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娱乐掌控者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争执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争执

    同样的酒店套间里,35届戛纳电影节的评委们正在争执不休。

    “毫无疑问,最佳男演员属于杰克?莱蒙,我认为他的表演非常出彩。”

    “克劳斯?金斯基同样不差,那段怒吼非常动人。”

    “我不喜欢金斯基,我也不喜欢莱蒙。”

    “那个《记忆碎片》的吴也很不错,活灵活现的小人物。”

    他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而本该主持会议的评审团主席,意大利导演乔尔焦?斯特雷勒,坐在上首眉头紧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哪怕吉尔斯?雅各布在旁边递了好几次眼色,让他主导一下会议的氛围,结果通通都被他无视了。

    “杰克?莱蒙,就是他了!”让-雅克?阿诺最后拍着桌子大声说道,“他的表演是最出彩的,最佳男演员当然要给他了!金斯基太过火,《自由之路》男演员太多,分薄了他们的演技。至于《记忆碎片》的吴,如果还有男配角奖项,他会是一个很有实力的演员。”

    说完也不管在场评委的反应,直接看向了斯特雷勒,斯特雷勒咂了咂嘴巴,最终点了点头:“那就杰克?莱蒙吧。”

    戛纳电影节的奖项,就是这么评选出来的,由十个或者十多个专业人士,在酒店里讨论出来的。尽管既不柿油也不皿煮,甚至连像奥斯卡那样装个样子都不肯,却从来都没有变过。

    毕竟,电影或者说艺术,那是精英们的游戏,只有在上流阶层吃饱喝足有余钱了,才会去玩赏这些东西,并推动一些发展。

    再九流的戏子,那也不是泥腿子能染指的,除非年老色衰再也无法取悦上流阶层而自身也没有什么积蓄。

    精英与平民们之间隔着一条巨大的鸿沟,而无数的平民想要跨越这条鸿沟,挤带精英那边去,然后……然后回过头来嘲笑平民。

    就好像几十年后,面对那些一幅幅完全看不懂的画作时,普通人发牢骚甚至讽刺的时候,总会有美术学院的学生跳出来告诉你,你看不懂是因为你不懂你没学过美学。

    轻轻松松就建起一道向下鄙视的台阶,所以,戛纳电影节的奖项,由十来个专业人士在小房间里讨论出来,有什么问题吗?

    好吧,还是有问题,精英们总是谁也不服谁,而戛纳的评选又太随意,完全掌控在评审团主席的手中,而不像奥斯卡那样,给真正的权力者留有操作的空间。

    如果评审主席能掌控评审团,那么自然是以他的意见为主,比如曾举例过的科波拉或者波兰斯基。如果不能,那么评审将变成一场灾难,比如另一个时空里,伊莎贝尔担任评审团主席的那一届。

    本届也有这个趋势,至少让-雅克?阿诺比谁的嗓门都大,每次不争上几个小时绝不罢休。

    “好了,诸位,目前定下了最佳男女演员,加上之前短片金棕榈和短片评审团奖,还有最佳导演最佳编剧,请将评审团大奖定下来吧,我们明天再讨论金棕榈,争取一次完成。”在确定了最佳女演员后,雅各布不得不出来打圆场。

    “《圣洛伦索之夜》,毫无疑问,这部电影离金棕榈还有距离,值得一个评审团大奖!”刚刚吃了块小点心的让-雅克当即叫了起来。

    “《记忆碎片》。”吕美特同样直截了当。

    “《记忆碎片》很有新意,但是导演手法不够完善,并不合适。”让-雅克当即反驳。

    “《记忆碎片》!”吕美特也懒得更他多话,只是一个词一个词的说道,并狠狠的瞪着让-雅克。

    后者还想说什么,但被旁边的苏索?切基?达米科拉了一把,这才不甘不愿的闭上嘴巴。

    “西德尼,我知道,你和雅克之前争吵得很厉害,但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电影,为了戛纳。”达米科很认真的说道。

    但吕美特只是冷冷看着他,没有一点协商的意思,显然因为之前那些太具有针对性的争论而彻底厌烦了。

    基本上,到现在为止,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让-雅克在针对《记忆碎片》,这部电影所有可能角逐的奖项,都遭到了他最为激烈的反对。

    现在有些冷场,之前最后一个说话的达米科,不得不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继续道:“我也觉得《记忆碎片》不太合适,的确有新意,但不足以达到评审团大奖的地步。”

    “的确,如果是金摄影机,或者青年电影奖的最佳外国电影,都非常合适,但主竞赛单元的奖项都不太合适。”莫利奈?森跟着说道。

    让-雅克脸上闪过得意的笑,清了清嗓子正要说话,就听见吕美特用严厉的声音质问道:“你们在说这些的时候,到底有没有问过自己的良知!你们说《记忆碎片》还有所欠缺,那么到底欠缺什么呢?没有一个人详细说过!你们告诉我,这部电影的剪辑手法有多少人用过?他的构图,他的色彩,他的节奏,要又有多少人用过?!更不用说主题直指人心!”

    让-雅克几次想要反驳,都被吕美特喷得开不了口,脸色异常的难看。

    “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也不想知道,我本来只是想给《记忆碎片》争取一个最佳编剧,但现在我不得不争下这个评审团大奖,否则本届电影节将留下一个巨大的笑话!”吕美特最后敲着桌子如此大声说道。

    “别这么危言耸听,西德尼,主办方让我们组成评审团,这为了挑选出那些值得称赞的电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让-雅克再也忍不住,当即起身用同样大的声音回敬道,“这是戛纳电影节,乃至整个法国电影,所坚持的东西!”

    “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吕美特慢慢站起来,然后冷冷的盯着他,“你在是展示你身为法国人的傲慢吗?”。

    让-雅克涨红了脸,哆嗦着嘴唇,有些说不出话来,尽管显得非常恼羞,却又有些不敢和吕美特的目光接触。

    “两位,冷静一下!”雅各布不得不出来打圆场,这都快要撕破脸了。

    “还是让乔来决定吧。”他这么说道,并看向乔尔焦?斯特雷勒,连连施眼色,让他干脆做决定。

    可斯特雷勒依然是那么副犹犹豫豫的模样,半晌后才看向从头到尾没说话的杰拉丁?卓别林:“杰拉丁,你的意见呢?”

    “我?”端着茶杯的杰拉丁挑了挑眉。

    “是的,不管怎么说,你一直都显得……嗯……更为公正,我需要你的意见。”斯特雷勒这么说道,然后看看让-雅克和吕美特,又补充道:“就由你来决定吧。”

    唰的一下,所有目光都投在她身上,而她不慌不忙的放下杯子,对斯特雷勒笑了笑:“你给我出了个难题呢,乔。”

    “在关于最佳编剧的争论上,你给《记忆碎片》说过好话,在最佳男演员上面,你又支持过杰克?莱蒙,肯定能做出正确的判断。”斯特雷勒这么说道,这逻辑让人很绝望。

    所以让-雅克等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得意,而吕美特以及他的支持者,都面无表情。

    “好吧,既然这样,”杰拉丁耸了耸肩,“那我就说了。”

    ------

    “我觉得还是那条紫色的长裙更适合你,芝芝。”当关芝琳当着他的面,重新换上晚礼服时,李旭如此品头论足道。

    “真的吗,旭哥?”关芝琳歪着脑袋有些不相信,“我还是觉得这条黑色的更适合。”

    “黑色的也不错,和紫色的各有特点,”李旭点了点头,“所以,到头来还得看你自己。”

    “好了,芝芝,就选红色吧。”坐在他旁边的张冰倩这么说道,浑不在意他的手从腋下穿过,伸在活动。

    “可是旭哥说,那条紫色的更适合。”关芝琳苦恼的说道,不仅对李旭的手熟视无睹,那声“老爷”也没在她那里激起半点波澜。

    “是更适合,不过要等你再养出点气质来。”张冰倩说着看了李旭一眼,等他收回手之后,才站起来走到女儿那边,给她打理起来。

    “你看,这样是不是就好多了?”面对穿衣镜,将脑袋放在关芝琳肩膀上的张冰倩,笑嘻嘻的这么说道。

    镜中的母女更像是一对姐妹,尤其是关芝琳脸蛋微红,一副娇媚的模样,和同样脸蛋泛红的母亲相映成趣。

    张冰倩脸红的原因就不说了,关芝琳会脸红,自然是因为在换衣服的时候,被碰到了某些不该碰的地方。

    当然,她没有半点不高兴,甚至还挺享受,反正更那个的事情都做过。

    看在眼中的李旭只能摇摇头,抛弃底线的女人果然更犀利,张冰倩这样子显然已经将关芝琳纳入掌握之中。

    尽管这有关芝琳在日本接受“培训”后,开启了轻度抖m体质的因素,但张冰倩的手段也功不可没。

    “老爷,我们可以走了。”选定那条黑色的晚礼服并打理好之后,张冰倩挽着女儿走过来跟李旭说道。

    “走吧,虽然你们不能走红地毯,但也该去见识见识。”李旭站起来张开双臂,等张冰倩和关芝琳很默契的一左一右来到自己两边后,才又将手放在她们各自的翘臀上面。

    “放心,芝芝,多拍几部电影,自然会知道如何驾驭这些衣服了。”他一边安慰关芝琳一边活动双手一边往外走去。

    然后就听到张冰倩道:“老爷啊,李賽凤已经可以收网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