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娱乐掌控者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这很有趣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这很有趣

    李旭离开了纽黑文,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他还要继续在剑桥镇混日子呢。

    朱迪?福斯特没有第一个时间给他回答,只是说会仔细考虑考虑,但是他相信自己多过来纠缠几次,她肯定会答应的。

    “以你的说法,竞选总统似乎很容易。”

    “容易和困难都是相对的,只要有人支持,你也有支持的价值,就可以问鼎总统的宝座。哦,对了,到时候你还得找个合适的,政治家族的男性结婚,哪怕是形式婚姻,”

    “哈,听起来好像是在做生意。”

    “美国总统本来就是一场交易,就像里根,他想要上台一展抱负打垮苏联,而我们需要有人放松金融管制,让资本更好的往有利润的地方流动。”

    “看来我对你,以及你的家族,还了解得不够多。”

    “也没什么神秘的,我跟你说过,我父亲是银行家,我母亲是日本商会的掌舵人。如果你愿意试一试,我会很高兴对你进行投资。”

    “为什么你想要这么做?”

    “这是一个很庞大也有意思的目标,不是吗?这不是一蹴而成的,想要实现这个目标,无论你我,都需要花很多时间很多精力去做很多事情。我相信,只要给你时间去学习和钻研,你肯定能做得很好。”

    “你倒是对我很有信心。”

    “我了解你,朱迪,你有一颗很聪明的头脑,你也有属于女性的坚韧,就算没有我,你自己也能走出这件事的阴影。想要走上这条路并走得更远,你需要的只是合适的磨砺。”

    “哼!”

    李旭之前就想过,要怎么改变一下朱迪?福斯特的人生轨迹,于是当刺杀案还是发生,细节什么的都没有过变化,劝她从政的想法顿时冒了出来。

    反正,爷爷不是想要重建摩根财团么?老爹现在也变得有兴趣参与了,那么作为财团的一个重要指标,独立扶起一位美国总统,总是要的吧?

    至于这种指标谁说的?我说的不行啊!

    想要劝说朱迪从政,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毕竟她可不知道,如果自己就这么发展下去,最多十年就用两座奥斯卡小金人打了那帮人的脸。

    当然,这很不容易,就算李旭能为她铺路,自身没有过硬的实力和成绩,那也是肯定没戏的。

    别的不说,作为最大对手的杀拉里,朱迪必须自己搞定才行——肯定只能加入民主党啊,共和党那帮保守份子,能接受女性副总统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何况加州是民主党基本盘,她不利用自己的演员身份拉票,那不是蠢到家了么。

    除此之外,如果一切都没变的话,08年和12年估计是没戏的,20年无战事的情况下,白左们的政治正确让全美国都呼吁出现一位黑人总统,更不用说99%的黑人都会投票给奥巴马——虽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奥巴马是犹太人的总统更确切一点。

    在这种政治正确下,唯一能和黑人总统抗衡的,就是女总统了,然而黑人总统终究要更正确一点,而女性的选票很容易分流,跟着丈夫、孩子和家庭走。

    更何况大家都是民主党,而未来30年是金融资本的时代,也是犹太人最跳的时代——不会有几个人知道,目前这个年代,没有几个犹太人愿意在公众场合下表露自己的身份。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30年时间做准备,还有李旭这么个外挂帮忙,以朱迪的头脑如果都做不到,那也只能说天数如此了。

    想想看,到时候神皇川普大战gc主义之卧底朱迪?福斯特,那画面一定太美,让人不敢看啊。

    而且,连杀拉里那么个货色输了,都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应,撕裂了美国的社会,那么一个比杀拉里形象更好,人缘和成绩也更好的女性候选人,如果也输了,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倒不是指望白左的战斗力,那帮渣渣打嘴炮还行,真要上演全武行,红脖子们可以一个打十个!但是应该可以更大的撕裂美国社会,然后没准直奔三战的节奏走,岂不快哉!

    至于搞掉川普,那也不是做不到,如果杀拉里能多听听克林顿的意见,川普也没那么好运气。

    但是呢,20世纪以来,一个党派的总统能连续干上12年的情况只出现了一次,还是借了冷战的东风,苏联眼看要快完蛋了,必须保证里根政策的延续,才有了老布什的登台。

    而且金融资本在冷战结束后,捞得实在太过火,而历史总是曾螺旋状形上升。二战之后的实业资本疯狂发展,金融资本被挤兑得相当难堪,于是冷战之后,金融资本开始鲸吞起社会财富。

    然后金融资本做得太过火了,实业资本又开始反击,川普运气好,实业资本正需要这么一个炮仗破局,尤其是政治正确的局。

    所以就算共和党输了大选,也绝对不会给民主党的新总统好脸色,连任更是想都别想的事情。

    当然,这里面又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随时随地可能有人跳反,就算李旭站在历史的下游,也不一定看得清楚

    所以,能上固然好,不能上也没关系,反正……很有趣嘛。

    看着车窗外飞驰的景色,李旭不由翘起了嘴角,但几分钟后又滑了下来。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意识到,爱德华,你有一颗很冷酷的心。”在分手之前,朱迪指着他的心口如此说道。

    “你有时候很轻浮,有时候又很体贴,有时候很善解人意,有时候又很理智冷静,看上去和普通人没有区别。但你太过随心所欲了,你不在乎任何人,也不在乎任何事,你……你很危险。”她随即又道。

    “听起来,我好像应该去看心理医生。”李旭则一如既往的用玩世不恭的语气回答。

    谁说我没有在乎的人,至少还有还多姑娘需要拯救呢,就算是进了21世纪都还有不少,比如00年出车祸的,又或者09年被鱼缸碎片歌喉的,还有15年死于乳腺癌的……李旭在心里不屑的说道。

    只是,怎么想都感觉……没什么说服力啊?

    他的脸色微微变得有些阴沉,最后决定不去管这些,如果被这么几句就影响到了,还产生了自我怀疑,那么他就不是他了,而且……再怎么也有一个人,他是在乎的。

    纽黑文的事急不得,暂时告一段落后,李旭再次忙起自己的来。

    混混学分,跟约翰?保尔森拉拉关系,收集各国股市的信息和情报,顺便和偶尔过来的戴安娜约个会,然后周末回旧金山,看看开始养胎的林凤姣,以及被勒令带着女儿过来陪伴爷爷的伊莎贝尔。

    “曾……曾组不!”安娜贝尔跌跌撞撞跑进卧室的时候,爷爷正靠在升起的床铺上看书。

    他并没有因为被打扰到而生气,而是笑眯眯的伸手摸了摸重孙女的脑袋:“这次是什么礼物?”

    “冰果!冰果!”小家伙竭力举着苹果,送到爷爷的面前。

    已经一岁半的安娜贝尔非常活泼,总是到处乱跑,对什么都感到好奇,对什么都想试一试,呵斥也阻拦不了她的好奇心,除非在屁股上结结实实来两下。

    就像现在,李旭多次叮嘱她,不要去打扰曾祖父,结果这小东西还是三不五时的跑来跟曾祖父示好,

    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爷爷第一次抱她的时候,她可是被吓得差点哭起来呢。

    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还有这场摔伤,在小孩子面前,爷爷越发的和蔼,对安娜贝尔的打扰毫不在意不说,每次都愿意陪她玩上一会儿。

    当然,安娜贝尔也着实可爱,肉嘟嘟的,任何人看到都会忍不住捏上一把,眸子非常明亮,湛蓝得宛如大海,比她妈妈还要漂亮。

    所以李旭在门口等了好半晌,等牙牙学语的小家伙跟爷爷鸡同鸭讲了许久,才走了进来:“好了,安娜,曾祖父要休息了。”

    “啪啪……”还在看着曾祖父的安娜贝尔,一见爸爸进来了,当即高兴的伸出手,摇晃着跑过来求抱抱,甚至都让曾祖父有些吃味。

    “她没有打搅到我。”爷爷在床上咕哝了句。

    “你该休息了,爷爷。”李旭指了指角落里的座钟,“医生说过,想要尽快好起来,你必须得静养。”

    “好吧好吧。”爷爷艰难的妥协,和小家伙挥手道别。

    抱着女儿,李旭来到外面,伊莎贝尔正坐在阳光下的藤椅上看着书、

    “麻麻!”刚被爸爸抱了几分钟的安娜贝尔,顿时不安分的往妈妈伸出了手,她就喜欢一会儿让妈妈抱,一会儿让爸爸抱。

    虽然并不抗拒保姆的照顾,但如果父母在场的话,她还是喜欢黏着他们。

    伊莎贝尔随即站了起来,微笑着将小家伙从李旭那里接了过来:“今天听话吗?”

    “丁……丁话。”安娜贝尔奶声奶气的说着。

    “虽说一岁半岛到两岁是小孩子对语言最敏感的时期,但是你的不觉得你教她的太多了吗?”李旭这时转到了她的背后,一边轻轻捏着小家伙的脸蛋,一边这么对伊莎贝尔说道。

    “我的女儿很聪明,从不担心这些。”伊莎贝尔轻哼了声,显得颇为骄傲。

    跟着,她的脸色变了变,因为趁着这个机会,李旭的右手已经搂住了她的腰肢。(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