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娱乐掌控者 >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出事地点在深水涉往旺角东的一条街道,李旭带着利潪坐陈柏然那辆奔驰过来时,已经围了一大群人,还有警察在维持秩序,还来了一位警长。

    “您好,李先生,我叫李国振,我负责这一片区域。”在李旭下车并对警察说明情况后,那位警长随即走了过来,还敬了个礼。

    “不好意思,李sir,麻烦你了。”李旭彬彬有礼的说道。

    “一点小事,”李国振微笑着说道,“李先生要看看现场吗?”

    “好的。”李旭点点头,跟着对方来到出事地点,也就几步的功夫。

    虽然已经远远看过了,但走近了才发现,还真是惨呐,挡风玻璃中间好大一片龟裂的纹路,几乎蔓延到整块玻璃,到处都是泥土和花盆碎片。

    除此之外,引擎盖往上靠挡风玻璃的地方也凹进去一大块,真是惨不忍睹,看这样子,维修费用没准要这辆宾利的一半。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旁边的街道上,离车子明显有一段距离的位置,也有土壤和花盆碎片,这就有些触目心惊了。

    而这些痕迹的附近,站着一对哭丧着脸的夫妇,应该是肇事者没跑了。

    李旭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略有些烦躁,但并没有表现出来。

    “李sir,我可以知道具体情况吗?”他这么问道。

    “是这样,”李国振当即解说了起来,“根据我们在现场的询问,您的司机将车子停在这里,刚刚下车,上面吊下来两个花盆,一个砸在了车子的挡风玻璃上面,另一个砸在了您的司机的肩膀上。”

    “我的司机没事吧?”李旭挑了挑眉。

    “他当场就倒在了地上,”李国振继续说道,“不过我们来的时候,他还有一点意识,现在已经送去了医院。”

    “那么……”李旭看向那对中年夫妇,还没说出话来,他们已经抢了过来:“老板,我们不是有意的,我们真的不是有意的……”

    李旭有些不满,但还是并没有表露出来,举起一只手:“请冷静,两位,等一下我再和你们谈,好吗?”

    然而他们并没有听进去,只是一个劲的哀求,车子都还好说,但受损的只有挡风玻璃和引擎盖,咬一咬牙还是能赔偿的,但是砸伤了人就完蛋了。

    还好李国振呵斥了声:“好了,邱义仁,徐凤霞,等李先生先了解情况!”

    警察还是有些威慑力的,夫妇俩当即停下,继续愁眉苦脸的等了起来。

    “肇事者应该是他们夫妇,”李国振这才又说道,“不过有些奇怪的是,男的说是他在阳台上做事的时候,无意将花盆撞落的,而女的说是她在和男的争执的时候,不小心将花盆撞落的。”

    李旭微微皱了下眉头:“之后呢?”

    “之后他们统一了口径,男的说,他话里的在阳台做事,就是和老婆争执。”李国振耸了耸肩。

    “李sir,如果你们没有问题了,就请人将车子拖到修理厂吧。”李旭思考片刻后对李国振说道,“这件事等我先私下和他们接触一下再说吧。”

    “好的,李先生,不过等你的司机恢复正常了,还要麻烦他做个笔录。”李国振当即点头说道。

    “没问题,李sir,谢谢你了,到时候我会让人送一面锦旗过去。”李旭微微一笑。

    “您太客气了,李先生。”对方楞了下,随即满脸欢喜。

    然后,李旭来到邱义仁面前:“邱先生是吧,不如我们去你家里谈谈?”

    “好……好的,李先生。”邱义仁苦笑了下,随即和妻子一起带着李旭、利潪和另一个司机,来到了他们位于七楼的家中。

    空间很狭小,但还算收拾得整齐,在李旭他们找地方坐下后,抢先一步回去的徐凤霞端了几杯水出来

    “不……好意思,李先生,招……招待不周。”邱义仁结结巴巴的苦笑着说道。

    “没有关系,不过我想知道,邱先生和徐女士到底是怎么将花盆丢下去的。”李旭摆手后如此问道。

    不等他们说话,他马上又道:“我希望你们能坦诚一点,你要知道,如果你说了慌,这件事的性质至少也是妨碍公务。”

    “我……”邱义仁面露挣扎的神色,然后一个小姑娘忽然从卧室闯了出来,大声说道:“花盆是我不小心推下去了。”

    “细妹不要乱说话!”徐凤霞当即变了脸色。

    而跟着她出来的另一个大点的姑娘,也赶紧去拉她,但她不为所动,眼睛直直的盯着李旭,小小的胸口一起一伏:“我没有乱说,是我做的,爸妈只是……只是担心我!”

    李旭眯起眼睛,小姑娘刚跑出来时,他还没什么感觉,可这会儿越看越有些眼熟。

    “小姑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这么问道,而徐凤霞已经急着去拉她:“你这孩子,发哪门子的疯啊!”

    “本来就是我做的!”小姑娘很是倔强,“妈妈以前不也是说,做错事就要认,不能推诿给别人!”

    “说得好。”李旭当即拍了拍手,“邱先生,徐女士,我理解你们保护自己孩子的心情,但是坦诚一点,我们才能解决问题,对不对?”

    说完不等他们开口,看着小姑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我叫……”小姑娘看了一眼自己的父母,似乎有些胆怯了,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回答道:“我叫邱漱贞。”(注)

    果然!李旭心里一下亮堂起来,难怪觉得眼熟,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之前说过,有香港的女明星在嫁人之后用夫家的力量将自己的过去全部抹掉,网络时代来临后几乎查不到她家人的资料,让好多人都不知道该怎么yy,说的就是邱漱贞。

    所以李旭虽然已经在发动人手寻找一些记忆中的女人,这一次出事的司机也是出来干这个的,却没有将她包括在其中,但没想到会这么遇上。

    既然如此,当然不能放过啦。

    “那么,邱漱贞小妹妹,可以说说你怎么不小心碰掉花盆的吗?”李旭随即问道。

    邱义仁和徐凤霞还有那个明显是姐姐的小姑娘,虽然都是一副担心的神色,但到这个时候,也不好再说什么。

    “我……我……”小姑娘咽了口口水,双手下意识放到背后,期期艾艾的讲了起来,“我和姐姐在阳台上闹着玩,妈妈之前……给我们买了一台随身听,我和姐姐……抢着听歌,我想听……我想听邓莉君的新歌……姐姐不让……然后我就,我就把花盆推下去了。”

    说到这里她深吸了口气,身体也摇晃了下,然后才继续了下去:“我那时……我那时害怕极了,妈妈和爸爸担心我……所以让我不要声张……所以他们……他们才跟警察说……是他们做的。”

    尽管结结巴巴的,但她的条理还算清楚,基本将事情讲清楚了。

    然后,小姑娘露出祈求的神色:“先生,求求你,不要让警察抓走我爸爸我妈妈,好不好?要抓……要抓我啊!”

    “别急,小妹妹,我们就是来解决这件事的,”李旭笑了笑,“谢谢你的描述,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是私下解决,还是走法律程序?”

    最后这句话是对邱义仁和徐凤霞说的。

    夫妻俩双双露出为难的神色,无论是私下解决还是走法律程序,都不是他们想要的选择。

    “如果……如果私下解决呢?”半晌后邱义仁满脸苦涩的问道。

    真要比起来,私下解决还是要比走法律程序好一点,但问题在于……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虽然那辆宾利是限量版,至少100万港币,但我并不在乎,只要理由合适,我可以稍微减免一点你们的赔偿,相信你们也不怎么宽裕。”李旭说着瞟了一眼四周的环境,这家里的很多东西都显得老而旧。

    根据前世唯一能捕捉到的一点八卦,邱漱贞似乎有七个兄弟姐妹,家里是这种情况也就可以理解。

    “但问题在于,”他随即提高了声音,“我的司机受伤了,虽然目前还不清楚他的具体情况,但对他的赔偿是必须的,而且很可能占大头。毕竟,花盆是从7楼砸下来的,我估计他有一条胳膊可能废了,而且恐怕以后都没法再开车。”

    这句话一出,邱义仁的脸色更加苦涩。

    “当然了,”李旭话题一转,“这还需要我去医院了解了具体情况才能下结论,如果你决定我们私下解决这件事,我现在就去。”

    “我……”邱义仁犹豫了下,最后咬了咬牙,“那就私下解决。”

    “确定了?”李旭看着他。

    “确定了!”他点头回答道。

    “那么,我暂时告辞了。”李旭说着站了起来,带着自己那新鲜出炉的秘书助理,和另一个司机一起离开了邱家。

    关门的瞬间,房间里传来了很明显的争吵,但他并没有在意,下楼之后找到公用电话亭,一边诅咒摩托罗拉还不推出商用大砖头,一边打了几个电话出去,然后上车让新司机开车去了医院。

    距离有些远,花了十多分钟,抵达后都已经五点了。不过医院的人还是很多,李旭找了好几个护士,才知道自己的司机阿key在哪个病房。(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