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娱乐掌控者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变化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变化

    想要在文艺上得到认可,还是得在戛纳或者欧洲三大电影节上有所斩获才行,哪怕他们黑幕颇多,而且近亲结婚。

    但是呢,他们多少还是愿意看电影说话,不像奥斯卡,那就是美国人第一,欧洲人第二,白人第一,黑人第二,亚裔那要看心情。

    所以,想要镀点艺术上的金,三大电影节还是比较好的选择。

    其实,想要在艺术上混点名头也很简单,拍点半懂不懂的电影,请一些人在圈子里面吹捧一下,基本上就ok了。

    文人嘛,艺术家嘛,向来都是如此,吹着吹着,名气就出来了。

    不过这些还是不如洋人的认可好使,毕竟现在这个世界是洋人掌握主流话语权,别说欧美玩双标,自己人之间也在玩双标啊。

    比如,某局将某导演的剧本打回去,表明要修改200多处地方,某导演觉得这是对自己创作自由的粗暴干涉和侵犯。但是当他将剧本投给欧美某些电影基金,人家打回来表示不符合他们的要求,不能投资,除非这里那里修改一下,某导演只会觉得人家真是专业和认真。

    至于戛纳的双黄蛋那是在艺术上的无奈取舍,金鸡百花的双黄蛋那就是操蛋,这些就不说了——虽然金鸡百花的双黄蛋下得确实有些多。

    回到正题上来,就算要将王胖子捧成商业文艺并重的大导演也要看他是否有兴趣,以及扶不扶得起来。

    他这几天到处乱转,看了不少电影,回来却都有些不屑,似乎重心还是在商业上面,要是自己的女人里面有愿意并且适合做导演的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李旭暂时离开了戛纳,在夏目雅子的陪伴下回波士顿继续学业,然后——

    “最佳女主角的得主是,伊莎贝尔?阿佳妮!”在舞台上的颁奖嘉宾念出名字后,现场想起了热烈的掌声,无数目光投向坐在前排的那个美丽的身影。

    伊莎贝尔面带微笑的站了起来,款款来到舞台上面,接过自己的证书——只有金棕榈大奖才有奖杯,www.youfa8.com奖项就一个红绸缎绑着的证书。

    “感谢大家……”她开始发表获奖感言,即使换了声酒红色的长裙,依然遮掩不住那性感的身姿和美丽的容颜。

    只是,尽管她的目光投向在场观众,但注意力并不完全在这里。

    那个男人会在酒店的房间里,抱着自己和他的女儿,一起在电视机前看直播吗?伊莎贝尔忍不住冒出这样的念头。

    对于李旭的感觉,她现在越来越复杂,最开始只是一场还算美妙的邂逅,时而单纯时而成熟的小男生非常吸引她,她也很享受他看自己时的迷恋眼神。

    那时她只是以为他是个富有才华,喜欢冒险的普通富家子弟,而且她也能控制自己,在该切断彼此关系时的毫不犹豫的切断,哪怕还是对他很有感觉。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就此中枪,并在十个月后生下一个女儿。

    尽管有些担心和烦躁,看到小家伙出生后的可爱模样后,她还是平静下来接受了这个事实,反正彼此再无关系。

    可世事再次跟她开了个玩笑,数个月之后,那个小男人不仅打来电话质问女儿的事情,还掀起了偌大的波澜,不仅将她的生活搅得一团糟,还将她的家人也牵扯了进去,而且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直到那个时候,她才发现,那个小男人所拥有的能量,或者说他的家族所拥有的能量,比想象中庞大了不知多少倍。

    不得已,她只能屈辱了接受了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不平等条约,拍电影要经过他同意,不得和别的男人暧昧,在女儿面前老老实实和他扮演夫妇。

    那时她恨极了他,经常在心里幻想着,他要是哪天出门被车撞死了才好,尤其是在被他的母亲羞辱之后,这恨意甚至扩展到他的家人。

    然而,时间的力量是强大的,人的适应性也是强大的,在度过了最初的那段时间,她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他信守诺言,没有再碰过她,只是在女儿面前和她装出一副相亲相爱的模样,除了不会上床,就好像真的一家人。

    他的家人也没有再羞辱她,只是将她当成一个……很平常的情妇,让她时不时带着女儿去看望爷爷。

    除此之外,生活方面什么都不用愁,任何事情只要吩咐一声,自然会有人办得妥妥的,就算遇到下人们都不好解决的事情,也只需给他打个电话。

    唯一的问题就是,一个人稍微有些寂寞,还好有女儿陪她,那个乖巧的小天使总能让她从愤怒或不安中平静下来。

    她以为自己可以这样挨过15年的时间,又不是一定需要男人,而且没有这方面的想念,自己可以将精力都用在电影上面。

    然而,不过才隔了一年的时间,当他对她说,找了两个替代品的时候,她心里居然会生出一些不舒服的感觉!

    “好了,伊莎,你只是太累了。”回到马丁内斯酒店的伊莎贝尔对自己喃喃说道。

    饶是如此,一想到自己居然在颁奖典礼上寻找那个家伙的身影,她就一阵烦躁。

    “安娜呢?”进房间后她问保姆。

    “已经睡了。”保姆回答道。

    她这才抬头去看时间,果然已经十一点了,小家伙的睡眠向来准时,绝对不会超过十点。

    蹑手蹑脚进了安娜贝尔的房间,借着昏暗的光线,伊莎贝尔站在婴儿床的旁边,安静的看着躺在里面的女儿。

    虽然很想开灯,但一想到那个家伙说什么,小孩子不能开灯睡,会产生不好的影响,她只好忍了下来。

    小家伙睡得很熟,微弱的光线下可以看到她的嘴角似乎微微翘起,应该是在做美梦吧?伊莎贝尔也不由露出笑容,心也变得柔和起来。

    不过只持续了两秒钟,她就忍不住叹了口气,从女儿的房间退了出来。因为小家伙的眉宇,依稀能看出那家伙的模样,女儿大多数时候更像父亲。

    “别去想那么多,你要记得,他是个恶棍,不要屈服于他!”在浴室冲了个澡后,站在穿衣镜前梳理头发的伊莎贝尔给自己打着气。

    只是心里的烦躁隐隐涌动,时间越长,她越能体会到那家伙的母亲所说的话,反抗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与智慧,尤其是看不到一丝曙光的时候。

    打了个哈欠,困意涌了上来,颁奖典礼过后她还去庆祝派对应酬了一会儿,接受了大家的祝贺,加上宣布获奖之前她一直很紧张,现在彻底放松,立马就想睡觉了。

    所以,进卧室的时候她连灯都没有开,就眯着眼睛,摸索到床上躺了下去,躺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回来了?”一个含糊的声音响了起来。

    “嗯……”伊莎贝尔同样含糊的回应道,还往后面靠了靠,让自己更加的安心。

    一只胳膊也从上面搭了过来,抱住她的身体,让她越发的舒服,然后——

    “啊!”一声尖叫,伊莎贝尔猛的从床上弹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门口,啪的一下打开了顶灯。

    “干什么呢?”床上的李旭支起穿着背心和大裤衩的身体,一只手搭在额前,睁不开眼睛,满脸的困顿,一副被吵醒的模样。

    “应该我问你才对!你怎么会在我的卧室里面?!”伊莎贝尔又惊又怒的大声问道。

    “等……等一会儿。”李旭摇晃了下脑袋,终于明白自己在哪里,然后眯着眼睛摇晃着身体从床上起来。

    “你不是说……要软垫贵来吗……安娜离开额的外包就要哭……只好等她则底睡熟了才放撞上……顺便就在你卧室里小憩了一下……”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道,对双目圆睁的伊莎贝尔视而不见。

    “胡说!你早就策划好了的!你是早有预谋的!”伊莎贝尔尖声说道,满脸都是“你在骗我”的表情。

    “好了好了,”李旭颇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抓起床上的被褥,摇晃着往外走去,“你现在回来了……留给你好了……我在沙发上睡一晚上……”

    “你还想在沙发上睡?”伊莎贝尔当即不干,“你明明有自己的套房,你还有……你还有个日本女人,你不去哪里,你居然要在沙发上……唔唔!”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旭一下抱住,然后堵住了嘴巴。

    伊莎贝尔湛蓝的眼睛当即睁得更大,一时间整个人傻了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李旭在分开之后,又拍了拍她的脸蛋:“好了,休息吧,乖。”

    说着就抱着被褥继续摇晃着身体走了出去,一个没留神,还在门柱上撞了下,撞得嘶嘶的吸了口凉气,让大脑当机的伊莎贝尔差点下意识笑了出来。

    “先生,需要我帮忙吗?”外面传来还没睡的保姆的声音。

    “没事没事,你去休息吧。”李旭则如此回到,“我在沙发上休息就好了。”

    这个时候,伊莎贝尔终于回过味来,虽然有些咬牙切齿,但还是一把将门踢上。

    然后,看到空荡荡的床铺她才意识到,被褥被那家伙拿出去了。

    “这个混蛋!”伊莎贝尔有心想要出去抢回来,但走到门边却又下意识的停住,来回几次后她终于还是放弃了,从衣柜里找出备用的褥子凑合的丢到床上。

    “这个混蛋!”她再次骂了一声,却没发现,自己的语气更像是抱怨,而不是以往的那种痛恨。(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