐里长大,不在乎花钱,但很有艺术细胞,喜欢在电影上一掷千金。对女人也是如此,看到喜欢的,或者觉得有兴趣的,一定要据为己有,而且手段无不用其极。

    即使知道她肯定会进行一些夸张,现在想来,也夸张得有些过分,这个男人很聪明,也很有自信,而且很有手段,否则不会一个命令后,邓莉君她们都不好跟她说话了。

    胡茵梦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轻率,总以为这样不在乎钱的,喜欢占有女人又愿意支持她们事业的男人,应该不难对付。

    就算有什么贵族背景也没什么了不起,现代社会贵族早就不值钱了,要说的话,她胡茵梦祖上还是瓜尔佳氏呢。

    然而,能有这种大飞机当座驾,绝非一般的有钱,更何况他还投资了台积电——关于这个,胡茵梦一开始是不相信的。

    想想之前稍微呛上几句,他就带着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离开,恐怕也是制造出来的假象。以他前天晚上的言辞,要驳斥几句不是难事,但会那么做……是在放长钱钓大鱼?

    想到这里,胡茵梦有些愠怒,也不知道是因为被耍了,还是因为自己现在被无视了。

    然后,直到飞机在启德机场降临了,那个男人也好,他的女人也好,都没有过来跟胡茵梦说话,她就这么被华丽丽的无视了一路。

    也不能这么说,中途睡了一觉后,林清霞本来还想过来跟她说两句话的,但才在面前坐下,远处就传来一声干咳。

    那家伙显然是故意的。

    偏偏林清霞颤抖了下,当即前面带歉意的起身,老老实实的走了回去,坐在了那家伙的怀里。不仅如此,被他抱在怀中上下其手的时候,也只是象征性的抵抗了下。

    那家伙那晚上还真没说错,林清霞来找她倾诉,更多是觉得她可以跟他呛声,想要借这个机会……气气他吧。

    胡茵梦心里有气也不好发作,这也是她自找的,她要不风风火火的来戛纳,也不会有现在这种事情,更不会让那家伙用这种方式示威。

    不管怎么说,借那家伙的权势,入境快了许多,然后,他们在vip通道外分手了。

    “希望我们不会再见了,胡小姐,”那家伙这么说道,“我大概能猜到你为什么来戛纳,我只想说,很多东西你只看得到表面,只看得到你想看到的东西,毕竟你还年轻。”

    我年轻?我大你都快十岁了好不好!胡茵梦很想反驳几句,但是看看环绕着他的莺莺燕燕,也只是轻哼了声了事。

    “你想做什么我管不着,但是,请不要将自己的那一套硬放在别人身上。”对方又这么说道,“就此过别。”

    胡茵梦只想冷笑,一个用尽手段占有女人,将其当做货物玩弄于股掌之上的人,也好意思说这种话?

    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她和她们毕竟不同,既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和轻率,那么激怒对方绝对不是一个好选择。

    所以?所以她跟林清霞她们道别后就离开了,还是做那家伙安排的车子,不做白不做。

    但是这件事并没有完,胡茵梦可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她敢因为李敖侵占朋友财产而翻脸上法庭作证,也不会放弃“拯救”林清霞的机会,只要林清霞还有一丝想要离开的想法。

    不过,她并不知道,李旭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虽然结束了戛纳的行程并来到了香港,可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处理。

    第一件事就是《记忆碎片》在香港引起的风暴,毕竟王京现在是实打实的3000万导演,在香港这个商业为重的放,这样的成绩足够傲视所有人了。

    现在,他又执导了一部新的电影,并拿到今年戛纳电影节上去参展,还赢回了一个评审团大奖。

    更重要的是,这部电影还是在两个月里赶出来,差点没能赶上电影节,还是运气好,遇到贵人,帮忙送到戛纳的选片总监吉尔斯?雅各布先生手中,才得以入选。

    这样的传奇性,足够娱乐记者们编出各种各样励志的悬疑的故事,让香港的读者们乖乖掏钱了。

    当然,这些还联系不到李旭身上,哪怕两部电影开头都打上了“出品人:李旭”这几个字,毕竟观众是追星的,有多少人去注意程龙电影片头的出品人呢?哪怕几乎每部都有邹文槐或者何冠常的名字。

    但是换成电影圈里的人,尤其是各大电影公司的高层,那就不一样了,到了这个时候,李旭给出故事板,让导演一个镜头一个镜头拍摄的做法,已经被他们所熟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